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一十八 七步认爹

一千二百一十八 七步认爹


                卞夫人虽然已经年逾四十,但由于养尊处优,因此肌肤保养得细腻白皙,看起仿佛三十岁出头的少妇,比刘辩想象中年轻貌美了许多,让微有醉意的刘辩忍不住心生遐想。

听了刘辩的询问,卞夫人束手站立不卑不亢的答道:“回陛下的话,罪妇正是曹孟德的正妻卞氏。”

刘辩记得曾有野史记载卞氏出身烟花之地,因为能歌善舞,又懂得风月之情,因此深受曹操宠爱。被曹操纳为姬妾之后一口气生了曹丕、曹彰、曹植、曹熊四个儿子,风头更是无两,在曹操与元配丁夫人闹翻之后成功上位,终成大魏国母。

除了卞夫人之外,其他的尹夫人、秦夫人等也算得上薄有姿色,刘辩不用系统检测,凭借自己多年的阅女经验,就可以判断这些女人的姿色基本上在90-93之间,再高一些就算得上倾城之色,这些女人怕是达不到这个水准。

按照正史中评价,曹操睡过最美的女人应该就是邹氏与秦宜禄之妻杜氏了,要不然曹操怎么会在宛城被邹氏迷得神魂颠倒,对张绣的先降后叛毫无察觉,以至于折了大将典韦与长子曹昂。

站在刘辩面前的这些个女人环肥燕瘦,姿色各有不同,梅兰竹菊,各擅胜场,年龄从四十岁到二十岁不等,神态也各不相同。有的人满面愁容,娥眉紧锁;有的人一脸惶恐,惴惴不安;有的人气定神闲,神态自若;还有一些人向刘辩抛暧昧的眼神,目光中带着谄媚之色,心中或许觉得换个皇帝伺候并没有什么损失。

出于报复心理,刘辩内心很是有种把曹操的女人挨个染指一遍的冲动,原因无他,纯粹就是给曹操戴绿帽子,让人妻曹也尝尝被绿的滋味。抑或是让这些女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跳一次脱衣舞,让千里之外的曹操羞愧的吐血三升……

“但朕不能这样做啊!”

刘辩在心中叹息一声,忍住了做个昏君的冲动,虽然那样够爽快,但无疑会破坏自己有道明君的形象。

刘辩与曹操之间说不上什么深仇大恨,只是被时局推到了对立面,彼此成为了对方争霸舞台上的对手。即便没有曹操也会有刘备亦或者是孙策,只不过顺序颠倒一下而已。

都说士可杀不可辱,刘辩在俘虏了孙策的家眷,刘备的家眷之后并没有做出不道德之事,因此也不想在面对着曹操妻妾的时候让自己的德行染上污点。作为争霸路上的对手,刘辩有充足的理由仇恨甚至报复曹操,但作为穿越者,刘辩又必须对曹操心怀敬畏。

“还是做个昏君痛快啊,可惜朕做不到啊!”刘辩狠狠心,放弃了恣意妄为的打算,作为一国之君,自己必须为天下表率。

“咳咳……”刘辩清了清嗓子,正色说道,“虽然曹孟德僭越称帝,罪当诛灭九族,但朕也不是残忍嗜杀之人。你们就暂且在这座王宫中待着吧,朕会妥当安置你们!”

决定好了如何处置曹操的女人,刘辩又把目光扫向曹操的儿女,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三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郎,俱都唇红齿白,文质彬彬,一身书卷气息。

其中一个少年脸色看起很差,病怏怏的样子,刘辩猜测此人十有八九就是曹冲,多半是因为自己穿越带的蝴蝶效应,并没有早年夭折,依旧还健在人世。

“,你们三个到朕面前!”刘辩负手而立,伸手召唤曹氏三兄弟到面前,“你们都叫什么名字?”

病怏怏的少年最先开口:“我叫曹冲,是魏王曹孟德的五子,今年十四岁,咳咳……”

“五子?”因为穿越的蝴蝶效应,刘辩现在已经有些搞不清曹操儿子的顺序,一头雾水的问道,“你前面的四个都是谁,说听听。”

曹冲毕恭毕敬的道:“回陛下的话,长兄曹昂现为太子,次兄曹宁战死沙场,三兄曹丕死在……了中山国,四兄曹彰现在夏侯渊将军麾下效力。小子今年一十四岁,排行第四,曹沾与曹植分别排行第六、第七,都是小子的兄弟,咳咳……若陛下要降罪惩罚,请处置小子,宽恕了我的诸位母亲与弟弟妹妹吧?”

刘辩微微颔首:“难得你有这份孝心与担当,朕考你一个问题,该如何称一头大象的重量?”

“呃……”

曹冲一愣,被刘辩天马行空的思维问的有些手足无措,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啊!”

