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八十四 道不同不相为谋

一千一百八十四 道不同不相为谋


                巨大的诱惑摆在面前,让徐盛的确有些心动。但内心的谨慎又提醒着徐盛,天上掉馅饼,只怕不是圈套就是陷阱。

“田继,你跟了文长将军几年了?”这次轮到徐盛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田继问道。

田继顿时一脸恼怒,反问道:“徐文向这是什么意思?自从文长将军跟随陛下抵达江东之后,那时候金陵还是一个叫做秣陵的小县城,末将就在魏大哥手下担任屯长,我比你跟文长将军早得多!”

魏延起身拍了拍田继的肩膀:“兄弟不必动怒,文向的性格向谨慎,他多问一句也是无伤大雅!”

安抚完了田继,魏延又转身对徐盛道:“文向啊,田继跟了我七八年,是我从屯长一手提拔上的,绝对可靠。这次兵出阴谷,偷袭邺城乃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就看文向你有没有这个胆量了?”

徐盛捏着下巴,沉吟道:“陛下已经在书信中再三强调,唐军故意放出偷袭金陵的风声,其真实意图在于进攻青州,并严命我等与廉破率领的青州郡兵以及援的龙驹、郭淮组成统一兵团,共同抵御唐寇的入侵。你我如果依旧出兵偷袭邺城,只怕有抗旨不遵的嫌疑吧?”

魏延拱手道:“有句话说得好,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战场上瞬息万变,机会稍纵即逝。曹阿瞒去年倾尽全力进攻淮南,导致河北空虚,前些日子又被岳飞连下陈留、许昌,更是让曹魏乱了方寸。而阴谷这条道路简直就是上天赐给你我的大好机会,倘若踌躇不前,坐失良机,将悔之晚矣!”

“如果我们进攻邺城的时候,唐军全力袭,只怕青州不保!”徐盛双臂抱在胸前,对于出兵阴谷偷袭邺城之事犹豫不决。

魏延冷笑一声,略带抱怨的道:“陛下不是器重廉破吗,甚至把他当成赵国名将再世,配合上郑成功的五万水师,怎么也能扛住唐军个月二十天吧?到时候龙驹、郭淮的援军就进入青州了。”

顿了一顿,魏延继续分析道:“更何况只要你我拿下了邺城,直捣曹操的老巢,就算青州丢了也是功大于过。”

徐盛还是觉得不妥,摇头道:“如果只有唐军渡海袭也就罢了,夏侯渊兵团一直在平原屯兵,对青州虎视眈眈。只要我军稍有动作,曹军定然渡河袭,能否拿下邺城犹未可知,但青州十有**会丢。左思右想,末将都觉得这样做风险太大了!”

看到徐盛一直在唱反调,魏延脸上浮现一抹怒色:“罢了,罢了,人各有志不可强求,既然徐文向不敢冒险,愿意寄人篱下,那咱们就分头用兵。”

“这文长将军,不是末将和你唱反调,实在是此事干系重大,容不得半点大意!”

看到魏延动怒,徐盛也有些歉疚,但却依旧坚持自己的立场,“如果文长将军非要放手一搏的话,可飞鸽传书请示李靖都督,倘若都督批准了这项计划,徐盛愿随将军出兵阴谷,虽死不辞!”

魏延拍案而起,怒斥道:“我连君令都违了,难道还傻乎乎的跑去请示李靖?李靖当年就是靠的攻破唐都而上位,自然不希望再有人重复他的轨迹,如果李靖强行命令我放弃出兵阴谷的计划,岂不是白白丢掉这大好的机会?”

见魏延翻脸,徐盛只能叹息一声:“也许是徐盛谨慎过度,但我一片赤诚,都是为了将军以及徐州的百姓,还有大汉的社稷着想啊!”

魏延摆手道:“住口,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是主将,我带两万五千人连夜离开历城,前往东阿由阴谷偷袭邺城,给你留下一万五千人守卫青州,不算过分吧?”

徐盛再次苦谏:“就算文长将军能够成功的由阴谷直逼邺县城下,可现在的邺城已经今非昔比,乃是魏国都城,由太子曹昂坐镇,至少有两万兵力驻守,凭将军手中的两万五千兵马也拿不下城池啊?若是夏侯渊、曹仁兵救援,将军反而会陷入重围,分头用兵更是绝无成功的可能,请将军三思!”

魏延冷笑一声,一脸蔑视的道:“你贪生怕死,没有进取之心就不要找太多的借口!曹昂不过是膏粱子弟,不学无术,曹魏大军尽出,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纵有两万,又有何惧?昔日韩信背水列阵尚且能够以三万人大破二十多万赵军,我以两万五千精卒攻两万老弱守军,必能一鼓破之,拿下邺城!”

