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八十三 奇兵出阴谷

一千一百八十三 奇兵出阴谷


                历城,镇东将军魏延的治所。

手握刚刚从潼关寄的飞鸽传书,魏延一脸烦躁和不忿,比照着译文编码至少审核了三遍,嘴里不停的念叨:“这飞鸽传书会不会出错了?我堂堂的大汉镇东将军,怎么可能由廉破这个老卒管辖?一定是书信出错了!”

旁边的偏将田继也跟着附和:“飞鸽传书都是由一些奇怪的数字组成,肯定是起草的官吏一时马虎写错了编号,文长将军乃是堂堂的镇东将军,论地位当朝前十,陛下怎么可能让你听命于廉破这个连廷兵都没统率过的地方武将?”

牙门将军王佑也是一脸不满:“绝对是书信编码弄错了,他廉破和战国名将廉颇同音,难道就真把自己当成一代名将了么?一个只统率过郡兵的青州兵曹,何德何能管辖堂堂的镇东将军,真是笑话!”

比起义愤填膺的魏延及麾下的几个心腹武将,徐盛则相对冷静了许多,拱手道:“文长将军,这飞鸽传书加盖了陛下的玉玺,应该没错!”

魏延一脸不甘的辩解:“这廉破只是因为王猛信任,所以才一直统领青州郡兵,唐魏即将犯,危急关头,陛下怎么会启用这么一个老头担当重任?我认为一定是起草书信的官吏出了错,我马上派使者快马加鞭赶往潼关印证此事,军国大事决不可儿戏啊!”

徐盛的身份是魏延副将,因此享受偏座的待遇,当下端起茶壶给魏延斟满茶杯,劝慰道:“文长将军不必烦躁,且听小弟为你道!”

“你说!”

魏延不顾茶水滚烫,端起一饮而尽,似乎要用这滚烫的茶水熨平内心的委屈一般,“遥想当年,我魏延不说是第一个从龙之臣,但却也是数一数二,除了贤妃娘娘以及战死的花荣之外,我仅仅比廖化、甘宁、李严几个人晚了几天,论资历大汉朝廷没有几个比的上我魏延吧?”

魏延越说越委屈,放下茶杯示意徐盛给自己斟满,再次一饮而尽,借茶消愁:“当然一个朝廷不能论资排辈,我的才能不如岳飞、李靖、吴起等人,排在他们身后,接受李药师的管辖,我魏延无话可说。可这廉破又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只统率过郡兵的青州功曹,现在竟然也骑在了我头上,实在让我心有不甘啊!”

魏延再次伸过茶碗让徐盛斟茶,徐盛却是再也不肯,吩咐一声:“人,给文长将军换酒,茶水可不是这样喝的,万一烫坏了肺腑可就麻烦了。”

很快魏延的杯中就换了自金陵酿酒厂的烈酒,一口焖了个见底,感慨道:“唉文向兄弟啊,说句大不敬的话,我觉得陛下对我有成见!”

徐盛面色一愕:“呃文长将军这话却是从何说起?”

魏延转动着手里的酒杯道:“从冯淑仪身上看出的,她当初是我引荐给陛下的,乃是除了唐后之外最早伺候陛下的嫔妃,也为陛下生了北海王、河涧王两位王子,如今却被贬为美人,与一些刚刚入宫的嫔姬为伍”

“咳咳”徐盛咳嗽一声,打断了魏延的话,“宫闱中的事情咱们这些外臣就不必评论了吧?而且末将听闻是冯美人嫉妒卫淑妃,无礼冲撞了陛下,因此被打入冷宫幽禁了一年,现在能够重新做美人,也算是不错的结果,总比关在冷宫强多了。”

魏延摸起酒杯,亲自给徐盛斟了一杯:“文向兄弟啊,常言道伴君如伴虎,宫闱中的是非对错,咱们这些外臣也分不出是非对错,愚兄只是觉得自从冯淑仪被打入冷宫之后,陛下再也不器重我了。”

“魏将军想多了!”看到魏延一脸落寞,徐盛举杯敬酒,“将军你也不要多想,之前遍地小诸侯,我军需要分兵翦灭,譬如袁绍、袁术、陶谦、孙策、刘表之流。现在曹操整合了黄河以北,成了一个实力强大的诸侯国而李唐又日益崛起,霸占了我大汉的辽东大地与幽州,唐魏联合之后兵多将广,我军必须整合成大兵团统一指挥,才能与之抗衡,所以就不会再设置那么多小兵团了。”

魏延抿了一口杯中酒,叹息道:“这个道理我也明白,李药师用兵有方,青州大包围全歼了袁绍的十五万人马,跨海袭唐都,活捉了李渊。鏖战北方,一个人顶住了李绩、李牧率领的三十万唐军,以及曹彬率领的十万魏军,让唐寇寸土难进,我魏延有自知之明,比李靖自然是萤火之光比之皓月!”

