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六十五 灭顶之灾

一千一百六十五 灭顶之灾


                许昌城高墙厚,方圆数十里,城内居民过十万。]

杨素率领五万残兵迅退入许昌,下令关闭四门,拉起吊桥,没有自己的允许,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城。同时又让曹真给曹操、曹仁修一封,请设法解许昌之围。

杨素深知,现在的局面对于曹魏说,已经不是该如何的开疆拓土,直捣金陵,而是应该如何避免局势崩盘。陈留已经莫名其妙的被吕蒙拿下,倘若再丢了许昌,整个中原地区势必将会拱手让人。

如果岳飞能够获得足够的支持,可以一路向北,出白马津渡黄河,不出五天便可以兵临曹操的老巢邺县。到时候不等曹操击败诸葛亮军团,他的妻妾儿女便会都成了岳飞的俘虏。

“蠢材,一帮废物,曹魏的文武全都是废物!”

杨素站在曾经属于曹仁的府邸之内,凝视着墙上的曹军兵力防御图,气的当着曹真的面破口大骂。

在曹操主动进攻东汉之前,曹魏的一切危险都被掩盖,所有人都只看到了曹操兵临淮南,直捣金陵的可能,却没想到一旦被汉军形成反击之后,曹魏又将会面临怎样的不利局面?而现在,岳飞军团已经把这样的难题摆在了曹操面前!

面对着墙壁上悬挂的巨大防御图,杨素越看越心惊,扼腕叹息道:“许昌一旦被突破,曹魏遍地皆是漏洞,岳飞完全可以长驱直入,你们大魏国将会土崩瓦解!”

曹真面如土色,怔怔的站在原地任凭杨素训斥,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杨素快步走到桌案前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让自己的情绪冷静一下,然后指着地图向曹真以及自己麾下的众将分析:“听说陈留只留了四千人防守,真是可笑啊可笑!”

“曹子孝将军一开始留给车胄了一万人马。”曹真面无表情的做出解释,“后夏侯元让将军战死徐州,陛下从全国调兵,从陈留抽调了四千。前几天于禁又从陈留抽了两千,导致只剩下了四千兵马”

杨素冷笑一声:“哼我不管什么原因,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曹魏只在陈留驻防了四千兵马,而且已经被岳飞的部将一举攻陷。你们曹魏之前对东汉建立的主动优势已经丧失殆尽,不要说再觊觎江东,弄不好岳飞会渡过黄河,直捣你们的老巢邺城!”

“啊不会这么严重吧?”曹真大吃一惊,吓得额头渗出了细微的汗珠。

“不会这么严重?”杨素冷笑一声,语气中充满了鄙夷与无奈,唇亡齿寒对西汉毕竟也没有好处,杨素也不想看到这种糟糕的局面。

杨素拿起毛笔在许昌上划了一个黑色的叉号:“许昌是你们曹魏抵御岳飞的门户,在曹操伐汉之前驻扎了曹仁的近十万兵马,可随着曹操的进攻,只剩下于禁的五万人拱卫许昌。”

“可可能大魏皇帝把、把咱们的十万兵马也计算进去了吧,所所以才会肆无忌惮的从许昌抽抽、抽调兵马。”邓结巴手抚佩剑,对曹操的心态做了剖析。

杨素又抬手在陈留上划了一个黑色的叉号:“陈留当时给车胄留了一万人马,这是曹魏抵御岳飞的第二道防线,现在已经被东汉拿下”

杨素说着话手指继续向上移动:“大家继续看,从陈留向北一百五十里便是白马县,顺着白马坡直抵白马津渡过黄河,向北一百二十里便可以直抵邺县城下。曹子丹,我问你,这一路你们有多少兵力在防御?”

曹真面色如土,一脸焦虑的答道:“杨公的话,这一路除了在白马津驻有三千守军之外,只有各个县城的兵力在防御。”

“三千守军?”

杨素冷哼一声,恰好有一支飞虫落在了地图上,便伸出手指碾死,“在岳飞的十几万兵马面前,这三千守军就是螳臂当车!”

曹真沉默不语,就连杨素的十万西汉军与于禁的五万魏军都渐渐被击溃,驻守白马津的三千兵马连给岳飞塞牙缝都不够。

杨素的手指继续在地图上移动:“从白马津渡过黄河,距离邺城不过一百二十里路程,你们曹魏又安排了多少兵马?”

