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二十五 双雄搏猛虎

一千一百二十五 双雄搏猛虎


                “我呸,你一个叛国逆贼,被子龙将军捉了又放回去的阶下之囚,也配挑战君侯?”

周仓对于许褚的蔑视反唇相讥,手中朴刀一挥,一个饿虎扑食朝许褚的胸口刺了出去,“今日就让俺这扛刀牵马的下人教训你一番,让你知道大汉的上将岂是你可以叫板的?”

“长坂坡那次我只是遭到吕布的偷袭,身负重伤才被赵捡了便宜,若是正面厮杀我许褚怕谁?”

许褚嘶吼一声,一双臂膊青筋暴起,将手中虎头刀抡圆,一个“横扫千军”向外扫荡出去。

只听“叮当”一声巨响,火花四溅,巨大的声响震的满寺将士与僧人耳膜“嗡嗡”作响,许褚固然力气过人,但周仓的力量却也不容小觑,与许褚兵器相交硬碰了一招,竟然不落下风。

“啧啧……倒是小觑你个扛刀的家伙了!”许褚赞叹一声,跨前一步,手中虎头刀一个白蛇吐信奔着周仓的丹田扎了过。

“我呸,你一个叛国逆贼有什么资格小瞧扛刀的?你想给君侯扛刀还不要你哪!”

周仓手上不肯示弱嘴上也不肯吃亏,挥舞起朴刀沉着应战,见招拆招遇式化式,与许褚恶战了七八回合,难分胜负。

就在许褚与周仓捉对厮杀之时,兴国寺内刀光剑影,百十名乔装打扮的魏卒与一百多名武僧厮杀成一团,一时间呼喝声、叱咤声、惨叫声交织成一片,此起彼伏,响彻寺庙上空。

蒯良、许褚所带的随从俱都是从十万曹军中精挑细选的悍卒,一个个魁梧雄壮,经过多年沙场刀头舔血的砺练,不说以一当十,但对付寻常人七八个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而兴国寺的武僧虽然有杨五郎、周仓等好手传授武艺,花拳绣腿虽然练的好看,真论到杀人的功夫比起魏卒却是大大的不如。一阵血拼之后,武僧倒下了三十余人,击杀的魏卒不过十人,在周围埋伏的其他僧侣见势不妙,纷纷舞刀挥棒加入战团,凭借人数优势与魏卒周旋。

“阿弥陀佛,看贫僧今日必须开一次杀戒了!”

恶战开始之后,杨五郎心中颇为矛盾,既想搭救妹子杨玉环,又不想破了杀戒给自己的佛门生涯留下污点。因此厮杀中杨五郎手中的八卦棍只是击打魏卒的非要害部位,意在将敌人击倒或者击伤而不是毙敌,这样自己就不会破掉杀戒。

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中,被杨五郎手里八卦棍击中的魏卒至少十余人,但大多是抽打在背部或者臀部或者大腿等部位,除了一个被抽中后脑勺倒在地上抽搐,另外一个被扫断了小腿导致骨折之外,其他的魏卒依旧生龙活虎,大刀高高挥起,砍的僧侣锃亮的脑袋在地上乱滚。

眼看弟子一个个倒在自己的眼前,杨五郎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高喧一声佛号决定大开杀戒:“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贫僧不想破杀戒却导致弟子被杀,罪过罪过!佛祖在上,请宽恕延德破戒一次!”

杨五郎嘴里一边吟诵佛号,手中八卦棍一边挥舞的虎虎生风,犹如风车一般滴溜溜旋转,速度与力道比适才快了何止一倍,而且开始寻找魏卒的要害,脑门、胸口、人中、咽喉,只要被抓住,便是一棍横扫过去。

只听骨折断裂的声音开始层出不迭,惨叫声此起彼伏,片刻功夫被杨五郎击倒击伤的魏卒就多达十余人,对于僧侣不利的局面很快就被扭转了过。

“方丈好功夫,圆通师兄也是不得了!”

看到杨五郎大显身手,一根八卦棍如同蛟龙闹海,杀的魏卒人仰马翻,阵脚大乱,满寺僧人士气高涨,纷纷挥舞刀枪鼓噪呐喊,“杀魏卒,保朝廷,早日还百姓一个国泰民安!”

眼见优势迅速丧失,蒯良又急又怒,带着七八个魏卒死死堵在杨玉环所在的房门,大声施展攻心之计:“佛家人慈悲为怀,你们这般大开杀戒算什么佛门弟子?”

有能言善辩的僧人一边挥棍格斗,一边与蒯良辩论:“你们这些乱臣贼子叛国自立,导致烽火连年,遍地白骨,百姓深受战火之害。佛家讲究普渡众生,佛门弟子自然要帮助朝廷平定你们这些乱臣贼子!”

