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三十五 白发魔女

一千二百三十五 白发魔女


                完颜金弹子提锤在前,李世民持剑在后,引领着数十个百里挑一的羽林卫小心翼翼的登上了木楼。

“似乎叫声就在这所房间里!”

金弹子嘀咕一声,在长孙无垢的房门前驻足,猛地一脚踢出,只听“咣当”一声,房门被猛地踹开。

其实李元霸本也没有闩门,以他的智力根本没有这种观念,只是凭借着人的本能,又在******的刺激之下才不顾一切的发泄,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种事情见不得人。

“何人找死?”

李元霸正在兴头上,猛地被人打断了好事,登时勃然大怒,顺手摸起一张凳子朝金弹子砸了过去。

看到椅子带着呼啸的风声扑面而,金弹子不及多想,急忙挺起手中双锤招架,只听“咔嚓”一声巨响,木屑纷飞,这张圆凳顿时四分五裂,支离破碎。

巨大的冲击力之下,金弹子脚下立足不稳,向后倒退丈余硬生生撞断护栏,跌下了木楼。也幸亏楼层的高度不过一丈多些,金弹子落地之后摔了一个跟头,除了鼻青脸肿之外,并无大碍。

“元霸?”

看到身无片履的兄弟裸身站在眼前,床上还躺着一个身材丰腴,皮肤白皙,相貌端庄,似乎有些面熟的女人,李世民不由得目瞪口呆,做梦也没想到竟然会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大大哥?”李元霸同样目瞪口呆,看了看李世民,扭头又看了看床上的长孙无垢,“你是不是和我抢女人的?”

不等李世民答,李元霸突然嚎啕大哭起:“呜呜呜你不配做大哥啊,为何要和我抢女人,你还拿我当兄弟么?”

李世民很快从震惊中恢复过,一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元霸,你长大了,竟然懂得男女之事了?大哥什么时候想过和你抢女人,只要你喜欢,全天下的女人随便你挑!”

李元霸这才破涕为笑,上前给了李世民一个熊抱:“真的?哈哈我就知道大哥对我最好了!”

被李元霸赤着身子抱起,李世民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急忙叱喝道:“好了,好了,放下大哥,不要胡闹了!”

“对啊,那你还看我媳妇的屁股?”

李元霸忽然想起自己的女人被众目睽睽看了个光,登时火冒三丈,一下就把李世民抛掷到门外,一个箭步上前把李世民身后的羽林卫踹的人仰马翻,仿佛下锅的饺子一般纷纷跌落到木楼下面。

“李郎?”

被折磨的筋疲力尽的长孙无垢拼尽最后的力气爬了起,吃惊的发现站在面前的竟然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情郎,更是做梦也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相见。悲愤交加之下竟然忘了遮掩身体,就这样眼睁睁的与在门外踉踉跄跄的李世民四目相对,任凭门外的羽林卫大饱眼福。

李世民同样做梦也没想到被李元霸压在身下的竟然是长孙无垢,不由得双目圆睁,一脸错愕,“无垢,怎么是你?真的是你么,无垢?”

自从李靖攻破唐都,将全城文武一网打尽,到现在已经六七年的时间。凭心而论,李世民曾经喜欢过气质出众,温文尔雅的长孙无垢,也曾经想把她纳为自己的妃子。

但李世民毕竟是雄才大略的皇帝,在他的眼里,江山远远大于美人,不能说把长孙无垢忘的一干二净,但却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淡忘,这些年另外立了一个复姓独孤的女人为皇后,并纳了十几个嫔妃,为自己生了十几个儿女。

像李世民这种心怀大志的帝王,永远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绝不会为了别人而迁就,所以他可以对关押在金陵的父母兄弟,姐妹儿子不闻不问,自然也不会在乎长孙无垢的死活。每当想起长孙无垢的时候,唯一感激的地方就是长孙无垢对自己一片痴情,心甘情愿的替自己拉扯儿子,仅此而已。

如果刘辩就这样把长孙无垢送了,李世民也许会欣喜高兴,但最多也就是对长孙无垢好一点,弥补自己的愧疚;绝不会像长孙无垢这个痴情的女子一样朝思暮想,欣喜若狂,视为一切。

但长孙无垢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自己眼前,一丝不挂的被自己的兄弟夺走了贞操,让李世民登时如同五雷轰顶,绿的不仅仅是头顶,就连整个面颊也变成了青绿色,甚至有些扭曲变形,状如刚刚苏醒的僵尸。

“一定是刘辩这个卑鄙小人从中作梗!”李世民咬牙切齿,在心底嘶吼一声。

以他的心智自然能够轻易推测到真相,长孙无垢提前抵达青州,李元霸鬼使神差的从南皮到琅琊与长孙无垢相见,并且对差点成为自己嫂子的女人霸王硬上弓,这些除了刘辩之外还能有谁策划出?

