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一千二百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嘶下邳城被偷袭了?”

就在刘辩收到李靖的飞鸽传,要求统一调度包括徐州、青州在内所有兵团的同时,下邳沦陷的消息同时传到了潼关。

经过十余年的戎马生涯,刘辩早就磨炼的城府深沉,尽管消息得如此突然,却依旧能够做到八风不动,端坐在虎皮座椅上皱眉思忖:“这范蠡和乐毅还真对得住华丽的数据,全歼魏延军团不说,还顺手牵羊拿下了下邳,这表现比曹操手下的其他人强出一个档次啊!”

下邳沦陷,包括徐州刺史陈群、长史陈矫,以及娄圭等文官全部被俘虏,而除了镇守青州的大将魏延在阴谷被俘之外,下邳城内的杨门女眷也全部被俘。除了老太君佘赛花,杨六郎的妻子柴俊平,七郎的妻子杜金娥,以及九妹杨延瑛之外,还有被刘辩赏赐了美人头衔的杨玉环。

现在的刘辩早已经阅女无数,曾经沧海难为水,即便丢了四大美人之一的杨玉环,也没有表现的暴跳如雷,因为那没有任何作用。

“曹阿瞒是人/妻控啊,或许对未出嫁的少女不感兴趣也不一定!”刘辩很快就对杨玉环被俘的消息释怀,盯着地图考虑下一步该如何扭转局势?

局势的发展让张良也有些始料不及,拱手道:“陛下,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李药师向你讨要整个北方的兵权,那就依他便是。潼关距离青徐千里迢迢,交给李药师统一指挥,定然能够发挥事半功倍的作用。当务之急,陛下应该集中西方的兵力尽快灭亡洛阳朝廷,然后挥师向东,灭曹魏逐李唐,绝不能因为青徐告急而乱了方寸,以至于让洛阳朝廷死灰复燃。”

“子方所言极是!”

刘辩颔首赞许,亲自提笔给李靖了一封信,命他全权调度整个北方的军队。又让张良代笔,分别给秦琼、徐达、郑成功,以及进入青徐增援的尉迟恭、龙且等人各自修一封,命他们听从李靖的调遣,若敢抗命,军法处置。

张良站在刘辩身后,盯着地图分析道:“微臣认为李药师围魏救赵的策略非常正确,只要能够击败曹彬军团,便能够直捣邺城。乐义、范离偷袭下邳用的是阴谋,而李药师强攻邺城用的是阳谋,只要击溃了曹彬的正面拦截,即便曹操猜透了李靖的目的,却也无力阻截。只要能够攻破邺城,用俘虏的曹魏官员交换下邳城里的俘虏便是。”

刘辩嘴角微翘,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朕也是这么想的,只要拿下邺城,不怕曹操不乖乖的换人!”

这一刻,刘辩心中甚至产生了一个邪恶的念头,曹操的女人大大小小也有二十几个,倘若落在了自己手中,不知道曹操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说“吾妻汝自养之”?虽然曹操的女人姿色肯定及不上自己的后宫,但胜在身份是曹操的老婆啊,想想都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张卿放心好了,李药师采用了朕的建议,用许攸引诱曹彬烧粮,朕相信一定能够大获全胜,重创曹彬!”刘辩拍拍张良的肩膀,胸有成竹的下令锦衣卫放飞信鸽。

十余只信鸽掠上霄,展翅翱翔,飞向不同的目的,把信传递给李靖、徐达、秦琼等各军团,组建一支大型的北方兵团,由李靖统一调度,以抵御唐魏的联合进犯。

在盘古岭全歼曹彬的五万兵马之后,李靖率领十六万大军向南星夜疾行,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狂赶了一百五十里路程,将唐军远远甩开,到了蓨县境内方才传令全军扎营休息一夜,天亮后再继续进军。

而唐军主帅李绩得知曹彬全军覆没的消息后喜忧参半,忧的是曹彬被俘之后唐军失去了犄角之势,喜得是李靖获胜之后没有再继续和唐军对峙,而是率兵向南杀奔邺城而去。

“李靖竟然攻打曹操的老巢去了,咱们可没有时间替曹操擦屁股,全军调头向东进攻青州,邺城能否守住,就看曹操的本事了!”

