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一十三 大魏悲歌

一千二百一十三 大魏悲歌


                “启禀元帅,发现一支魏军骑兵打着‘曹’字旗号从清河郡掩杀而!”

在曹彰距离汉军大约十五里的时候,被汉军斥候捕捉到了行踪,立刻飞马禀报李靖。

李靖勒马带缰,肃声问道:“多少人马?”

斥候拱手答道:“回元帅的话,大约三千骑左右!”

李靖先是一愕,随即摇头苦笑:“凭借着三千骑兵就敢挑衅,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既然打着曹字旗号,多半是曹操的儿子曹彰,既然自己送上门,那就休要让他走了!”

李靖立即传下命令,命太史慈率一万人马正面迎战,罗艺、关胜分兵包抄,力争把曹彰生擒活捉。主力大军则继续一刻也不停留的南下,距离邺城已经近在咫尺,绝不能因为区区骑兵的骚扰而放缓了速度。

“将士们随我,休要走了曹彰!”

太史慈得了命令,一声唿哨,点起一万精兵,鼓噪呐喊向东杀奔而去。罗艺则与关胜各自点起一万马步混合队伍,绕了一个大圈子,分左右两路包抄曹彰的后路。

曹彰一马当先,气冲牛斗,率军又向前走了七八里路程,便看到一支汉军有备而,齐声大喊“休要走了曹彰!”

副将再次在马上苦苦劝阻:“齐王殿下,汉军已有准备,恐怕占不到便宜,不如速速退兵!”

曹彰双目一瞪,叱喝道:“既之则安之,岂能不战而退?将士们随我向前冲杀一阵,砍下几颗人头,再退不迟!”

曹彰见太史慈的队伍以步卒为主,骑兵不过千余骑,便肆无忌惮的挥军掩杀上去。匹马当先,踩踏的尘土飞扬,引领着三千铁骑犹如潮水一般冲锋陷阵。

“掷戟!”

太史慈立马军前,大喝一声,抬手投出一枚手戟,将冲在最前面的一名曹军校尉射下马。

由太史慈亲自挑选,并传授了手戟绝技的八百精兵一字排开,听到太史慈一声令下,纷纷甩膀子,吆喝一声,将手中锋利的手戟投掷了出去。

投掷手戟的原理与马超的枪骑兵大同小异,只不过兵器的样式不同,侧重点稍有差异。枪骑兵投出的长标铁槊势大力沉,追求一击毙敌;而这些手戟都带着双刃与侧钩,目的在于刺伤冲锋的骑兵,造成对方阵型混乱。

只见满天寒光闪烁,八百只手戟带着呼啸的风声,犹如冰雹一般倾洒进冲锋的曹军头顶。顿时人仰马翻,一团大乱,失足坠马者不可胜数。

太史慈催促胯下坐骑,挥舞盘龙单刃戟直取曹彰:“无谋匹夫,竟敢以卵击石,且看我东莱太史慈取你首级!”

曹彰挥舞手中形似飞龙的三尖两刃戟,指挥着背后的骑兵奋力冲杀,在扛过汉军的“戟雨”之后终于稳住了阵脚,挥舞起兵器与汉军厮杀起。一时间血肉横飞,人头乱滚,双方互有伤亡,杀的难解难分。

曹彰在乱军中左冲右突,连斩数十人,正与太史慈狭路相逢,各自破口大骂,挥舞兵器厮杀成一团。马走连环,你我往,恶战了三十回合,难分胜负。

曹彰见汉军早有准备,非但占不到便宜,反而损失了千余骑。只能虚晃一戟,甩开太史慈,拨马就走,“将士们,速撤!”

主将败走,魏军骑兵纷纷跟着拨马逃窜,被汉军尾随在后,乱箭齐发,中箭坠马者此起彼伏,一个丢盔弃甲,狼狈逃窜。时犹如猛虎下山,去时抱头鼠窜。

太史慈催马提戟,率领汉军紧追不舍:“休要走了曹彰!”

曹彰率部逃了三四里路程,忽然斜刺里一通鼓响,罗艺与关胜各自率领一万人马包抄了上,将曹彰率领的两千残兵败卒围在中间,水泄不通。

关胜纵马舞刀,在乱军中横冲直撞,迎面遇上曹军,尽皆一刀劈于马下。罗艺长枪飞舞,与关胜齐头并进,杀的曹军人仰马翻,惨叫连天。

情急之下,曹彰只能舍了将士匹马突围,仗着胯下爪黄飞电行走如飞,挥舞飞龙双刃戟奋勇冲杀,一路刺杀了百余名汉军将士,自己肋下也被刺了一枪,腿部中了一刀,总算突出重围。

只是不等曹彰松一口气,太史慈就已经策马追了上,反手摘了铁胎弓,拉得弓弦如满月,大喝一声:“曹彰休走!”

曹彰听得呼啸的风声破空而,急忙侧身躲避,只听“咄”的一声巨响,利箭刺穿甲胄,擦的火星四溅,一下子洞穿了曹彰的肩膀,刺穿了锁骨,自后背入前肩出。

“痛死我也!”

