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二十一 誓斩李存孝

一千二百二十一 誓斩李存孝


                自从乐毅、范离成功的偷袭下邳之后,徐州军团顿时陷入慌乱状态,关键时刻徐达当机立断,率部放弃彭城连夜奔下邳南部的睢陵与秦琼合兵一处,总算稳住了阵脚。

见徐达用兵稳重,退而不乱,秦琼骁勇善战,郭子仪与陈子也不敢逼的太紧,更担心秦琼率部反攻下邳,便暂时屯兵下邳城外与乐毅互为犄角,一面派使者飞报曹操,请示下一步该如何用兵?

“唉陈某白白忙活了一场,却为乐义、范离这两个无名小卒做了嫁衣,我心实在不甘啊!”

陈子带着部将王彦章、董平、李进、李通等人在下邳城下策马徐行,看到城墙上飘着“乐”字大旗,心头颇为不是滋味,胸中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

李进手提白银玄卢枪,催促胯下黄骠马,傲气十足的道:“陈将军直管放心,有我李进助战,迟早要助你成就一场大功。听说那李靖在南皮全歼了曹彬军团,正率部朝邺城进军,我等不如率部北上救援邺城算了,若是与汉军狭路相逢,李某人誓要阵斩李存孝,生擒李靖,到那时将军的功劳又岂是拿下下邳可比的?”

陈子在李绩麾下效力之时,曾经见识过李存孝的武艺,号称东汉头号武将,甚至能够硬扛李元霸一百多个合,可以说目前就陈子所知的人物中还没有第二个。这李进竟然说要阵斩李存孝,陈庆之自然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

但李进加入陈子麾下将近一年,也表现出了一定的实力,譬如阵前力挫武松,恶战徐达三十合不分胜负,要说李进完在全吹牛也有点冤枉他。

李进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口头禅就是:“那号称‘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的吕奉先年轻的时候曾经在李某手下吃过大亏。后吕布成为天下屈指可数的骁将,仅次于李元霸、李存孝等人,这岂不是说明了李某可与李元霸、李存孝一争长短?”

陈子理解为这是李进不知道李元霸、李存孝的实力,有些夜郎自大,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因此才会大言不惭。青州与南皮隔着千把里路程,一时半会的也不会与李靖交手,所以陈子也不想打击李进的信心,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但李进却怂恿着陈子北上救援邺城,与李靖当面锣对面鼓的交锋,这是陈子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干的事情,当即一口绝:“且不说李靖兵多将广,数倍于我军,就连唐国二李联合曹彬都奈何他不得,凭我们手中区区五万人马长途奔袭,岂非螳臂当车?除非陛下命我等援邺城,否则决不可自取其辱!”

就这样,陈子率领的五万人马与郭子仪的三万人马,以及乐毅率领的两万人马会师下邳,一面等候曹操的指示,一面观望秦琼军团的动向。

就在魏军完全控制了下邳之时,秦琼与徐达率部向下邳东面的司吾县城移动,同时命秦用、杨延昭、麴义、尉迟恭等四支人马过靠拢,会合成一支兵马,集结力量准备誓死夺下邳。

不过一两天的功夫,各路兵马会师司吾,包括徐达率领的三万人,秦琼率领的两万五千人,再加上秦用、麴义的队伍,以及杨六郎、尉迟恭从淮南带的援兵,使得司吾境内的汉军也增加到了十万人,与下邳城的十万魏军隔着一座马踏湖,遥相对峙。

“将士们,我秦琼愧对陛下的信任,丢了下邳之后害得杨美人以及陈长文、还有杨家的妇孺全部落入魏军手中,我秦琼的罪过百死莫赎也!”

当着众将的面,向以硬汉形象示人的秦琼泪流满面,痛哭流涕,“李靖东破李唐,西拒曹魏;岳飞拒守宛城,挡四面之敌,拱卫大汉。吴起南定交州,长驱贵霜,和他们相比,我秦琼算什么东西啊?我有什么资格配的上征北将军,和这些有功之臣并驾齐驱?我这就上书请罪,请陛下将我贬为偏将!”

徐达对于秦琼的器重发自肺腑的感激,不仅没有因为自己降将的身份而心存蔑视,反而授以军事大权,才让自己逐渐积累了一定的功绩。此刻看到秦琼垂头丧气,自然第一个站出宽慰:“胜败乃兵家常事,都督切莫过度自责!”

尉迟恭拍着秦琼的肩膀,咧着粗嗓门劝道:“嗨我说秦叔宝,你一个大老爷们哭哭啼啼的像个什么样子?下邳丢了夺就是,我尉迟敬德第一个为你身先士卒!”

