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九十九 一物降一物

一千一百九十九 一物降一物


                目睹燕十八骑在李元霸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被一双擂鼓瓮金锤砸的人仰马翻,罗艺心中顿生悲怆,当真是旧仇未报又添新恨!

在残存的十八骑保护之下,罗艺调转马头,向南面落荒而逃:“看我罗某人未出山之时有些夜郎自大了,这世上当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罗艺在催马逃命的同时,心中万分感慨,看被自己引以为傲的十八骑撑死也就是校尉水准,若是有千军万马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的本事也不会在自己手下做个门客了。

当然,罗艺不知道的是,如果用刘辩的召唤系统进行检测的话,十八骑中只有寥寥几人的武力勉强过了75,而大多数的武力都在70至75之间,遇上了爆发‘天威’属性后武力高达116,且带有破甲属性,清兵能力超越人类极限的李元霸,自然是白送人头的下场!

这也不是罗艺的错,之前他一直隐居于江湖,并没有遇上实力强劲的人物,所以误认为自己手下的十八骑个个当世一流。

但罗艺不知道的是作为蜀汉元勋级人物的廖化才只有79的武力,曹操宗族猛将曹洪才只有83的武力,而袁术手下扛鼎的大将纪灵才只有87的武力,罗艺能够聚集到一批不弱于吕布八健将的家伙作为亲兵,已经是非常难得,当然这八健将必须是除掉张辽、高顺之外。

“驾”

罗艺不及多想,策马扬鞭,双腿猛夹胯下坐骑,没命的向南逃窜。

李元霸双锤如同两颗流星,在烈日照耀下发出灼目的光辉,轻而易举的便将十八骑击落马下,眼神中满是不屑:“一伙不自量力的家伙,竟敢挑战本王?真是可笑!”

李元霸扬起头颅,双眸瞄准了夺路狂奔的罗艺,冷哼一声:“在我千里一盏灯的面前,这世上还没有几匹马能够逃的掉!”

李元霸胯下的千里一盏灯高达一丈二,四肢又粗又长,撒开四蹄奔跑犹如腾驾雾一般,速度几乎是罗艺胯下白色大宛马的两倍,任凭罗艺狂甩马鞭,两者的距离却是愈愈近。

李元霸催马狂追,将一双擂鼓瓮金锤拖在地面,烟尘弥漫,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犹如一条黄龙在大地上奔跑一般,只把李元霸乐的咧嘴大笑:“好玩,好玩前面的家伙跑快一点,本王马上追上了!”

罗艺乃是江湖草莽,一方豪强,在自己的山庄中就像土皇帝般说一不二,何曾被人像猫戏老鼠一般这样戏耍过?不由得又急又怒,将长枪挂在马鞍上,拈了弓箭,拉得弓弦如满月,转身朝李元霸连放三箭。

李元霸却是满脸不屑,低头躲过一箭,侧身让过一箭,看到最后一箭迎面而,在马上微微扭转脖颈,让羽箭擦着脸颊飞过,猛地张开嘴巴,竟然用牙齿生生的咬住了箭杆,猛地一用力,竟然将箭杆咬的劈裂折断,一口啐在地上:“老家伙,你在和本王闹着玩么?”

罗艺不由得目瞪口呆,心中顿生绝望之感:“传言不是都说这李元霸是个傻子么,除了膂力过人,锤法了得,防御力竟然也这么高?看今日我罗艺只有死路一条了!”

罗艺情知今日逃不掉了,干脆勒马带缰,拨转马头,握紧了手中的燕尾点金枪怒吼一声:“大丈夫死则死矣,我罗艺今日就拼死与你一战!”

李元霸仰天大笑:“哈哈不错,不错,这样才有英雄气概,抱头鼠窜算什么好汉?看在你还有些胆量的份上,本王给你一个机会,若能够接我三锤,饶你不死!”

罗艺正想绰枪死战,忽然斜刺里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只见一个年约二十岁左右,细皮嫩肉,面如冠玉,身穿魏国甲胄的少年将军催马而,心中不由得一怔:“呵呵连一个区区的偏将也想分一杯羹,拿我的头颅去邀功请赏么?”

李元霸的目光亦是被这少年魏将吸引,手中大锤一指:“呔者何人?本王打架不喜欢被人吵扰,若是胆敢再向前一步,休怪我锤下无情!”

这少年将军却是一脸亲热,在十几丈外勒马带缰,拱手道:“赵王,你不认识小将了么?”

李元霸双目瞪的滚圆,盯着少年魏将看了片刻,露出恍然顿悟的表情:“本王想起了,你是穆桂英的弟弟?”

