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零九 兵临城下

一千二百零九 兵临城下


                听闻满宠、任峻不顾自己的决定,连夜自作主张将国库中的金银财帛转移走了一多半,曹昂勃然动怒,拍案而起:“这满宠、任峻好大的胆子,竟然如此的目无法纪,藐视我这个太子,路昭将军点起一万人马追赶,将满宠、任峻捉拿问罪!”

路昭拱手领命:“太子直管放心,微臣率三千骑兵在前,步兵随后,今日傍晚之前誓要把满宠、任峻捉邺城!”

刘馥也得知了满宠、任峻连夜转移国库的消息,唯恐曹昂派人追赶,自家乱了阵脚,急忙入宫前求见曹昂,恰好遇见路昭领了口谕,准备率兵出城追赶,急忙阻止。

“太子殿下,李靖的大军已经是步步紧逼,邺城危在旦夕。国库中的财物乃是国之根本,转移出去才能保证万无一失,既然迟早都要转移,又何必派人追?由着满宠、任峻押送到并州便是!”

曹昂一脸愠怒之色:“可这满宠、任峻不知会于孤,自作主张的强行打开国库将财物运出邺城,分明心怀谋逆,天知道二人要押送着去哪里?”

“满伯宁、任伯达二人俱都是忠义之辈,绝无不臣之心,微臣愿以身家性命担保,二人绝无谋反之意。”刘馥长揖到地,以自己作为赌注力劝曹昂打消派兵追赶满宠、任峻的念头。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邺城内人心惶惶,许多士族携带了家眷物资出门向北投奔常山国或者向西奔并州而去,汉军近在咫尺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主持后宫的卞皇后也同样得到了消息。

听闻曹昂昨夜与满朝文武商议了大半个晚上,却没能拿定主意,卞皇后便在几个宫娥的簇拥下直奔太子的宫殿,恰好撞见朱灵、路昭义愤填膺,刘馥苦苦求情。

问明原委之后,卞皇后肃声道:“哀家认为满宠与任峻的做法虽然有些过激,但其本意却是为了大魏国着想。你父皇积攒了半生的家底几乎都在邺城国库,倘若被汉军一锅端了,日后将会举步维艰。将士门倘若连军饷都不出,谁还会给你卖命?”

因为刘辩穿越带的蝴蝶效应,曹昂虽然活了下,但其养母丁氏却于去年初春染病而亡,因此曹操又另外挑选了德才兼备,比自己小四岁的卞夫人继任皇后。

在曹操的姬妾之中,原先的正妻是丁夫人,人品耿直而刚烈,可惜的是一辈子未能给曹操生下一儿半女,未免是人生一大遗憾。

曹昂的生母刘氏是跟随丁夫人一起嫁到曹家的侍女,因为相貌端庄,从而得到曹操宠幸,给曹操生下了长子曹昂。可惜刘夫人年纪轻轻便染病去世,曹操便把年幼的曹昂交给丁夫人拉扯,直到长大成人。

在正史之中,曹操南征张绣之时因为贪恋邹氏的美貌,惹得张绣先降后叛,折了大将典韦、长子曹昂,以及侄子曹安民。到许昌后丁夫人以泪洗面,悲痛欲绝,多次叱责曹操因为贪色害死了自己的儿子,惹得曹操一怒之下将丁夫人送了娘家。

过了一段时日之后,曹操想起丁夫人的贤惠,便亲自登门拜访,但性格倔强的丁夫人却对曹操不理不睬,坚持要和曹操离婚,在这封建时期也算是一个奇葩的女性。

好在曹操胸襟广阔,并没有为难丁夫人,同意和这位元配离异。这时候的曹操已经雄霸整个中原地区,带甲数十万,即便离了婚也没人敢娶丁夫人,一直在家独居到因病辞世,死后葬在许昌城南。

丁夫人看起的确没有富贵命,这一世因为刘辩的穿越,曹昂逃过了生死劫,但丁夫人刚刚做了半年的皇后便身染重病,不治而亡,由曹操挑选了卞夫人继任皇后。

比起性格刚烈的丁夫人,卞夫人则温婉和善了许多,并且生育力极强,先后给曹操生了曹丕、曹彰、曹植、曹熊四个儿子,因此深得曹操厚爱。而太子曹昂对这位新继任的皇后也是十分尊敬,平日里从不敢怠慢,视若亲生母亲,深得满朝文武好评。

见卞皇后亲自出替满宠、任峻说情,曹昂只好作罢:“既然母后这样说,这件事情便暂时搁置下,待化解这场危机之后再禀报父皇,由他亲自处置。”