曹彰惨叫一声,两眼发黑,险些跌下马。当下把身躯伏在马背上,双腿紧紧夹住战马,死死握住缰绳,任由胯下爪黄飞电自行逃命。

太史慈策马追赶了五六里路程,胯下坐骑的脚力远远不及曹彰的爪黄飞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曹彰渐行渐远,在马上摇头叹息一声:“唉……若有一匹良驹宝马,此番必生擒黄须儿!”

太史慈与罗艺、关胜率领得胜之师合兵一处,向南追赶大队人马去了,身后留下的只是三千跟着曹彰飞蛾扑火的曹军骑兵尸体,除了曹彰之外全部横尸沙场,死的几乎没有任何价值。

处在半昏迷状态的曹彰向东又走了十七八里路程,方才遇见夏侯渊、庞德率领了两万人马前救援。见只剩下曹彰一人回,夏侯渊又是心痛又是愤怒,带着曹彰返回清河郡,急召医匠前救治,忙碌了一个多时辰,总算让曹彰苏醒了过。

“******,你这有勇无谋的匹夫,明知我军的兵力愈愈少,竟然还率领三千将士自投罗网,简直视将士们的性命为儿戏,留你何用?左右给我推下去斩了,我自会向陛下请罪!”

夏侯渊拍案怒斥,喝令刀斧手把曹彰推下去斩了,众人也知道夏侯渊是做做样子,否则也不必救治曹彰。但贾诩、吴用、乐进等人还是纷纷拱手求情,“请夏侯将军暂息雷霆之怒,姑且念在齐王殿下牵挂卞皇后的份上,饶他一命!”

夏侯渊余怒未消,方才恨恨的道:“死罪虽免,活罪难饶!本将罚你八十军棍,以儆效尤,今日暂且寄下,待伤情好转之时,一棍也不会少!”

击溃了曹彰的骑兵之后,李靖率领的汉军再也没有遭到拦截,一路所到之处,魏军望风披靡。沿途的各个小县城大多数只有五六百县兵,面对着浩浩荡荡的汉军,简直就是蚍蜉撼树,各县县令纷纷弃城而逃,汉军兵不血刃的兵临邺城门外。

只见烈日照耀之下,十八万汉军旌旗招展,刀枪蔽日,将邺城围得水泄不通。城内人心惶惶,一片悲歌,魏军将士斗志低糜,全无斗志。

见主帅到,马超、高昂、秦良玉等人一起前参拜。

施礼完毕,由马超禀报道:“启禀都督,我等抵达邺城之时,曹昂正想弃城而走,被我等堵在城中,插翅难飞。那运送辎重的路昭也被一举歼灭,将辎重钱财悉数缴获,但听曹兵说满宠、任峻提前一夜将邺城库府中的钱财运走了一大半,实在可惜!”

李靖须大笑:“无妨,无妨,能够堵住曹昂与曹操的家眷,已经达成目标。世事不如意十之八九,哪能尽如人意?接下将士们一鼓作气,攻破邺城,将曹操的家眷全部俘虏,再现攻破唐都的一幕吧!”

李存孝高举禹王槊,呐喊一声:“将士们,待会儿跟随着我的步伐,再敲开邺城城门,将曹阿瞒的家眷生擒活捉!只可惜曹操不在邺城,否则一定要把他送到金陵地牢里面去与李渊作伴!”

马超亦是不甘落后,举起龙骑尖高声鼓舞士气:“西凉的儿郎们,李存孝将军已经攻破过唐都的大门,这一次我等可不能落后了,一定要拿下攻破邺城的头功!”

李靖亲自击鼓,下达了总攻邺城的命令:“自古攻城者三倍围之,五倍攻之,十倍拔之。如今城内只有一万守军,而我军十八倍于敌,给我全力进攻,天黑之前,拿下邺城!”

“咚咚咚……”,随着一声令下,李靖亲自挥舞鼓槌,敲响了昂扬顿挫的战鼓

“杀啊!”

十八万汉军兵分五路,除了留下花木兰、秦良玉、陈登率领两万人马在李靖身边待命,其他将士全部加入了攻城的行列。由李存孝率领四万人攻北门,马超率领四万人攻西门,高昂、罗艺率领四万人攻南门,太史慈、关胜率领四万人攻东门。

十六万汉军鼓噪呐喊,挥舞着寒光闪烁的刀枪,扛着梯,推着攻城车,踩踏的尘土飞扬,犹如滔滔不可阻挡的滔滔洪流,跨过护城河,向魏国的都城发起了最猛烈的进攻。

李存孝匹马当先,纵马飞跃护城河,挥舞禹王槊拨打雕翎,喝令身后的弓箭手用密集的箭雨压制住城墙上的守军,亲自从铁匠那里找一把大铁锤,一阵猛砸,火星四溅,拉着吊桥的铁链戛然而断,邺城北门的吊桥轰然坠落。(未完待续。)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