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二十七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

一千一百二十七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


                “呵呵元芳兄弟公务繁忙,夜间突然造访,所为何?”

长孙无忌用完晚膳,正在房中勾勒水利工程蓝图,得知李元芳前造访,立即放下笔墨前客厅相见,并吩咐下人奉上茶水。

“小弟正在处理一桩人命案,途径长孙兄府邸门前,突然感到口干舌燥,便叨扰一杯清茶。”机密大事李元芳自然不敢直接明言,最多也就是旁敲侧击的提醒一句,当下便随口扯了一句谎言。

长孙无忌大笑道:“哈哈李兄弟的鼻子倒是灵敏,愚兄前些日子在鄱阳湖视察,准备修建一座水利工程。有当地士族献上新采摘的绿茶,芬芳浓郁,唇齿留香,我都没舍得喝打算留着孝敬陛下。既然元芳兄弟了,那愚兄就跟着沾点光。人,把我珍藏的绿茶拿出给李大人尝尝!”

不消片刻功夫,醇厚浓郁的茶香便在客厅里飘荡,但李元芳怀有心事,自然无心品茶,佯装闲聊问道:“长孙兄,今日吴郡太守孙大人前金陵公干,与我闲聊之际托我给他的儿子寻觅一门亲事,我突然就想起令妹到现在一直待嫁闺中,你这做兄长的可是没有尽到责任啊!”

长孙无忌闻言顿时愁眉不展:“唉能有什么办法啊?父母辞世的早,我是既当兄长又当父亲,对无垢有些过于溺爱了,现在说她反而不听了。也不知道李世民有什么本事?竟然将他蛊惑的神魂颠倒,好好的一个黄花大闺女竟然心甘情愿的当起了晚娘不说,而且没名没分,真是把我这个工部尚的脸给丢尽了!”

“找个人嫁了吧,女人出嫁之后就会收心了。”李元芳呷了一口茶,看似随便闲聊实则有心的劝谏道。

长孙无忌一脸气愤的道:“无垢眼看已经二十四五岁了,马上就要老在家中,如果她肯出嫁,我自然谢天谢地。可是他连陛下的照顾都不肯领情,被李世民迷得神魂颠倒,心里怎么还能容得下别人?”

李元芳转动着手里的茶碗道:“长孙兄说的极是,陛下这五六年对令妹可是照拂有加,锦衣玉食,样样不缺,可令妹对陛下依旧如同陌路之人,的确不应该啊!也亏着陛下大度不和她计较,若是换了一个暴君,只怕长孙兄的仕途也要受到影响啊!”

“唉陛下对无垢的恩情,我这个臣子看在眼中,惭愧的五体投地。只是无垢铁石心肠,根本不听我的劝,甚至说如果我逼她入宫,就会悬梁自尽,唉你说我该怎么办?”长孙无忌唉声叹气,一副束手无策的样子。

正说话之际,长孙无忌的妻子姚氏走了进,插嘴道:“要我说啊,无垢就是被你惯的。强行绑了给陛下送进宫中,生米煮成熟饭便是,有些女人你越惯着她就越犯贱,你对她强硬了,反而会服服帖帖,再由着无垢胡,你的仕途早晚毁在她的手中。”

长孙无忌板着脸叱喝道:“胡说什么,陛下乃是圣人明君,岂是用强的好色昏君?再敢口不择言,小心祸从口出!”

李元芳与姚氏寒暄之后,起身告辞:“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更何况天子一怒流血千里,小弟言尽于此,就此告辞。”

做官做到长孙无忌这个地位,早就成了人精,李元芳走后长孙无忌立刻吩咐家丁备轿,在四名侍卫的护送下直奔位于秦淮河畔的宅院。

夜色阑珊,长孙无垢正在自家后花园与七岁的李承乾纳凉。

指着东方一颗硕大的星辰说道:“乾儿啊,你看那颗又大又亮的星星,一定是你父皇的眼睛,正在看着我们呢!未的日子你可要好好读识字,好好骑马练武,长大成为栋梁之才,帮助你父皇统一天下。”

浓眉大眼的李承乾眨巴着眼睛反问道:“帮助父皇统一天下,岂不是要打败刘辩?可我觉得他是个好皇帝啊,给我们好吃的好喝的,还给阿母漂亮的衣服穿,耀眼的金银首饰戴,要是帮着父皇打败他,岂不是有些忘恩负义?”

长孙无垢面色不由得一怔,秀眉紧蹙,叹息一声:“唉我也知道刘辩是个好皇帝,是个好人,对我们母子的恩情比山高比海深。可就算他对我们再好,也不如你父皇重要,是不是?”

