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五十三 冢虎鬼谋

一千一百五十三 冢虎鬼谋


                得知杨素战败,岳飞大举进攻颍川之后,曹操暂时停止了反攻合肥的计划,命曹仁率司马懿、司马错、史进等人提兵五万离开寿春,朝许昌星夜返程。?网

对于曹操说,许昌不仅仅是一座人口重镇,也是一座经济重镇,更是一座军事重镇,倘若被岳飞拿下对于曹魏的士气将是一个极大的打击,曹操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生。

曹仁与司马懿率兵由下蔡北上,穿过龙亢、山桑,一路急行军,不数日便进入了谯郡境内,距离许昌还有四百里左右的路程。

这日清晨天色朦胧亮,仅仅休息了三个多时辰的曹军便吹响了集合的号角,将士们匆匆扒拉了一口早饭,便在曹仁的引领下朝许昌继续进军。

大军刚刚走了三四里路程,便有数骑疾驰而,马上的斥候一身风尘,到曹仁面前翻身下马,跪地禀报:“启禀将军,前方一百五十里的阳夏境内现了汉军的踪迹,似乎意图伏击我军,请将军定夺。”

曹仁面露愠怒之色,手抚胡须道:“竟然敢孤军深入,这岳飞真是欺人太甚!传我命令,全军做好战斗准备,给汉军迎头重击,让他们知道我们大魏武卒不是好欺负的!”

“呵呵子孝将军勿要动怒,先看看地形图再决定对策不迟!”司马懿转动了一下狼颈,骨骼出“啪啪”的声响,举手示意退伍暂时停止进军。

天色依旧朦朦胧胧,此刻正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士兵们点亮火把,照亮了平摊在地上的行军图。曹仁与司马懿在一干将校的簇拥之下,耐心的查看地图。

“我们所在的位置是谯县,前面过了苦县、武平两地才会进入阳夏境内,估计将会在明日傍晚与汉军遭遇。”史进叉着腰,做了最简单的分析,凭他的眼光也就只能想到这些了。

司马错指着地图推演汉军的动机:“岳飞军团已经占据了颍川南部地区,颍阳、临颍都已经被汉军控制。北上阳夏的这支队伍只需要穿过新汲、扶乐即可,距离岳飞主力大军不过一百五十里路程,也算不上孤军深入。”

司马错摸起牛角壶灌了一口水湿润了下喉咙,继续分析:“而且岳飞此举很可能有两个意图,其一命这支队伍伺机伏击我军,其二引诱驻守许昌的于禁、杨素围攻这支队伍,把驻守许昌的队伍调虎离山。”

“嗯司马敢达所言极是!”曹仁用粗糙的大手抚摸着浓密的虬髯,吩咐身边的斥候道,“绕路赶往许昌,命令于文则联络杨素,固守许昌待援,千万不要中了岳飞的调虎离山之计。进入了阳夏的这支队伍,我自会与仲达设法歼灭!”

“诺!”几名斥候答应一声,翻身上马向西疾驰而去。

曹仁手抚佩剑,询问刚刚从阳夏返的斥候:“这支伏兵以何人为主将?约莫有多少人马?”

斥候摇头:“这支队伍行踪隐蔽,没有打任何旗帜,小人也只是通过甲胄才判断出是汉军。而且有小股骑兵在周围游弋,严防刺探,小人不敢靠的太近,只得在远处的山坡上观察,目测有五六万人左右!”

“嘶岳飞竟然分出了五六万兵马,看是铁了心要把我阻挡在阳夏以东,他好猛攻许昌。”

曹仁倒吸一口冷气,旋即拔剑在手,高呼一声:“将士们,许昌乃是我大魏的边塞重镇,土地肥沃,人口密集,我等绝不能任其被岳飞夺走。接下必须加快行军度,在阳夏与阻截的汉军决一死战,早日抵达许昌城下!”

“保卫许昌,誓退汉军!”在曹仁的鼓舞之下,周围的曹军将士纷纷举起手里的兵器,振臂响应,声振寰宇。

待众将士呐喊完毕,司马懿才出阴恻恻的一声诡笑,伏在曹仁耳边道:“子孝将军,岳飞麾下不乏高宠、岳、高肃这样的悍将,我等只与其斗智不斗勇!”

“仲达可有破敌良策?”曹仁面露喜悦之色,通过两年的搭档,曹仁已经被司马懿的谋略深深折服,既然司马懿这样说想已经有了破敌之计。

司马懿嘴角微翘,指了指地图:“陈郡境内有荡渠、睢水两条大河,如今天气已经转暖,河流已经融化。而杨素在新郑、陈留境内修筑了多座蓄水大坝,囤积了大量的黄河水,只要稍加引导,便可以灌入睢水与荡渠河,我们便利用黄河之水水淹汉军,给岳飞一个迎头重击。”

看到司马懿胸有成竹的样子,曹仁朗声道:“既然仲达如此有把握,我便把指挥权交在你的手中,由你全权指挥。”

“多谢子孝将军信任!”司马懿拱手致谢,也不推辞,立即下达了命令,“传我军令,全军向西北进军,奔柘县!”

