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六十 岳飞是鸡肋?

一千一百六十 岳飞是鸡肋?


                中原地区繁华富庶,土地肥沃,自古以便有得中原者得天下的说法。

陈留国位于许昌正北方向一百二十里,春秋时代叫做留县,后为陈国吞并,遂改名陈留。到了汉朝末年,已经发展成了下辖十七座县城,人口一百万的超级大郡,论面积与人口,犹在颍川郡之上。

在曹操起兵初期,陈留一直是曹操的大本营,直到曹操平定河北后才把治所迁徙到了邺县。曹操撤出许昌之后,曹仁便把行辕设在了陈留,总揽中原,严防东汉入侵。

随着曹操登基称帝,汉魏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颍川郡势必会成为双方争夺的焦点,曹仁便把行辕从陈留搬迁到了许昌,以便于调度指挥,留下部将车胄率领一万人马守卫陈留。

在夏侯惇战死沛县之后,曹操一怒之下从全国调兵,因为有许昌在前线拱卫,遂一纸调令从陈留抽走了四千兵马。而在岳飞大举反攻许昌之际,于禁不顾车胄的反对,以曹仁副将的身份从陈留强行调走了两千兵马,导致陈留更加空虚。

“拥有百万人口的堂堂大郡,只给留下了四千兵马,真是笑话!若岳飞够胆量,派遣一支精兵孤军深入,直抵城下,不消三两天的功夫便能破城!”眼看着麾下的兵力愈愈少,车胄的牢骚便愈愈多,几乎每日都会在幕僚面前抱怨。

郡丞陪笑道:“太守大人过虑了,如今大魏皇帝正率领十几万兵马驻扎在寿春,颍川有于禁、杨素的十万联军抵挡岳飞,东面陈子正与徐达杀的难解难分,难不成岳飞的人马插上翅膀飞到陈留城外吗?”

车胄一脸鄙夷的摇头:“陈大人此言差矣,只要岳飞有足够的胆量,至少有两条道路可以绕过许昌抵达陈留城外。当然,像岳飞这样的酒囊饭袋,就算有十条道路他也不敢犯!若是换了李靖或者吴启统率中原军团,则陈留危矣,至于岳飞我还真没放在眼里!”

郡丞陪笑:“哈哈太守大人所言极是,这岳飞只是一个守土有余拓疆不足的鸡肋而已。与李靖、吴启同为东汉三大顶级武将,功绩却不可同日而语,估计是因为东汉太子岳丈的身份才得以身居高位吧?”

就在这时,忽然有差役报:“启禀太守大人,陈留城南发现了一支商旅,正向陈留行,目前距离城池还有十里左右的路程。”

地方驻军与出征的军团不同,平日里不会派遣斥候刺探情报,大多数时候都是依靠烽火台传递消息,因此吕蒙率领着乔扮成商旅的队伍轻而易举的逼近到距离陈留十里左右的地方,这才引起了魏军的注意。

“哪里的商旅,有多少人?”车胄蹙眉问道。

差役拱手答道:“太守的话,目测有四百人左右,押送了两百多辆马车,不知自何处也不知去向何方。”

车胄大手一挥,召唤亲兵听令:“传我命令,让车甲带领一千人出城拦截住这支商旅,查明身份与去向,若有可疑之处,把马车及物资全部‘充公’!”

顿了一顿,话外有音的提醒道:“充公,你懂不懂?”

亲兵陪笑:“小人明白,一定会把太守大人的意思转达给车甲将军。”

车甲是车胄的兄长,官拜陈留兵曹,长得肥头大耳,圆敦敦的像一个南瓜,此刻正在军营中聚众赌博,听车胄亲兵道明意之后,不由得笑逐颜开。

“兄弟们,有一支历不明的商旅靠近了咱们的地盘,抄家伙随我出城看看!”

随着车甲一声令下,一千郡兵列队出了陈留南门,向南走了六七里路程,便看到了一支三四百人的商旅队伍,大多数都穿着灰白色的商旅服,一个个头戴斗笠驱赶着马车,正朝陈留城池行。

“呔你们这支队伍自何方,准备去向何处,可有通关文牒?”车甲策马向前,手中马鞭朝为首的吕蒙一指,大声喝问。

随着车甲一声叱喝,一千郡兵一拥而上,举起手里的刀枪把乔装成商旅的汉军团团围住,大声恐吓:“全部抱头蹲下!”

乔扮成商人的汉兵俱都双手抱头,看似无意实在有心的站在了外围,不动声色的堵住了郡兵撤退的道路,只等吕蒙一声令下,便与躲藏在马车里的同伴内外夹攻,全歼这支不知死活的郡兵。

一身商人打扮的吕蒙向车甲拱手陪笑:“呵呵我等是自并州的商人,准备去颍川贩卖镔铁,没想到起了大战,只好退并州。”

车甲横眉竖目,吹胡子瞪眼:“通关文牒拿看看?”

