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七十六 再生一个盖世猛将

一千一百七十六 再生一个盖世猛将


                长安坐落在八百里秦川的腹地,东有函谷关,南有武关,西有大散关,北有萧关,方圆万里,因位于四关中央,自古被称作关中之地。

因渭河从境内穿过,故而水土肥沃,人口稠密,又被称作“渭河平原”。在周文王时期,这片土地被称之为“西岐”,后秦国逐渐壮大,成为战国霸主,把都城定在了长安西方五十里的咸阳。

秦始皇死后天下大乱,烽烟四起,项羽率部入关,火烧阿旁宫,使咸阳遭受了巨大破坏,之前的繁华不复存在。之后刘邦击败项羽,建立汉朝,在咸阳东方五十里的地方开始建设长安城,历经文帝、武帝数代持之以恒的建设,终于在关中大地上崛起了一座壮观瑰丽,举世无双的大都城,周遭城郭超过百里,城内居民鼎盛时期多达一百二十万人。

自从形成东西两汉分庭抗礼的局面之后,双方在武关附近展开了多次争夺,从最初的吕布、杨玄感大战岳飞,再到刘彻、周亚夫抗衡薛仁贵,最后到近年的皇甫嵩大战霍去病,八百里秦川可谓无日不战,一寸山河一寸血。

而随着朱元璋、吕布被全歼于江陵,胜利的天平开始彻底向东汉倾斜,霍去病与冉闵带着樊梨花、贞德、卫疆等人与皇甫嵩在上洛一带展开了连番大战,步步逼近,一直把战线挺进到长安南方一百五十里的蓝田境内,就在这时候才意识到麻烦了!

原自从四五年之前,苏秦就敏锐的发现将长安最大的威胁自于东南方向,而且武关已经被薛仁贵控制,必须在长安东南方向重新建筑一座雄关要塞,作为防御长安的屏障。

在苏秦的上请求以及刘彻的支持下,把持朝政的杨坚、杨素、朱元璋等人俱都点头答应,由苏秦主持修建,靡费了巨大的财力、物力、人力,先后耗时四年,动用民工数十万人,终于在长安东南方一百五十里的蓝田县境内修建了一座东西绵延三十余里的雄关要塞,并取名“潼关”。

就这样,本由曹操修建在长安东面,函谷关西面的潼关阴错阳差的改变了位置,跑到了长安南面。

苏秦深知长安乃是西汉的根本,如果被东汉攻陷,西汉将会被拦腰斩断,陷入万劫不复的局面,因此修造的这座潼关耗费了巨大的心血,建造的城高墙厚,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被霍去病从上洛关击败之后,年已六十五岁的皇甫嵩与丁延平、谢映登、邓愈等人率领四万败兵撤退进潼关城内,闭门死守。苏秦又在关中地区软硬兼施招募了五万民夫,准备由钟繇之女钟无艳统率前武关驰援。

这潼关门楼高达十丈左右,两边的城墙高度也超过了五丈,与周遭的山川一脉相连,融为一体,牢牢地阻挡着东汉雄师前进的脚步。霍去病与冉闵自从去年十月率部直逼关下,到现在已经过了五六个月,一直苦无破关之策,难以逾越雷池一步。

就在霍去病受阻之际,大汉天子刘辩在宇文成都、文鸯兄弟的保护下,一路风尘,终于从金陵抵达了潼关前线。

刘辩这次从金陵到武关,并没有快马疾驰,而是视察了沿途各地,先后与豫州刺史谢安、荆州刺史房玄龄,以及庐江、襄阳、柴桑、江陵等地的太守,少则停留一两天,多则三五日,因此这三千里的路程耗费了两个月。

因为东汉的各大军团都在发力,四面开花,捷报频传,所以刘辩也不急着去潼关前线坐镇,而是一路不停的关注着各方情报,总揽全局。

得到天子御驾亲临潼关的消息,霍去病麾下的八万将士军心大震,霍去病亲自带着冉闵、樊梨花、卫疆、贞德、寇准等主要文武向东迎接了二十里路程,方才看到千余名御林军打着天子旗号,从东面逶迤而。

等刘辩勒马带缰之后,霍去病上前一步单膝跪地施礼:“臣霍去疾接驾迟,请陛下恕罪!”

冉闵、卫疆、樊梨花、贞德、寇准等文武紧随其后跟着单膝跪地:“臣等拜见陛下,接驾迟,还望陛下恕罪!”

刘辩翻身下马,先把霍去病搀扶起:“霍将军连年征战,为大汉鞠躬尽瘁,劳苦功高,快快请起!”

“谢陛下褒奖,臣半年没有拿下潼关,心中惶恐不安,岂敢再当陛下盛赞!”霍去病再次抱拳鞠躬作揖。

刘辩扫视了一下霍去病,只见他英俊刚毅的面孔已经渐生胡须,比起当年的少年英雄成熟了许多,不由的感慨一声:“朕还记得初次见到将军的时候少年英雄,一袭白袍,意气风发,想不到一转眼将军已经到了风华正茂的年龄。不知这几年以,将军可曾娶妻生子?”

