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五十九 白衣渡江

一千一百五十九 白衣渡江


                阮翁仲刚刚出世之时本有一对镀金铜人,但在交州之战的时候被齐国远纸锤里面的石灰粉眯了眼睛,混乱之中丢失了一支,再也没能寻找。

阮翁仲到贵霜之后曾经让铁匠模仿着另外一把锻造了一把赝品,可惜神兵利器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锻造出的,使用起手感不可同日而语,反而影响了自己的正常发挥。

连续换了三名贵霜的顶级铁匠,仿造出的铜人一把不如一把,阮翁仲一怒之下干脆就用一只铜人上阵,却没想到今日在力量上吃了大亏。

而巨毋霸却属于色厉内荏的家伙,占尽上风的时候耀武扬威,气冲牛斗,稍处下风便心慌意乱,斗志消弭,这从巨毋霸大战宇文成都之时便能够看出端倪。

巨毋霸此刻被激发了潜能的岳震坏了兵器,惊慌之下不敢再战,催促胯下猛虎,调头就走:“速撤,这厮太厉害了!”

“轰隆隆”

马蹄声大作,一行百余骑纷纷拔马就走,早就翻身上马的司马懿也跟着落荒而逃。虽然没能抓住岳,但能够侥幸逃命,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哪里走?留下人头!”

岳虎吼一声,作势欲追,吓得巨毋霸一行更是抱头鼠窜,眨眼间便绝尘而去。

杨妙真急忙策马向前,娇叱一声:“穷寇勿追!”

杨妙真本还担心岳性格固执,不听自己劝告,继续穷追不舍。出乎预料的是岳这次非但没有再追,反而拨马头朝自己疾驰而。

杨妙真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告诫到面前的岳:“岳将军,你虽然侥幸占了上风,但只是在兵器上占了便宜。论武艺,那个骑虎的家伙似乎比你略胜一筹,另外那个长人也不输你多少,只是轻敌大意吃了亏,如果你再继续穷追下去,两人齐心协力,你绝无占到便宜的可能!”

“嘶好痛啊!”

岳并没有直接答杨妙真的话,而是呲牙咧嘴的呻吟一声,手中各重一百一十斤的八棱龙虎黄金锤轰然落地,将脚下的泥土砸出了两个圆坑,泥土四溅。

杨妙真急忙举起手中的火把看去,只见岳的双手早已经被鲜血染红,两个虎口之处各自迸裂了一道伤口,十指也明显的肿胀起,不由得吃了一惊:“哎呀岳将军你受伤了?”

岳忍着疼痛点了点头:“和阮翁仲拼力气的时候,一双虎口就有些撕裂。但我若是示弱,只怕你我将会陷入险境之中。我看到巨毋霸的兵器有些怪异,猜测定然经不起碰撞,这才忍着剧痛和他硬拼力气,庆幸老天保佑,竟然把巨毋霸吓走了,呵呵运气倒是不错!”

听了岳的解释,杨妙真的心头油然生出一丝敬佩之情:“倒是妙真小觑岳将军了,看你并非有勇无谋啊,而且忍耐力惊人,倒是大大出乎我的预料。看我得重新审视岳将军了!”

“呵呵多亏妙真小姐提醒,我才茅塞顿开!”岳舒展着麻木肿胀的双手,咧嘴憨笑一声。

“哧啦”一声,杨妙真撕裂了自己的战袍,自怀里掏出金疮药,在马背上帮助岳给双手虎口止血,一边包扎一边询问:“岳将军啊,我父亲私下里有没有和你聊过什么?”

岳愕然,使劲想了想:“哦老将军经常我和我探讨兵法,有时候也对我的武艺指出一些不足。”

“就没说过其他的?”杨妙真蹙眉追问。

岳不好意思的笑笑:“老将军还问我打算何时娶妻,我说要效仿冠军侯,等到天下太平之时,再成家立业。”

“哦”杨妙真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胡乱应允了一声,拨马就走,“你我速主战场,那边胜负未定!”

少了岳这个强力输出点,魏军压力大减,但魏军兵力占优,汉军有杨妙真率领的援军前后夹攻,两军总体上势均力敌,厮杀了半夜各自鸣金收兵。司马错率部向谯郡方向撤退,而吕蒙则指挥着队伍乘坐船只把困在荡渠河北岸的汉军接了,曹仁见司马错撤走,不敢恋战,亦是率兵退走。

天色渐亮,岳与吕蒙一起收拢战后的队伍,幸亏有杨妙真的接应,方才化险为夷,折损了万余人左右,另外加上大将徐荣。但魏军也折了史进,战死了六七千人,在优势兵力并阴谋算计的情况下,只能说是一场惨胜,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队伍向西撤退到阳夏县城,城里仅有五百魏国县兵,县令不战而逃,汉军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了县城。

队伍暂时驻扎在城外,听了岳的介绍,吕蒙鞠躬作揖向杨妙真致谢:“多谢杨姑娘救援,否则只怕我兄弟此番要吃大亏了!”

