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一十四 曹家一锅端

一千二百一十四 曹家一锅端


                十六万汉军席卷而,四大猛将如狼似虎,邺城已是危如累卵,看起随时都会被攻破城门。[([

邺城内的守军只有一万人,散布在四面城墙上之后平均每面只有两千五百人,而其中专业的弓弩兵不过一千五百人,在城墙上排列开之后稀稀拉拉,射到城墙下面的弩箭仿佛毛毛雨,对冲锋的汉军根本没有多大的威胁。

相反,每面城墙脚下的汉军多达四万人,密密麻麻的犹如蚁群般蠕动而,在李存孝、马、高昂、太史慈、关胜、罗艺等六员大将的指挥下,井然有序的跨过护城河,朝邺城起了一浪接着一浪的进攻。

汉军由弓兵冲锋在前,每堵城墙脚下多达七八千的专业弓兵站稳脚跟,一个个拉得弓弦如满月,朝城墙上面仰射。

密集的弩箭瞬间就压制的城墙上的魏军抬不起头,纷纷躲在女墙后面躲避箭雨,只能抽空朝城下狙射。有几个倒霉的魏兵刚刚伸出头,就被迎面飞的强弩射中脑门,连惨叫都不及出,便一头栽下城墙,摔的脑浆迸裂。

在汉军弓兵强大的火力压制下,城墙上的魏军几近崩溃,军无斗志,将无战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汉军砍落一座座吊桥,用攻城车猛撞城门。眼巴巴的看着一架又一架梯搭在城墙上,如狼似虎的汉军死士头顶盾牌,手提明晃晃的大刀奋勇攀登。

曹昂全副披挂,抱起一块硕大的滚石狠狠的朝顺着梯向上攀登的马砸了下去,歇斯底里怒吼一声:“将士们,给我血战到底啊!”

只是曹昂虽然喊得卖力,但周围的曹兵却一脸木讷,眼神中充满了迷茫,响应者寥寥无几。

弓兵机械性的朝城墙下面胡乱射了几箭,力卒举起滚石仿佛没有吃饱一般抛下城墙,也不管能否砸中汉军,似乎只是为了抛下城墙,而不是为了砸中敌人。

梯上的马敏捷如猿猱,矫健的身手竟然不比在马上差,看到曹昂砸下一块滚石,挥舞手中龙骑尖奋力向上一挑,硬生生把百十斤的巨石挑起一丈多高,飞上城墙,反而砸倒了两名魏军士卒。

正在高处击鼓助阵的李靖见状笑逐颜开:“哈哈我这一通鼓还没有敲完,邺城就要拿下了,看先登城墙者非马孟起莫属了!”

花木兰却是抿嘴一笑:“不见得,你看那边存孝马上就要撞开城门了!”

李靖放眼看去,只见北城门之下李存孝翻身下了战马,正亲自与士卒们推着攻城车冲过吊桥猛撞城门。

伴随着一声又一声巨响,邺城北门已经扭曲变形并露出了一道缝隙,眼看再撞几下便会门户大开,谁能拿下破邺城功,还真是言之过早。

“哈哈将士们干得好!”李靖笑容满面,手中鼓槌的频率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许多。

曹昂眼看马就要攀上城墙,情急之下抢了一柄长枪便去撑马的梯,企图把梯子推翻,将马掀下城墙,嘴里同时大吼:“儿郎们,过帮忙啊!”

马冷哼一声,手中龙骑尖猛的扫了过去,轻而易举的便把曹昂的长枪震飞,同时大吼一声:“曹昂还不快快开门投降?再做困兽之斗已经毫无意义!”

曹昂拔剑在手,正要朝梯砍下去,忽听得身后响起一声熟悉的声音:“太子,开门投降吧!”

如果换了别人这样说,曹昂一定毫不犹豫的挥剑砍下她的头颅,但说这话的人偏偏却是被曹昂唤作“母后”的女人,大魏国的皇后卞夫人。

“母后,你为何跑到城墙上?快快皇宫里躲着!”曹昂一脸焦急的就去拉扯卞皇后。

卞皇后叹息一声:“太子啊,放弃抵抗吧,不要再让将士们白白牺牲了!你看这漫山遍野的汉军,邺城哪里还有一丝守住的希望?听母后一句话,开门投降吧!”

趁着曹昂母子对话之际,马纵身一跃,第一个登上了城墙,手中龙骑尖上下翻飞,卷起一团金光,连挑数名曹兵,冲开了一片空旷地带。跟在马身后的悍卒鱼贯而上,一个个犹如下山猛虎般向前砍杀,逼得曹军节节后退,而攀上城墙的汉军却愈愈多。

卞皇后推开曹昂,展开双臂挡住了马冲锋的脚步,苦苦哀求道:“这位将军请住手,我是魏国的皇后,我们投降了,请放过邺城的将士们吧!”

