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二十二 世外高僧

一千二百二十二 世外高僧


                郭嘉的计策将范增、蒯良从左右为难中解救了出,用杨玉环交换长孙无垢既不会得罪李世民,影响唐魏之间的关系;也不会因为缺少至关重要的人物杨玉环而导致谈判破裂,实在是个两全其美的好主意,就连与郭嘉素不睦的范增也赞不绝口。

就在范增收拾了行李准备连夜赶往东莱郡求见李世民之际,蒯良又提出了新的问题:“范丞相,琅琊地处青徐交界,汉军、唐军你方唱罢我登场,丞相去一趟东莱,怕是需要三五天的时间。我等在镇上住的时间久了只怕会惹人注目,节外生枝,丞相可有妙计?”

范增眉头微皱计上心头:“在我刚刚进入琅琊之时,途中曾经路过一座叫做兴国寺的寺庙,庙里的主持叫做延德法师,为人十分热情豪爽。不如你与许仲康带着杨玉环前往这座寺庙中暂住几天,佛门乃是清静之地,想不会遭到各路兵马的骚扰。”

蒯良闻言击掌叫好:“范丞相这个主意甚妙,请快快画了地图,我等按图索骥前去借宿几日。”

当下范增挥毫泼墨按照记忆描绘了一幅地图,大概从小镇的位置朝西南方向走六十里路左右,位于开阳县正西方的一座山岭之上。

此刻时辰尚早,计议停当后一行人便分道扬镳,范增在二十骑的护卫下朝莒县疾驰而去,然后走诸县奔胶东寻找李世民。而蒯良则与许褚带着八十余骑簇拥着三辆马车,护卫着杨玉环循着地图寻找范增所说的兴国寺而去。

听说住在驿馆中美人准备离开,附近的登徒浪子一个个仰天长啸,痛苦莫名,纷纷结伴到镇上送行,沿途列队眺望,希望能够一睹美人的风采。

随着人群越越多,许多公子哥儿开始起哄:“马车中的美人儿,出让大伙儿一睹你的美貌啊,何必犹抱琵琶半遮面,那样简直是暴殄天珍啊!”

惹得许褚勃然大怒,策马挥刀砍落一颗人头:“哪里的狂蜂浪蝶,竟敢自寻死路?你们可知马车中的女人是谁?不长眼的狗东西,不怕死的给老子速速滚开!”

望着地上血淋淋的人头,这些登徒浪子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各自转身逃命做了鸟兽散。许褚与蒯良趁机率领队伍向南而去,一路策马扬鞭,用了两个时辰,顺着范增描绘的地图,在傍晚时分总算找到了范增所说的兴国寺。

远远望去,只见这座寺庙位于一座山坡之上,周围树木茂盛,水流潺潺,当真是山清水秀,鸟语花香。这座寺庙掩映其中,红墙青瓦,房舍俨然,晨钟暮鼓,宝象威严。

“啧啧这座寺庙倒是颇为气派!”蒯良在马上赞不绝口,“看样子至少有数百间僧舍,应当能够提供足够的房屋!”

蒯良翻身下马,亲自走上台阶,伸手拍响了寺门:“有人么?敢问哪位大师在寺庙之中?”

不消片刻功夫,寺门“吱呀”一声打开,从寺庙中走出十几个身穿黄色僧袍的和尚,由为首的一位武僧施礼道:“阿弥陀佛,不知诸位壮士因何敲门?”

蒯良双手合十,施礼道:“叨扰大师了,鄙人在青州经商多年,但因为大战将至,只好变卖了家产准备返故乡江东躲避战祸。谁知道南面下邳也在打仗,汉魏之间杀的难解难分,兵荒马乱,遍地狼烟,我携带了家眷不敢南下,只好前贵寺借宿几天。”

蒯良说着话从袖子里掏出一锭金元宝,毕恭毕敬的献上:“些许金银不成敬意,就算我等在此暂居的香火钱吧,若是待的久了,还有重谢!”

为首的武僧将蒯良的金锭推了去:“阿弥陀佛,出家人慈悲为怀,更不能贪财。如果施主诚心拜佛,就请亲自去大堂上敬献。贫僧这就去询问主持方丈,是否允许尔等在寺庙中暂居?”

“令寺宝象巍峨,气势非凡,我想主持方丈一定会慈悲为怀,我等在此恭候佳音,想大师定然不会让我等白白等候。”蒯良一脸虔诚,毕恭毕敬的合什施礼,看起就像一个忠实的佛教信徒。

为首的武僧大步流星返寺庙之中,不消片刻功夫就到了方丈室门外,毕恭毕敬的请示道:“主持方丈,门外了七八十个骑着马的彪形大汉,自称是在青州经商的商旅,准备返故乡江东,听闻下邳战事激烈,因此不敢再继续南下,想要在寺庙中借宿一段时日,不知该如何答复?”

主持方丈生的身高八尺五寸,浓眉大眼,阔面重颐,说起话声音洪亮:“哦突然了七八十骑彪形大汉?莫不是官军假扮的,想要潜入寺庙中找我等的晦气?”

武僧合什答道:“主持方丈的话,为首之人说他们是做镔铁生意的,常年与镔铁打交道,因此才锻炼的体魄强健。寺庙中的僧侣安分守己,从不过问世事,更不会干涉诸侯的战争,我想不会有官兵找咱们的晦气吧?”

方丈双目圆睁,朝门外招呼一声:“圆通?圆通何在?圆通你在哪里?”

延德方丈连喊三声不见有人答应,只好召唤圆通和尚的俗家姓名:“周仓,周仓?你都兴国寺两年左右了,怎么还记不住自己的法号?”

“了、了,弟子了!”

听到方丈招呼自己俗家名字,一个身材魁梧,面庞黝黑,相貌憨厚的大和尚屁颠屁颠的跑进了方丈的禅房,不好意思的搔搔脑袋,憨笑一声:“嘿嘿方丈,俺这人记性太差,总是容易忘记自己的法号叫做圆通,下次再也不敢了!”

延德方丈面色如霜,沉声道:“圆通啊,整个兴国寺之中除了为师之外就数你的武艺最为出色,你便带领师兄弟到寺门外走一遭,看看的这帮人是真正的商旅,还是乔装打扮找寺庙晦气的官兵?”

周仓答应一声:“好嘞,主持方丈直管放心,这些人到底是真正的商旅还是官兵假冒,俺一看便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