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三十二 自掘坟墓

一千一百三十二 自掘坟墓


                “小舅子,你姐姐怎么还不,你是不是在骗我啊?”

诸葛诞带着李元霸一路上快马加鞭,用了一天的时间便从泰山郡到琅琊国,在约定的一个叫做兰陵的小镇上等候锦衣卫护送着长孙无垢前赴约。

在小镇的驿道旁有座高达数十丈的土山丘,可以向南眺望十余里路程,自从在小镇的客栈中下榻之后李元霸大部分时间都会拎着一双擂鼓瓮金锤爬上山丘向南眺望,等待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到。

诸葛诞连续多次尝试暗杀李元霸无果之后已经放弃了这个打算,说这家伙傻人有傻福也好,说有股无形的力量庇护他也好,反正邪了门,任凭自己使出浑身解数也伤害不到李元霸一根毫发。既然徒劳无功,诸葛诞只能继续执行刘辩的计划,上演一场叔嫂霸王硬上弓的好戏。

“姐夫莫急,你的千里一盏灯可以日行千里,咱们从南皮跑到琅琊才用了三天时间,姐姐从金陵过长江,一路上兵荒马乱的,还得躲避汉军的追袭,自然走的缓慢。”

听了李元霸的询问,诸葛诞耐着性子周旋,虽然嘴里说的煞有介事,心里却是七上八下,也不知道锦衣卫能否如约把“穆桂英”送?如果出现了变故不能依约把人送到,惹恼了李元霸估计一锤能把自己砸成肉泥,万一苗头不对,自己必须随时做好跑路的准备。

“要不然咱们直接去金陵迎接你姐姐好了?”李元霸说着话抡起双锤,在山丘上一顿乱砸,将几块巨石砸的尘土飞扬,石屑飞溅,“有我在,便是十万汉军也别想拦住你姐姐!”

诸葛诞陪笑:“那是,那是,姐夫你是天上的金翅大鹏转世,别说十万人就是百万人也留不住你啊,我姐姐能够嫁给你真是上辈子修的福气!”

“金翅大鹏是啥?”李元霸一脸疑惑的问道,看起对这个问题饶有兴趣。

说李元霸是金翅大鹏转世是民间说书艺人虚构的故事,诸葛诞无意中听到,此刻正好拿消磨时光,陪李元霸解闷,免得他又弄出什么幺蛾子,节外生枝。

当下诸葛诞添油加醋,侃侃而谈,李元霸双掌托着腮帮坐在地上,认认真真的听诸葛诞讲故事,听到自认为精彩的地方忍不住鼓掌叫好,不知不觉间就消磨了一上午。

不知过了多久,本还憨态可掬的李元霸突然变脸,跳起举起双锤砸碎了一块岩石,咆哮道:“不听了,不听啦,一点都不好听!饿死我了,下山吃饭!如果明天傍晚还等不到你姐姐,我就把你当成岩石砸碎!”

诸葛诞不由得暗自咋舌,怪不得都说李二是个傻子,果然不能按照常理看待。刚刚还和自己聊的热热乎乎,这一根筋稍微不对,说翻脸就翻脸,想要取得他的完全信任,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诸葛诞正想哄李元霸几句,忽然看到南面尘土飞扬,依稀能够看到一支百十骑的马队逶迤而,看这规模十有**就是护送长孙无垢的队伍。

目前徐州境内兵荒马乱,三方势力犬牙交错,应该不会再有商旅出没,而无论是唐国还是魏国抑或是汉朝的骑兵队伍应该不会有这么小的规模,这样分析下有很大的可能就是自金陵的锦衣卫。

“姐夫莫要生气,你看见南面的这支队伍了么?十有**就是姐姐到了。”诸葛诞朝南面指了指,提醒李元霸道。

“看看去!”

李元霸二话不说,拎着一对擂鼓瓮金锤翻身上马冲下山丘,朝南面疾驰而去。诸葛诞放缓马速,远远吊在后面,在这么一个随时会翻脸的恐怖分子身边,自己必须保持安全距离。

马蹄隆隆,车辙粼粼,的这支队伍正是展昭带领的锦衣卫,同样一边走一边打探,寻找一个叫做“兰陵”的小镇,与从南皮而的李元霸相会,也不知道诸葛诞能否如约把人带?

“前面就是兰陵镇了,兄弟们谨言慎行,免得惹恼了了李元霸!”展昭控缰徐行,轻声叮嘱锦衣卫小心言行,免得惹祸上身。

“为何走的这么慢啊?”