徐盛还想再劝,却被田继、王佑等人一起推搡出了议事厅:“好你个徐盛,今天一直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自己胆小怕死也就罢了,反而阻碍别人去建功立业,你到底是何用意?”

徐盛无奈的叹息一声,只能拂袖离去,迅速的返自己居所,修书一封派斥候快马加鞭离开历城,渡过黄河前往河北章武李靖大营,把魏延准备由阴谷偷袭邺城的计划告知,请李靖速做定夺。

傍晚时分,魏延精心挑选了两万五千精兵,命每个人随身携带半月的干粮,轻装简行,连夜离开了历城向西奔东阿方向而去。

此刻的东阿处在汉魏交界之处,东阿以东的济北国、泰山郡都被东汉纳入版图,而东阿以西的东平国、东郡则在曹魏的掌控之下。

因为地处前线,小规模的战争时有发生,因此百姓们大多已经迁徙到了别处,更是使得东阿境内的田地荒芜,房舍废弃,遍地都是半人高的野草,路边时常可以看到累累白骨。

魏延率部离开历城,昼夜急行,于次日凌晨抵达了黄河岸边。由于今年天气干旱,这一带的黄河宽度不过三百余丈,水深最浅的地方不过一丈左右。

田继策马顺着黄河向上游驰骋了二十余里查看水势,旋即快马返,向魏延禀报道:“启禀将军,上游的水流十分平稳,现在即可渡河。”

魏延离开历城的时候用马车运输了三十余艘小船,反正河水不过三百余丈的宽度,两万五千人的队伍半夜就能全部渡过黄河。

“渡河!”

随着魏延一声令下,汉军将士借着皎洁的月色把三十多艘船只从马车上抬下放入河水之中,撑起船篙开始向对岸运输将士。

一艘船上二三十人不等,一次性就能运输六七百人。河水的宽度不过三百余丈,一个也只是一盏茶的时间,到天色大亮之时,两万五千名汉军已经安然无恙的到了黄河以北,踏上了曹魏的领土。

汉军在黄河沿岸的芦苇丛中吃饱喝足,睡了两个时辰,待将士们精神恢复之后,魏延翻身上马,命田继在前引路,直奔那条人迹罕至的阴谷而去。

一个时辰之后,田继便带着汉军踏上了这条由黄河决堤改道冲击而成的小路,河道宽约两丈左右,两旁芦苇丛生,高达一丈有余。微风吹,芦苇丛随风摇摆,如同波浪起伏,不时的传鸟鸣猿啼之声,阴风阵阵,纵然身处千军万马之中,也会让人冷不丁的起一身鸡皮疙瘩。

脚下都是从黄河上游裹挟而的黄土,庆幸的是今年北方大旱,脚下的泥土已经干裂的呲牙咧嘴,倘若遇上雨季,这些黄土黏在脚上很难甩开,而在这个大旱之年则避免了这些让人头痛的麻烦。

“这条道路为何被称之为阴谷?”魏延一边策马急行,一边询问田继。

田继在马上答道:“将军的话,黄河河床高悬于平地之上,每三五年便有一次小灾,十年一次大灾。河水无情,或者向东纵横,或者向西冲突,沿河灾民死在洪水之下的不计其数,河水退走之后,这条河道中积累了许多累累白骨,使得此道阴气森森,故此与东面的阳谷相对应,被称之为阴谷!”

魏延四下打量,果然可以看到谷道两边不时的有骸骨横陈,虽然经过岁月的洗礼,依旧还保持着挣扎的状态,可见洪水临之时何等猛烈。

田继策马扬鞭,与魏延并辔而行:“将军,这条人迹罕至的小道东起东阿,西达魏县,东西全长两百余里。我们现在是从六十里的地方切入了谷道,向西约莫再有一百四五十里便可以抵达魏县。到了魏县距离邺城就只剩下七八十里,如果一切顺利,预计后天傍晚便可以兵临邺县城下!”

听了田继的介绍,魏延不由得心潮澎湃,在马上抚须大笑:“将士们,我们此刻距离魏国都城邺县不过两百余里,大家加把劲一鼓作气的拿下邺城。把曹魏的臣子以及曹阿瞒的妻儿老小全部俘虏,定然各个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在魏延的鼓舞下,汉军士气高涨,如果不是被再三要求不得大声喧哗,早就齐声鼓噪呐喊了。当下一个个兴奋的涨红了脸,摩拳擦掌的加快了脚步,只要拿下邺城,少说也能捞到几亩良田封赏,如果运气够好,抓住几个曹魏重臣,那就是一辈子享不完的荣华富贵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