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一十六 金吒与木吒

一千二百一十六 金吒与木吒


                刘辩一行轻骑快马,并没有向南走宛城,而是自潼关一路向北从西汉疆域内过境,准备由风陵渡渡过黄河,穿过河东、河内二郡,直入邺城。

这条路线的好处是距离最短,两地相距不过八百里,快马加鞭不消三天便可以抵达邺城,坏处是全程从西汉境内穿行,容易被洛阳军盯上。

除了走风陵渡这条路线之外,另外就是调头向东南走武关奔宛城,再折返向正北走许昌、陈留。这条路线的好处就是大部分都已经被东汉控制,可以最大程度的保证安全,坏处就是饶了一个大圈子,比走风陵渡远了将近一倍,最快也需要六七天才能抵达。

“怕个熊,走风陵渡!”

刘辩二话不说,马鞭一甩,带着宇文成都、张良等人向北直奔风陵渡。

西汉现在三面受敌,杨素死守虎牢关抵挡岳飞,拱卫洛阳。朱棣退守陈仓与散关,面临着孙武、徐晃、关羽、张飞等四路大军三十多万人的围攻,压力比潼关的皇甫嵩大了不知多少倍。

“他娘的,洛阳、长安的关卡就是多啊,虎牢关、武关、潼关、散关、函谷关、陈仓关,重重叠叠,一关又一关,还能不能做朋友了?如果这里和徐州地形相似,老子的四十万大军早就杀他十个了!”行走在秦岭大地上,望着险峻的山川河流,刘辩忍不住腹诽抱怨几句。

可以说现在的西汉已经到了生死关头,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只要三处关卡被突破一处,西汉基本也就可以宣告灭亡了。破虎牢则可以兵临洛阳城外,下潼关或者陈仓就可以直逼长安,西汉的将士只要不缺胳膊不缺腿的基本上都已经调到三个关卡镇守去了,腹地内部空虚的可怕。

“宇文成都爆发护主之后基本上相当于半个李元霸,李元霸能以一当万,成都以一当几千总可以吧?朕现在配上坐骑、武器,也是武力突破100的猛将了,再加上文鸯,没有万把人想留住我等简直是痴人说梦!”

刘辩看清了形势之后更加肆无忌惮,带着宇文成都等人一路优哉游哉,在赶路的同时将雍州的美景尽收眼底,丝毫没有穿越敌境的小心和紧张。

除了刘辩、宇文成都胯下皆是盖世宝马之外,随行的百十名御林军也是精挑细选,胯下的坐骑全都是百里挑一的大宛良马,一个个姿态矫健,四肢修长粗壮,奔驰如风,全力狂奔一个时辰下能够行走八十里地。

一行人清晨离开了潼关大营,晌午时分已经抵达了黄河岸边的郑县,再向前走五十里便是风陵渡。

不知死活的郑县县令得知有一飚行踪不明的人马过境,还以为是匪徒流寇,急忙率领了二百多名县兵出拦截,被文鸯单枪匹马杀的溃不成军,生擒活捉了县令,割掉一只耳朵又放了去。

一行人到风陵渡召唤了几艘渡船,分批渡过黄河,继续扬鞭向北。

此刻正是盛夏时节,赤日炎炎,昼长夜短,也不用寻找驿馆投宿,走得累了便在水草茂盛的地方勒马带缰,放坐骑去吃草喝水,大伙儿席地而卧,草草小憩几个时辰再继续赶路。

一路畅通无阻,于后日傍晚安然无恙的抵达了邺城,远远看去只见邺城城墙上插遍汉军旗帜,迎风飘扬,猎猎作响。十八万汉军在邺城周围安营扎寨,营盘相连,蔚为壮观。

文鸯先行入城禀报李靖天子到的消息,而刘辩则放缓速度,与张良、宇文成都并辔而行,欣赏邺城的大好风光。

邺城地处冀州腹部,一马平川,有水流充沛的漳河穿境而过,使得这里水土肥沃,稻谷飘香,百姓安居乐业。经过袁绍、曹操的先后多年治理,城高墙厚,经济繁荣,百姓众多,人口多达二十余万,已经是天下屈指可数的大都市。

刘辩策马徐行,欣赏着邺城的大好风光,记得历史上曹操的铜雀台就是修建在漳河岸边,如今曹操没有春深锁二乔,反而把自己的妻儿老小全部赔了进去,只怕曹操做梦也没有想到。

刘辩手中马鞭朝不远处一指,对张良道:“那片地方地形平坦,水流清澈,河边垂柳倒映,蛙鸣虫啁,真是个度假避暑的好地方。如果有可能的话,朕打算在这里建一座铜雀台。这样南方有个铜雀台,北方也有一个铜雀台,正好南北对称,于国祚大有裨益!”