随着司马懿一声令下,五万曹军改变了行军路线,一路旌旗招展,浩浩荡荡的奔西北的柘县方向而去。曹仁同时又派出使者秘密赶往许昌联络杨素,让杨素分派一支兵马把从黄河中引的河水朝陈郡境内的睢水与荡渠河引导,只等把汉军引入合适的地形,便水淹汉军。

消息很快就被汉军斥候捕捉到,以最快的度禀报给吕蒙、岳、徐荣三人:“启禀三位将军,曹军忽然改变了进军路线,不再朝阳夏进军,而是奔柘县而去。”

吕蒙、岳、徐荣三人闻言,不由得面面相觑,齐齐道一声:“莫非曹军现了我们的行踪?”

商议一番之后,由吕蒙做了最终的决定,既然大军已经行动了四五天的时间,绝不能前功尽弃。就算不能伏击曹军,也要正面挡住曹仁,不让他援许昌,给岳元帅率领的主力大军进攻许昌减轻压力。

“全军杀奔己吾!”

从柘县到许昌,如果不向北绕道陈留,必须经过己吾县,于是吕蒙决定率队伍杀奔己吾,寻找有利地形阻挡曹军。

三万汉军连夜急行军,于次日晌午抵达了己吾境内,寻找了一处山坡,设下埋伏,只等曹军过境。

左等右等,直到日落西山,依旧迟迟不见曹军踪影,斥候再次报:“启禀三位将军,曹军再次改变了行军路线,又朝鄢县进军而去。”

鄢县距离柘县不过五十里路程,从己吾稍稍向南移动,便能堵住曹军。在岳与徐荣的请求下,吕蒙再次下令全军转移据点,朝己吾南部的狮吼岭进军,誓要把曹仁的队伍阻挡在许昌东部。

大军走走停停,彼此的探马往穿梭,两支队伍在陈郡、谯郡、梁国、陈留四郡的交界处捉开了迷藏,追逐的不亦乐乎。

次日晌午,在狮吼岭设伏的汉军再次接到了斥候的消息,曹军走到鄢县的时候再次改变了行军路线,又折返谯郡去了,意图不明。

吕蒙开始犹豫,蹙着眉头对岳、徐荣道:“我等临行之时元帅特地叮嘱了,曹仁乃是曹魏名将,司马懿诡计多端。曹军这样忽左忽右的和咱们绕圈子,只怕必有阴谋诡计,我等不如暂时收兵奔许昌去吧?待见了元帅之后再做计较,两位意下如何?”

“距离曹军不过五六十里路程,最近的时候在高山上甚至能够看到曹军的旗帜,岂能就这样退走?”岳双手叉腰,任凭披风被吹得猎猎作响,“曹仁的队伍在五万人左右,如果在陈郡野战,我们用三五万人就可以与他掰掰手腕。而如果放曹仁的队伍进了许昌据城死守,只怕要付出十万人甚至更多的代价,我等岂能未战先怯,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徐荣颔道:“赢官人所言极是,咱们在这片土地上被曹仁牵着鼻子奔波了好几天,如果就这样灰溜溜的退走,岂不被人笑掉大牙?****娘的就是,曹军向哪走我等便去哪里堵着,不信曹仁还能插上翅膀飞过去?”

见岳与徐荣坚持不退,吕蒙觉着二人所说的话也有道理,便颔答应了下:“两位说的也有道理,那咱们就再继续盯着曹仁,不过要加倍小心,谨防曹军使诈。”

随着吕蒙一声令下,汉军调头向南朝阳夏进军,反正从谯郡奔许昌必须经过这里,不怕曹军插上翅膀飞过去。

这日黄昏,大军抵达荡渠河,见河水不过膝盖深浅,于是纷纷脱掉战靴渡河。忽听得一声山呼海啸,犹如地动山摇,混浊汹涌的河水自上游奔腾而下,将许多正渡河的汉军冲的人仰马翻,乱作一团。河面上许多浮尸随波逐流,漂浮的旗帜在浪花中旋转,向下游奔腾而去。

岳率领的先锋部队刚刚上岸,居中的吕蒙差点被洪水卷走,幸亏了自幼熟悉水性,靠着身边士兵的拼死护卫,方才在洪流中攀上了彼岸。而负责断后的徐荣还没得及下河,就看到汹涌的河水奔腾而下,卷走了数不清的汉军将士,急忙勒令队伍后退。(未完待续。)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