杨妙真还礼道:“我等都为朝廷效力,子明将军不必见外。如今曹仁后撤到了谯郡,不知你们两位作何打算?”

吕蒙抚摸着下巴沉吟道:“元帅当初命我们三人陈郡境内伏击曹仁,意在阻止曹仁返许昌固守,增大攻城伤亡。谁知我们三人中了司马懿的诡计,被的溜了好几圈,还损失了万余兵马以及徐荣将军的性命,实在无颜去见师父啊!”

“差一步没有抓住司马懿这个奸贼,实在可惜啊!”岳扼腕叹息。

杨妙真微微一笑:“敌人在暗处我军在明处,自然会被曹仁、司马懿牵着鼻子走。要想改变局面,就要变被动为主动,牵着曹仁的鼻子走!”

吕蒙与岳闻言对视了一眼,一起单膝跪地施礼:“我二人此番堕了军威,去必受元帅责罚,还望杨姑娘指点一条明路?”

杨妙真嫣然一笑,急忙把吕蒙与岳扶起,吩咐士兵摊开行军图,用手一指陈留:“曹军重兵驻守许昌,反而在陈留暴露出了巨大破绽。据斥候禀报,陈留境内守军不过三四千人,而且距离阳夏不过一百六十里路程,全军急行,不出两日就能抵达。若两位将军能一举击破陈留,则曹仁顾此失彼,定然会抢夺陈留,自然就不能再去增援许昌,此乃翻版围魏救赵之计!”

“哎呀杨姑娘这计策真是绝妙啊,我吕蒙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吕蒙喜出望外,一脸心悦诚服。

杨妙真微笑着谦让:“子明将军过奖了,妙真只是旁观者清而已。再说要拿下陈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就看两位的攻城能力了。我与朱桓率领水师沿途守住荡渠河,不让曹仁过河救援陈留,两位尽快攻下陈留,则曹仁这支队伍定然会乱了方寸。”

吕蒙与岳一头:“兵贵神速,有劳杨姑娘与朱休穆阻挡曹仁,我二人三天之内定然攻下陈留。”

杨妙真又道:“两位临走之前还需要在阳夏城外扎下一座营盘,多竖旗帜,虚张声势,迷惑曹仁,如此才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陈留。”

“杨姑娘运筹帷幄,巾帼不让须眉,真是女中豪杰也!”吕蒙再次竖起大拇指称赞杨妙真,眼神中写满了佩服。

“叮咚杨妙真神谏属性发动,激活吕蒙特殊属性隐袭!”

“隐袭当偷袭敌方战略要塞时,武力3,统率3,智力3,并且大幅降低防御方斥候智力,波动范围10点上下并降低守将35点智力。”

杨妙真发现吕蒙看自己的时候眼神有些异样,莞尔一笑道:“事不宜迟,吕将军速速动身吧?”

“呵呵”吕蒙笑笑,“敢问姑娘今年芳龄几何,可曾许配人家?”

杨妙真面色微变,露出尴尬之色,扫了岳一眼,却发现岳正在全神贯注的查看行军图,似乎并没有听到吕蒙和自己的谈话,便正色道:“子明将军,这个话题似乎不适合在军营中提起,今日我等只谈公事,不谈私事。”

吕蒙闻言也不尴尬,大笑一声:“哈哈虽然是巾帼英豪却也不改少女的羞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吕蒙今年二十三岁,未成家,冒昧之处,姑娘也别见怪。”

“咳咳子明,该出征了!”

岳咳嗽一声,活动了一下包扎着伤口的双手,大步流星的出了帅帐。

兵贵神速,岳与吕蒙当即率领两万人马轻装简行,顺着小道向西北杀奔陈留而去,只留下了一座旌旗招展的空营,另外留下了数百人虚张声势。走到半途,吕蒙率领了两千精兵乔装成商人在前,岳率领大军在后,朝陈留全力急行军。

而杨妙真则沿着荡渠河布置防御,阻挡曹仁过河增援陈留,并派人通知朱桓率领大船前支援。因为荡渠河河水暴涨,楼船与斗舰已经能够派上用场,隔着滔滔大河阻挡曹仁一些时日不在话下,只要拿下陈留,则岳飞的局面便会彻底打开。

ps:昨天说的青铜大军不知道筹备的怎么样了,明天下午1点不败传说就要开服了,我觉得1000万币我们拿不了全部,最起码拿个100万吧?成王败寇,裂土封侯,明天不败,不见不散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