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九十七 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一千一百九十七 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见夏鲁奇把自己当成了关羽,关胜冷哼一声:“凭你这样的无名下将,也配让君侯千里战?我乃李都督麾下大将关胜是也!”

听到关胜讽刺自己是无名下将,夏鲁奇不由得勃然大怒,叱喝一声催马直取关胜:“我乃魏国四灵大将之一,你敢轻视于我?若我是无名下将,你又算什么东西?我夏鲁奇今日就算马革裹尸,也要将你刺于马下!”

夏鲁奇咆哮一声,犹如暴走的野兽,舍了马超直取关胜,迎面就是一枪仙人指路奔着关胜的咽喉刺到。

夏鲁奇虽然骁勇善战,论实力在五代时期仅次于李存孝,但关胜身为梁山五虎将之首,也并非不堪一击之辈。见夏鲁奇长枪刺到,手中大刀一个推窗望月,向外格挡,擦的火花四溅,四平八稳的接住了夏鲁奇这一枪。

“接我一枪!”

在这种顶尖高手的对决之中,秦良玉的武艺自然逊色不少,但因为马超就在身边,所以秦良玉并无俱色,以三敌一,不信这夏鲁奇还能翻起浪花?

听到背后风声响起,夏鲁奇急忙在马上低头,反手一枪头望月奔着秦良玉的眉心刺到,其疾如风,迅如闪电,声势当真非凡。

“魏将休伤我妻,有本事与我大战三百合?”

马蹄声如骤雨般飞奔而至,马超咆哮一声,手中龙骑尖横扫而出,铛的一声巨响将夏鲁奇的丈八滚枪荡开,同时提醒秦良玉后退,“这夏鲁奇膂力过人,枪法娴熟,爱妻莫要轻敌,你且退后为我掠阵,免得夫君分心!”

仅仅一个照面下,秦良玉也看出了夏鲁奇骁勇彪悍,论武艺放在整个李靖军团中只怕仅次于李存孝和马超,犹在高昂、鱼俱罗、太史慈等人之上,端的不可小觑,当即催马后退十余丈,手握凤凰枪为马超掠阵。

马超催促胯下战马,挥舞龙骑尖重新与夏鲁奇厮杀在一起,并叱喝关胜退下:“关将军也请退下,看我只身一人将他生擒,也好让夏鲁奇心服口服!”

关胜却不肯后退,依旧挥刀厮杀:“沙场决战又不是比武切磋,管他服不服,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并肩杀掉这厮便是!”

“我早就知道你们东汉的武将都是以多欺少的无胆鼠辈,便是以一敌二又如何?”夏鲁奇挥枪死战,不忘对马超和关胜施展激将法,只要能够逼退一人,就有希望杀掉其中的一人。

对于夏鲁奇说,最好的结果就是马超后退留下关胜和自己单挑,那样可以稳操胜券的把关胜斩于马下。而马超虽然枪法了得,但感觉彼此实力在伯仲之间,各自五五开的胜率,就算自己杀不掉马超也能让他脱层皮,无论单挑哪一个,总比以一敌二轻松的多。

秦良玉旁观者清,在旁边大声提醒道:“这夏鲁奇骁勇善战,端的不可小觑,夫君休要中了他的激将计,与关将军并肩击落马下便是!”

夏鲁奇抖擞精神,连声怒吼,以一敌二,酣战蜀汉五虎将与梁山五虎将的组合,恶战二十合依旧不落下风,不由的在马上放声大笑:“哈哈东汉的五虎上将不过如此,得一人助阵也奈何不了我,若我旁边有一员大将助阵,早就送你上了黄泉路,顺道俘虏了你的******!”

马超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见夏鲁奇气焰嚣张,顿时怒不可遏,朝关胜咆哮道:“关胜你给我退下,不杀夏鲁奇,我马孟起誓不为人!”

关胜正犹豫间,忽然身后马蹄声起,却是李存孝催马杀到,也不答话,暴喝一声手中禹王槊一个泰山压顶便奔着夏鲁奇脑门砸了下。

夏鲁奇认得李存孝,自热不敢怠慢,慌忙举枪招架,丈八滚枪一个举火燎天向上斜挑,勉强荡开了李存孝的当头一击。但眼前寒光一闪,李存孝左手的毕燕挝又当胸疾刺,犹如白蛇吐信,招招致命。

“你们东汉的人就会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好汉?”

夏鲁奇被群殴的有些气急败坏,使出全力招架李存孝的毕燕挝,还得时刻防备身后的马超,不由气得暴跳如雷,破口大骂。

“要杀你易如反掌,何须群攻?”