李绩决定放弃追赶汉军,留下李牧攻掠李靖放弃的河北十余座县城,亲自率领一半兵马南下进攻青州,趁着李靖犯魏青州空虚之际与跨海袭的李世民东西夹攻,争取一举控制青州,彻底解决胶东半岛对李唐本土的威胁。

但让李绩闹心的是西府赵王李元霸又开始耍性子,赖在南皮城外不肯南下,指名道姓的让荆布把穆桂英交出:“姓荆的,给我把穆桂英交出,饶你不死,否则本王砸开城门,定然杀个鸡犬不留!”

“哎呦赵王爷,你可冤枉末将了,我荆布怎敢觊觎你的女人!”荆布在城墙上哭笑不得,耐着性子向李元霸赔礼解释。

但李元霸犯浑之后油盐不进,好话歹话不听,任凭荆布怎么解释就是不肯相信,坚持要进城搜查一番。英布怎敢放这头洪荒野兽进城,万一一言不合,还不把南皮搅个天翻地覆,因此无论如何也不给李元霸开门。

李元霸暴怒之下挥锤砸门,被城墙上的曹军万箭齐发射退,没了唐军的助阵,李元霸就是本事再大也无法挡住数千弓弩手的集火。

无奈之下,李元霸只好策马后退数百丈,把一对擂鼓瓮金锤坐在屁股底下大声嚷嚷:“姓荆的,你不把我的女人交出,本王就赖在城外不走了,你有本事在里面龟缩一辈子别出!”

就在这时,李绩派人召唤李元霸南下进攻青州,被李元霸毫不客气的一锤砸成肉饼:“本王的女人被姓荆的抓了,你们却让我南下?谁敢再啰嗦,本王照砸不误!”

李绩只好亲自劝说李元霸跟随自己南下,告诉他穆桂英就在金陵,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跑到南皮?但李元霸却仿佛中了毒一般固执己见,向李绩提出了两个要求:“要么让我进南皮城搜查一番,要么让荆布出见我!”

李元霸的请求英布一条也不答应,下令死守城门,不放一兵一卒进城。万一李元霸翻了脸,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李绩斡旋了一整天毫无进展,只能留下李嗣业带着五千人照顾李元霸,等李元霸什么时候心转意了再继续南下,而李绩自己则带着王伯当、袁崇焕、李光弼等人率领了十余万兵马朝乐陵进军,准备进攻青州。

就这样短短两天的时间之内,唐军向东,汉军向西,两支兵马在南皮境内分道扬镳。只剩下李元霸每天拿着一双擂鼓瓮金锤垫在屁股底下,坐在南皮城外大骂英布:“狗娘养的荆布,老子就不信你这辈子不出城门了,你一年不出,本王陪你一年!你一辈子不出,本王陪你一辈子!”

英布站在城头欲哭无泪:“真不知道李渊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儿子,罢了,罢了,老子就当在城门外栓了一条看门狗好了!”

就在李元霸堵着南皮城门骂街的时候,李靖率领着汉军向南狂奔了一百五十里路程进入了蓨县境内,距离邺城又近了一些。却不料突然接到了下邳失守的噩耗,李靖急忙召集众将共商对策。

“诸位,局势又变得严峻起,乐义、范离全歼魏延之后,乔装打扮成我军,急行军偷袭下邳成功,一举俘虏了下邳城内的所有文武,诸位有何见解?”李靖面色凝重的扫了众将一眼,肃声询问。

就在这时,天空响起信鸽扑棱翅膀的声音,卫青亲自接下信鸽,看完信后朝李靖拱手祝贺:“恭喜药师兄,陛下在信里已经准你所请,命你统一掌管调度北方的军队,抵御唐魏的联合进犯。小弟相信兄长一定能够力挽狂澜,不负陛下所托!”(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