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零六 最毒妇人心

一千二百零六 最毒妇人心


                李靖手握十八万兵马,在诱歼了曹彬的五万人之后已经完全打开南下邺城的道路,曹操及手下的智囊团不可能嗅不到邺城面临的危机。

从南皮到邺城大约六百里路程,谯郡到邺城五百里左右,在李靖提前进军的情况下,两者之间的距离几乎相等。曹操要想师救援邺城并非没有时间,只是诸葛亮、薛仁贵、韩世忠率领的十万人马就在相距一百里的宋县虎视眈眈,只要曹操敢退兵,诸葛亮就可以衔尾追袭从南面向北直捣邺城,与李靖对曹操亲自率领的主力大军施行南北合围。

到了那时候魏国就不仅仅是丢失国都的局面,很可能就连曹操也会被困在重围之中惨遭俘虏,倘若那样对于曹魏说才是真正的灭顶之灾。

当然,曹操也可以兵分两路,留下一支兵马继续固守谯郡阻挡诸葛亮十万汉军的追袭,亲自率领部分人马轻装简行朝邺城撤退,闭门死守抵挡李靖的进攻。

如果曹操还能够抽调出足够的援兵,兵分两路不失为一条好计策,可惜曹操的国力已经倾尽,能够调动的兵马已经微乎其微,只有并州郡内的四万左右的兵力可以调动,而且又是战斗力较弱的郡兵,根本不足以影响战局。

如果曹操这样做的话,结果很可能是邺城被李靖攻陷,谯郡被诸葛亮攻陷,在弱势兵力下还要分兵无疑于自寻死路,乃是兵家大忌,以曹操的谋略再配上郭嘉、范增等人,自然不会出此下下策。

现在的局面,对于曹操的威胁不仅仅是李靖与诸葛亮一南一北两支兵团,更要命的还有坐镇陈留、许昌的岳飞军团。手握十五六万兵马,既可以向北强攻驻守燕县的曹仁兵团,会合李靖、诸葛亮,集结近五十万大军三路夹攻,一举歼灭魏国主力,也可以从陈留分兵向东拦截曹操北还邺城,给李靖拿下邺城创造条件。

“完了,三路汉军将近五十万人,就在黄河南北方圆千里的地盘扎堆,邺城完了,我们被‘将’死了!”

曹操强忍头痛爬了起,盯着墙上的地图,用黑色的毛笔分别对李靖、诸葛亮、岳飞三支兵团做了标注,而邺城就像被困在九宫中的“帅”棋,已经是走投无路,在劫难逃。

“就算邺城丢了也绝不能放弃谯郡,弃守谯郡只能被汉军得寸进尺!”范增颤抖着颌下花白的胡须,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说道。

如果不能从谯郡师救援邺城,那么要想守住邺城只有一个可能,李绩与李牧这两位唐军主帅能够大发善心,率军尾随着汉军的步伐向南追袭。只要唐军死死咬住李靖,汉军腹背受敌,李靖就无法全力攻打邺城。

郭嘉咳嗽一声道:“但嘉以为,李绩或者李牧只怕未必会有这样的战略眼光,看到李靖突然南下,两人十有*会率部向青州进军,与李世民东西联合抢夺地盘。”

“这样看,邺城十有*会沦陷啊!”程昱同样抚摸着花白的胡须,满面愁容,“请陛下传令迁都吧,迁到并州太原。并州南有壶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东有太行天险,凭五六万人马就能挡住李靖的进攻。”

曹操称帝建制还不到两年,朝堂还远未达到完善的地步,邺城这个国都还远远无法和金陵相提并论。曹魏的人才大部分都镇守四方,或者随军征战,邺城里面只有太子曹昂坐镇,刘馥、任峻、满宠、朱灵、路昭等二三流的人才辅佐。

而且邺城的皇宫刚刚开始修筑,即便丢了也不会像金陵那样对国家造成重大影响,只要曹操把自己的家眷以及公卿全部转移出,邺城丢了就丢了,总比被人一锅端了好得多。

“八百里加急赶往邺城,通知太子曹昂即刻放弃邺城,向太原方向转移。”曹操虽然头痛,但却没有影响他的智力,当机立断下达了放弃邺城的命令。

战争打到这个局面遍地开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是你死便是我活,稍有不慎便会满盘皆输,局面已经不是曹操能够控制的。在这生死存亡之际,必须懂得取舍之道,否则只能从争霸的舞台中退出。

范增又建议道:“老臣愿意快马加鞭追上蒯良、许褚,亲自去青州拜谒李世民,陈明利害,让他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从渤海郡分一支兵马前往救援邺城。”

到了这个局面,可以说魏国的生死已经系于李唐身上,让蒯良去担任使者分量已经不够,由魏国当朝丞相范增亲自出马,才能够表现出对李世民的尊敬,曹操自然颔首应允。

郭嘉又建议道:“夏侯渊在分给乐义、范离一支兵马后,平原城中已经只有四万左右的兵马,若是夏侯妙才强行拦截李靖的近二十万大军,结果只能是螳臂当车,被各个击破。既然陛下已经做了迁都的决定,就修通知夏侯渊不要正面硬拼李靖,与荆布的队伍联合之后,尾随在后面打游击吧!”

