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六十一 双喜临门

一千一百六十一 双喜临门


                许昌城外营盘连绵,旌旗招展,刀枪蔽日,甲胄森然。

杨素率领从宛城退的七万兵马驻扎在许昌正西,于禁则与夏侯尚率三万兵马驻扎在许昌正南,两军互为犄角,与岳飞率领的十万汉军隔着十里路途遥相对峙。

自从派遣吕蒙、岳伏击曹仁之后,岳飞命高宠、高长恭、杨业等人轮流叫战了多次,只是杨素与于禁一起挂起免战牌,任凭东汉军百般辱骂,坚决不出一兵一卒。

高宠与高长恭尝试了几次强攻联军大营,俱都被提前做好了防御工事,躲在壕沟里面或者站在箭楼之上的弓弩手射退,只能报岳飞,再图良策。

岳飞正在与孙膑、刘晔苦思破城之计时,突然接到斥候报,说是吕蒙、岳中了司马懿的计策,被牵着鼻子在陈郡境内遛了好几圈,并在阳夏境内遭到水攻,在荡渠河损兵折将,折损了一万兵马的同时还搭上了大将徐荣的性命。

“劣徒误我!”

听到噩耗的岳飞两颊微微抽搐,脸色铁青,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一拳狠狠的击在桌案上:“唉惭愧啊,我知道劣子岳勇猛有余,统帅不足,便把希望寄托在了吕蒙身上。想不到竟然也如此不堪重用,被司马懿玩弄于鼓掌之间,实在让我心痛啊!”

孙膑安抚道:“胜败乃兵家常事,那曹仁乃是曹操最为倚重的宗族大将,久经沙场;而司马懿阴险狡诈,就连薛仁贵将军也多次在他手下吃了大亏。吕子明今年不过二十三岁,岳贤侄二十二岁,输在经验欠缺,都督也不要过于忧虑。”

岳飞摇头叹息道:“虽然用兵与年龄有极大的关系,但更重要的还是看天赋。冠军侯辞世之时不过才二十四岁,便已经建立了震古烁今的功绩,封狼居胥,大破匈奴于祁连山,名垂青史。而那司马懿其实与吕蒙年龄相仿,用兵却诡计百出,这就是天赋”

顿了一顿,继续说道:“说到这里必须提一下诸葛亮,论年龄他比吕蒙还要年轻两岁,却一路所向披靡,南下援救交州,西进平定南,掌控巴蜀大局,让刘备与刘赵联军拼了个两败俱伤。又率领十万大军水陆并进,阻挡曹操主力于合肥,这表现已经直追李靖与吴启,让本督自叹不如啊!”

孙膑与刘晔一头:“论后起之秀,诸葛孔明的确是我大汉之翘楚,百官之楷模。”

“被司马懿如此玩弄,看吕蒙与岳绝不是对手,只好将二人调,再图良策了。”岳飞无奈的拔出一支令箭,派遣传令兵赶往吕蒙军中,勒令二将退许昌大营。

只是岳飞没有等到吕蒙的退兵,却在次日傍晚接到了陈留大捷的消息。

吕蒙派遣的使者一路风尘,满脸尘土却掩盖不住脸上的喜悦之色,跪倒在岳飞的帅帐之中:“启禀都督,吕蒙、岳两位将军已经攻克陈留,特命小人前报喜!”

“什么?吕蒙与岳拿下了陈留?”

尽管都说大将风度应该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但岳飞实在需要一场鼓舞人心的胜利证明自己,此刻听到吕蒙拿下陈留的消息之后,心头不由得一阵热血澎湃,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论城市的战略重要性,作为曹操前期的老巢,陈留只在许昌之上,拿下陈留的震动一点也不亚于攻克许昌,好似天上突然掉下一个馅饼,怎能不让岳飞喜出望外?

使者喜滋滋的重复了一遍:“都督的话,吕蒙将军与岳将军已经于今日晌午斩杀车胄,攻克了曹魏重镇陈留!”

“恭喜都督,贺喜都督!”满帐文武俱都面露喜色,在孙膑、高宠的带领下一起向岳飞施礼庆贺。

确认了这个消息之后,岳飞大喜过望,传令重赏使者:“人,给使者冲上一壶热茶滋润一下喉咙,我要仔细听听这两个小子是如何扭转败局,逆袭陈留的?”

使者喝了一碗油茶,当下把杨妙真从水上偷袭司马懿背后,与岳并肩作战,并建议吕蒙、岳以攻为守,主动进攻防御空虚的陈留。吕蒙、岳欣然采纳,由吕蒙率部白衣渡河,乔装成商人引诱守军出城,计斩车胄兄弟的过程详细说了一遍。

岳飞与满座文武听完之后不由得面面相觑,虽说拿下陈留是吕蒙与岳执行的,但真正制定战略起关键作用的还是杨妙真这个及巾帼英豪,实在太让人意外了!