李存孝冷哼一声,左手的毕燕挝原是虚晃一招,看到夏鲁奇全力招架,右手的禹王槊一个横扫千军,使出万钧之力奔着夏鲁奇的腰部扫。

这一击雷霆万钧,力逾千钧,若是被拦腰扫中,夏鲁奇少不得骨骼寸断,五脏爆裂,当场吐血毙命。急忙使出浑身解数,手中长枪一个铁闩横门向外遮挡。

却不料李存孝再次变招,左手毕燕挝仿佛灵蛇般探出,一下子勾住了夏鲁奇的腰带,猛地一用力就把还没反应过的李存孝从马上扯了下,右手禹王槊一晃便抵住了夏鲁奇的咽喉:“三合擒你,服也不服?”

夏鲁奇半跪在地上破口大骂:“尔等以多欺少,用车轮战取胜,算什么英雄好汉?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老子若是皱一下眉头不算好汉!”

夏鲁奇虽然嘴硬,但马超目睹李存孝三合生擒夏鲁奇,心中却是折服的五体投地:“我与夏鲁奇前后鏖战了将近百十合,即便有关胜助战,短时间内也奈何他不得,想不到李存孝将军竟然如猫戏老鼠一般,仅用了三个合便将他生擒活捉,不愧是我大汉第一虎将!”

马超认为夏鲁奇与自己旗鼓相当,去掉之前和自己厮杀消耗的体力,再加上自己与关胜在旁边造成夏鲁奇分神,因此才导致夏鲁奇三个合便遭到生擒。如果夏鲁奇和李存孝公平决战的话,或许能够支撑到十个合,这也意味着马超在李存孝手下只能支撑十几个合,这结果让心高气傲的马超很是郁闷,看天子授予的“四象五虎”还是有依据的。

天色逐渐大亮,随着曹彬和夏鲁奇先后遭到生擒,魏军士气崩溃,再也无心恋战,纷纷缴械投降。五万曹军被大火烧死了一万余人,战死了两万余人,剩下的一万五千多曹兵全部做了汉军的俘虏,除了几个拖在后面担任斥候的家伙侥幸漏网逃南皮之外,其他将士全军覆没。

“是否一鼓作气拿下南皮?”战役结束之后,高昂、马超等人一起询问李靖。

李靖摇头否决:“曹彬已经遭到生擒,南皮城中的兵马只剩下两三万人,已经不足以威胁我军。没必要再在南皮继续浪费时间,大军顺着蓨县、枣强、广宗一路南下,急袭邺城。力争在岳飞缠住曹仁,诸葛亮缠住曹操的情况下,一举攻破曹魏都城。”

太史慈又问:“这曹彬与夏鲁奇又该如何处置?斩首祭旗还是关押起?”

“魏延将军被擒,正好拿曹彬交换,暂时先关押在军中吧,等待陛下决断。”李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决定暂时让曹彬一马。

随着李靖一声令下,十几万汉军顾不上休整,连夜从饶安南下蓨县,剑指邺城。

李靖命马超为先锋,秦良玉、高昂为副将,陈登随行担任参军,率领三万骑兵星夜疾驰,在夏侯渊从平原过拦截之前突破广宗,直逼邺城门外,堵住四门,不得放走城中一人。

北风吹得李靖战袍猎猎作响,高声吩咐马超:“孟起将军,这次就把你善于奔袭的长处发挥出吧,一定要在夏侯渊赶到广宗之前穿过,堵住邺城四门,不必攻城,待我大军抵达后再强攻邺城。”

马超拱手领命:“都督请放心,从饶安到邺城不过八百里路程,我率军疾驰,三日之内定然兵临邺城门外!”

马蹄声隆隆,遮天蔽日的尘土直冲霄,马超带领了秦良玉、高昂、陈登三人,引领了三万骑兵,杀气腾腾的向南席卷而起,对邺城势在必得。

李靖将十几万兵马分作三路,自统中军,命卫青、太史慈在左,花木兰、关胜在右,命李存孝断后,防备唐军骑兵前追袭。三路兵马彼此保持着七八里的距离向南推进,用最快的速度杀奔邺城。同时派人通知伏击唐兵的鱼俱罗、罗艺二人收兵南下,紧随主力大军的步伐杀奔邺城,争取直捣魏都。

一切都在李靖的计算之中,李绩得知曹彬中计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清晨,这时候曹彬已经被生擒活捉。

李绩情知倘若魏军遭到重创,唐军便失去了侧翼的呼应,立即命李嗣业与李元霸率领三万骑兵当先驰援,亲自与王伯当、袁崇焕率领十万唐军随后接应,同时吩咐李牧带领了李光弼、毛文龙率领十万唐军急袭高城汉军大营,个双管齐下。

但从章武到饶安境内的盘古岭相距一百七十里,唐军才刚刚走了二十多里,战斗便已经结束,李靖率领得胜之师丢弃了高城大营,挥师南下。

比起李绩率领的步兵,李嗣业与李元霸率领的骑兵速度要快了许多,晌午时分便过了高城,距离盘古岭战场只剩下五六十里路程。

“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简直比蜗牛还要慢,本王先走一步了!”李元霸按捺不住性子,突然双腿在胯下千里一盏灯上猛地一夹,甩开大部队向南狂追而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