刘辩挥挥手示意曹冲退下,既然想不出答案,自己就留着这个问题考验自己的儿子吧,“朕看你罹患疾病,气色不佳,若不早日治疗,只怕命难长久。朕这几日就派人把你送到金陵,让四大神医联袂救治,或许能够保住你的性命!”

在吩咐曹冲的同时,刘辩悄悄用意念向系统下达了指示:“给朕查询一下曹冲、曹植兄弟的四维能力?”

系统应声启动:“曹冲——统率35,武力28,智力91,政治87。特殊属性:早夭——因先天性隐疾,八岁之后每年智力下降1点,直至死亡。如果能逃脱劫数,治愈疾病,则开启隐藏属性‘重生’——每年四维全体上升1点,上限在95—100之间随机界定。”

刘辩微微蹙眉:“啧啧……怪不得曹冲伤仲永了呢,原是因为患病把大脑烧坏了,如果要是能够摆脱病魔的纠缠,便能脱胎换骨啊!”

“曹植——统率52,武力63,智力89,政治65,魅力95。特殊属性:八斗——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每做出脍炙人口的诗词一篇,则魅力永久+1。”

“好吧,才如子建,貌似潘安果然不是说着玩的,怪不得历史上空虚寂寞冷的甄宓要和这位小叔子搞暧昧呢!”刘辩扫了一眼曹植,在心里暗自嘀咕一声。比起曹丕,文质彬彬,眉清目秀的曹植似乎与甄宓更加般配。

“多谢陛下,若是能够治愈冲儿的疾病,妾身愿为陛下做牛做马!”曹冲的母亲环夫人闻言喜极而泣,跪倒在地稽首顿拜。

刘辩召唤环夫人起身,目光扫向曹雪芹:“曹沾啊,你可有表字?平日里最擅长什么?”

曹沾恭恭敬敬的答道:“回陛下的话,小人表字雪芹,平日里只懂编撰一些故事,不擅诗词,因此不为父亲所喜。”

“那你就以你们曹家的兴衰写一部长篇故事,名字叫做《红楼梦》,给主人公取名贾宝玉,若是写得好,朕赦你无罪!”刘辩金口一开,给曹雪芹下达了任务。

刘辩目光转动,从曹雪芹的身上挪到了曹植身上:“曹子建,朕考验你一下,如果你能应答如流,朕射你捂嘴……咳咳,赦你无罪!”

曹植闻言,露出胸有成竹的表情,拱手道:“陛下直管发问。”

“假设有一天你的兄长曹昂做了皇帝,打算清除你们这些兄弟带的威胁,让你在七步之内赋诗一首方能免死,你可能做到?”刘辩背负双手,笑吟吟的问道,“,开始,一……二……”

曹植到底只有十三岁的年龄,远未达到学富五车的境界,眉头微皱道:“小子七步之内肯定做不出诗,但我第三步不走了,是否可以考虑到明天?”

“嗯……”刘辩先是一愣,接着放声大笑,“哈哈……你小子倒是鬼马精灵,孺子可教也!”

“多谢陛下不杀之恩。”曹植露出喜悦之色,拱手谢恩。

“朕何时说过不杀你了?”刘辩愕然。

曹植双手一摊,卖个萌道:“陛下都说我孺子可教了,难道还要杀我么?”

刘辩抚须大笑:“好你个能言善辩的黄口小儿,那朕就赦免你无罪!不过,朕给你做个七步诗听听,让你心服口服,如何?”

曹植抱拳道:“陛下可不能像我这样耍赖皮,如果你能七步成诗,小子就心服口服,承认你的诗词比我父亲大人写得好。”

被伶牙俐齿胡搅蛮缠的曹植弄得有些恼怒,刘辩板着脸道:“如果朕能七步成诗,你是不是要喊朕一声爹?”

曹植纳头便拜:“君无戏言,义父大人在上,请受孩儿一拜。”

卞夫人吓得脸色苍白,急忙跪地叩首:“陛下请恕罪,植儿他年幼无知,还望陛下莫要和他计较!”

被曹植这么一闹,刘辩作诗的心情顿时化为乌有,沉声喝道:“卞夫人你生的好儿子啊,既然曹植认朕为爹了,那你这个当娘的今夜就伺候他爹吧?”

刘辩话音落下,甩甩袖子怒冲冲的转身而去,只剩下目瞪口呆的卞夫人以及心情各不相同的曹操嫔妃,有的人幸灾乐祸有的人瞠目结舌,这画风转变的太快,大伙儿一时间反应不过。

曹植自知惹了大祸,聪明反被聪明误,登时神气不在,蔫头耷脑的像犯了大错的孩子,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旁边的太监催促道:“卞夫人,陛下等着你呢,快点动身吧,免得给诸位夫人招惹祸端,你这儿子啊,就是嘴巴欠抽!”(未完待续。)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