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六十二 岳元帅的军令状

一千一百六十二 岳元帅的军令状


                次日清晨,孙膑就从相距八十里的冯胜大营返。(?[〔>

盛怒过后的岳飞已经冷静了下,立即召集麾下文武前帅帐军议,命亲兵给孙膑看座:“孙尚,冯胜酗酒是蔑视军纪还是有意为之?”

孙膑呷了一口茶,笑吟吟的道:“冯将军立功心切,没有禀报元帅便自行策划了诱敌之策。每日在军营中公开酗酒抱怨,实则在险要之处暗设伏兵,只为引诱魏杨联军前劫营,好予以重创。”

岳飞这才露出欣慰的表情,抚须道:“我岳飞自从坐镇宛城以,除了杨延嗣那次擅自出战之外,再也无人敢违抗军令,军纪如山。这冯胜总算没挑战本帅的权威,动摇了军心。只是那杨素用兵了得,而冯胜又兵微将寡,倘若杨素以重兵劫粮,即便冯胜设下埋伏,只怕也会有失啊,必须派遣两员员大将前往助阵!”

“高宠、董袭何在?”岳飞话音未落,伸手拔了令箭就要调兵遣将。

“末将听令?”高宠与董袭一起抱拳出列。

孙膑笑着起身:“岳帅且慢,在归途之中,宾由冯胜的诈酔诱敌之计想到了一个可以大破敌军的连环计,且容某慢慢道。”

“哦孙尚智计百出,就连陛下都格外器重,不知计将安出?”岳飞笑逐颜开,挥手示意高宠与董袭暂且退下,听孙膑把话说完再接令箭不迟。

孙膑起身附在岳飞耳边耳语了好长的一阵,最后才胸有成竹的笑道:“若是能够成功的施展这一系列连环计,必然能够击破杨素、于禁,甚至拿下许昌也不在话下。”

岳飞也面带笑容的频频颔:“孙尚这一系列计策堪称绝妙,只是让何人做引子,打开这连环之门呢?”

“要策反张须陀,自然是非庐江王莫属!”孙膑到座椅上坐定,气定神闲的把人选道。

岳飞双眉微蹙:“孙尚说的是小王爷?”

“谁又在背后说本王坏话了?”

岳飞话音未落,帘幕一挑,十岁的刘无忌背负双手,带着十四岁的凌统,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帅帐。

“唉岳元帅啊,本王你的大营已经三四个月了吧?你非但不让本王上阵,还打算把我送金陵,实在是明珠暗投啊,你这魄力还不如尉迟将军哪!”刘无忌径直到岳飞的帅案旁边,开始苦大仇深的吐槽。

岳飞急忙吩咐亲兵给刘无忌看座,笑容满面的解释:“沙场凶险,刀枪无情。小王爷之所以在濡须能够欺骗蔡瑁,是因为天下人都不认识你,而现在小王爷已经名满天下,若是上了沙场,定然会引起曹兵注意,若是有个闪失,岳飞怕是担待不起!”

刘无忌却并不买岳飞的帐,继续抱怨吐槽:“岳元帅,你女儿是我皇兄的太子妃,我得喊一声皇嫂,咱们就是一家人,你可不能故意压制我啊!你放心,小王我对皇位没有一点兴趣,就想当个兵马大元帅,帮着皇兄打天下,谁要是敢和皇兄抢皇位,小王我第一个不答应,你不用担心我威胁到皇兄的太子之位啊!”

“哎呀小王爷这话可不能乱说!”

岳飞吓了一跳,急忙阻止刘无忌继续说下去,虽然童言无忌,但毕竟事关皇室储君,万一被有心人抓住大做文章,怕是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既然小王爷立功心切,而且你也机智过人,甚至就连曹魏的头号智囊郭嘉都抓了,这次孙尚便委派给你一个任务,不知小王爷敢不敢去?”

刘无忌大喜过望,双手在大腿上猛的一拍,整个人像弹簧一下跳了起:“哈哈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岳元帅是个大公无私的人,绝不会让明珠暗投的事情生。孙尚有什么事情直管吩咐,纵然是刀山火海,小王也绝不退缩!”

“小王爷直管放心,微臣岂敢给你安排危险的差事,就是让你混进许昌,伺机给张须陀送一封信,利用你的身份策反张须陀倒戈。”孙膑和颜悦色的走到刘无忌身边,俯身贴在耳边面授机宜。

刘无忌听完登时就不乐意了,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嘿感情孙尚你和岳元帅一唱一和,在这里骗小孩啊?我当是给我安排什么差事着,原让我做个送信的童子啊,不干不干,坚决不干,我就要上阵杀敌!”

