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二十八 归心似箭

一千二百二十八 归心似箭


                听展昭宣读完诏书,长孙无垢才发现自己错怪刘辩了。刘辩并非要霸占自己,而是要放自己唐国和李世民团聚。

“展护卫,陛下真的是要放我离开金陵,唐国和李世民团聚么?”长孙无垢依旧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再次向展昭求证,唯恐自己听错了。

展昭的身份除了锦衣卫副指挥使之外还担任乾阳宫护卫使,因此大多数时候都被称作“展护卫”而不是“展副指挥”,带上一个“副”字就显得威严不足,而称之为展护卫则明显高大上了许多,由次可见中国人自从老祖宗时期就非常重视面子。

李元芳不忍心亲手把长孙无垢推入火坑,因此昨夜登门拜访提醒长孙无忌,希望他在朝堂上向七位顾命大臣提议送妹子长孙无垢入宫,这样自己就可以从中斡旋,把事情拖延几天。只要长孙无垢肯放下身段讨好皇帝,想刘辩也就不会再计较长孙无垢之前的无礼举动,都成了自己的女人哪有再送出去的道理?

可今日早朝李元芳在朝堂上等了半天,直到散朝之时也不见脸色铁青的长孙无忌站出说话,心中猜测只怕长孙无垢不肯心转意,自己的一片好心怕是被当成驴肝肺了!

既然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就算李元芳再喜欢做月老,和长孙无忌的私交再好,也不敢置皇帝的密诏于不顾,便把这棘手的差使交给了展昭,让他前往长孙无垢的宅院中宣读诏书,并护送长孙无垢“北上”。

听了长孙无垢的询问,展昭点头道:“不错,陛下在诏书中说了,准许长孙姑娘返唐国和李世民团聚。”

听完展昭肯定的答复,长孙无垢的泪水不由得夺眶而出,咬着嘴唇呢喃道:“苍天有眼,看我六年的守候终于感动上苍了!谢天谢地,真没想到无垢在有生之年还能够见到李郎,就算死也无憾了!”

展昭面无表情的吩咐一声:“长孙姑娘,时辰已经不早,速速收拾行囊上路吧!目前李世民正在青州与卫卿将军作战,我把你送到青州境内即可,莫要耽误了时辰。”

长孙无垢离心似箭,一边收拾行囊一边询问展昭:“展护卫,不知陛下为何突然决定把我送唐国?是陛下可怜我还是兄长为我求情?”

展昭也不隐瞒,因为没有必要:“下邳被攻破之后,杨玉环美人、陈群刺史,以及杨氏一门还有其他的徐州文武悉数被俘虏,陛下打算用邺城的俘虏换下邳的俘虏及魏延将军。可杨玉环已经被曹操献给了李世民,为了避免惹怒番邦皇帝,所以曹操要求把你加入这场交易,换杨玉环美人。”

“原不是刘辩主动放我去的?”

长孙无垢闻言刚刚对刘辩产生的好感顿时化为烟,拿着自己像货物一样换换去,根本不尊重自己,还想让自己对他动心,幸亏自己没有被刘辩的虚情假意蒙蔽了双眼。

“听闻那杨玉环是徐州第一美人,姿色与貂蝉在伯仲之间,甚至比甄宓、陈圆圆等人还要略胜一筹,李郎丝毫不为所动却要换我这韶华渐逝的女人去。世上再也没有第二个男人对我这般好了,不枉我这六年呕心沥血的拉扯承乾!”

这一刻长孙无垢的内心层峦叠嶂,峰路转,各种念头纷至沓,对刘辩渐生厌恶之意,对李世民的思念之情却愈愈浓,“世民,等我,我很快就会带着承乾与你相见!”

想起了李承乾,长孙无垢急忙问道:“展护卫,陛下可曾说过是否允许我带着承乾去?”

“陛下未曾允许!”展昭摇头否决。

长孙无垢一脸愤慨:“刘辩怎么可以这样?承乾还只是一个孩子,没有了我这个娘亲的保护,他怎么能够活下去?之前李渊的嫔妃不允许四处走动,却偏偏可以随意到我这里,我看就是他授意那些婆娘这样做的。现在只放我离去,却不让乾儿随行,究竟是何道理?”

展昭面色微变,叱喝一声:“无垢姑娘,你真是太放肆了!天子的名号岂能随便提起,这可是大不敬之罪!我念在你心情激动,这次便网开一面,若下次再犯,休怪展某不顾及长孙大人的脸面。”

“多谢展护卫提醒,是无垢施礼了!”

长孙无垢一脸焦急,看起忧心如焚的样子,连续的肃拜赔罪,“可怜天下父母心,乾儿是我一手拉扯大的,现在却要弃他而去,无垢心中实在不忍,展护卫你就大发慈悲,让我带着李承乾离开金陵吧?”

