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零三 奉孝还是太年轻

一千二百零三 奉孝还是太年轻


                曹操从垂钓的小溪到府邸大堂之后激动的内心依旧无法平静,恨不能现在就向范蠡当面赔罪。

“我曹孟德整日求贤若渴,却几乎与大贤失之交臂,果然是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谁说只有东汉人才辈出,燕魏之地同样不乏英雄豪杰,只是朕的眼光远远不及刘辩,日后可要改一下之前的用人思维!”

这两年以,曹操被汉军压制的太憋屈了,儿子曹丕死在宇文成都手下,自己还得委曲求全向刘辩臣服。后总算抓住机会称帝与东汉分庭抗礼,踌躇满志的倾尽全国之力,率领近三十万大军南下,企图趁着刘辩远征巴蜀讨伐刘备、赵匡胤等诸侯之时直捣江东。

却没料到付出了九牛二虎之力,不仅寸土未得,反而折了夏侯惇、曹文诏、曹洪等宗族大将,甚至还丢了许昌和陈留两座富庶繁华的重镇。每当夜深人静之时,想起日益恶化的局势,曹操就心烦气躁,头疼的辗转难眠。

而阴谷大捷的消息对于曹操说无疑是治愈头痛的一剂良药,让曹操血脉贲张,慷慨激昂,顿生“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雄心壮志,并在大堂上当着范增、郭嘉、程昱等人的面赋诗一首。

“神鬼虽寿,猷有竟时。

螣蛇乘雾,终为土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盈缩之期,不但在天;

养怡之福,可得永年。”

在刘辩的疯狂剽窃之下,曹操几首脍炙人口的诗歌已经变成了刘辩的作品,此刻慷慨激昂之下产生灵感,笔走龙蛇,写下了龟虽寿这篇大气磅礴,气势恢宏的诗篇。若是曹操得知真相,不知道会不会感激刘辩的不盗之恩?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说得好啊!”

胡须已经花白的范增赞不绝口,感觉曹操这首诗歌就是写给自己的,而范蠡的出谋划策更是让他感到扬眉吐气。

曹操一脸诚恳的向范增道歉:“范卿,朕虽然是皇帝,但你比朕年长了十余岁,老而弥坚,见识深远。若以后还有像范离这样的人才,一定要多多向朕举荐,朕一定不会再明珠暗投,要做到知人善任,量才适用!”

范增在允诺的同时不忘替范离谦虚几句:“呵呵陛下也不要把范离捧上天,虽然他才智过人,但能够洞悉魏延由阴谷偷袭邺城的计划,运气成分还是占了一多半!若不是他提前经过阴谷这条道路,又安能推测到魏延偷袭邺城的阴谋?”

曹操心有余悸的感慨道:“也幸亏朕派遣范离到平原辅佐妙才,偶然经过阴谷这条道路方才识破了魏延的诡计,否则只怕很可能会被魏延顺着阴谷兵临邺城门外,导致局面对我大魏越越不利!”

郭嘉却一脸不屑的道:“魏延由阴谷偷袭邺城的计划虽然足够大胆,足够出人预料,但在嘉看不过是自寻死路,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

郭嘉在贬低魏延的同时,间接的也把范蠡的战功弱化了,范增顿时有些不乐意了:“奉孝此言未免有些太武断了吧?虽然我不认为范离的功劳足够大,但如果没有阴谷之战,有很大的可能会被魏延兵临国都城下。”

郭嘉束手而立,目光中全是不屑之色:“邺城内有太子坐镇,满宠、朱灵、路昭等人辅佐,还有两万兵马,再动员各士族家的门客、家丁上城防御,随随便便就能集合三四万人,凭魏延的区区两三万人马,又能翻起多大的浪花?支撑到曹子孝或者夏侯妙才分兵救援,这魏延迟早都是全军覆没的局面。”

“谁说魏延只有两三万人马?夏侯妙才在捷报里面说了,阴谷之战总共歼灭了四万两千七百多汉军,并将主将魏延俘获。若是被这样的一股兵马直抵邺城门外,定然影响巨大,导致我大魏军心动荡吧?”范增拿着夏侯渊的捷报,把阴谷之战准确的歼敌数量念诵了一遍。

郭嘉冷笑一声:“四万两千三百多?恐怕这里面虚报的水分至少接近两万吧?乐义、范离吹嘘了一顿,夏侯妙才又吹了一点,歼敌数量就翻番了。”

曹操在心里叹息一声:“唉奉孝还是年轻啊,连续两次遭到刘辩父子羞辱,性格已经变得有些愤世嫉俗了。看破不说破才是聪明的处世之道,朕难道就不知道战报里面有虚报战功的水分么?”

