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八十二 四面楚歌

一千一百八十二 四面楚歌


                尉迟敬德飞纵胯下踏雪乌骓,挥舞龙虎双鞭,引领着五千轻骑兵加入战团,马蹄踏处所向披靡,奔着厮杀成一团的秦琼与贾复冲杀了过。

“雁门尉迟敬德在此,贾复可敢过与我决一死战?”

贾复银戟飞舞,已经稳占上风,渐渐压制的秦琼只有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功,此刻见有援兵抵达亦是并未放在心上,冷哼一声:“得好,省的秦琼一个人在黄泉路上寂寞!”

“大言不惭!”

尉迟恭叱咤一声,手中双鞭一个野马分鬃,上砸贾复脑门下攻丹田,在朝阳照耀下卷起两道金灿灿的光芒,声势非凡。

“叮咚秦琼、尉迟恭双门神首次合璧,各自获得1点永久性武力加成,秦琼基础武力上升至99,尉迟恭基础武力上升至98。临时封锁贾复所有提升武力的技能,并且降低贾复2点武力,5点智力,当前武力下降至104,智力下降至67!”

得了尉迟恭助战,秦琼精神大振,手中金纂提炉枪犹如毒蛇出洞,奔着贾复的要害部位不停的招呼。尉迟恭策马靠近贾复,仗着手中双鞭短小精悍,专攻贾复的下盘,与秦琼一长一短,一近一远,搭配的天衣无缝,相得益彰。

在双门神的抑制下,贾复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空有一身本事却发挥不出,仗着武艺娴熟,将一把银月盘龙戟挥舞的风雨不透,倒也不落下风,与两员汉将酣战百十合,难分胜负。

这边主将厮杀的难解难分,那边的将士也没有闲着,各自挥舞刀枪,呐喊着奋力厮杀,直杀得人头乱滚,血肉横飞。汉军兵力稍占优势,但有八千郡兵的战斗力稍弱,因此拖了后腿但魏军远道急袭,体力不及汉军,因此双方恶战了半天,难分胜负。

就在这时,西南方向尘土大起,魏军斥候飞报郭子仪:“启禀将军,又有一支将近三万人的汉军自寿春方向而,打着杨字旗号,距离圣泉岭战场还有二十里路程,请将军速做定夺!”

面对秦琼、尉迟恭正面阻击,魏军一时之间且难以占到便宜,若是再有三万人的援军加入战团,弄不好这支魏军就要交代在这里。

郭子仪登时骤然变色,急忙传下命令:“全军掉头向南奔梧县方向撤退,不可恋战!”

荆嗣经过随军医匠的包扎,并无大碍,当下挥舞三股托天叉在前面开路,郭子仪手提长枪居中,命贾复断后,吹响收兵的号角,全军朝西南方向的梧县撤退。

得了郭子仪一声令下,贾复也不恋战,虚晃一戟摆脱了双门神的纠缠,策马提缰掩护着魏军奔梧县退走。秦琼与尉迟恭挥兵追了七八里路程,见魏军退而不乱,一时间占不到多少便宜,当即鸣金收兵,与杨延昭的援军会合一处,奔下邳方向而去。

就在秦琼击退郭子仪之际,奉命赶往朐县驻守沿海的秦用在厚丘县境内遭遇了一支两万人的唐军,为首大将身高八尺九寸,穿一袭银色甲胄,外罩白袍,胯下白色大宛战马,手持白玉霸王戟,正是唐国大将史敬思。

“唐军竟然的如此之快,将士们准备列队迎战!”

虽然敌众我寡,但秦用并未慌乱,立马横锤指挥汉军列阵。不消片刻功夫,一万汉军就摆开阵势,与两万唐军隔着一百余丈相互对峙,弩箭齐发,各自射住阵脚。

在震彻霄的呐喊声中,秦用手提一对镔铁狮吼锤催马出阵,大锤朝史敬思一指,破口大骂:“呔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唐寇,竟然敢侵犯我大汉疆土,难道忘了被囚禁在金陵的李渊了么?番邦蛮夷,果然不长记性,既然敢入侵我徐州领土,定然叫尔等有无!”

史敬思放声大笑:“哈哈真是大言不惭,现在的徐州已经是四面楚歌,我唐魏分路进兵,就凭你这区区人马不过是螳臂当车罢了,识时务者速速下马投降,可饶你不死,否则死到临头,悔之晚矣!”

“我呸,番邦小国安敢与我争锋,不过是萤火之光比之皓月,有种的出与我一决死战,秦公子今日就让你死的心服口服!”秦用催促胯下青骢马,挥舞着镔铁狮吼锤冲出阵朝史敬思叫阵。

史敬思冷笑一声,纵马挺戟杀出阵:“井底之蛙,大言不惭,本将今日就让你知道我大唐除了西府赵王之外,还有无数的豪杰悍将,要杀你易如反掌!”