霍去病一袭白银甲胄,身披白色披风,腰板站得笔直,每次开口都会抱拳施礼:“陛下的话,微臣今年不过才二十五岁。冠军侯曾经说过‘匈奴未灭,何以为家’,更何况现在天下尚未平定,臣又岂敢娶妻生子,天下不平,臣绝不娶妻!”

刘辩拍着霍去病的肩膀笑道:“霍将军啊,有句话说得好‘齐家治国平天下’,娶妻生子并不耽误平定天下,你有了妻儿一样可以为国效力嘛!”

“陛下!”一身白衣,笑靥如花的樊梨花抱腕施礼。

刘辩笑吟吟的看着英姿飒爽的美人儿,阔别了将近一年,如今再看更是风姿绰约,我见犹怜,恨不能现在就一亲芳泽;只可惜这******不给自己面子,只能等拿下长安之后再一偿夙愿了,到时候小娘子要是再推三阻四,可别怪自己霸王硬上弓咯!

“爱姬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刘辩也不称呼樊梨花的将衔,也不称呼姓名,而是当着在场文武的面直呼爱姬,表明樊梨花的身份,这小娘子是朕的女人了,谁也别动歪心思,否则别怪劳资不客气!

“陛下”樊梨花闻言脸色羞得粉红,低头嗔怪道,“不是说好了拿下长安、洛阳之后咱们的约定才生效么?现在时机尚未成熟,陛下应该称呼梨花为樊将军或者樊爱卿!”

刘辩抚摸着颌下短须放声大笑:“哈哈爱姬不必害羞,这潼关距离长安不过一百五十里,西面的徐晃、孙武也拿下了天水,拿下长安指日可待。而朕前日刚刚收到岳飞拿下许昌的消息,很快就可以剑指虎牢关,直叩洛阳城,朕与你的约定很快就会变成现实。”

众文武一起哄笑:“樊娘娘就别谦虚了,咱们好歹并肩作战一场,还望娘娘入宫之后将对我等多多提携!”

“嘿要我说,樊将军不对,樊娘娘今夜就与陛下洞房算了!”一脸虬髯,身材魁梧的冉闵跟着起哄,咧嘴笑道,“穆贤妃与陛下生了个天赋异禀,鬼马精灵的庐江王,而樊娘娘的武艺不在贤妃娘娘之下,说不定也能给陛下生个不输庐江王的小王子。到那时,我可以收小王子做徒弟,将一身武艺倾囊相授!”

樊梨花抿嘴笑道:“冉将军,看你平日里一本正经,为何今日竟然大开玩笑?梨花岂敢与穆娘娘相提并论,庐江王这样的人中龙凤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刘辩目光扫向冉闵:“冉将军,朕终于又和你再见面了,在我东汉效力这几年,感觉如何?”

“爽!过瘾,痛快!”冉闵拍着胸膛,答的干脆利索,“以前罪臣在北方割据,时常被曹操、铁木真、唐寇等各路人马打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而自从为陛下效力以,简直是所向披靡,再也没有吃过败仗!臣最近迫切的想要与曹军大战一场,一雪前耻!”

刘辩笑道:“曹阿瞒这逆贼僭越称帝,人人得而诛之,现如今汉魏已经全面开战,将有的是机会与曹军决战,数不清的魏将等着冉将军杀呢!”

冉闵放声大笑:“哈哈多谢陛下鼓励,那魏将贾复、荆布、许褚、典韦等人,臣誓要斩下一颗头颅,方能吐出心中的恶气,如果能亲手砍下曹操的头颅,那才叫过瘾呢!”

与冉闵谈笑了一通,刘辩才想起樊梨花的话还没有说,当下肃容问道:“嗯樊将军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樊梨花这才指了指背后金色头发的贞德:“陛下,臣想说的是关于贞德将军与霍将军之事”

“贞德?”刘辩一脸诧异,难不成俩人私定终身,珠胎暗结了?卧槽,大洋马够开放的啊!

“樊将军!”贞德急忙开口阻止,在大汉待了这几年下,贞德已经能够说一口流利的大汉官话。

樊梨花笑靥如花的道:“贞德妹子害羞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既然你看上了霍将军,那就赶紧趁着霍将军单身之时表白啊,向陛下请求赐婚啊,这样就可以嫁的如意郎君了!”

就在这时天空忽然有信鸽翱翔而至,扑棱棱的抖动翅膀降落宰了文鸯的手上,拿下信,大步流星的到刘辩面前:“启奏陛下,似乎是诸葛将军的飞鸽传!”

(ps:事情太多不再赘述,晚上7点半才的宾馆,大家体谅一下,很快就可以恢复正常更新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