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二十九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一千二百二十九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北海国境内,唐军大营。

范增在琅琊与蒯良、许褚分道扬镳之后快马加鞭,花了两天两夜的时间抵达了位于北海国平寿县城的唐军大本营。

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汉魏激战的如火如荼,李世民也没有闲着,先是联合曹魏进犯徐州,接着又放出风声准备再袭江东,所有的一切只为了声东击西,真正的目的在于拿下青州,拔掉这根插在背部的芒刺。

但让李世民郁闷的是,以刘辩为首的汉朝军事集团根本不为所动,甚至没有向江东增派一兵一卒,反而派遣了冉闵、彭越、龙且、郭淮等人增援青州,导致唐军失去了最佳的进攻良机。

李世民见势不妙,趁着汉军援兵还没有抵达青州之际,立刻率领金弹子、李舜臣、渊盖苏文、李嗣源等猛将兵分三路,分别从成山头、黄县、东牟三地登陆青州,每支兵马五万人,猛攻沿海的东莱郡、北海国治下各县。

新任青州刺史萧何得知唐军势汹汹,李世民亲自提兵犯,一面修书向李靖和金陵朝廷求援,一面派遣廉颇、辛弃疾组织郡兵向东迎战。

廉颇手中的郡兵只有四万人,而跨海袭的唐军多达十五万,双方兵力悬殊,廉颇不敢力敌,一面派使者联系胶州湾的郑成功水师,一面屯兵剧县拱卫青州治所临淄,据城死守等候援兵。

三路唐军在胶东一路披靡,连下黄县、牟平、昌阳、掖县、挺县、即墨、高密等二十余座县城,彻底掌控了北海、东莱两个郡国,将胶东半岛牢牢的掌握在了手中。

就在这时,让李唐集团意料不到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先是乐毅、范离偷袭下邳成功,让曹魏一举占领了徐州的治所,让得到消息的李世民好不郁闷。

“真是便宜了曹阿瞒,我军倾巢而出,谋划了这么久到现在才拿下了东莱与北海,没想到曹军却一鼓作气连下沛国、彭城、下邳等地,白白为他人做了嫁衣,气煞我也!”

李善长建议道:“若非史敬思、李克用两支兵马牵制秦琼,曹军哪能这么容易得手?曹操现在有求于陛下,可派人向曹操索要一部分土地作为补偿!”

李世民还没有想好怎么敲诈曹操,就得到了李靖在南皮全歼曹彬,继而率领十八万大军直捣邺城的消息,顿时又替曹操捏了一把汗:“看李靖这架势准备直捣魏国都城,曹阿瞒这防御做的太差了,老巢十有**会被李靖端掉!”

李世民一面观望冀州的变化,一面继续率唐军向青州腹地推进,与从渤海郡南下的李绩军团南北呼应,又接连攻克夷安、平昌、安丘、姑慕、淳于等五座县城。而李绩的大军也由渤海郡一路南下,连克乐陵、阳信、般县等地,饮马黄河,虎视黄河南岸的济南国。

就在这时,李靖攻克魏国都城,俘虏了曹操所有嫔妃与满朝公卿的消息迅速传开,再次震惊天下,就连李世民也是心服口服:“李靖厉害啊,简直就是刘辩的再世韩信,若无这样的人才辅佐,刘辩又怎能气焰嚣张的满世界开战?”

几乎与李靖攻克邺城的同一时间,卫青与鱼俱罗率领两万汉军跨过黄河抵达了济南国治所平陵,与死守城池的徐盛、魏无忌会合,使得济南国的兵力上升到了四万人,士气有所上升。

卫青一面在济南国组织防御,修筑工事,同时命使者召唤龙且、郭淮前增援,二将率三万人马星夜疾驰,用了两天的时间抵达了济南国城外,合兵一处,声威更壮。

见汉军在济南国境内迅速的集结兵马,李绩不敢轻敌,率部跨过黄河,屯兵营县与卫青隔着八十里遥相对峙,同时派遣使者密切联络东路的李世民。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之际,冉闵也与彭越带领了百十骑抵达了临淄,见过青州刺史萧何之后,又赶卫青大营助战。

卫青在北方用兵多年,对冉闵的武艺了若指掌,见了冉闵大喜过望:“哈哈除了李元霸之外,唐军中谁是冉将军的对手?得将军助战,青州高枕无忧也!”

