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零一 手心手背都是肉

一千二百零一 手心手背都是肉


                汉军目前已经进入蓨县境内,距离邺城还有将近五百里路程,强攻魏国都城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更何况为了换在下邳被俘虏的大批同僚,李靖也必须全力以赴的拿下邺城。

汉魏开战已经两年有余,阴谷之战以及下邳沦陷是东汉所遭遇的最惨重失败,因此刘辩也希望籍着攻破魏国都城振奋士气,鼓舞军心。刘辩虽然在书信中没有明言,但将北方的军权全部托付于李靖,足以显示对李靖的器重和厚望,这让李靖更是不敢懈怠,唯恐有负圣上所托。

但除了强攻邺城之外,李靖必须另外做出一个抉择,是保住徐州还是保住青州?如果可以,李靖自然一个也不想丢掉,寸土还要必争,更何况是一个方圆万里的大州。

但李靖也明白,在主力大军围剿西汉余党之际,在唐魏联合进犯的情况下,青、徐二州能够守住一个就不错了。如果不懂得取舍之道,非要在两个州分兵和敌军硬秏,结果只能是削弱了本方的兵力,很可能导致两个州全部沦陷。

“药师兄,以卿之见,还是放弃青州,与曹军争夺徐州吧!”当李靖把目前面临的局势对众将分析了一遍之后,身为副帅的卫青第一个提出了建议。

陈登身为徐州豪族,自然希望李靖迅速集结兵力夺下邳,听了卫青的话立即站出附和:“卫将军所言极是,李世民的水师已经登陆胶东半岛,而李绩也已经率领十几万唐军从渤海郡南下准备度过黄河攻掠青州。两路唐军加起足足有二三十万,争夺青州难度太大,还是依卫将军所言,放弃青州力保徐州吧!”

“我也赞成卫仲青与陈元龙的建议,争夺青州难度太大,而徐州境内的魏军不足十万,相对说更容易守住。”以元帅夫人身份坐在帅案侧面的花木兰也举手赞同卫青和陈登的建议,认为应该放弃青州固守徐州。

就当众将以为下一步的战略就这样定下之时,李靖却出乎预料的摇头否决了卫青的提议:“不不不青徐二州相比之下,本帅认为应该放弃徐州,全力争夺青州。”

陈登顿时有些急眼:“不知都督何以这样认为?徐州境内的曹军明显比唐军弱了不少,守住徐州绝对比守住青州容易,还请都督三思啊!”

李靖轻抚颌下短须,微微一笑道:“靖受陛下所托,掌管整个北方的军事,责任重大,岂能不小心谨慎?为何是弃徐州守青州而不是弃青州守徐州,诸位且听本帅道!”

花木兰体贴入微的斟了一杯茶,示意夫君滋润下嗓子再说,自从接到下邳沦陷的消息之后李靖就召开军议,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大部分时间都是由李靖在说话,嘴唇看上去已经有些干裂,这让花木兰很是心疼。

李靖与花木兰已经成婚五六年,多年一直相敬如宾,此刻端起茶碗不忘颔首致谢,呷了一口继续做出分析:“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就像陈元龙所说,唐军比魏军强大,所以我军更应该遏制唐军的发展,否则唐军将会变得更强。如果被唐军占据了青州,那么唐寇将会在我大汉的土地上彻底站稳脚跟,到那时再想把他们驱逐出去,只怕将会付出难以估量的代价!”

听李靖分析到这里,卫青恍然顿悟:“唉呀还是药师兄高瞻远瞩啊,唐寇占据了辽东以及幽州之后已经日渐崛起,若是再被李世民拿下冀州东部以及整个青州,其领土将会远超战国七雄中的任何一家,等他羽翼丰满之时再想铲除,定然困难重重。”

李靖点头:“其二,守住青州不仅能遏制李唐的扩张,而且占据了胶东半岛可以从海上随时进攻李唐本土,扬帆入海,一天半的时辰就可以登陆唐国土地,快马加鞭两天就可以直逼李唐的都城王俭。”

李存孝附和道:“大哥所言极是,只要能够把青州掌握在手中,就会让李世民如芒在背,不敢倾巢出击。小弟还想再从海上攻打一次李唐,三四天的时间就能兵临唐都城下,实在太过瘾了!要是能像抓李渊哪样如法炮制,再把李世民抓了,嘿嘿”

卫青击掌赞许:“元帅真是高屋建瓴,一针见血啊!就像你所说,只要能守住青州不仅可以遏制李唐的扩张,还能够震慑李世民,牵制部分唐军屯兵本土。若是被李世民完全占据了青州,就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从海上、陆上两路进军,向南直捣江东,到那时局势必将恶化!”