曹真看得出现在的杨素是真心替曹魏着急,当下便如实禀报:“杨公的话,过了白马津之后,我曹魏在黎阳驻扎了五千兵马,由大将路昭镇守。再向北荡阴、安阳两县均无驻兵,可以畅通无阻的直抵邺都城下,城内有朱灵将军与太子曹昂率领两万人驻守。”

杨素双手一摊,朝满堂文武道:“看看、看看大伙儿都看看,从陈留到邺县只不过二百七十里路程,这么长的防线只有白马的三千人马与黎阳的五千人马,如果许昌丢失,岳飞完全可以在五天之内兵临邺县城下。”

“岳飞敢孤军深入吗?”曹真双目闪烁,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杨素手抚胡须,沉声道:“你们曹魏的兵力已经全部被汉军牵制,如果许昌一旦丢失,岳飞的十万大军再无对手,一路空虚,有什么不敢深入的?就凭朱灵、路昭这样的无名下将,不要说是岳飞,就算吕蒙、岳等人也可以打的二人满地找牙!岳飞甚至可以在拿下邺县之后继续向北推进,把你们曹魏的领土全部蚕食!”

就目前的曹军分布看,曹操率领的十几万主力军正在寿春与诸葛亮兵团对峙,曹仁正在谯县策划夺陈留,徐州的陈子正在和徐达较量,曹彬军团正在防御南皮,监控李靖军团。

任何事情都是相互的,在曹操进攻东汉之前,看起各路曹军都对汉军形成了牵制之势,而现在被岳飞反攻之后,却变成了各路曹军都被汉军牵制的局面。任何一路曹军只要撤退,都有可能被汉军趁虚而入,与岳飞形成两面夹击的态势。

唯一可以调动的似乎只有驻守平原的夏侯渊兵团,但与邺城的距离和陈留几乎相等,就算全力驰援只怕也只能在邺城附近与岳飞军团相遇,而不能在白马津、黎阳等要塞堵住岳飞。

杨素盯着地图不停的叹息:“唉真不知道曹孟德是怎么用兵的?也不知道郭嘉、范曾、贾诩、司马懿这些谋士是不水酒囊饭袋,只想着进攻东汉,却没有考虑到万一被东汉反攻将会是怎样的局面?”

“或或许,或许大魏皇帝认为杨公你和于禁完全能够挡得住岳飞,就算正面赢不了,也绝绝不会丢失许昌,就算许、许昌丢了,也不会丢掉陈留!”邓艾再次剖析了曹操及幕僚的心理。

杨素长叹一声:“唉我也曾经以为不会输给岳飞,但这个对手实在太强悍了!陈留已经丢失,如果许昌再丢掉,你们曹魏就等着灭亡吧,除非韩信复生,或者白起再世,才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

曹真单膝跪倒在杨素面前:“杨公,请你一定要帮曹真守住许昌啊,否则唇亡则齿寒,倘若大魏亡了,只怕洛阳朝廷也将会不复存在。”

杨素双眉微蹙,沉声道:“大厦将倾,独木难支,我只能尽人事听天命,能否挡住岳飞,就看曹孟德他怎么应对了,否则就等着都城沦陷吧!”

“末将这就修给陛下,把杨公适才的分析告知于陛下,请他做应对!”曹真从地上爬起,吩咐亲兵研墨,准备给曹操写信。

杨素大手一挥:“不必修了,局势已经恶化到这种地步,如果曹操还看不出危机,那就干脆灭亡算了!”

杨素虽然这样说,但曹真终究不放心,找机会写了一封信,交给斥候趁着汉军尚未围城之前出了东门,快马加鞭向寿春拜见曹操去了。

傍晚时分,夕阳刚刚落山,十万汉军就兵临许昌城下,扎下绵延的寨栅,将许昌城围困了起。

夜深人静之时,两个小厮打扮的少年挑着灯笼在曹仁的府邸行走,看起像是巡夜的样子,但却无人知道其中有一个就是名动天下的大汉庐江刘无忌。

两人一边大摇大摆的行走,一边不时的窃窃私语,凌统悄声对刘无忌道:“小王爷,孙尚果然料事如神啊,他说曹真会招募仆人,曹真果然招募仆人了。他说杨素和张须陀会入驻曹仁的府邸,果然就入驻了!”

刘无忌咳嗽一声,告诫凌统不要大惊小怪:“这有什么可奇怪的?曹军兵力紧张,自然会从各个府邸中抽调精壮,抽走了精壮之后府邸里面就缺人手,缺人手自然会招募仆人,咱们两个小厮曹府报名,自然被收下了。杨素和张须陀进了城,无处可去,自然要在曹仁的衙门暂住,这不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么?”

“好吧,还是小王爷慧眼如炬!”凌统举了举手里的灯笼,表示自己心服口服。

刘无忌拍了拍揣在怀里的信:“这是孙尚写好的信,咱们只要把它丢在张须陀的房间里,再设法向杨素告密,嘿嘿张须陀要么反要么死!”(未完待续。)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