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零五 悲喜两重天

一千二百零五 悲喜两重天


                “杨玉环,朕打算把你献给唐国的皇帝李世民,不知你是否愿意?”

以曹操魏国皇帝的身份,再加上杨玉环又是俘虏,曹操完全可以不用征询杨玉环的意见,莫说把他送给李世民,就算把杨玉环送去做营妓,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但面对着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历史四大美人,曹操的内心又是如此的心不甘情不愿,只要杨玉环说一句“奴家不愿意背井离乡”,曹操就会不顾一切的否决范增的建议。

但让曹操失望的是,杨玉环微微躬身肃拜:“玉环既然已经做了阶下之囚,便任凭陛下处置。陛下要送我去唐国,玉环无话可说!”

杨玉环生在官宦之家,对于李世民的事迹早有耳闻,听说这李世民年方三十出头生的魁伟雄壮,一表人才。能文能武,上马能横槊,下马能安邦,而且唐国的国力比魏国也要强大,因此与曹操相比之下杨玉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李世民。

曹操努力的掩饰着自己的失望之情,在心底感慨一句“罢了,罢了,看朕是无缘染指此女了!”

其一,范增的分析极有道理,比起美女曹操更爱江山,用杨玉环结好李世民将祸水东引不失为一条上上之策。如果自己出尔反尔,为美人不顾社稷,难免会寒了范增以及其他文武之心。

其二,曹操也明白郭嘉向自己讨要杨玉环,报复的心理大于喜欢,摆明了就是刘辩父子戏弄了他,所以郭嘉要向刘辩复仇,把满腔仇恨泄在杨玉环身上。如果自己把杨玉环据为己有,很可能导致郭嘉产生不满情绪,甚至负气出走也是不无可能。

因此思前想后,曹操最终决定忍痛割爱,按照范增的计划把杨玉环送给李世民,“既然杨氏你心甘情愿,那就在谯郡休息一夜,明天朕派许仲康重新把你送回徐州,交给唐军。”

目前数万唐军已经登6徐州东部,而乐义、陈子、郭子仪等各路魏军也逐渐控制了徐州境内的重要关隘道路,把杨玉环交给李世民的道路已经铺平,完全可以畅通无阻。

从下邳到谯郡大约两百四十里路程,快马加鞭需要将近一天的时间。也幸亏杨玉环出身将门,虽然不习武但却自幼习舞,因此练的骨骼柔软,骑马控弦之术相当出色,因此在魏军的押解下用了仅仅一天的时间便从下邳抵达了谯郡。

既然曹操已经打算把自己献给李世民,杨玉环也别无选择,更怕在离开之前曹操染指自己,那么在李世民面前自己就变成残花败柳不值钱了,所以还是早走为妙。

杨玉环再次肃拜施礼:“既然陛下已经做了决定,玉环任凭处置!”

时候已经不早,难得双喜临门,曹操及众文武俱都喝的微有醉意,在酒筵散去之际吩咐蒯良道:“明日清晨朕派遣许仲康率领五百骑兵护卫着你与杨玉环赶往徐州,与唐军将领见面之后问清李世民所在,亲自去拜谒大唐皇帝并献上杨玉环,表明朕与大唐同仇敌忾之心!”

“臣谨遵圣谕,此去一定不辱使命!”蒯良躬身领命。

夜色已深,酒筵散去,曹参、曹纯、韩擒虎、典韦等众将各自回营,范增、郭嘉、程昱等谋士则去了太守衙门住下。

曹操为了避免瓜田李下之嫌,吩咐许褚道:“许仲康替朕把杨玉环送到驿馆住下,小心保护,若有人胆敢打扰,立斩无赦!”

曹操之所以这样安排自有他的目的,其一唐国的国力不在魏国之下,李世民既不缺钱又不缺粮,寻常的东西根本无法打动李世民。为了交好李唐,曹操近年煞费苦心,一直没有找到拿得出手的礼物,现在得到了杨玉环这样的绝色美人,应该足以让李世民怦然心动。

但曹操也明白,送女人最好是处子之身,这样才能够显出自己的诚意,若是送去一个残花败柳难免白璧微瑕。以曹操一代枭雄的定力,还是可以抗拒四大美人的诱惑的,既然曹操自己都能克制住非分之想,自然更不会让其他人染指,免得破坏了自己的计划。

其二,曹操相信凭杨玉环的姿色应该会很快得宠,所以更不能得罪了这个女人。万一她在李世民身边说魏国几句坏话,反而会破坏了曹魏联盟,导致范增的计划弄巧成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曹操又吩咐曹府的管家给杨玉环精挑细选一批精美的金银饰,与漂亮的绫罗绸缎,以及精美的衣衫,并挑选十个姿色出众,聪慧手巧而且又忠心耿耿的侍女陪伴左右。这样不仅可以伺候杨玉环,也能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没想到曹操不仅没有染指自己,反而以礼相待,又赠送许多厚礼,这让杨玉环很是出乎预料,对曹操的憎恶之情消散了一多半,肃拜致谢道:“多谢大魏皇帝关照,玉环感激不尽!”