“小王爷莫急,俗话说将在谋不在勇,若是小王爷你能够成功的策反张须陀,可是胜过斩杀千军万马啊!”孙膑耐着性子给刘御讲道理,当然面对皇帝的儿子,想不耐着性子也是不行。

刘无忌却不吃这一套:“任凭你磨破嘴皮,小王我也不答应,我就是要上沙场!”

“小王爷你看这样如何,如果你能够按照孙尚的计划成功策反张须陀,我拨给你五千人马调遣,任你自行指挥。”岳飞灵机一动,换了个思路说服刘无忌。

刘无忌登时喜上眉梢:“军中可是无戏言,岳将军你是三军主帅,想绝不会信口开河!”

被刘无忌将了一军,岳飞摇头苦笑:“小王爷果然机智,小小年龄心智就这般成熟,前途不可限量啊!怕是比劣子岳与劣徒吕蒙强多了,不愧是皇室帝胄。”

“我可不听你的吹捧,口说无凭,立下军令状!”刘无忌不依不饶,麻利的起身把笔墨纸砚送到了岳飞面前,“挡着三军将士的面写下军令状,倘若小王我能成功策反张须陀,必须拨给我五千兵马,由小王指挥。”

“啊还要立军令状?”岳飞哭笑不得,“从都是部将给元帅立军令状,哪有元帅写军令状的?”

满帐文武无不哑然失笑,对刘无忌的机智和胆量感到钦佩,小小年纪竟然对沙场如此向往,而且巧舌如簧,心思缜密,将必成大器。如此看,庐江王能够计杀蔡瑁,活捉郭嘉,智赚文聘,也不是偶然的事情,实在是这小子天赋异禀,机智过人。

“诸位将军,岳元帅刚才亲口说的话,想你们都听到了吧?军中无戏言,这话可不是闹着玩的对吧?”刘无忌使出浑身解数逼着岳飞给自己写军令状,并鼓噪将士们起哄。

岳飞被刘御逼的没有办法,只能提笔把刚才说的话写了一张字据,先哄着这个小祖宗,等拿下许昌之后再设法把庐江王送金陵就是了。

刘无忌看了一遍,待字迹晾干之后这才心满意足的折叠了塞进袖子里,扯了凌统一把就走:“岳元帅与孙尚直管放心,我与凌统趁着许昌还没有被围之际,先混进许昌守株待兔,等着杨素的大军退入城池后,再伺机策反张须陀。”

刘晔虽然不知道孙膑和刘无忌耳语的什么,但却知道孙膑是想要利用刘无忌和张须陀之前的渊源进行策反,急忙站出阻止:“孙尚,庐江王乃是陛下之子,万一有个闪失,我等怕是担待不起!”

孙膑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刘子扬直管放心,小王爷虽然在濡须立下大功,但那支敌军已经几乎被全歼。只要乔装打扮一番,没有几个人会注意一个十岁的孩童,比起成年斥候更容易混进许昌。而且庐江王与张须陀有过交集,更有把握成功策反张须陀。”

刘无忌拍着胸脯对刘晔道:“刘大人直管放心,洛阳我都能去自如,难不成许昌就是龙潭虎穴么?你们直管等我的好消息便是!”

刘无忌生怕岳飞变卦反悔,扯着凌统头也不的出了帅帐,没有携带马匹,只是把兵器藏进了特制的空心扁担之中,乔装打扮成一个小厮,与凌统一起出了帅帐,不消片刻就不见了踪影。

刘无忌与凌统动身之后,岳飞便开始调兵遣将,命高宠、董袭各自提兵一万五千人赶往长社,寻找险要地点设伏,只等杨素、于禁前劫粮。

待高宠与董袭点兵离开之后,岳飞又命高长恭、杨业各自点起两万人马,并亲自统率一支两万人的队伍居中,只要看到长社方向起火,便三路猛攻于禁。争取先把实力较弱的于禁击溃,才能让杨素的队伍撤退进许昌死守,保证连环计顺利进行。

随着岳飞一系列的调遣,汉军大营内看似一片安静,实则暗流涌动,大战一触即。

万事俱备,只等敌军自投罗网,孙膑又给冯胜修一封,授予锦囊妙计,让他先给张须陀挖个坑,过几天才能埋得彻底干脆。

冯胜接到孙膑的信之后,立即依计行事,寻找了几个能言善辩,而且又忠心耿耿的士兵杖责了三十,命几人前往张须陀军营告密。

杨素的大营隔着十几里与岳飞相互对峙,亲自坐镇中军,史万岁、张须陀、邓艾等三人的寨栅一弧形拱卫,进退有据,防守严密。

这日晌午,张须陀刚从杨素大营开完军议归,就有守门的卫兵报:“启禀张将军,门外有几个汉卒投,说是有秘密军情献上!”(未完待续。)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