两人嘴里互相叫骂,手上也没有闲着,一个挥舞双锤,一个旋转银戟,转瞬间就厮杀成一团,直踩踏的烟尘滚滚,兵器碰撞的火花四溅,犹如天雷勾动地火,又似火星撞上地球,一时间谁也占不到便宜。

“叮咚史敬思特殊属性戟将发动,对手的武器每比自己的短三尺,则自身武力1。史敬思手中白玉霸王戟长一丈九尺,秦用手中大锤长四尺,两柄叠加长度为八尺,史敬思获得4点武力加成,。基础武力99,武器白玉霸王戟1,当前武力上升至104!”

“叮咚秦用特殊属性锤将发动,面对非锤类武将时降低其3点武力,导致史敬思武力下降至101,秦用基础武力99,镔铁狮吼锤1,当前武力100。”

在双方将士的呐喊助威声中,两员性格耿直的大将使出浑身解数,锤戟往,马走连环,从晌午厮杀到傍晚,恶战了一百八十合难分胜负。

看看天色迟暮,秦用策马后退几步,大喝一声:“你们唐军远疲惫,小爷我不占你们的便宜,咱们各自后退十里安营扎寨,明日再战如何?”

史敬思也是个老实孩子,竟然没有依多取胜,白玉霸王戟划出一道银色的光芒,拨马后退:“好,一言为定,明日清晨再此处鏖战,誓要与你分个胜负!”

两人各自依照约定退兵,秦用率兵向西撤退,史敬思则率部向东退十里安营扎寨,一场遭遇战和和气气的落下帷幕。除了两员主将厮杀了一下午之外,双方的将士鼓噪呐喊当了一下午的观众,彼此竟然没有阵亡一人,也算的上是一桩千古奇闻。

史敬思的参军建议道:“史将军,敌寡我众,何不趁机追袭,痛击这支汉军?”

史敬思摇头拒绝:“我军跨海深入徐州,不知汉军虚实,万一这支队伍是诱敌的,我军将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陛下命我等徐州虚张声势,只为吸引青州的汉军前增援,并没有让我等攻城掠地,因此休要轻敌冒进!”

秦用面对着两倍于己的唐军,侥幸没有造成重大伤亡,更兼史敬思骁勇善战,情知难以占到便宜,急忙率部撤退进厚丘县城,一边闭门死守,一边派了斥候快马加鞭的向秦琼求救。

就在秦用与史敬思狭路相逢之际,率领了一万人马向海西县城赶路的麴义也在司吾县境内遭遇了李善长、李克用率领的两万唐军,在旷野中展开了一场激战。

麴义没有秦用的武艺,老谋善算的李克用以及足智多谋的李善长也不像史敬思那么讲究道义,一言不合挥军冲杀,三万人马在旷野中展开血战。

麴义抵挡不住,折损了四千多人,拼命突破重围,率领了五千多残兵败卒向西撤退进了司吾县城,拉起吊桥闭门死守,并派了斥候向西寻找秦琼求援。

秦琼与尉迟恭、杨延昭合兵一处,总计五万余人,正向下邳撤退途中,就连续接到了秦用、麴义的求援书信,禀报唐军两路入侵,已经连下沿海六七座县城,目前厚丘、司吾已是岌岌可危,请求都督火速发兵救援。

秦琼登时为之头大,摇头叹息道:“这李世民、曹阿瞒实在欺人太甚,两路进军,欺负我徐州无人,当速速修书向青州的郑成功求援,让他率领水师从海上援!再这样下去,下邳怕是守不住了!”

秦琼当即修书两封,分别用飞鸽送往青州郑成功的水师大营,以及江东的金陵朝廷,请求出兵救援。唐、魏两路夹攻,凭徐州的六七万人马实在扛不住了。

秦用、麴义岌岌可危,救兵如救火,秦琼当即命尉迟恭率领一万五千人向北去厚丘县境内增援秦用,命杨六郎率领一万五千人向正东去司吾县境内救援麴义,竭尽全力抵挡唐军的入侵,若是这两座县城再丢掉,唐军便可以兵临下邳城下了。

得知唐军登陆徐州,郭子仪喜出望外,又探得尉迟恭、杨延昭分兵向东抵御唐军去了,立刻从梧县卷土重,朝下邳杀奔而。

秦琼得知郭子仪又杀了个马枪,当即在通往下邳的险要之处设下埋伏,静候郭子仪率领的魏军钻进口袋,好杀他个措手不及。

但郭子仪用兵谨慎,派出许多斥候刺探汉军的动静,得知秦琼在半途设伏,当即绕了个大圈转到汉军背后,反而把秦琼堵在了南面,想要撤下邳却已经没有了道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下邳变成一座空城,只有糜芳率领的三千郡兵,外加五千糜氏门口守城,随时都有陷落的可能。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