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五十七 狭路遇强敌

一千一百五十七 狭路遇强敌


                人在产生复仇**的时候会爆出越极限的潜能,在英姿飒爽的巾帼豪杰面前大丢颜面,这让岳恨不能把司马懿挫骨扬灰。(

“司马狗贼休走,快快下马受死!”

岳催马扬锤,不顾一切的追赶司马懿,马蹄踏处,挡者披靡。凡是迎面相遇的曹军,不管普通士卒还是校尉、偏将,只要一锤下去便会变成肉饼。

“驾”

司马懿催马扬鞭,落荒而逃。

震天彻地的杀声之中,司马懿的心中充满了悲怆之感,恨不能仰天长啸,方能抒出心中的郁闷之情。

事不过三,可一次又一次,受伤的总是自己,明明占据了巨大的优势,可每次都会稀里糊涂的被逆转局面,这苍天实在不公平啊!

“难道谋略真的不如武勇么?”

司马懿手中的马鞭拼命抽在坐骑的臀部,嘴里不停的呢喃,兵上不是说将在谋不在勇么,但为何自己每次都会被只有匹夫之勇的家伙追的惶惶如丧家之犬?

“挡我者死!”

岳面如寒霜,手中挥舞起各种一百一十斤的龙虎黄金锤,大杀四方,眼看距离司马懿越越近,一边策马紧追一边大声叱喝:“司马狗贼,还想走么?下马,留你个全尸!”

司马懿在马背上扭头查看,只见企图拦截岳的魏兵如同螳臂当车,但凡挺身而出者俱都被一锤击倒,当场毙命。纵然多如过江之鲫,却也留不住岳这条猛龙,眼看距离自己越越近,当下更是不辩东南西北的落荒而逃,不知不觉间竟然逃离了主战场。

岳哪里肯舍,驱赶胯下坐骑追赶:“司马狗贼,你便是逃到天涯海角,岳爷也要把你抓剥皮抽筋!”

杨妙真引领着援兵弃舟登岸,与吕蒙前后夹攻,杀的曹军尾难顾。在指挥将士们作战的同时,时刻关注着岳的举动,本看到岳大杀四方,追的司马懿慌不择路,也就由着岳撒野。没想到竟然越追越远,逐渐脱离了主战场,急忙策马紧追,大声提醒岳留步。

“岳公子留步,小心魏军有诈!”

但战场上人喊马嘶,河水咆哮,一心复仇的岳根本听不到杨妙真的提醒,而且以岳的性格,就算听到了杨妙真的呼喊,想也不会改变初衷,依然纵马狂奔,紧追司马懿不舍。

“这个岳真是勇猛有余,稳重不足,没有一点大将风度,只知道逞匹夫之之勇!”杨妙真跺跺脚,满脸郁闷。

“算了,看在岳元帅与父亲的面子上,我便再救他一!”

杨妙真略作思忖,在乱军中抢了一匹战马,在千军万马中闪转腾挪,远远缀在岳身后,一边追赶一边大声呼喊。

“岳公子穷寇勿追,小心中了魏军奸计!”

“岳公子?岳?你听到了吗?”

看到岳丝毫不理会自己,杨妙真气的蛾眉倒蹙,杏眼圆睁:“岳应详赢官人?鱼官人你怎么如此固执,我看你干脆改名叫做愚官人好了!”

要问杨妙真为何如此关心岳,这里面却是有缘由的。原老将杨业在岳飞麾下效力多年,对于岳飞的人品和能力钦佩不已,深为折服。

随着时间的推移,岳逐渐成人,由当初十三四岁的少年变成了相貌堂堂,英俊魁梧的青年虎将。而且人品正直,嫉恶如仇,一身武艺勇冠三军,因此深得老将杨业厚爱,多次修安顿在徐州的家中,与夫人佘赛花商议,打算把年方二八的女儿杨妙真许配给岳,与岳元帅结为秦晋之好。

但凡有些本事的少女大多心高气傲,更何况杨妙真生的姿色非凡,身段婀娜;而且自幼饱读兵,弓马娴熟,一条梨花枪更是使得出神入化,就连兄长杨六郎都没有必胜的把握,自然不会轻易的把自己的终身大事许诺出去。

看了杨业的信之后,杨妙真便百般推诿,先说自己年纪尚幼,不到嫁人的年龄,后又说自己与岳素未谋面,不知道能否情投意合,因此不敢随便应允。

最后又仗着母亲佘赛花的宠爱打起了感情牌,说五位兄长战死,七郎远征他乡,六郎军务繁忙,自己绝不能舍弃了母亲出嫁,就算要嫁人也必须等到天下太平之后。

杨业又亲自或者托人旁敲侧击的试探过岳的意思,可是这个直爽的青年却把头摇晃的像拨浪鼓,口口声声说着“天下未定,何以为家?大汉未统一之前,我岳绝不会娶妻生子!”

