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零七 善恶终有报

一千二百零七 善恶终有报


                陈登奉了李靖的命令,率领五千兵马直逼广宗城下。县令得知汉军压境,早就吓的魂飞魄散,带了家眷弃城而走,城里的三百县兵与差役也做了鸟兽散,陈登兵不血刃的挥军入城,出榜安民。

“汪保,你家中妇人何在?”陈登在县衙前驻足,询问一脸悲伤的汪保。

汪保答道:“小人经商十年,靠贩卖药材起家,在城东置办了偌大家业。城外有良田数百亩,城内有宅院两座,房屋百间,店铺数家。因小人常年在外经商,家中妇人耐不住寂寞与隔壁宋门庆私通,把家中数十仆人全部换成爪牙,将我从家中逐出,不许进门。”

“你县衙告状,县令又如何判决?”陈登蹙眉问道。

汪保垂泪道:“这婆娘不仅花重金行贿县令,而且还以自己的身体作为筹码,勾引的县令昧着良心胡乱判决。这婆娘四处散布谣言,污蔑我与她人通奸在先,又说家业都是她赚下的,我只是做个甩手掌柜,并要一纸休书让我净身出户”

陈登冷笑一声:“好一个伶牙俐齿,胡搅蛮缠的妇人,倘若你所言是真,此妇人浸猪笼都不为过。我且乔装打扮,你带我去家中走一趟,本官自有计较!”

当下陈登换掉官袍,只带了三五个随从尾随汪保穿街走巷,直奔位于广宗县城东南角的汪宅而去。

不消片刻功夫,便能够看到一座青砖黑瓦,楼台轩榭的宅院,确实有几分规模。只是大门紧闭,只有门口的两座石狮子静坐不语。

看到汪保归,附近的街坊纷纷过劝谏:“汪员外,那妇人下了毒誓,不仅要霸占你的家产,让你名声扫地,还嚣张的说再看见你便打的半身不遂,整个广宗县城已经是他的天下,你还是快走吧!”

“是啊,是啊,我们也知道员外你心里苦,自己闯荡了大半辈子,赚下的偌大家业却便宜了这对奸夫,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丢了家业总比丢了性命好的多吧?”

陈登默然不语,从百姓的议论便能推测出汪保所言十有**是真,这牛蓉不仅水性杨花,心如蛇蝎,而且胡搅蛮缠,颠倒是非,嚣张跋扈,自以为可以一手遮天!

“街坊们放心,我是汪保的好友,这次誓要替汪员外讨回公道。朗朗乾坤,浩然正气,岂容一个无耻妇人上蹿下跳,愚弄世人?”陈登朝街坊们拱手施礼,说得语气铿锵,掷地有声。

街坊们俱都露出担心的神色:“这位先生看上去气度不凡,可这婆娘勾结隔壁宋官人,不仅买通了官府,还豢养了百十名打手,只怕你们和他讲不通道理。人和牲畜根本没法讲道理嘛!”

陈登微微一笑,吩咐汪保道:“叫门!”

汪保壮着胆子走到朱漆大门前面,伸手拍响了门环:“开门,开门啊,我是汪员外,我要和那毒妇对质!”

叫了几声之后,大门忽然“吱呀呀”敞开,呼啦一声冲出了十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丁,俱都手提棍棒,张牙舞爪的朝汪保扑了上去:“夫人说了,打断汪保一根肋骨,赏银十两。打断汪保一根胳膊,赏银二十两。打断汪保一根狗腿,赏银五十两,兄弟们给我打!”

“仗势欺人的恶狗,给我打!”陈登冷哼一声,挥手下令。

虽然人数处在劣势,但跟在陈登身后的这五人俱都是戎马多年,浴血沙场的铁血悍卒,岂是区区几个家丁能够相提并论,拳脚纷飞,眨眼间便把十几个家丁全部撂倒在地。

新的管家捂着肿胀的脸庞,嘟囔道:“尔等怎能动手打人?以理服人,这天下难道没有王法了吗?我们要去告官!”

陈登冷哼一声,一柄匕自袖子里刺出,登时戳破了管家心脏:“为虎作伥的爪牙,平日里仗势欺人,作威作福,人人得而诛之,打你又如何?老子今日杀了你又怎么地”

匕拔出,鲜血自腹部溅出,这管家踉跄几下,登时仆倒在地,两眼圆睁,就此气绝身亡。

“卧槽,这下热闹了!”

街坊们平日里被欺压的敢怒不敢言,没想到汪保的朋友一出手就把恶妇的管家宰了,登时精神为之一震,一传十十传百,百姓们很快就围拢了过。

牛蓉豢养的爪牙俱都是色厉内荏之徒,平日里只知道欺软怕硬,此刻遇见狠角色顿时傻了眼,吓的纷纷掉头就走,“不得了啦,杀人啦!汪保杀人啦!”

厢房之内,罗幔低垂,炮火连天,淫雨霏霏,地上散落了一地衣衫。

“官人快些,妾身就要死了”恶妇在呻吟喘息,欲壑难填,犹如情的某种动物。

“我怎么听到外面说杀人了汪保杀人了?”宋门庆被外面的吵嚷声分神,不免有些泄气。

恶妇的脸颊潮红而有些扭曲:“汪保杀人?这个懦夫有胆量杀人?老娘让他跪着他不敢站着,是家丁把他杀了吧?”

