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九十六 一网打尽

一千一百九十六 一网打尽


                面对从四面八方涌的汉军,魏军迅速陷入恐慌之中,在曹彬、夏鲁奇等人的指挥下拼死突围,奈何四大虎将领衔的汉军犹如铜墙铁壁,让魏军付出了惨重的伤亡却依旧难越雷池一步。

“我乃河北枪王童渊,挡我者死!”

童渊除了枪术过人之外,对于用兵之道几乎是一窍不通,看到大队人马中了埋伏,军心惶惶,也不知道怎么鼓舞士气,干脆一个人匹马单枪的向外突围。

童渊连声叱咤,飞纵胯下白马,挥舞手中镔铁皂缨枪在乱军中左冲右突,凭借着娴熟的枪法连挑近百名汉军士卒,眼见即将突围之际,忽然有一员虎将从后面追了上。

“在我飞虎将军面前,还敢放肆?”李存孝飞纵胯下黄骠透骨龙,左手毕燕挝右手禹王槊迅速追了上。

童渊一边奋力厮杀,一边厉声咆哮:“我本江湖草莽,只是为了帮助徒弟张绣方才从军,李将军何必赶尽杀绝?”

李存孝放声大笑:“你连挑我麾下百十名士卒,现在却说我赶尽杀绝?真是可笑,既然上了沙场就要做好马革裹尸的准备!”

话音未落,黄骠透骨龙好似一股沙尘暴,转瞬间便卷到了童渊面前,一声叱咤,犹如晴天霹雳,左手毕燕挝当胸刺出,右手禹王槊高高举起,一个泰山压顶奔着童渊头顶劈了下。

“嘶好快的速度,不愧是被称之为比肩李元霸的家伙!”

童渊大惊失色,急忙挥枪格挡,勉强挑开了当胸刺的毕燕挝,接着一个野马分鬃,长枪向上斜刺,企图荡开凌空而下的禹王槊。

但李存孝两把兵器的出手速度几乎相同,就在童渊挑开毕燕挝的同时,禹王槊就呼啸而至,童渊不及格挡,被一槊击中脑门,登时颅骨开裂,鲜血与脑浆一起溅出,连惨叫都不及发出,登时跌落马下。

就在童渊落马的瞬间,远在潼关的刘辩同时收到了系统提示:“叮咚系统检测到李存孝凭借双绝属性秒杀童渊,并检测到童渊四维如下统率71,武力94,智力58,政治”

“嗯童渊被李存孝秒杀了?看三国野史人物的实力都很一般啊,王越、童渊都是95左右的水准,由此可见那个自称足以挑战吕布的李进,估计也就是一合秒杀的货色!”

刘辩此刻还不知道魏延全军覆没的消息,而乐义尚在奔袭徐州的途中,刘辩对于李存孝的扬威沙场高兴不已,这说明李靖军团有了大动作,继续聆听系统的提示,说不定还有意外收获。

李存孝拍马舞槊,一合将童渊击落马下,顿时吓得跟在后面的曹兵魂飞魄散,甚至失去了厮杀的勇气,纷纷举起手里的兵器跪地投降:“我等愿降,将军手下留情!”

冲天的火光映红了苍穹,漫山遍野的到处都是人喊马嘶之声,曹军左冲右突,迟迟无法突围。激战至凌晨时分,李靖又与关胜、花木兰、秦良玉等人杀到,呐喊一声加入战团,更是把困在中央的曹军围的水泄不通,插翅难飞。

就在李靖抵达战场的几乎同一时刻,有漏网的曹兵快马返南皮向英布求援:“荆将军,大事不好,曹彬将军在盘古岭中了埋伏,全军陷入苦战之中,请将军速速出兵救援!”

“中埋伏了?”

幸灾乐祸的英布强忍着笑意没有笑出声:“汉军可是有十七八万人呐,凭南皮城中的三万人马何异于杯水车薪,非但救不出曹彬的人马,甚至还会丢掉城池。”

师父童渊跟随曹彬一块出城劫粮,张绣听了英布的话顿时有些急眼:“荆将军此话何意,莫非要见死不救?”

英布冷哼一声:“我何曾说过见死不救?只是汉军势大,凭城中的三万人马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救援不成还会丢了南皮。我等固守城池,派使者快马加鞭赶往章武向唐军求救好了!”

张绣苦苦央求:“从南皮到章武一百多里路程,再从章武出兵到饶安境内的盘古岭又有一百七八十里的路程,将近两天的功夫,只怕到时候曹彬将军已经全军覆没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如果这样的话也没有什么办法!”

英布双手一摊,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如果我出兵救援的话,不仅曹彬率领的五万人马会全军覆没,南皮也可能丢掉,所以绝不能折了兵马又赔了城池。”

见英布吃了秤砣铁了心不肯出兵,张绣只好退让一步:“如果荆将军实在不愿意出兵,请分给我一万兵马出城救援,你率领两万人守卫南皮。这样南皮既不会丢失,我也能救援曹彬将军,只要支撑到唐军抵达战场,将士们就获救了。”

英布抚须冷笑:“你想也休想,现在调兵虎符就在我手中,你一兵一卒也休想带出城去!”