两个人有缘无分,擦不出火花,杨业无可奈何,只能把这桩婚事暂时搁置了下,等将机会合适之时再提。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杨妙真竟然在豫州的战场上与岳相遇,而且目睹了岳被司马懿渔网阵困住的一幕,心中当真是百般滋味说不出!

要说相貌,这岳元帅的公子生的浓眉大眼,阔面重颐,算得上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要说身材,更是生的虎背熊腰,魁梧雄壮,身高八尺八寸,比起六哥、七哥还要雄伟,算得上一个伟丈夫。

要论武艺,光看手里的这对八棱龙虎黄金锤,当真是万夫难当,乱军之中纵横捭搁,取上将级如探囊取物。虽然被渔网罩住的时候有些狼狈,但战场上谁都有马失前蹄的时候,也算不上什么丢人的事情。

唯一让杨妙真不满的是这岳公子的性格过于刚烈固执,看起似乎缺少大局观,认准了司马懿就不顾一切的穷追猛打,丝毫不去考虑是否有诈。

虽然杨妙真也不确定司马懿的落荒而逃是否有诈,但总觉得身为大将应该小心谨慎,不应该像游侠那样快意恩仇,而是应该以获得战局的胜利为最终目标。

但不管怎么说,既然有了之前的瓜葛,杨妙真与岳之间也算有些缘分,自然不会坐视岳遇险,这才策马提枪紧追不舍。一边在后面猛追,一边大声提醒岳留步,只是岳吃了秤砣铁了心,丝毫不理会身后美女的呼喊,奋起直追,誓要取司马懿级,一雪被困之耻。

夜色漆黑,星辰闪烁,春风乍暖还寒。

司马懿终究只是文弱参军,骑术也就是普通人水准,慌不择路的狂奔了十余里之后,眼见与岳的距离只剩下百十丈,登时悲从中,心中暗道一声“看今夜我命休矣,将在谋不在勇这句话以后不提也罢!”

朦胧的夜色之中,对面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司马懿借着星光看去,只见的这支队伍大约百十骑左右,为的两人身高马大,比身后的随从高出了一大截,犹如鹤立鸡群。

“完了,完了汉军竟然还有伏兵,看倒是我小瞧岳了!”司马懿惨笑一声,万念俱灰。

“嗷呜”

迎面而的这支队伍中竟然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吼,声震旷野,鸟雀振翅高飞,遍地的野兔、狍子、麋鹿等夺路而逃。

司马懿胯下的坐骑吃惊之下人立而起,一下子将司马懿掀翻马下,登时摔得鼻青脸肿。

的这支队伍自然不是别人,正是从雍凉前投奔曹操的赵普、巨毋霸、阮翁仲等人。因为拥有西汉的印绶、官符,一路行,畅通无阻的过了函谷关、虎牢关等关隘,顺风顺水的进入了曹魏地盘。

听闻颍川正在打仗,而且曹仁又不在许昌坐镇,赵普不肯去投靠于禁,那样会自降身份,于是决定改道谯郡前往寿春投奔曹操。星夜兼程之下,不料却在旷野中撞上了慌不择路的司马懿。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罢了罢了!”

司马懿趴在地上摇头叹息,既然被抓那就被抓好了,自己是绝不会横剑自刎的,那是武将应该干的事情,自己没必要这么壮烈。好死不如赖活着,自己的兄弟司马昭目前正在东汉担任官职,说不定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

猛虎的咆哮把岳胯下的战马也吓了一跳,同样人立而起出一声嘶鸣,幸亏岳骑术了得,猛地一控缰绳,把战马平衡了下。

岳定了定神,手中大锤朝对面的赵普等人一指,厉声叱喝道:“哪里的山贼,竟然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我乃大汉征西大将军岳飞之子岳,识相的闪开一旁,休要多管闲事!”

听了岳自报姓名,巨毋霸和阮翁仲对视一眼,齐刷刷的放声大笑:“哈哈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投!我等正愁没有见面礼送给曹阿瞒不对,送给大魏皇帝,想不到竟然有一场大功送上门,你这颗头颅我们兄弟笑纳了!”

岳双目圆睁,叱喝一声:“好狂妄的口气,岳的头颅就在项上,尔等可有本事拿去?曹贼已经是秋后的蚂蚱,没有几天可蹦跶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尔等竟然还不识时务的去投奔曹贼,真是愚蠢至极!”(未完待续。)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