“借一步说话,众目睽睽之下不方便!”吕蒙笑吟吟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车甲心领神会,背负双手,趾高气扬的跟着吕蒙到了一辆马车侧后方:“让本将看看你的通关文牒成色如何,够不够分量?若是吝啬抠门,休怪本将铁面无私,把你的马车全部充公没收了!”

“保证让将军满意!”

吕蒙话音未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马车里拔剑在手,寒光一闪,登时将车甲的头颅斩了下。

“大胆你这商旅竟敢擅杀朝廷命官,难道想造反不成?”猝不及防的郡兵顿时乱作一团,齐声聒噪。

吕蒙挥剑如风,连斩数人:“兄弟们动手,休要放走一人!”

“杀!”

随着吕蒙一声令下,早就摩拳擦掌,蓄势待发的汉军从马车里蹿了出,一个个挥舞起刀枪,奋力砍杀一脸懵逼的郡兵。直杀得血肉横飞,人头乱滚,惊慌之下甚至忘记了抵抗。

至于这些马车与商人服装,则是吕蒙在半途包围了一个大商贾的村庄,软硬兼施,从村子里征调了二百辆马车,命令将士们躲在车厢里,利用瞒天过海之计悄悄靠近了陈留,并成功的引蛇出洞,杀了郡兵一个措手不及。

每辆马车里面埋伏了七八个汉兵,皆是久经沙场的悍卒,战斗力远超魏兵,而且兵力上又占据了优势,与乔扮成商旅的同伴内外夹攻,不消片刻功夫就把这支郡兵全部歼灭,直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不曾逃脱一人。

“换上魏军甲胄,迅速赶往陈留城下!”

汉军迅速换上魏军的甲胄,跟着吕蒙以最快的速度杀奔陈留城下,不过一顿饭的功夫便抵达了陈留南门,此刻城门依旧大开,进出的百姓熙熙攘攘,丝毫没有察觉到异样。

吕蒙率部到城下一阵砍瓜切菜,将守门的百十名郡兵全部砍倒在血泊之中,在城头插上了汉军旗帜,并派遣斥候快马通知岳,速速赶增援。

听到城墙上人喊马嘶,乱糟糟一团,车胄亲自带了五百郡兵前查看,远远看见穿着魏军甲胄的士兵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砍杀起自家人,不由得勃然大怒,催马向前大声呵斥:“你们这些混账东西造反了不成?”

吕蒙一声咆哮,催马挺枪直取车胄:“无能鼠辈,中了我的瞒天过海之计,可识得大汉横野将军吕子明?”

“啊岳飞竟然真的派人偷袭陈留了?”车胄目瞪口呆,惊讶的就连嘴巴都无法合拢。

寒光一闪,吕蒙只一枪便把车胄刺于马下,命身后士卒割了首级挑在枪尖上在街巷中驰骋,大声高呼:“朝廷大军已到,逆贼车胄已经授首,识相的速速跪地投降,免得死到临头悔之晚矣!”

车胄兄弟陆续死在吕蒙手下,陈留城里的守军群龙无首,一部分人缴械投降,一部分人仓惶出逃,只剩下不足三分之一的依旧负隅顽抗,与吕蒙率领的两千汉军展开巷战。

半个时辰之后马蹄声大作,岳率领两千骑兵杀到,一举冲进城内,砍瓜切菜般歼灭了负隅顽抗的郡兵。又过了半个时辰,万余名主力部队陆续进入了陈留城,彻底控制了这座拥有十五万人口的大城。

岳率部固守城池,吕蒙出榜安民,一面派遣使者向岳飞报喜,一面派人邀请杨妙真与朱桓前协助防御陈留,抵挡曹仁的反扑。

由于杨素把黄河水灌入了荡渠河,使得河水高涨,杨妙真与朱桓得知拿下陈留的消息后大喜过望,率领一万水师溯河而上,直抵陈留城西二十里驻扎,与城内的守军互为犄角。

曹仁正在谯郡与司马懿、司马错、赵普、巨毋霸、阮翁仲等人商议下一步的策略,忽然接到陈留失守的消息,不由得气血逆流,当场晕倒在地。

众人慌忙召唤医匠紧急救治,片刻之后曹仁才悠悠醒转,恨恨的道:“许昌能否守住犹未可知,没想到却先把陈留丢了,我还有何面目去见陛下?”

巨毋霸与阮翁仲一起抱拳道:“曹子孝将军勿要自责,我二人誓要帮你夺陈留,那夜在岳手下吃了亏,改日一定加倍讨!”

ps:码字好累,今天不败传说开测,青铜大军筹备了多少人,战果如何?好想问一下有没有人爆到杜蕾斯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