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九十五 飞虎突击

一千一百九十五 飞虎突击


                “如今北方局势恶化,青徐二州陷入危机,我必须主动向陛下讨要兵权,统一指挥北方的军队,才能做到令出必行,御敌于国门之外!”

听完斥候的禀报,李靖面色凝重,立即命参军陈登代自己修一封用飞鸽送往潼关,向天子请求统一指挥北方的军队,包括青州郑成功的水师,以及秦琼的徐州军团。

“能力愈大责任就愈大,都督能够勇挑重任,实乃大汉之福!”陈登对李靖的决定赞不绝口,挥笔疾,很快就修完毕,通过信鸽送往潼关方向而去。

信刚刚送出,又有斥候前禀报:“启禀都督,现曹军离开南皮,奔饶安境内而去,疑似中了都督的诱敌之计,前往盘古岭烧粮去了。”

李靖闻言喜出望外,抚须笑道:“陛下果然料事如神,没想到许攸竟然有这么大的作用,既然曹军已经上钩,接下全军放弃高城大营杀奔盘古岭,会合卫青指挥的兵马,争取将这股曹军全部歼灭,替魏文长率领的队伍报仇雪恨!”

花木兰向前一步问道:“元帅,是否还要派人进攻南皮?”

李靖摇头:“不必进攻南皮了,只要歼灭了前往盘古岭劫粮的这支曹军,则曹彬军团将会元气大伤,失去邺城屏障的作用,我十八万大军长驱直入,直捣邺城便是!”

李靖起身指着地图,对麾下众将分析道:“一旦突破南皮之后,黄河以北唯一能够拱卫邺城的只剩下驻守平原的夏侯渊兵团,但在分兵给乐义之后估计平原的兵马已经只剩三四万人。而冀州境内又没有险关可以坚守,即便夏侯渊前拦截我军,也完全可以将之击溃,从而直捣邺城!”

秦良玉颔赞许:“都督这计策乃是阳谋,只要能够重创曹彬军团,便可以畅通无阻的剑指邺城。就算曹操知道都督准备攻打邺城,但远水解不了近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李靖摇头道:“秦将军只说对了一半,从谯郡到邺城以及南皮到邺城距离几乎相等,而曹仁驻兵的燕县距离邺城甚至只有四百里。但因为被岳飞、诸葛亮所牵制,曹操有心无力,若是敢不顾一切的退兵,那么我们三支队伍甚至可以在邺城形成合围之势,只要能够击溃夏侯渊的拦截,邺城唾手可得!”

“是否要派兵马阻挡唐军救援?”已经给李靖生下两个儿子的花木兰一直是丈夫的贤内助,每次出谋划策都是尽心竭力,唯恐出了破绽。

李靖朝妻子莞尔一笑,胸有成竹的道:“自从把章武丢给唐军的时候我就早有绸缪,从章武到高城相距一百二十里,再到饶安还有五十里,全程一百七十里,就算唐军现在出击也需要将近两天的时间才能抵达战场,而两天的时间我军已经足以全歼曹军。”

顿了一顿,李靖继续道:“当然,为了避免李绩派遣骑兵驰援,还是应该在必经之路上做些埋伏,阻挡唐军救援。”

李靖话音落下,目光扫向鱼俱罗与罗艺:“你们两人各自率领一万五千兵马选择险要之处设伏,如果唐军骑兵前驰援,便予以截杀。如果唐军不,我大军向邺城挺进之后,你二人便率部断后,阻挡唐军的追袭。”

“谨遵都督之命!”鱼俱罗与罗艺一起出列,雄赳赳气昂昂的拱手领命。

在接过令箭的时候,罗艺又誓道:“自从加入都督麾下以,末将还未立下大功,一直在期盼大战临,现在总算可以得偿所愿。只要唐军赶追袭,末将与麾下的十定让他有无,替我侄儿罗成报仇雪恨!”

李靖告诫道:“那李元霸实在是个洪荒野兽,就连存孝也不是他的对手,如果遇上此人,决不可正面硬拼,只需要用弓箭阻挡他的冲锋便可。”

罗艺拱手领命:“都督放心,末将并非莽夫,自会见机行事!”