时辰已经不早,容不得曹昂在太子宫耽误时间,急忙带着刘馥、朱灵、路昭等人直奔大殿,与文武百官继续商讨应对之策。

在满宠、任峻离开之后,整个邺城中的官员能力更加平庸,一屋子人争吵了半天也拿不出好主意,最后决定由曹昂以太子的身份勒令驻守平原的夏侯渊向巨鹿方向移动,御敌于邺城之北。同时派使者向谯郡的曹操,以及驻守燕县的曹仁求救。

傍晚时分,信鸽在空中盘旋,曹操的信送到了曹昂的手中,拆开看完之后急忙对众文武道:“诸位爱卿,父皇在信中说了,因为受诸葛亮、岳飞兵团牵制,两路兵马俱都无法援邺都。已经派遣了范丞相与蒯良赶往青州向李世民求援,并勒令我等以最快的度将邺城中的财物、粮草、甲胄等全部转移到并州!”

满堂文武这才对满宠与任峻心生敬佩,纷纷感叹道:“唉呀还是满伯宁与任伯达有见识,能够揣摩到陛下的意图,提前将国库中的物资转移了一多半!”

事不宜迟,曹昂立即下令将邺城中的所有兵马集中起,先把国库中剩余的物资装车,再把甲胄、武器装车,由路昭提前押运出城。而曹昂则准备亲自护送卞皇后,以及其他的环夫人、尹夫人、秦夫人等曹操的二十多个嫔妃,以及曹冲、曹雪芹、曹熊等曹操的其他儿女出城,星夜兼程向并州太原转移。

这个夜晚对于邺城说是个不眠之夜,路昭率领了万余人马忙活了一夜,把国库中剩余的物资装了五百多马车,又把甲胄与武器装了一千多马车,一直忙碌到清晨,才下令打开城门,向太原郡方向转移。

而皇宫中的女眷则更加啰嗦,看看这个舍不得,瞅瞅那个心疼,连太监加宫女,总共数千人忙碌到早晨还没有收拾完,只把曹昂急的不停催促。

从邺城通往太原的驿道上旌旗招展,尘土飞扬,万余名曹兵押送着一千五百多辆马车逶迤如长龙,向西朝并州疾行。

路昭策马提枪,大声督促队伍前进:“将士门加快脚步,过了太行山就安全了!”

向西走了二十多里路之后,忽然间东面尘土大起,马蹄声震颤的大地轰鸣,地动山摇。

路昭及曹军不由骇然变色:“啊汉军前日不是刚到蓨县么,为何这么快追了上?的莫不是自家援兵?”

就在路昭惊疑未定之时,斥候策马追了上,气喘吁吁的禀报道:“禀报将军,大事不好,汉军骑兵抵达邺城。曹昂太子见势不妙,已经保护着皇后及诸位娘娘退了邺城之中”

“杀啊,曹兵哪里走?”

马飞纵夸下火凤燎原,手提龙骑尖,率领着一万铁骑,漫山遍野席卷而,犹如一股无坚不摧的沙尘暴。

就在马追赶路昭之际,高昂与秦良玉各自率领了一万骑兵,分成四支分别抢夺邺城四门。曹昂见势不妙,急忙勒令刚刚出城的曹操嫔妃退城中,下令拉起吊桥,闭门死守。

在满宠、任峻率领五千郡兵离开,路昭又率一万人马押送辎重离开的情况下,邺城里面的守军已经只剩万余人。朱灵披盔挂甲,登上城墙死守,曹昂则亲自动员各家士族出动门客、仆人登上城墙协防,又集合了万余人,如临大敌般据城死守。

“唉没想到汉军的如此迅,悔当初不听满宠之言啊!”望着城下人喊马嘶的汉军骑兵,曹昂仰天长叹,后悔不迭。

就在高昂与秦良玉困死邺城之时,马率领的骑兵已经追上了路昭的队伍,在旷野中展开了激战。

马一马当先,头盔上的白色狼毫迎风飞扬,大红色的披风猎猎作响,眼看距离曹军愈愈近,大喝一声:“枪骑兵,掷枪!”

随着马一声令下,第一波一千枪骑兵呐喊一声,纷纷将手中的长标铁槊朝魏军投掷出去。只听得“叮叮当当”的声音此起彼伏,中枪倒地的曹军不计其数。

西凉枪骑兵连续投掷出三波铁枪,至少刺杀了千余名曹兵,杀的曹军人人胆寒,士气低落。旋即两军相接,一万汉军铁骑犹如猛虎下山般冲进曹军阵脚之中,挥舞起兵器,大肆的收割着人头。

马在乱军之中纵横驰骋,如入无人之境,马蹄踏处尽皆披靡。

左冲右突之际正遇魏将路昭,也不答话,抬手一枪便把路昭刺于马下,翻身下马枭了级挑在长枪上,大声震慑魏军士气:“尔等主将已经受死,还不缴械投降?死到临头,悔之晚矣!”(未完待续。)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