“嗯嗯应该是家丁把汪保杀了,哈哈!”宋门庆一颗心登时放松下,“以后咱们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做对夫妻了,这偌大的家业都是咱们的了!”

“哦哦”牛蓉的喘息更加粗重,“汪保的父母还住了一套宅院,把那两个老不死的锁起饿死,把宅院改成囤放假药材的粮仓”

“嗯嗯卖假药大财,把街坊邻居都坑死,赚了钱我再纳几个年轻的小妾!”宋门庆一脸兴奋的憧憬。

牛蓉尖叫:“你还想纳妾?”

“咣当”一声,房门突然被踹开,正在媾和的男女登时吓了一跳,失声尖叫:“什么人?敢擅闯民宅,破坏我们的好事!”

陈登负手而立,冷哼一声:“真是狂妄至极啊,大白天就在这里交配,你可知妇道两个字怎么写?”

牛蓉气急败坏的扯了一件袍子裹在身上,盯着汪保破口大骂:“你这土鳖还敢回讨死,信不信老娘让人把你乱棍打死,煮一碗送去孝敬你爹娘?”

宋门庆的衣服被牛蓉扯走,情急之下找不到衣物遮掩身体,气急败坏的大声招呼:“人啊,你们这群酒囊饭袋,给我把汪保和他的随从乱棍打死!出了人命,官人我担着!”

陈登冷哼一声,一个箭步将手中的匕朝宋门庆裆下刺出:“就怕你担待不起!”

寒光一闪,鲜血飞溅,宋门庆登时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抱着裆部跪倒在地出杀猪般的惨叫:“唉呀我的命根啊!”

“不守本分,坏人家庭,死有余辜!”陈登守了血迹斑斑的匕,肃声叱骂。

牛蓉吓得脸色苍白,颤抖着说道:“你汪保,你从哪里找了这些狠角色?我要告官,告官把你们全部抓起!”

陈登放声大笑:“哈哈报官?你以为天下的官都是黑心的么?你以为钱财、色相能买到一切么?我便是官,我乃大汉朝兵部郎中,李靖大元帅座下参军陈登是也,接到汪保拦路申冤,告你私通奸夫,霸占财产,勾结官府,欺压乡民,如今抓奸在床,你还有何话可说?”

牛蓉吓得瘫软在地,嗫嚅道:“我我我卖药多年,已经通晓一些医术,我这是在给宋官人治病,哪里是通奸,大人休要血口喷人,污蔑奴家的清白!”

陈登仰天大笑:“哈哈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婆娘,真是无赖到家了,这种狡辩你也说的出口?”

“若大人不信,我也可以给你治病啊!”牛蓉心中稍安,扭动腰肢,卖弄风情,“大人觉得小女子姿色如何?”

“治病?”陈登冷笑,“你这样治病,能医几人?”

“几个,医几个!”牛蓉反正已经不要脸,索性豁出去。

陈登大笑:“人,把兄弟们全部召,让这恶妇医治!”

不消片刻功夫,五千汉军披盔挂甲,排列着整齐划一的步伐抵达汪宅,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

“治吧!”陈登双手一摊,示意牛蓉躺到床上开始济世救人。

牛蓉早就吓得瘫软在地,手脚不停使唤:“啊啊啊,大人啊,通奸的不是我,是汪保啊!”

陈登再次出一声冷笑:“好一个胡搅蛮缠的妇人,信口雌黄,谎话连篇,汪保给我掌嘴,打的她说真话为止!”

“我让你勾引男人,我让你颠倒黑白!”

汪保一个箭步扑上去,脱下草鞋抽在牛蓉的脸颊上,左右开弓,抽的“啪啪”作响,口角流血,牙齿不知脱落了几颗,“保保别打了,再打就不美了!”

陈登大笑:“死到临头还不知天高地厚,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且抬头看,苍天饶过谁?人,让这对奸夫美个够,让世人一睹他们的风采!”

很快,牛蓉与宋门庆身无片履的被关进了马车,围着广宗县城游街,让万余百姓一睹这对奸夫的风采。百姓们闻言纷纷走上街头,万人空巷,盛况空前。

陈登把搜出的假药材展示给百姓,大声问道:“诸位百姓,这对奸夫不仅私自通奸,而且颠倒黑白,反咬一口,勾结官府,欺压百姓,嚣张猖狂,贩卖假药,荼害桑梓,大家认为该如何处置?”

“浸猪笼,浸猪笼,浸猪笼!”万余百姓齐声呐喊,声彻霄。

两个赤身**的男女被关进了猪笼,丢进了广宗城外的河水之中,随波逐流,旋即不见了踪影,百姓们一片欢腾。

陈登将汪保的家业完璧归赵,在百姓们的欢送中率百姓向南而去,直奔邺城追赶李靖的大队人马而去,广宗的插曲就此落下帷幕,虽然短暂,但公道自在人心。未完待续。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