“夺下邳!”秦用红着双眼附和尉迟恭的提议,“报仇不隔夜,隔夜非好汉,孩儿就算战死在下邳城下也要夺城池!”

武松与麴义也是义愤填膺,纷纷攥拳道:“对,三军用命,誓死夺下邳!”

就在这时,李靖的书信送到,勒令秦琼率徐州军团北上,接受卫青的指挥,战略性放弃徐州,与青州军团齐心协力保住青州,抵御唐军对青州的侵略。

秦琼看完书信之后顿时气不打一处:“李药师这是什么意思?合着我丢了徐州不算一事,还要去帮他守青州?虽然我秦琼的战绩不如他,但也不能这样颐指气使吧?”

就在这时,刘辩的书信送达,告知秦琼暂时接受李靖的差遣,一切以李靖马首是瞻,齐心协力共扛唐魏,不得有误。

秦琼顿时一脸无奈,唉声叹气的道:“唉没办法啊,战绩不如人,只能矮人一头了。我并非不服李药师,只是不服李药师凭什么让我放弃徐州,去帮他固守青州?这不是让徐州雪上加霜嘛!”

第一个站出劝谏的依旧还是徐达:“都督稍安勿躁,陛下深谋远虑,让你接受李征东的调遣,一定有他的道理。而李征东用兵多年,从无败绩,眼光一直很准,这次决定舍弃徐州固守青州并非无的放矢,更不是自私心理。”

“我怎么就是觉着李靖的自私心理在作祟呢?不就是因为青州是他打下的,徐州和他没有关系,才让我等弃徐州守青州么?”秦琼吹胡子瞪眼,口沫横飞的对李靖开喷。

徐达莞尔笑道:“非也、非也,都督莫要错怪了李征东!以徐达之见,李征东之所以决定弃徐州守青州原因有三,第一徐州一马平川,易攻难守,我军只要集结兵力,可以随时夺。”

顿了一顿,继续道:“其二,固守青州可以对徐州形成南北夹击之势,还可以保证李征东军团的退路,遏制李唐的扩张,不让李唐变得更加强大。其三,只要能够守住青州,还能够随时快速进攻李唐本土,让李世民如鲠在喉,不敢倾巢而出。”

杨延昭附和道:“徐天德将军所言极是,如此分析一番,两害相权取其轻,的确更应该固守青州。”

麴义、尉迟恭也赞成徐达的分析:“既然两位说得头头是道,又有煌煌圣旨,咱们就按照李药师所说放弃徐州北上青州吧!大不了打退李唐之后,再让李药师帮咱们夺徐州。”

秦琼抚须感慨一声:“徐天德说得不错,看是我秦琼目光短浅啊,这一路上就由徐天德指挥兵马吧!”

随着秦琼一声令下,十万汉军放弃了徐州,连夜北上青州,等下邳城里的魏军知道消息后,汉军已经向北离开了一百多里路程,想要追赶已经不及了。

几乎就在秦琼率军北上的同一时间,李世民也通过飞鸽传书勒令史敬思、李克用率军北上,一路攻占琅琊、城阳等地,与已经拿下了东莱郡的主力大军东西呼应,全力争夺青州。

青州,琅琊国,一代名相诸葛亮的故里。

一座小镇上了百十名骑马的不速之客,把小镇上的两家客栈住的满满当当,一连住了两天迟迟不肯上路。

这伙人除了百十骑彪形大汉之外,还有三辆马车,里面坐了十名婢女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一个身姿丰腴曼妙,容貌闭月羞花的绝世美女,惹得小镇上一时间热闹了许多。

每日总会有许多市井之徒慕名而企图一睹芳容,但被许褚魁梧的身材在门前一站,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能躲得远远的朝客栈中偷瞄几眼,去也算有了大吹大擂的资本。

客栈之中刚刚赶到的范增正在与蒯良、许褚等人商议对策:“冀州风突变,邺城被李靖攻陷,包括卞皇后以及太子全部被俘,陛下打算用下邳的人质交换邺城的人质。可前天已经派人通知了李世民,三日之内将会献上徐州第一美人杨玉环,若是现在突然反悔,只怕李世民定会勃然动怒,两位说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曹操的使者快马加鞭追了上,将郭嘉把长孙无垢加入谈判的计划告知,让范增亲自去一趟东莱郡面见李世民,告知曹魏的苦衷,并用长孙无垢补偿杨玉环,请李世民体谅曹操的难处。

“嗯郭奉孝的这个提议不错,老夫这就快马走一遭东莱面见李世民!”

范增看完书信之后,对郭嘉的提议深表赞成,决定立刻动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