就在卫青厉兵秣马,在济南迎战李绩之时,秦琼与徐达也率领着杨六郎、尉迟恭、武松、秦用、麴义等人提兵十万,穿过琅琊北上临朐,屯兵朱虚县城境内,与剧县的廉颇互为犄角。

没想到汉军竟然采取放弃徐州死守青州的策略,出乎预料的调十万徐州兵团北上,再加上胶州湾的五万汉军水师,驻守济南的卫青兵团,廉颇的四万郡兵,青州境内的汉军暴增至二十六万,登时就让唐军的兵力优势化为乌有,不要说再攻克临淄、济南,甚至有可能被汉军形成反攻,收复失地。

“这盘棋下的真是一团糟糕啊,被曹阿瞒这个猪盟友拖累了!”李世民又是愤怒又是郁闷,拍着桌案大发雷霆。

就在这时,守门的校尉报:“启奏陛下,门外了一个头发灰白的老者,自称曹魏丞相范增,奉了大魏皇帝旨意前,正在等候召见?”

“范增?”已经三十五岁的李世民双眉蹙起,沉吟一声,“我正打算向曹操兴师问罪哪,这范增的正好,速速带进帅帐见朕!”

不消片刻功夫,虽然头发已经灰白,但精神依旧矍铄的范增大步流星的走进了李世民的帅帐,不卑不亢的施礼道:“唐国皇帝在上,大魏丞相范增这厢有礼了!”

李世民的语气却并不友善:“哼朕正打算派人去向曹孟德兴师问罪,你得正是时候,听好朕所说的每一句话,去一字不落的说给曹孟德听!”

“唐魏乃是联盟,彼此平等,不分主次,何兴师问罪一说?”范增乃是一国丞相,在气势上自然不会轻易被压住。

李世民正襟危坐,手抚桌案道:“其一,曹魏将领擅自用兵,为了蝇头小利而本末倒置。这乐义、范离不在冀州好好看家,却跑去徐州偷袭下邳,结果倒好,下邳虽然拿下了但却丢了邺城,简直就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大大的破坏了我军的作战计划。如果不是二人擅自用兵,你们也不会丢掉邺城,下邳就会被史敬思与李克用拿下,现在就是我们唐国的了!”

范增闻言,缄口不语。

李世民这话简直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乐义、范离偷袭下邳只带了两万人马,就算留下也守不住邺城。李世民这分明是恼怒魏军攻占了下邳,让登陆徐州的唐军竹篮打水一场空才强词夺理的鸡蛋里面挑骨头。

但毕竟现在魏国的处境比唐国要危险的多,有求于人,范增也只好能忍就忍,让李世民喷几句就是了。

见范增不说话,李世民继续开喷:“其二,你们魏国的武将简直都是酒囊饭袋,绑一块还不够元霸打的!这曹彬简直就是个饭桶,挖个坑就向里面跳,五万人马被一举歼灭。曹仁也是个废物,连丢许昌、陈留,被汉军打的节节败退,导致汉军可以轻松集结兵力,让我军的困难大增,简直就是猪盟友!”

范增顿时不干了,立刻强硬的予以击:“陛下此言差矣,汉军之强悍,世界皆知!岳飞固守宛城,如泰山般屹立不倒;刘辩纵横捭阖,翦灭诸侯,所向披靡。吴启挥军向西,覆灭贵霜,擒获嬴政;李靖北扛二李,使得贵军数年难越雷池一步,更曾经跨海攻破贵都自有记载以,还没有哪个朝代兵力如此强盛!”

范增的话就差直接点明了,你们唐国装什么大尾巴狼,如果我们魏国的武将都是酒囊饭袋,你们唐国又能好到哪里去?李绩、李牧率领三十万大军和李靖在渤海郡打了三四年,寸土难得,你们唐国的国都也曾经被人家攻破,你老爹现在还在金陵吃牢饭呢,你有什么资格耻笑我们魏国?

要不是我们魏国在前线扛着,放你们唐国和汉军开战,肯定会被打的更惨。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谁也别笑话谁,谁也不比谁强,还是齐心协力的共度难关才是上策,如果不能同舟共济,下场只能是唇亡齿寒,被刘辩各个击破!

听了范增的强硬击,李世民顿时有些泄气,手抚胡须一脸郁闷的道:“好了,朕不和你争辩这个问题,反正你们魏国的用兵一团糟,如果不能迅速扭转局势,只怕你们魏国和西汉谁先灭亡还不一定呢!你千里迢迢跑到青州,就是与朕唇枪舌战的么?”

范增作揖施礼道:“老朽脾气就是这样,失言之处还请陛下担待!现在唐、魏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魏国若亡唐国又怎能扛住百万汉军?故此自今以后唐魏当共同进退,切勿自生嫌隙。老朽之所以千里迢迢见陛下,其一为了追杨玉环,其二是向陛下求援,请派遣李牧将军从渤海郡南下邺城助我军夺邺城!”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