卞皇后拦住了马,又转身对城墙上的守军大喊道:“将士们不要再厮杀了,邺城守不住了,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大伙儿缴械投降吧!”

魏军早就失去了斗志,此刻听了卞夫人的话,最后一丝抵抗的信念也烟消散,纷纷将手里的兵器丢下城墙,举起双手大喊:“我等愿降,求不杀之恩!”

“我大魏只有战死的太子,没有屈膝求饶的贪生之辈!”

看到身后的将士纷纷缴械投降,曹昂悲愤欲绝,挥舞佩剑朝马扑了上去。

“看枪!”

马叱喝一声,长枪一抖,手中龙骑尖金光一闪,瞬间便抵住了曹昂咽喉,“负隅顽抗徒劳无益,人给我捆了!”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曹昂奋力挣扎,早被几个彪悍的士卒按倒在地,用绳索捆了个五花大绑。

卞夫人见状,急忙跪地苦苦哀求:“将军手下留情,请饶昂儿一条性命!”

马喝令左右把曹昂押解下去:“曹昂乃是魏国太子,身负谋逆之罪,自有律法处置,本将不必多费力气。偏将何在?带人赶往魏国皇宫,将曹孟德的家眷悉数捉拿!”

卞夫人垂泪哀求:“这位将军,魏王府中只剩下孤儿寡母,能否高抬贵手,约束将士们不要骚扰府中的女眷?”

马收了长枪,一脸浩然正气:“看夫人这番话说得,我等是朝廷王师,岂是烧杀劫掠的匪军?更不会像曹彰那样做出屠城的残暴之举!”

听了马的话,卞夫人一脸惭愧:“彰儿屠城之事的确太过分了,是妇人教子无方,愿替吾儿顶罪。”

“曹彰犯下的罪行自会有他承担,我大汉的王师迟早会将他以法绳之,夫人不需要也没理由替儿子顶罪。但话又说,曹孟德僭越称帝,乃是诛灭九族的大罪,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夫人就和你的子女们等着律法的裁决吧,但马可以保证的是,没有一兵一卒敢私自侵犯你们!”

马一脸正色,吩咐士兵上前把卞夫人暂时收押,同时命令攀上城墙的士卒把缴械投降的曹军聚拢起,勒令抱头蹲在地上,等待李靖的落。

一炷香的功夫战斗便已经结束,城墙上的近万魏军全部缴械投降,李存孝撞破城门把魏国的公卿悉数俘虏。马率部包围了皇宫,将曹操的嫔妃二十七人,子女三十余人全部捉拿,包括宫娥千五全部堵在皇宫之中,不曾走脱一个。

李靖命关胜负责收编俘虏,罗艺、诸葛诞率部挨家挨户的搜捕曹魏余党;命陈登、秦良玉出榜安民,安抚邺城的百姓;命花木兰负责软禁曹操的家眷,任何人不得趁乱侵犯。同时修一封用飞鸽传往潼关,把攻陷邺城的消息报告给刘辩。

刘辩与曹操几乎在同一时刻收到了攻破邺城的消息,心情却是各不相同,犹如天渊之别,一个好似升上天堂,一个好似坠入地狱。

“哈哈李药师果然不负朕望,轻而易举的便拿下了魏国都城,快哉,快哉!”刘辩看完信后笑逐颜开,兴奋的手舞足蹈。

虽然下邳的失陷有些出乎预料,但在自己的提议下,李靖利用许攸成功的诱歼曹彬,一举攻破了魏国的都城,让曹操体会到被吊打是什么滋味。

现在的东汉已经有十几个州,与下邳同一等级的城池至少十几座,而魏国的都城只有一座。从价值上看,东汉丢掉下邳无关痛痒,而曹魏丢失都城简直是伤及肺腑,两者所造成的影响根本无法相比。

“陛下,可派使者去谯郡与曹操商谈交换俘虏一事,毕竟魏延、陈群、陈矫等人都于国有功,而杨氏一门更是满门忠烈,还有杨玉环美人也落到了曹军手中。”得知攻克邺城之后,霍去病第一个向刘辩提出建议。

刘辩微微一笑:“不急,曹操只是抓了朕一个州的官员,而李靖却抓了曹魏的满朝文武,虽然大多数都是一些酒囊饭袋。至于女人,曹操抓了一个杨氏,而李靖却抓了曹操所有女人,外加三十多个子女,朕没必要去求曹操,看看到底谁先沉不住气!”

刘辩决定亲自去一趟邺城,好好欣赏一下曹操的家眷,曹阿瞒曾经说过“汝妻吾自养之”,可曾想到有这一天?

拿定主意,刘辩命霍去病继续督率大军围困潼关,自己带着宇文成都、文鸯、张良,引领了百余侍卫快马加鞭离开潼关朝邺城方向疾驰而去,不过八百里路程,快马加鞭三日左右便可抵达。(未完待续。)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