鱼俱罗与罗艺各自点起一万五千兵马寻找险要之处设伏去了,李靖又吩咐陈登、田豫押解粮草,自己与花木兰、秦良玉、关胜、罗贯中等人率领所有的兵马离开高城大营,杀奔饶安县境内的盘古岭去支援卫青,争取用最快的度将前劫营的曹军全歼。

为了迷惑唐军斥候,李靖又下令不许拔营,甚至连旗帜都不要动,虚设空营。哪怕能够拖延唐军半天的时间,对于战局也是至关重要。

随着李靖一声令下,七万汉军轻装简行杀奔盘古岭而去,陈登则与田豫在后面押运粮草,而罗艺则与鱼俱罗寻找了险要路途设下伏兵,阻挡唐军前救援,给主力大军全歼曹军争取时间。

此刻已经是盛夏时节,草木茂盛,气候炎热。

盘古岭因为形似一柄大斧,传说是盘古死后大斧变化而成,因此得名。李靖设置的粮仓就在群山环抱之中,当然里面的粮食早就已经被转移,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干柴、蒿草等易燃物。

就在漫山遍野的草木之中,卫青指挥着李存孝、马、高昂、太史慈等四大虎将率领了七万兵马隐蔽行踪,一个个弯弓搭箭,摩拳擦掌只等曹军钻进口袋,便杀他个血流成河。

“快快快,全军急行,再有七八里路程便到盘古岭汉军粮仓了!”曹彬策马提枪,大声的指挥五万曹兵加快行军度。

自从晌午过后离开了南皮城,五万曹兵全军急行,用了半天加上大半夜的时间狂赶了六七十里路程,距离盘古岭汉军粮仓已经近在咫尺。

夏鲁奇胯下黑鬃马,手持丈八滚枪当先疾驰,嘴里不停的大叫:“将士们加快度啊,夏侯渊的队伍全歼了魏延兵团,我等也不能落后啊!这次一定要火烧李靖粮草,杀他个丢盔弃甲!”

在皎洁的月色之下,曹军又在山坡上急行了半个时辰,终于逼近了盘古岭汉军粮仓。

站在高处眺望,只见月色映照下的粮仓一座座的形似蒙古包,仿佛披了一层银霜,鳞次栉比,密密麻麻,煞是雄伟壮观。

曹彬在马上感慨道:“这里形似盆地,树木茂盛,端的是个藏匿粮食的好地方,怪不得我军斥候苦苦搜索也找不到汉军的囤粮之处。幸亏有许攸降,我军方才一剑封喉,将士们,接下就看我们的了!”

夏鲁奇催马挺枪,第一个冲下了山坡:“将士们,杀啊!”

“杀啊,烧粮!”

随着夏鲁奇的冲锋,曹军吹响了进攻的号角,鼓声大作,五万曹兵犹如猛虎下山一般冲下山坡,朝一座座粮仓掩杀了过去。

“不好了,曹军劫粮啦,快逃啊!”

一些小股部队佯装巡逻,看到曹军潮水般掩杀了过,立即呐喊着仓惶逃窜。撤退途中不忘扭头朝曹兵放箭,尽量打消曹军的疑心,让他们彻底的钻进口袋之中。

曹军势汹汹,很快就逼近了粮仓,夏鲁奇挥枪挑开一座粮仓的木门,叱喝一声:“给我放火点燃!”

曹军弓弩手乱箭齐,将燃烧着的火箭射向粮仓的顶部,或者射进粮仓里面,大火顿时熊熊燃起。粮仓里面被泼洒了硫磺、火硝等助燃物的干柴蒿草冲天而起,以燎原之势弥漫开,一座接着一座,火光冲天,瞬间就映红了天空。冲天大火热浪翻滚,炙烤的曹军晕头转向,体力不支者甚至倒地不起,很快就被火海吞噬。

看到火势如此猛烈,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味道,曹彬不由得目瞪口呆:“不好,里面的并非粮食,我等中计了,全军撤,撤!”

“全军出击!”

卫青立于高处,亲自敲响了伏击的颦鼓,四面八方的汉军犹如出笼的猛虎,出震彻霄的呐喊,从漫山遍野里掩杀出,将曹军围困在了中央。

“大汉李存孝在此,挡我者死!”

李存孝飞纵胯下黄骠透骨龙,左手毕燕挝,右手禹王槊,身先士卒的起了冲锋,所到之处尽皆披靡,马前无一合之敌。

“叮咚李存孝双绝属性爆,基础武力1o5,坐骑黄骠透骨龙+1,武器禹王槊与毕燕挝各自+1,双绝属性+1o,当前武力飙升至118!”

对面山坡上的马亦是不甘示弱,飞骤胯下犹如赤碳一般火红的坐骑“火凤燎原”,高举手中一丈七尺的龙骑尖,匹马当先,将身后的千军万马甩开了足足两百丈,犹如一只猎豹般冲锋陷阵,所到之处血肉横飞,无人可敌。

“叮咚马狂飙属性爆,突袭时武力+5,基础武力1oo,坐骑火凤燎原+1,武器龙骑尖+1,当前武力上升至1o7!”

“杀啊,将士们不要落后了!”

李存孝率部自西方而,马从东面杀至,而高昂与太史慈亦是不肯落后,高昂手提霸王槊,率部冲锋。太史慈将长戟挂在马鞍上,冲锋的同时不断的开弓放箭,每次都是例无虚,必有一人应声倒地。

月色照耀之下,五万曹兵陷入了重围之中,还要遭受着熊熊大火的炙烤,当真是乘兴而,最后却变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未完待续。)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