建铜雀台干嘛?把曹操的嫔妃锁起,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刘辩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恶趣感,因此当着张良的面信口胡诌,脸不红心不跳,说得泰然自若,一本正经。

至于染指曹操的女人,刘辩实在没有太大的兴趣,曹操今年已经快五十岁了,她的正妻卞夫人小了四岁,也是接近五十的人了,对于这种大妈级别的女人,刘辩实在下不去手!

至于其他的环夫人、尹夫人、秦夫人等等,比起邹氏与秦宜禄之妻杜月娘还要不如,估计都是一些魅力90出头的货色,这让天天吃惯了山珍海味,睡惯了历朝历代美人的刘辩实在提不起兴趣了。

有道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说得就是刘辩现在的心情,动不动就攻破别人的国都,俘虏皇帝的嫔妃家眷,想不吹牛逼都难。

“陛下!”

张良略带清秀的声音打断了刘辩的思绪:“现在还不到马放南山,休闲享乐之际。邺城虽然已经拿下,但周遭皆敌,唐军在冀州还有十几万,李世民为了救援曹操,很可能会命李牧联合夏侯渊尾随杀奔邺城,很快将会迎一场大战。”

刘辩收了轻佻的思绪,换上了凝重的表情,李世民除了是一位出色的军事家之外还拥有满值的政治能力,其政治眼光绝非李绩、李牧这些帅才能够相比的,李世民不可能不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现在的曹操已经被李靖、岳飞、诸葛亮以及青州军团切割的四分五裂,如果不加以援手,曹操很可能就步西汉的后尘。

如果曹操一旦灭亡,东汉将可以集结百万大军,以泰山压顶之势向唐军发起总攻,到时候就算李世民三头六臂,只怕也难以力挽狂澜。所以李世民如果不想被刘辩吊打,就只能竭尽全力给曹操续命。

听了张良的话,刘辩微微颔首:“嗯,照子房这么一分析,看邺城未必能够守住。也罢,且等见了李靖之后再说,静观唐魏的举动再做出应对措施!”

就在刘辩与张良策马徐行之际,迎面马蹄声大作,只见李靖带了数百骑,前呼后拥前接驾。

远远看见天子策马到,李靖急忙翻身下马,带着马超、李存孝、太史慈、高昂、花木兰、秦良玉、罗艺、关胜、陈登、诸葛诞等人一起作揖施礼,山呼万岁:“不知陛下御驾光临,臣等接驾迟,请陛下恕罪!”

“哈哈朕的征东大将军又破魏都,一扫下邳丢失的阴霾,朕奖励你还不及,何罪之有?”

刘辩满面笑容的扶起李靖,仔细打量了一番,只见这位叱咤天下的大将已经从当初将近而立之年变得年近不惑,比之前更加成熟稳重,气度更加从容。刘辩甚至觉得赐给李靖一个金塔模型,会不会像天上的托塔李天王?

“自上次一别,你我君臣已经六年未见了吧?”刘辩拍着李靖的肩膀,感慨良多。

李靖面带笑容的颔首:“准确的说,是六年零五个月,自从徐州剿灭陶谦之后,陛下命臣提兵北上围剿袁绍,自那次一别之后,今日方才一睹陛下容颜。一别多年,陛下更是英姿勃发,一身君王风范,靖实在甚感欣慰!”

李靖和刘辩寒暄了几句,花木兰上前施礼参拜:“微臣花木兰见过陛下!”

刘辩打量了花木兰一番,心说嫁人变成熟/妇之后比以前强多了,肤色也红润了,****也挺拔了,说话也有女人味了,与从前的女汉子简直判若两人。

“呵呵花将军啊,你与李元帅成婚已经五六年了吧?不知目前膝下有几个孩子?”刘辩笑容可掬的和花木兰闲聊。

花木兰拱手答道:“陛下的话,木兰常年征战沙场,只是生下了两个儿子,说惭愧啊!”

“不知给两个孩儿取得什么名字啊?”刘辩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问道。

李靖答道:“长子李骞、次子李奖!”

刘辩笑道:“挺好、挺好,朕无以为奖励,就赏赐爱卿的两个儿子各自一个乳名吧?”

不等李靖说话,刘辩就下了金口玉言:“长子的乳名叫金吒,次子的乳名叫木吒,对了、对了如果两位爱卿再生一个,就给他取名叫哪吒!”

刘辩也知道这样没什么意义,花木兰总不能怀胎三年生下一个怪胎吧?但给生活找点乐子总可以吧,人生本就很寂寞,更何况在这战火纷飞的年代,就权作娱乐消遣一下好了,万一花木兰生出一个猛将了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