此刻的长孙无垢离心似箭,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到情郎的身边,平日里就觉得队伍走的缓慢,今天更是觉得磨磨蹭蹭,不由得探出头催促询问。

展昭勒马带缰和马车中的长孙无垢并行,陪笑道:“长孙姑娘啊,事情有些棘手,恐怕一时半会的去不了青州了。”

长孙无垢闻言顿时大急:“展护卫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过了琅琊国就是青州了,为何不能去了?莫非是刘陛下食言而肥,改变主意了?”

“呵呵这倒不是!”

展昭不慌不忙的按照刘辩授予的锦囊妙计开始给长孙无垢挖坑,“斥候刚刚送一个不利的消息,说李元霸正在前面拦截。”

“李元霸?”长孙无垢登时一头雾水,“李元霸不是李世民的兄弟么,按照道理应该喊我一声嫂嫂,他因何拦我?”

展昭一本正经的问道:“敢问长孙姑娘可曾见过李元霸?对他可曾有所耳闻?”

长孙无垢摇头:“我被李世民带唐都的时候,李元霸正在外面征讨,因此未曾与他谋面。只是听说世民的这个弟弟脑筋不太灵光,有些傻气!”

听说长孙无垢与李元霸从未见过面,展昭悬着的一颗心登时落地,这样就省了太多功夫。否则李元霸虽傻,虽然六年的时光让长孙无垢的容颜有所改变,虽然长孙无垢被忽悠的换上了英姿飒爽的战袍,但谁也不敢保证不会被李元霸认出。两人既然素不相识,那就不用担心长孙无垢暴露身份了。

展昭点头道:“这李元霸绝不仅仅是脑子不好使,而是一个十足的傻子!我们的使者在和李世民谈判的时候,李元霸就大发雷霆,说普天之下只有穆桂英才能配得上他哥哥,若想换杨玉环必须送穆桂英,若送其他女人便一锤砸死。”

“啊这可如何是好?”长孙无垢闻言花容失色,泪珠顿时在眼眶里打转。

展昭继续恐吓长孙无垢:“起初大伙儿只当李元霸随便说说,没想到这傻子竟然当真跑到半路拦截了。这不斥候刚刚报,前面的小镇上就发现了李元霸的行踪。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咱们还是调头江东吧?等李世民说服了李元霸再不迟,免得李二傻子发了狂伤害到长孙姑娘!”

长孙无垢泪眼婆娑的央求道:“展护卫,从金陵一趟青州路途遥远,千里迢迢,我若去怕是此生再也难见心上人。你就看在我哥哥的面子上,成全无垢吧?”

展昭一脸为难的道:“陛下降旨放你唐国,展昭自然不会为难。只是那李元霸小儿心性,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如果被他撞上,只怕长孙姑娘你难逃一劫啊!”

“咱们绕路可好?”长孙无垢试着解决难题,“对,绕路而行,等见了李世民就不怕李元霸再发狂了!”

展昭摇头:“不行,李元霸胯下的坐骑日行千里,咱们走半天也不如他一个时辰。为了长孙姑娘以及兄弟们的安全,展昭绝不能冒险!”

长孙无垢咬着嘴唇蹙眉思忖,片刻之后脸上露出笑容:“有了,我有主意了!”

“说听听?”展昭一脸期待的问道,“如果没有好主意,咱们就必须得调头返程了,万一被李元霸发现了踪迹,就麻烦了!”

长孙无垢跳下马车,展示了一下自己身上大红色的战袍:“展护卫你看我这一身打扮是不是英姿飒爽?”

“确实英姿勃发,看起颇有巾帼不让须眉的豪迈!”展昭在马上竖起大拇指夸赞道。

长孙无垢笑道:“反正李元霸没有见过我,那我干脆冒充穆桂英娘娘好了?一个瞒天过海,等见了世民,就不怕李元霸胡了。”

“好主意,长孙姑娘真是足智多谋!”展昭拍腿叫好,竖起了大拇指赞不绝口。

“这长孙无垢终于进坑了,陛下真是神机妙算,耍人的本事一套一套!”展昭对刘辩的策划既佩服又有些心生寒意,以后做事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长孙无垢解决了李元霸这个难题,脸上笑逐颜开,再次催促道:“既然有了主意,那就不用担心李元霸了,麻烦展护卫催促一下兄弟们加快速度!”

展昭答应一声,马鞭一甩,吆喝一声:“兄弟们加快速度,到前面的兰陵镇下榻,吃饱喝足了再走!”

马蹄声再次响起,卷起一溜烟尘,一行百余骑朝前面的兰陵镇疾驰而。

走了不过三四里路程,便看到迎面飞驰两匹快马,为首之人身高丈二,胯下一匹浑身雪白头顶一簇红毛的高头大马,马鞍上悬挂着一对水缸般的擂鼓瓮金锤,不是李元霸又是何人?()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