听到李世民呼唤自己的名字,痴痴呆呆的长孙无垢这才从眩晕状态苏醒过,急忙扯过一件衣衫盖在身上,嘶哑着嗓子问道:“世民,你怎么才?呜呜你怎么才啊?”

“咳咳喊我陛下!”李世民背负双手,面色如霜。

事已至此,李世民必须铁石心肠,消除一切对自己不利的影响,只要否认自己和长孙无垢的瓜葛,那这绿帽子也就戴不到自己的头上了。李元霸上了一个叫做长孙无垢的汉人女子,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一文钱的关系也没有!

听了李世民冰冷的话语,长孙无垢如遭雷击,刚刚复苏的内心如同坠进了更加冰冷的地窖,咬着嘴唇似笑非笑,片刻之后才呢喃道:“陛下说得是,无垢没有保护好自己,丢失了贞节,我配不上陛下!”

李世民面无表情,沉声道:“长孙无垢,你在金陵替朕照顾承乾的事情,朕早有耳闻。对于你的付出,朕感激万分,但你既然已经与赵王行了洞房之事,那就嫁给元霸吧!”

李世民说着话转身对楼下的羽林卫叱喝一声:“尔等速速参拜赵王与赵王妃!”

除了被李元霸从楼上踢下的十几个羽林卫仍在“哼哼唧唧”之外,其余的纷纷抱拳作揖:“小人等见过赵王,见过王妃!”

“呵呵陛下嫌弃我了么?”

长孙无垢喃喃自语一声,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悲凉,终于见到了自己梦寐以求,朝思暮想了六年的心上人,没想到换的却是这种凄凉的下场。对于自己的遭遇,他没有任何怜悯和同情,比对待一个宫女和路人还要冷漠,这让长孙无垢的一颗心碎的犹如苍穹中的星斗。

“落花虽有意,流水却无情!”

长孙无垢突然起身就要向窗外纵身跳出,却被眼疾手快的李元霸一个箭步蹿上前去拦腰抱住,“神仙姐姐,你不能死,你死了谁陪我玩?”

“李元霸放开我,我不是你的神仙姐姐,我不是穆桂英,我是长孙无垢,一个差点成为了你嫂子的女人!”长孙无垢哭着挣扎,说着话张开嘴巴狠狠的咬在李元霸的胳膊上。

“咬吧,狠狠地咬吧,只要你心里痛快,小霸霸可以每天都让你咬一口!”李元霸一脸无辜的央求,“神仙姐姐你不能死,如果我错了,你可以打我骂我,但绝不能自寻短见啊!”

李世民面如寒霜,手抚佩剑道:“对待自己的夫君如此的不恭敬,此乃大不敬之罪!元霸,放开她,若她心意已决,便成全他!”

“不行,谁也不许伤害我的穆姐姐!”李元霸转身挡在长孙无垢身前,看起魁伟的身材可以为心爱的女人挡风遮雨。

李世民跺脚道:“元霸,哪里的穆姐姐?这分明就是长孙无垢!”

李元霸头摇的像拨浪鼓:“你骗我,她就是我的穆姐姐,谁也不许欺负她,

“她竟然想让我去死?”

长孙无垢的心在颤抖在滴血,想起自己耗费了六年的大好年华为他抚养儿子,竟然换不一丝怜悯与同情,长孙无垢除了心寒之外就是悲伤,继而由爱生恨。猛低头,竟然发现自己的发梢有了灰白的痕迹。

“哈哈白发了,头发变白了!既然李世民将我看的一文不值,我为何要为他去死?我偏偏要活下去!我要帮李元霸生一个儿子,生一群儿子,我要帮助李建成、李元吉长大成人,取代他的帝位,让他欠我的,十倍百倍千倍万倍偿还!!!”

一念及此,长孙无垢突然放声大笑:“哈哈元霸,不要听别人的,我就是你的穆姐姐!”

“嗯嗯你就是我的穆姐姐,我谁的话也不听,只听你的!”李元霸喜出望外,一把抱起长孙无垢了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

长孙无垢用冷漠的眼神瞧了瞧站在门外的李世民,冷声道:“大伯哥,兄弟媳妇身无片履,你就这样站在门外直勾勾的盯着,岂是为兄之道?”

“你”李世民怒火攻心,却无言以对,脸色难看的犹如暴风雨临之前的苍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