曹操抚须大笑道:“玉环啊,其实朕也不想把你送到异国他乡,但汉魏之间已经是苦大仇深,朕是不可能把你还给刘辩的。将你送给李世民也不算辱没你,希望你到了唐国之后不忘朕今夜的恩情。”

杨玉环冰雪聪明,自然明白曹操话中含义,当即颔答应:“陛下请放心,到了唐国之后即便玉环不替魏国美言,也断然不会挑拨,汉魏之争自此与玉环再也无关。”

曹操也明白杨玉环这番话不见得是真心实意,但她能够这样表态已经难能可贵,当即挥手吩咐许褚带着十名婢女把杨玉环送回驿馆,小心保护。

战局瞬息万变,每一刻都弥足珍贵,次日天色刚刚朦胧亮,担任使者的蒯良就携带了一批重金与许褚保护着杨玉环乘坐马车,在五百骑兵的保护下悄悄出了谯郡朝下邳方向而去。

曹操站在城墙上望着许褚一行渐行渐远,看到杨玉环一袭白衫逐渐远去,心中不由得意兴阑珊,感叹自己的实力还是不够强大啊,所以无福享受这样的极品女人。若是自己现在手握百万雄师,又何必仰人鼻息?

就在曹操感慨万千之时,天空忽然有信鸽盘旋,曹纯伸出手指用暗号召唤信鸽降落,双手毕恭毕敬的呈献给曹操:“陛下请过目!”

“呵呵莫非又有好消息传?”

曹操笑吟吟的拆开书信,看了不过几眼,登时脸色大变,嘴唇微微颤抖:“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昨日刚刚双喜临门,举国同庆,今天又收到了这样的噩耗,莫非是贾文和在与朕开玩笑?”

看到曹操失态的样子,范增急忙上前一步接过书信飞快的浏览起,并向郭嘉、程昱、荀攸等谋士诵读了一遍,随着书信的深入,范增的脸色也越越难看。

原贾诩逃离南皮之后进入新乐县城,吩咐县令给自己准备一只信鸽,挥毫泼墨把南皮的战事向曹操做了禀报。将许攸投之后献计火烧汉军粮仓,曹彬信以为真,与夏鲁奇、童渊率领五万兵马星夜劫粮,却惨遭伏击全军覆没,包括曹彬、夏鲁奇等主将全部被抓。

“唉曹国华啊曹国华,朕被你害死了!”

曹操在城墙上捶胸顿足,头痛欲裂,这种悲喜两重天,一会儿天堂一会儿地狱的滋味简直让他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剧烈的情绪波动让曹操的头颅几乎锥心刺骨一般疼痛,捂着脑袋惨叫道:“唉呀朕的脑袋几乎要炸了,痛死我也!”

典韦慌忙把曹操背回曹府,众谋士紧急召了五六个全城最好的医匠治疗,开了止痛祛风的草药,服下之后过了大半个时辰,头痛方才散去。

曹操虽然身体欠佳,但曹彬全军覆没的消息几乎像针尖一样扎在心坎,急忙召集范增、郭嘉、荀攸、程昱等四大谋士到自己的床榻前共商对策。

“朕做梦也没想到啊,拿下下邳的喜悦尚未散去,曹彬就给了朕当头棒喝。前面于禁被俘投降的阴影尚未散去,这曹彬又被抓了,实在让朕无言以对啊!”曹操半躺在床榻上,有气无力的说道,苍白的脸色与昨日的意气风判若两人。

郭嘉直言道:“陛下,臣以为现在还不是心痛的时候,曹彬五万人全军覆没之后,邺城东方失去了屏障,李靖很可能顺势南下,直捣邺城,这才是最致命的地方。”

“荆布呢?曹彬被俘,荆布在做什么?让他设法联络李绩,帮我们挡住李靖的大军啊!”曹操因为头痛欲裂,贾诩书信的后半段并没有看到

范增叹息一声道:“陛下,贾文和在书信中说了,这荆布露出了不臣之心,在得到曹彬将军的求援之后拒不兵,还把张绣关押了起。”

程昱接过话茬道:“荆布固守南皮不去救援曹彬,或许是怕李靖趁机偷袭,导致折了兵马又赔了城池,但做法未免不妥。陛下可派人赶往南皮安抚荆布,不要激怒他,哄着荆布联合夏侯渊在广宗、安平一带拦截李靖的大军,不然汉军真有可能直捣邺城啊!”未完待续。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