张绣勃然大怒:“姓荆的,你推三阻四,见死不救,到底是何居心?莫非想要造反不成?”

英布拔剑在手,朝张绣扑了上去:“我是为了守住南皮,以大局为重,你竟敢血口喷人污蔑我造反,我倒要问你是何居心?”

张绣急忙拔剑招架,与英布在大堂中你我往的厮杀成一团,战有七八合,被英布一剑刺中肋下,抬脚踹到在地,喝令亲兵上前绑了:“人,把张绣给我捆起!”

见英布野心暴露,贾诩趁乱离开太守府,策马扬鞭出了南皮西门,奔平原方向疾驰而去,准备把南皮的局势向夏侯渊禀报,迅速做出应对措施。

英布把张绣下在大牢,拒不出兵救援,只是假惺惺的鼓励全军登上城墙守卫南皮,誓要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又装模作样的派出使者快马赶往章武向李绩求援。

盘古岭上杀声震天,大火映红了苍穹,曹彬与夏鲁奇率领曹兵左冲右突,难越雷池一步,许多曹兵慢慢的陷入了绝望之中,纷纷放下武器向汉军投降。

“不许投降,给我血战到底!”曹彬勃然大怒,挥枪连续刺杀了几名缴械投降的魏军士卒,大声咆哮着督促曹军浴血死战,“哪怕战至最后一人,也绝不能屈膝投降!”

“无谋曹彬,死到临头还要做困兽之斗么?”

一声叱咤响起,高昂催促胯下白色大宛马,挥舞一丈六的霸王槊拍马杀到,裹挟着闪烁的寒光,直刺曹彬咽喉。

曹彬慌忙举起手中皂金枪招架,面对高昂眼花缭乱的进攻,勉强支撑了五六合,再也招架不住,虚晃一枪拨马败走。

“曹彬你这无胆鼠辈,还想走么?”高昂哪里肯舍,催促胯下战马,全力追赶。

曹彬毕竟是三军主将,又是曹操的宗族,身边自然少不了舍生忘死的亲兵。看到高昂穷追不舍,数十名死士呐喊一声,一拥而上挡住了高昂的去路,“休要伤害我家将军,先过了我们这一关再追!”

高昂勃然大怒,挥槊猛刺,连挑十余名曹兵,但曹彬却趁机逐渐去的远了,顿时气得火冒三丈,暴跳如雷。

只是曹彬虽然摆脱了高昂的纠缠,但汉军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泼水不漏,想要突围除非插上翅膀。策马走了不过三五里,便与太史慈狭路相逢。

太史慈弯弓搭箭,拉得弓弦如满月,奔着曹彬就是一箭:“吃我一箭!”

曹彬躲闪不及,正中肩膀,登时跌落马下,被太史慈策马赶到用手中长戟抵住了咽喉:“乖乖的束手就擒,饶你不死!”

早有汉军一拥而上,用绳索把曹彬捆了个五花大绑,用长枪挑着曹彬的头盔打击曹军士气:“你们的主将已经被擒,还不快快缴械投降,负隅顽抗只能是死路一条!”

听说主将被擒,曹军斗志更加低糜,军心涣散,许多人纷纷跪地缴械投降,“我等愿归顺朝廷,弃暗投明,还望刀下留人!”

夏鲁奇见大势已去,再也顾不得其他将士,只能落荒而逃,奋力死战,马蹄到处刺杀了许多汉军将士,穷凶极恶的向南突围。

“西凉马孟起在此,魏将休要猖狂,还不下马束手就擒?”

马超叱喝一声,催马胯下火凤燎原,手中龙骑尖一个仙人指路奔着夏鲁奇的咽喉刺。

“我管你是谁,挡我者死!”

夏鲁奇咆哮一声,犹如择人而噬的猛兽,挥舞丈八滚枪与马超拼死相搏,招招都是拼命的招数,让马超一时间无法占得上风。

“叮咚夏鲁奇特殊属性枪霸暴发对阵枪矛类武将之时,武力+5,基础武力99,丈八滚枪+1,当前武力上升至105!”

乱军之中两员用枪的虎将各自使出浑身解数,马走连环,你我往,长枪翻飞,银光闪烁,酣战三十合难分胜负。马超虽然战不倒夏鲁奇,但夏鲁奇却也无法摆脱马超的纠缠,而前围剿的汉军却愈愈多。

“夫君莫急,良玉前助战!”一声娇叱,秦良玉催促胯下白马,挥舞白玉凤凰枪前助战。

与秦良玉同时杀到的还有一个丹凤眼、卧蚕眉,面色如枣,颌下留着美髯的提刀大将:“孟起将军休慌,关某前助战!”

夏鲁奇又怒又急:“嗯关羽也助战了?尔等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好汉?”(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