“哎呀杨老将军对儿女的教育实在让岳飞甘拜下风啊,请受我一拜!”岳飞一脸的心悦诚服,起身向胡须花白的杨业施礼,“七郎勇冠三军,六郎大将风范,你们杨家不仅男儿一门忠烈,女子也是巾帼不让须眉,实在是满门忠烈。”

杨业大笑着还礼:“哈哈岳都督过奖了,此乃拙荆的功劳,老朽也就是指点一下他们的武艺罢了!”

自从穆桂英挂帅之后,东汉对大军团主将的称呼已经是“元帅”与“都督”并存,甚至同一个军团中的文武都会用不同的称呼,有人称呼都督,也有人称呼元帅。

听杨业提起妻子佘赛花一脸的自豪,众人一起大笑道:“佘夫人能够教育出这样出色的儿女,想也是通晓兵法之人,若不是我们大汉人才济济,说不定老夫人还有上沙场的机会呢!”

“哈哈诸位见笑了!”杨业抚须大笑,“我大汉兵多将广,猛将如,谋士如林,岂能让一个老太婆到沙场上班门弄斧,笑我大汉无人。不过小女与岳贤侄并肩作战,看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

岳飞对于杨业想把女儿许配给岳之事毫不知情,听了老将军的话一脸茫然:“什么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刘晔曾经被杨业委托试探岳的意思,当下抚须笑道:“一桩大喜事,老将军欲把女儿许配给岳公子,与元帅结为秦晋之好。”

孙膑抚须大笑:“妙哉,妙哉!岳元帅精忠报国,杨氏一门忠烈,岳应详勇冠三军,杨妙真巾帼不让须眉,此乃天作之合,将必然流传千古,杨岳之好可以代替秦晋之好了!”

岳飞更是笑逐颜开,再次向杨业施礼:“我儿岳勇猛有余,稳重不足,若能得到令嫒管教,将或许能够成器。承蒙老将军抬爱,我即刻修给拙荆,让他在金陵备下聘六礼,托媒前往徐州登门提亲。”

“哈哈多谢岳元帅不嫌弃小女!”杨业大笑着还礼,最后却又露出忧虑之色,“只是我这个女儿在家中最小,自幼被母亲哥哥宠溺惯了,我怕她不从,怕是要费些周章!”

岳飞听了面露遗憾之色:“令嫒能够洞悉陈留空虚,献上以攻为守之策,这见识实在非凡。若是看不上犬子,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能怪他福薄缘浅,老将军也莫要强人所难!”

杨业手抚花白的胡须,拍着胸膛道:“元帅直管放心,这次尊夫人若是下了聘六礼,便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她若敢不从,我便与她断绝父女关系!”

今日先有陈留大捷,又有杨业结姻,对岳飞说可谓双喜临门,当即下令设宴庆功,与众将痛饮三杯,并且犒劳三军。

不多时,汉军大营内酒肉飘香,三军将士开怀畅饮,帅帐中众将更是推杯换盏,一起向岳飞祝贺。

当然,以岳飞的性格自然不会因酒误事,早就派了霍峻、董袭二将率领两万人马在大营周围的工事中严加防御,提防敌军夜袭劫营。

帅帐内众将正喝的痛快,忽然有一名偏将从长社赶求见,直入帅帐跪倒在岳飞面前:“启禀元帅,那冯胜趁着在长社看守粮草,无人监管之际,每日酗酒,时常喝的酩酊大醉。末将唯恐有失,损失了粮草,耽误了元帅用兵,也禀报!”

岳飞勃然大怒,拍案而起:“这冯胜实在可恶,大战在即,身负重任,竟然敢贪杯酗酒。高肃何在,命你即刻赶往长社拿下冯胜,派人押解到许昌大营,并且暂时镇守粮草。”

已经将近而立之年,相貌更添成熟稳重,器宇轩昂的高长恭立刻起身领命:“谨遵都督之命!”

“且慢!”孙膑急忙起身,阻止了高长恭。

岳飞余怒未消,恨恨的道:“这冯胜虽然有些本事,但品行不端,贪功逐名,拉帮结派,因此本督一直没有重用他。但又念在他有些本事的份上,生怕埋没了人才,所以这次才委与重任。谁知他不好好表现,竟然如此放肆,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次誓要军法处置!”

孙膑笑道:“对于冯胜,我还是略有了解,虽然喝酒,但从不贪杯,想绝不会无缘无故的酗酒。而且似他这般贪慕功名,好不容易有立功的机会了,怎么能够不好好表现?只怕冯胜酗酒之事定有内幕,请容我走一遭冯胜军营,说不定能够找到大破杨素、于禁之策!”()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