“两国争斗,与你们佛门弟子有什么干系?尔等为何不助我大魏平定腐朽的刘氏王朝,这就是佛家的公平么?”见有僧人搭话,蒯良极力狡辩,就算能够蛊惑三五个僧人放下屠刀,也可以为许褚减轻压力。

旁边又有一位僧人接过话茬:“我呸……曹操乃是相国曹参之后,被大汉皇帝册封为魏王,非但不感激朝廷的恩德竟然僭越称帝,你们这些乱臣贼子怎配与正统王朝相提并论?”

“那刘邦出身也是一介亭长,这天下本是秦国嬴氏的,你们佛门弟子为何不帮着嬴氏扫灭刘家这些逆贼?”蒯良反应敏捷,马上反唇相讥。

一个粗鲁的僧人一棍子招呼了过:“闭上你娘的狗嘴,别给我们讲这些大道理,我们只知道汉朝皇帝在金陵发展佛教,兴建白马寺,对僧人以礼相待,这些理由就足够我们帮汉朝了!”

幸亏面前的悍卒挥刀格挡,把这破口大骂的僧人逼退,蒯良方才避免被一棍抽倒在地的下场,“哎呀呀……狗屁佛门弟子,又是杀生又是骂人,敢问你们拜的哪门子佛祖?”

蒯良这边施展唇枪舌剑,杨五郎却在寺庙中央大显身手,一杆八卦棍挥舞的虎虎生风,闪转腾挪,上蹿下跳,不消片刻功夫便干翻了三十多个魏卒,使得僧侣的人数优势更加凸显,逐渐形成包围之势。

许褚见杨五郎犹如鹤立鸡群,杀的本方士卒人仰马翻,登时心焦气躁,而自己又被周仓死死缠住,分身不得,不由得连声嘶吼,手中虎头刀大开大阖,奋起全力,与周仓恶战二十回合方才逐渐占据上风。

又是一声金铁交鸣的巨响,两把兵器撞击在一起,周仓手中朴刀脱手飞出,震的五指发麻,急忙就地一滚,堪堪躲开奔着头顶的一刀,吓得汗透脊背。

许褚一刀失手,心中懊恼不已,想要再继续追杀却被旁边的武僧拦住,被周仓趁机逃脱。

愤怒之下,许褚大刀狂舞,连续砍翻几名僧人,一把扯破上衣,坦露出结实健壮的胸肌,红着眼睛嘶吼道:“,谁怕谁?今日不杀光兴国寺里的秃驴,老子就不姓许了!”

“叮咚……许褚‘裸衣’属性爆发,当前武力值上升3点,上涨至101!”

许褚嘴里不停的咆哮,犹如一头发狂的棕熊,挥舞着大刀在人群中横冲直撞,但凡遇见脑袋光秃秃的便一刀砍过去,定然会有一颗人头落地,不消片刻功夫便砍翻了十几个武僧。

“许褚休要在我佛门净地撒野,贫僧延德会会你!”

杨五郎见许褚摆脱周仓的纠缠之后好似虎入羊群,自己的弟子登时遭殃,便提了八卦棍冲开一条血路战许褚。

“叮咚……杨五郎特殊属性‘棍将’爆发,步战之时压制同为步战的对手1-3点武力,受杨五郎特殊属性影响,许褚武力下降2点,回落至99!”

此刻刘辩正在邺城酣睡,被系统的提示吵醒,登时惊讶不已:“唉呀……杨五郎出现了啊,竟然还对上了许褚,这是怎么回事?先给本宿主检测一下杨五郎的四维能力值,看看能否抵得住许褚?”

“叮咚……杨延德——统率85,武力96,智力63,政治48,特殊属性——棍将!”

杨五郎身姿矫健,长棍如风,尽量躲避许褚的大刀,靠着速度抑制许褚的力量,棍刀往,恶战十余回合,难分胜负。

周仓在旁边缓过神,换了一把朴刀砍翻了七八名魏卒,又上前加入战团:“师父,弟子助你一臂之力!”

当下杨五郎在左,周仓在右,左右夹攻,一个攻上盘一个攻下盘,让许褚十分难受,只能使出浑身解数与二人周旋。以一敌二,恶战了五十回合,依旧难分胜负。

许褚尚且能够不落下风,但魏卒在杨五郎与周仓的连续杀戮之下,战死了一多半。又被僧人砍杀了三十余人,剩下的二十人逐渐不支,被人数占优的僧侣逐渐包围成一团,渐渐的没了活动空间。

这些魏卒又勉强支撑了一盏茶的时间,终于被陆续击倒在地,没了对手的武僧纷纷呐喊着上前把许褚团团围在中央,高举兵器呐喊助威:“放下武器,饶你不死!”

杨五郎一边厮杀一边提醒弟子:“这许褚武艺了得,交给为师与圆通对付。你们去把那文官捉了,这许褚自然就乖乖的束手就擒。”

武僧们得了吩咐,一拥上前,把堵在杨玉环门前的蒯良及七八个魏卒击倒在地,用绳子捆了个五花大绑,推到许褚面前:“你这魏将还不快快放下武器束手就擒?若再敢负隅顽抗,你的同伴性命难保!”(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