“不是!”李承乾摇头,“我觉得父皇才不重要,他把我们撇在金陵不闻不问,根本不在乎我们的死活,比起刘辩他才像是坏人。”

长孙无垢帮李世民辩解道:“乾儿,你还小,你不懂父皇的难处。他要做的是千古一帝,志向是统一整个天下,所以他不能向刘辩低头,就算他心里难过也不能屈服,我们应该体谅你父皇。”

李承乾撅嘴道:“哼一个不管自己儿子、父亲的人能做什么好皇帝,我才不相信。我长大了才不帮李世民,我要帮大汉皇帝打败唐国,俘虏李世民!”

长孙无垢皱眉道:“乾儿,这些话都是谁教你的?你小小年纪从哪里学的这番话语,做儿子的怎么可以诋毁父亲?”

李承乾朝隔壁一指:“平日里去找潘安玩耍的时候,是潘姨娘告诉我的,哦对了,还有隔壁的蔡夫人也这样说,既然大家都说我父皇冷血无情,替阿母你感到不值,那父皇就一定不是好人。”

长孙无垢本想给李承乾讲点道理,但转念一想毕竟是五六岁的孩童,讲的太深奥他也听不懂,以后不让他去隔壁串门就是了,时间久了就会把这些话淡忘,“好了,乾儿以后不许去隔壁玩耍了,在家好好读写字,免得耽误了学业!”

就在这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婢女去看过之后匆匆报:“小姐,小姐,长孙大人到了。”

“快请!”

长孙无垢面色微变,兄长连夜访必然有事,伸手摸了摸李承乾的额头,吩咐他跟着婢女下去休息。

“不必请了,我自己了!”长孙无垢话音未落,长孙无忌已经到了花园中,背负双手,面色凝重的说道。

“舅舅!”

李承乾被长孙无垢拉扯的时候只有一岁多点,长大后便把长孙无垢当成了亲生母亲,而长孙无忌经常串门,身份自然就变成了李承乾的舅舅。长孙无忌心疼妹子,爱屋及乌,便由着李承乾喊自己“舅舅”,不去戳破真相,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看到天真无邪的李承乾扑了上,长孙无忌虽然心中不悦,但也只好耐着性子哄了几句,轻抚额头道:“好了,承乾,舅舅有话和你阿母说,你跟着婢子下去休息吧!”

“兄长深夜到,有何要事?”长孙无垢带着兄长直奔客房,亲自冲上茶水,问道。

长孙无忌面若寒霜,沉声道:“李元芳突然连夜登门,提起有关你的事情,肯定是他听到了什么风声,特提醒兄长。”

“我只是一介女流,能有什么风声?”长孙无垢束手而立,不悲不喜。

长孙无忌冷哼一声:“天子一怒流血千里,陛下对你照顾了六年,而你却一直无动于衷,就算是凡夫俗子只怕也要动怒了,更何况堂堂的天子?听兄长一句劝,忘记李世民,兄长托人上太后,给你册封一个美人头衔,便能助你逢凶化吉。”

长孙无垢一脸平静的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姿色比起乾阳宫里的诸位娘娘也是萤火比之皓月,我想陛下不会为了我这样一个女人计较,或许兄长你多心了!”

长孙无忌拍案而起:“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陛下之所以对你照拂有加,锦衣玉食,养尊处优,还不是为了让你忘记李世民,向你证明他比李世民更出色?”

长孙无垢露出一抹微笑,那是提起心爱之人的自然流露:“也许陛下比李世民优秀,可在我心中只有他一个,此生非他不嫁。如果陛下与兄长要强行逼我入宫,唯有三尺白绫了此残生!”

“你你,在你的心中难道我这个相依为命的兄长也不如李世民么?”长孙无忌抬起胳膊想要扇妹子一个巴掌,但最终不忍下手,因为愤怒以至于让声音有些颤抖。

长孙无垢突然跪倒在兄长的面前:“哥哥在无垢的心里,你不仅是兄长也是父亲,是你把无垢拉扯大的。除了嫁人之外,无垢什么都可以答应兄长,求哥哥不要再逼妹妹了,此生不能嫁李郎,毋宁死!”

“好、好、好那你就去死吧!”

愤怒的长孙无忌脚步有些踉跄,气得几乎口吐鲜血,跌跌撞撞的出了花园,钻进轿子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次日晌午,锦衣卫副指挥使展昭便奉了李元芳的命令,带了五十名锦衣卫包围了长孙无垢的府邸:“长孙小姐,得罪了,陛下有诏于你,请跪地接旨。”

长孙无垢脸颊微微抽搐,喃喃自语道:“刘辩果然要用皇帝身份压人了,看之前所做的一切并非真心实意,在我心中只有李郎,就算你霸占了我的人也别想得到我的心!”(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