话锋一转,摇头抱怨道:“可比其他人呢?诸葛亮年方二十左右,现在已经独掌十几万兵马,孙武在雍凉攻城掠地,霍去疾率八万兵马强攻长安,而我魏延一直窝在青州防御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要听一个老匹夫调遣,如何能让我心服口服?”

徐盛笑吟吟的劝解道:“文长将军莫要抱怨,人应该知足常乐,你好歹也是镇东将军,虽然暂时听从廉颇管辖,可你的将衔比他高啊!再者说了,比起甘宁、李严、廖化等人,你的处境岂不是好得多?堂堂镇东将军,当朝三品,独掌一军,拱卫青州,陛下待将军其实不薄了,万万不可胡思乱想,授人以柄!”

听了徐盛的劝解,魏延情绪好转了许多,摇头叹息道:“我也知道陛下待我恩重如山,可是看着这么多人慢慢爬到我魏延的头上,心有不甘呢!借用陛下的一句诗词,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岂不就是写给我魏延的?”

徐盛宽慰道:“将军莫要意气消沉,这次陛下在书信中说了,唐军以进攻金陵为幌子,实则意在青州。我们这次只要联合廉破将军击退唐寇,陛下定然龙颜大悦,不吝封赏!”

“不,这次我要干一场大的!”

魏延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突然双目圆睁,斩钉截铁的道:“防守的再好也没有进攻出彩,岳鹏举在宛城守了七八年,也没有这半年连下陈留、许昌的震撼,所以这次我要主动出击,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业绩!”

徐盛又是一愣:“文长将军此话怎讲?平原有夏侯渊军团虎视眈眈,十几万唐寇隔着黄海相望,我们青州的处境比起徐州只坏不差,如何进攻?”

魏延一拍桌案,吩咐一声:“人,把我特制的地图呈上!”

亲兵吩咐一声,把一副卷轴摊开在桌案上。

魏延指着地图,对徐盛说道:“从历城顺着黄河向西走一百三十里,有两条道路可跨过黄河,直通邺城东面的魏县。”

徐盛精神为之一振:“哪两条道路,愿闻其详!”

魏延高声道:“其一乃是由东阿跨过黄河直通阳平、馆陶的官衙驿道,被称作阳谷道,行人商旅往于黄河两岸多走此道路,沿途有兵力不等的曹兵驻守。”

“难道还有另外的道路,末将不曾听闻。”徐盛一脸茫然,“除非向西一百里走濮阳过黄河,或者再向西走白马津过黎阳方可抵达邺县,但因为岳都督拿下了陈留,曹仁已经在这些地方增强了防御,怕是没有机会吧?”

魏延抚须大笑,扫了偏将田继一眼:“田继,你把另外一条道路说给文向将军听听。”

田继拱手领命,一脸得意的道:“徐将军的话,在阳谷道向西三十里的地方,有一条因为黄河改道冲开的小路,常年黄沙淤积,两旁芦苇丛生,因此少有行人,阴森恐怖,被当地人称之为阴谷。”

“阴谷,却是闻所未闻!”徐盛蹙着眉头沉吟,逐渐猜透了魏延的打算。

田继继续道:“这阴谷道虽然狭窄逼仄,荒草丛生,但却东西纵横二百余里,直通魏县,而魏县距离邺城不过八十里,拿下魏县便可以兵临邺县城下!”

听完田继的分析,魏延抚须大笑:“哈哈文向兄弟,如果拿下了曹操的老巢邺县,把曹操的妻妾儿女全部俘虏,你说会不会让满朝文武刮目相看?是否可以比肩李药师跨海擒李渊的战役?”

徐盛一脸凝重:“曹魏也是猛将如,谋士如林,只怕不会这么轻易被偷袭都城吧?不知魏将军又是如何探听到这条阴谷小道的?”

田继捻着下巴的山羊胡,不无得意的道:“徐将军的话,小人祖籍就是兖州东阿人,幼年时候在黄河两岸射猎,因此早就知道了这条人迹罕至的阴谷小道。再加上今年一直干旱,黄河水流枯萎,阴谷小道干巴巴的像是黄土高原,正好可以迅速进兵,如果全军急行,三五日便可以兵临邺县城下!”

魏延再次把杯中美酒一饮而尽,拍着徐盛的肩膀,慷慨激昂的问道:“你我手中握有四万兵马,由阴谷偷袭邺县,定能杀曹魏个措手不及,徐文向有没有胆量和我反手大干一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