展昭摇头道:“天子旨意岂可儿戏?请恕展昭不能从命!”

“可如果我走了谁照顾承乾?”长孙无垢心如刀绞,蹲下身子揽着七岁的李承乾,一脸为难的沉吟。

李承乾虽小可也明白长孙无垢准备要离开自己,啜泣道:“阿母你不要走嘛,乾儿不让你去!李世民是个冷血无情的坏人,你留下陪乾儿吧!”

听着养子的央求,长孙无垢心如针刺,真想抱起李承乾说一句“阿母不走”,可长孙无垢也明白如果自己现在不走,只怕这一生都见不到心上人了!

艰难的权衡之后,长孙无垢在李承乾的额头上轻轻一吻:“乾儿听话,等我见到你父皇之后,就会劝他派人把你赎唐国,到时候咱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团聚了。”

展昭安抚道:“无垢姑娘放心,陛下虽然不允许你带着李承乾离开,却让你带着李建成、李元吉兄弟返唐国。身边没了儿子,我想李渊就会悉心照顾长孙,你走之后不必担心李公子的生活。”

听了展昭的话,长孙无垢对刘辩的厌恶变成了憎恨,不让自己带着李承乾反而让自己带着李建成、李元吉兄弟,这个恶毒的皇帝到底是何居心?

“时辰已经不早,长孙姑娘启程吧!”

展昭时已经准备好了数辆马车,由五十名锦衣卫乔装护送,此刻正在府邸门外等候,而年已七八岁的李建成、李元吉兄弟也早就在马车上等候多时。

展昭吩咐婢女抱着李承乾,在孩童撕心裂肺的哭声中,长孙无垢抹着眼泪钻进了马车,踏上了北上与情郎相会的旅程,就算千山万水也不能阻隔自己与心上人的重逢!

马蹄隆隆,车辙粼粼,队伍很快就从长孙无忌的府邸门前通过,长孙无垢在马车上挑起车帘向展昭哀求道:“展护卫,可否让我与兄长辞别?”

“此乃人之常情,自然可以!”展昭勒马带缰,举手示意队伍暂时停下。

长孙无垢含着眼泪下了马车,走上台阶伸手拍响了朱漆大门:“兄长,我是无垢啊,我要去北方了,特向你辞行!”

“不许开门,谁敢放她进,我打断他的双腿!”院子里响起长孙无忌的叱喝声。

长孙无垢跪在在门外嚎啕大哭:“哥哥,你开门跟无垢说句话好么?从小你又当娘又当爹把无垢拉扯大,只要无垢想要的,你都会设法满足,难道这次你就不能再心疼妹妹一次么!”

长孙无垢的嚎啕大哭没有换任何音,院子里一片静寂,只有树上的鸣蝉在不停的喧嚣。

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展昭走到一直跪在门前的长孙无垢身后,拍拍她的肩膀道:“看长孙大人是真的生气了,无垢姑娘咱们动身吧?”

“哥哥,无垢就此别过,你与嫂嫂保重!”

长孙无垢眼含热泪,在门前磕了几个响头,悲伤欲绝的钻进马车,在锦衣卫的护送下朝金陵北门而去。身后喧嚣繁华的秦淮河,热闹非凡的夫子庙渐行渐远,从此以后怕是再也不到这座繁华的都市了。

展昭一行快马加鞭,用了三天的时间便已经穿过下邳郡进入了东海国,距离刘辩策划的与李元霸碰面的琅琊国越越近。由于徐州已经被曹军控制,所以这一路上多次遇见小股的曹军巡逻兵,都被李元芳指挥队伍迅速甩开。

这日傍晚,队伍在郯城附近的一座小镇上落脚,把客栈住的满满当当,晚饭过后展昭到长孙无垢的房间,把一袭战袍递给长孙无垢:“长孙姑娘,这一路上曹兵甚多,你穿着长裙行动不便,我特意买了两身劲装给你。万一被曹兵追赶,穿着它逃跑的时候也方便的多!”

长孙无垢闻言喜出望外,连连肃拜道谢:“多谢展护卫,还是你细心啊!”

展昭走后,长孙无垢便在两个婢女的伺候下换上了这一身大红色的战袍,在铜镜面前端详了几下,果然是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比起白衣飘飘的长裙别有一番韵味。

就连两个婢女也拍掌赞叹:“哇哦小姐穿起战袍真是好看,猛地一看竟然有些和穆桂英娘娘相似,当真是英姿飒爽,威风凛凛!”

长孙无垢也对镜子里的自己非常满意,抚摸着又粗又黑的麻花辫,一脸陶醉之色:“我也觉得好看,如果李郎见了我这副打扮,一定会非常喜欢的吧?”()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