李靖示意花木兰给卫青斟一杯茶,继续说道:“只要能守住青州,待陆伯言、戚继光他们平定倭国之时,我军便可以从海上东西夹攻李唐本土,到那时候李世民腹背受敌,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一个年轻的将军自罗艺背后出列,一脸心悦诚服的道:“都督分析的真是鞭辟入里,一针见血。怪不得都说读一遍都督的兵书,胜过做十年将军,小校今日有幸听都督一席话,至少也相当于积累了三年做将军的经验。”

李靖扫了这少年将军一眼,觉得有些陌生,蹙眉问道:“不知小将军何人?为何本帅有些眼生?”

“呵呵末将还没得及介绍!”罗艺笑着跨前一步,把诸葛诞的身份介绍了一遍,又把他两次戏弄李元霸的事迹说了一番,“若不是诸葛公休相救,末将早就死在李元霸的大锤之下了。”

李靖微笑道:“原是诸葛孔明的族人,你们诸葛家倒也是人才辈出啊!孔明年纪轻轻战绩已经扶摇直上,将定然超过我李靖,而你能够两次戏弄李元霸也足见机智。只是既然现在已经归汉,日后就不要再拿贤妃娘娘做文章了,这绝不是为臣之道。”

诸葛诞脸色大囧,长揖到地道:“谨遵都督吩咐,我这些都是小聪明,都督的高瞻远瞩才是大智慧。”

“你能够从李元霸的锤下救了罗艺将军一命,功不可没。目前唐魏联合犯,我军正是用人之际,本督擢升你为偏将,留在本帅帐下听命。”李靖转动着手里的茶碗,对诸葛诞的功劳予以肯定。

诸葛诞却单膝跪地,拱手道:“末将这些都是小聪明,也就是骗一骗李元霸这个傻子,误打误撞的救了罗艺将军一命,岂敢居功?无功不受禄,擢升偏将却无论如何也不敢接受,只是”

“只是什么?”李靖蹙眉问道。

诸葛诞一咬牙道:“只是小人想借都督所著的兵书一阅,还望都督成全。”

自春秋战国以,中华大地上著作兵书的人不在少数,比如孙子兵法、尉缭子、司马兵法等等,但绝大部分都不会外传,只传授给弟子或者子孙后裔,谁会心甘情愿的让自己的心血变成公众读物,因此李靖的兵书也未能免俗,除了赠送给刘辩两本之外,概不外传。

此刻被诸葛诞当着众将的面求书,李靖倒是不好拒绝,略作思忖之后勉强答应了下:“好吧,既然诸葛公休有心,本帅也就不藏私了,借你阅读一月,看完后完璧归赵。”

诸葛诞喜出望外,当即跪在地上稽首顿拜:“多谢都督提携,诞此生定当对都督执师尊执礼。”

李靖笑笑:“我只是借兵书给你看看,师尊之礼就不必了。”

李靖呷了一口茶,示意诸葛诞后退,继续对众将分析道:“除了以上两点之外,徐州境内一马平川,易攻难守。只要陛下灭了洛阳伪朝廷,派遣一员大将统兵二十万,半月之内便能横扫徐州,收复失地。两害相权取其轻,所以本帅才决定弃徐州守青州!”

陈登有些不甘心,继续争辩道:“都督虽然分析的头头是道,但关键是凭青徐二州的兵马能否顶得住唐军的强攻?如果守不住青州又把徐州丢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李靖点头道:“陈元龙提醒的对,但本帅已经计算过目前青、徐境内的兵马,彭城徐达手中有三万人,下邳城南秦琼手中有两万。朐县秦用、尉迟恭手中有两万五千兵马,海西武松、杨延昭手中有两万五千兵马,这些加起就是十万人。”

呷了一口茶,李靖继续说道:“除了徐州境内的十万人马之外,济南徐盛手中还有一万五千兵马,龙驹、郭淮的三万援军已经到了曲阜。再加上王猛留给廉破的四万青州郡兵,以及郑成功的五万水师,整个青州境内尚有接近十五万兵马。”

李靖目光扫了众将一圈:“此外,陛下在书信中说道,已经派了骁勇善战的冉闵将军与一个叫做彭岳的后起之秀快马赶往青州驰援,本帅把所有的武将与兵马集结在青州,应当足以和唐军一决雌雄,关键是本帅必须选择一名坐镇青州的主帅总督这二十五万兵马,才能抗衡唐军!”(未完待续。)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