郭嘉说着话伸出一根手指头道:“现在汉军兵力强大,我军四散分开之后就像一根手指,很容易被轻松折断。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尽量把手指聚拢起,攥成一根拳头。”

曹操颔首叹息:“李靖厉害啊,在青州全歼袁绍十五万大军,跨海破唐都擒获李渊,北上抗拒匈奴、唐军等各势力,又在河北硬扛了三十万唐军数年,使得二李难越雷池一步。凭妙才手中的四万兵马,只能是白送人头,就按奉孝之言修吧!”

范增带了十余骑随从快马加鞭离开谯郡追赶蒯良、许褚去了,郭嘉则修给夏侯渊、英布,吩咐两人合兵一处,尾随着李靖的兵马游击骚扰。同时又通过八百里加急,以及飞鸽传的两种方式向邺城的曹昂下令,迅速放弃国都向并州撤退,等李靖大军兵临城下之时就晚了。

一时间谯郡上空信鸽展翅,蹄声四起,空气顿时凝固起,十几万曹军如临大敌。

就在曹操悲喜两重天,一会天堂一会地狱之际,李靖正率领着十几万大军离开蓨县,以日行一百余里的速度朝邺城进军,两天的时间过后已经进入了巨鹿郡,抵达了广宗境内,距离邺城已经只剩下三百多里路程。

李靖跨马扬鞭,意气风发的催军疾行;花木兰一身大红色战袍,英姿勃发,生了两个儿子之后风韵更胜从前。一边策马紧随丈夫,一边提醒道:“元帅,我军目标如此之大,只怕曹昂十有*会放弃邺城退守并州。”

李靖在马上大笑道:“花将军直管放心,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马孟起与高敖曹率领的三万骑兵估计此刻已经兵临邺城门外了。我让他堵住邺城四门,不必攻城也不能放走一人,除非曹昂提前预见到了危险,已经从邺城撤走,否则插翅难飞!”

旁边的陈登感慨道:“元帅真是料事如神啊,根本不需要配备谋士啊,我在元帅身边也只是跑跑腿、打打杂罢了!”

“冤枉啊,草民冤枉!”

就在这时前方一阵喧哗,有人跪在路边喊冤,李靖还是第一次遇见有人拦截军队喊怨,这不是应该地方官吏处理的事情吗,更何况这是魏国的地盘,何人竟然拦住大汉的军队告状?

“走,看看去!”李靖心中好奇,亲自带了花木兰与陈登策马扬鞭,前观看。

只见驿道旁边跪了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相貌憨厚的男子,正在大声含冤:“冤枉啊,小人冤枉,请元帅替小人做主!”

李靖翻身下马,吩咐道:“你为何不去地方官衙告状,却拦截大军告状?且说听听,本帅若能为你做主,自会替你主持公道!”

这男子哽咽道:“小人汪保,巨鹿郡人士,自十年之前经商,赚得偌大家业。娶妻牛蓉,百般宠爱,将家中财政大权悉数托付掌管,言听计从。不料这贱妇蛇蝎心肠,非但私通隔壁宋门庆,行那苟且之事,还霸占了我的全部家业,将我逐出门外。

天下最毒妇人心,却不及此女,曾闻江东有艺人写了潘金莲和西门庆的戏剧,而此女之恶行尤胜潘金莲百倍千倍。又用钱财与身躯买通县令,将我赶出城,至此身无分文,请元帅替草民做主!”

饶是李靖戎马多年,闻言之后不由得勃然大怒:“世上竟然有这般无耻女人?陈元龙此事交给你处理,若有所言是真,给我主持公道!让这些小人明白,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花木兰亦是义愤填膺:“此女心肠之歹毒尤胜蛇蝎,真是丢尽女人颜面!”

陈登抚须笑道:“此女名字犯贱,牛者牲畜也,蓉字拆开皆知其含义。这女人交给我处理便是,保证还你公道!”

广宗县城就在前面三十里之处,李靖继续率领十几万大军南下,分给陈登五千兵马进入广宗县城,替汪保讨公道。(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