“正是,正是,赵王好记性!”少年魏将满脸堆笑,朝李元霸竖起了大拇指。

“”

听了二人的对话,罗艺不由得目瞪口呆,这少年魏将竟然自称穆桂英的弟弟,看起似乎与李元霸还有些交情,这到底玩的什么套路?实在猜不透啊!

李元霸手中双锤猛地一震,发出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之声:“上次看在你姐姐的面子上,饶你不死,竟敢又出现在本王面前,你这是活的不耐烦了么?”

少年将军满脸堆笑:“呵呵赵王你听我慢慢道,姐姐自从得知赵王对她有意之后,便对你无敌于天下的风采不胜向往,一直处心积虑的找机会离开刘辩。就在前几天趁着刘辩御驾亲征的时候从金陵逃了出,前往章武寻找大王,却在经过南皮的时候被荆布抓进城去,因此我才向赵王求救,你速速去南皮搭救姐姐吧,迟了就要被荆布羞辱了!”

“啊?”

李元霸顿时勃然大怒,火气蹭蹭的向上涨,“狗娘养的荆布竟敢觊觎我的女人?看我不砸开南皮城门,把他砸成肉酱!”

“叮咚李元霸狂暴属性爆发,怒气狂增4格,武力+12,基础武力109,坐骑千里一盏灯+1,武器擂鼓瓮金锤+1,当前武力上升至1!”

李元霸怒发冲冠,发指眦裂,策马朝南皮方向狂奔而去,一边疾驰一边在马上头大喊:“老家伙别走,乖乖的在这里等我,倘若能接我三锤,便饶你不死!”

马蹄声哒哒,千里一盏灯撒开四蹄,转眼间便去的无影无踪。

罗艺不由得目瞪口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这、这实在让人无语啊!”

少年魏将露出善意的笑容:“呵呵陈子将军说过,这李元霸就是武学天才,人类白痴。遇见他千万别想打赢他,想个法子哄着他,就像戏弄小儿一般轻松。”

罗艺也看出了这少年魏将并无恶意,在马上拱手道:“敢问小将军尊姓大名?你是如何知道李元霸痴迷穆桂英娘娘的?汉魏正是交战之时,下为何出手救援罗某?”

少年魏将拱手答道:“小将琅琊阳都人,复姓诸葛,单字一个诞,我与你们大汉的左将军诸葛孔明乃是同族。”

“哦原是孔明将军的族人啊!”罗艺恍然顿悟,在马上拱手致谢,“救命之恩,改日必报!”

诸葛诞继续说道:“我过去在陈子将军麾下效力,而陈子是从唐国投降的魏国,因此对李元霸十分了解,知道李元霸痴迷穆桂英娘娘。上一次就曾经让我假扮穆桂英吸引李元霸追赶,但那李元霸的坐骑实在神速,小将被他轻易捉住,危急关头自称穆桂英的弟弟,竟然骗的李元霸大发慈悲,饶了我一命”

“这李元霸的武艺简直是天神下凡,智力却又仿佛小儿般天真白痴,真是一个怪胎啊!”罗艺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若不是今日亲眼所见,实在无法相信。

诸葛诞又道:“后我被调拨到曹彬将军麾下效力,昨夜曹彬将军劫粮中伏,那荆布拒不发兵,暴露出了谋反之意。我唯恐留下招惹祸端,便找机会离开南皮,准备返故乡琅琊另谋出路。没想到在这里撞见李元霸追赶将军,便灵机一动编了个谎言骗他,没想到这李二傻子竟然再次中计!”

罗艺在马上放声大笑道:“哈哈诸葛兄弟真是机智,这就叫一物降一物!既然你与孔明将军是同族兄弟,干脆就弃暗投明,跟着我去李药师麾下效力好了,不知兄弟意下如何?”

诸葛诞当初选择投魏而不是归汉,采取的就是士族分仕的做法,现在眼见东汉愈愈强大,曹魏的灭亡只是时间的问题,再继续在曹魏呆下去也没有什么前途,才找了这么一个契机准备返故乡琅琊,此刻误打误撞救了罗艺,便索性跟着罗艺混。

“既然将军这样说,小弟愿在你麾下效力,以将军马首是瞻!”诸葛诞在马上拱手允诺,答应了罗艺的邀请。

当下两人一起策马向南,走了十几里便遇上鱼俱罗带领了两千骑兵前救援,当下把事情简要的叙述了几句,一起过了盘古岭向南追上大部队,又走了十几里遇上了李存孝接应的人马,一个个方才安心。

李嗣业率骑兵赶到盘古岭之时,汉军早就向南撤退了五六十里路程,只见遍地狼藉,到处都是魏军的尸体,唯恐李靖设下埋伏,不敢向南追赶,急忙派使者去飞报李绩,请求作出指示,下一步该何去何从?(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