但对于现在的曹魏说,急需一场大胜鼓舞士气,如果不会引人怀疑的话,曹操甚至不介意范、乐二人把歼敌的数量吹嘘成二十万。只是魏延手中兵力最多的时候才掌控了四万出头的兵马,吹嘘的过于厉害了反而会让人觉得太假,因此四万多人是个恰到好处的数字,既不会引人怀疑又可以最大程度的鼓舞士气,振奋军心!

“或许乐义与范离这样做,与朕的想法不谋而合,并非是二人贪功虚报,只是为了鼓舞军心。”

曹操想到这里,对于乐义和范离的喜爱之情又多了几分。能够得到两个如此深谋远虑的一文一武辅佐,看曹魏的国祚还没衰弱,只要能够击破徐州,便可以扭转当前的颓势。

“好了,住口奉孝!”曹操咳嗽一声,轻叱郭嘉,“你又怎知范、乐二人虚报战功?大敌当前,众卿家应该同仇敌忾,岂能互相猜疑?你看程德谋就一句话也没说,日后还望你谨言慎行。”

身高八尺,面目威严,皓首白发的程昱已经六十三岁,比范增的年龄还要大一些,但体格却非常硬朗。这也让曹操有些担心自己的谋士团队老龄化,而年轻的范离表现出色,自然让曹操喜出望外。

但曹操不知道的是,程昱老当益壮,在正史中活到八十岁,直到比他年轻十五岁的曹操去世,曹丕登基称帝之后方才与世长辞。其硬朗的骨骼更非郭嘉、戏志才等人可比,曹操担心范增、程昱两大谋主日渐衰老,倒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程昱站的身材笔挺,抚须笑道:“陛下谬赞了,奉孝还是年轻,难免争强好胜!”

“无论如何,这是一场振奋人心的大捷,朕一定要隆重的册封乐义与范离,不让明珠暗投,白璧蒙尘。”曹操大袖一挥,吩咐下人置办酒筵,召集曹参、韩擒虎、典韦、许褚等人共同庆贺这场振奋人心的大捷。

日薄西山之际,曹府内鱼肉飘香,美酒醉人,所有的曹魏偏将以上的官员悉数前赴筵,纷纷举杯向曹操道贺,庆祝这场振奋人心的大捷。

众人推杯换盏,喝的酒酣耳热,就在这时又有急促的马蹄声赶到,却是乐毅从下邳派遣而的使者,特地从徐州快马赶到谯郡向曹操禀报拿下下邳的大好消息。

原乐毅与范蠡在阴谷全歼魏延的兵马之后,为了保持偷袭下邳的机密性,并没有立即派遣使者向曹操报捷,而是打算等偷袭下邳成功后再给曹操一个惊喜,无疑这样才的更震撼一些。

因此乐毅与范蠡在急行军偷袭下邳的同时,只是派遣使者向主将夏侯渊做了禀报,再由夏侯渊派遣使者向曹操报喜。一二去,曹操得到阴谷之战的消息之后已经是三四天之后了,而这时候乐毅与范离已经成功偷袭下邳得手,一举俘获了包括徐州刺史陈群在内的所有徐州文官。

这样振奋人心的大捷比起阴谷之战有过之而无不及,乐毅与范蠡当然不会再错过邀功请赏的机会,当即派遣了使者快马加鞭,花了一天的功夫赶到了相距三百多里的谯郡,把攻陷下邳的消息禀报大魏皇帝。正是这样一番错进错出之后,才导致曹操几乎在同一时间内,一前一后的收到了阴谷大捷以及攻陷下邳的捷报。

曹操喝的微有醉意,听说使者是奉了乐毅之命前禀报,不仅有些高看一眼,和颜悦色的问道:“乐义与范离现在驻兵何处,下一步准备如何用兵?你且慢慢与朕道,若是说得详细,必有重赏!”

风尘仆仆的使者掩藏不住脸上的笑意,喘着粗气道:“多谢陛下厚爱,小人小人奉了乐义将军与范离大人的命令特报喜!”

“报喜?”曹操举起酒杯抿了一口,笑吟吟的道,“阴谷之战全歼魏延的消息朕已经知道了,正在琢磨着该如何封赏两位爱卿?既然你是奉二人之命前,那就等朕做了决定之后把好消息给二人带去。”

使者笑容满面的道:“错了,错了,陛下你误会了!小人不是禀报阴谷大捷的,而是从下邳而。”

“从下邳而?”曹操收了笑容,满腹狐疑的道,“你无缘无故的绕道下邳做什么?”

使者一脸兴奋,无比自豪的拱手答道:“启奏陛下,乐义将军与范离大人在阴谷歼灭魏延之后乔扮成汉军,急行军偷袭下邳。成功诈开城门,将徐州刺史陈群及麾下幕僚全部俘虏,并斩杀了守将糜芳,特地派遣小人前报捷!”(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