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五十二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一千一百五十二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二月春风似剪刀,剪的春大地,剪的桃红柳绿,剪的鸟语花香,剪的生机盎然。[

岳飞站在颍阳的城墙上,骈起右手食中二指朝北方一指:“向北七十里便是颍阴,拿下颍阴之后许昌再也无险可守。多年以,我们一直处在守御状态,现在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拿下许昌,攻克虎牢,直捣洛阳!”听了岳飞的鼓舞,十五万将士齐刷刷的举起兵器,高声呐喊,声振寰宇。

在城头上鼓舞完了军心,岳飞走下城墙,召集众将前帅帐共商用兵之策,力争早日拿下许昌,让天下人刮目相看。

刘晔第一个出列,拱手提议:“据斥候禀报,曹仁已经率兵过了谯郡,预计三五日便可返许昌增援。可派遣一支兵马沿途设伏,寻找险要伏击曹仁,此乃围点打援之计。”

岳飞立即召唤岳、吕蒙、徐荣出列,命三将挑选三万精兵急行军,克日离开颍阳穿过临颍,由长平进入阳夏境内,在谯郡通往许昌的必经之路上伏击曹仁,阻挡其对许昌的增援。

当然此长平并非秦赵之战的“长平”,而是陈国下辖的一个县城,只是名字相同而已,与白起歼灭四十万大军的长平没有一文钱的关系。

“末将谨遵父帅之命!”

身材愈愈高大,已经过了岳飞半头,高达八尺八寸,虎背熊腰,魁梧雄壮的岳抱拳领命。

岳飞微微颔:“那曹仁乃是曹操最为倚重的宗族大将,再加上司马懿诡计多端,就连薛仁贵将军都在他的手上吃过几次大亏,儿可要小心行事,切莫大意。”

吕蒙也跟着抱拳领命:“元帅直管放心,我与弟此去以逸待劳,定然会杀曹仁一个片甲不留。”

就在三人即将领命离开之际,岳飞又轻唤一声:“儿留步!”

“父帅还有吩咐?”岳面露不解之意。

岳飞沉声道:“适才父帅忘了提醒你们,此去伏击曹仁,须由子明为主将,你与徐荣将军为副将。”

“呃”岳有些惊讶,目光中有些不服气,嘴巴微微翕动了一下,最终还是抱拳领命:“孩儿谨遵父命!”

吕蒙也是颇为意外,抱拳陪笑道:“师父,元帅,虽然徒儿比弟虚长了三岁,但论武勇我三个也打不过他,还是让弟做主将,我和徐荣将军做副将吧?”

岳飞双眼一瞪,重重的在桌案上拍了一巴掌,训斥道:“这是命令,军中岂容讨价还价?将在谋不在勇,如果按照武勇决定谁做主帅,岂不是李药师应该听李存孝的,吴征南应该听黄飞虎的,我应该听高宠的了?”

吕蒙急忙单膝跪地请罪:“多谢师父教诲,徒儿知错了,此去一定会和弟勠力同心,把曹仁阻挡在陈郡境内,不让他返许昌增援。”

自从薛仁贵军团独立之后,岳飞现了自己军团的一个严重短板,那就是缺少能够独挡一面的高统率大将,这使得岳飞感觉就像缺少了左膀右臂一样,受到了极大的制约。

李靖有卫卿担任副手,马统率骑兵的能力全天下屈指可数,这样的搭配使得北方军团极富战斗力,即便面对唐魏联盟,也是不落下风。

南方的吴起军团有苏烈担任副将,两人更是珠联璧合,相得益彰,一路席卷中南半岛,横扫贵霜。秦琼有徐达做副将,攻打倭国的有戚继光、赵阔、6逊三员统帅搭档,保证了队伍的战略大局观,只有岳飞缺少一个高统率的武将作为副手。

早些年,宛城遭到吕布、杨玄感、刘表等人联合围攻之时,岳飞曾经非常欣赏杨六郎的指挥才能,有心提拔重用,但被刘辩一张圣旨分给了秦琼做副手,岳飞只能作罢。

杨六郎走后,薛仁贵从青州加盟中原军团,终于有了强力副手,使得岳飞的日子轻松了许多。但随着西汉主动进攻,薛仁贵军团独立,岳飞再次陷入了缺少帮手的局面。

再后,霍去疾从交州到武关坐镇,岳飞有心倚为偏师副将。但刘辩又是一张圣旨,命霍去疾军团单独用兵,以攻掠长安为战略目标。岳飞再次与良将失之交臂,私下里感慨自己天生就是没有副将的命!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既然得不到足够的人才支持,岳飞只好内部挖潜,从部下遴选了一遍,现统兵能力最强的还是推自己的徒弟吕蒙。其他的高宠、岳、高长恭等人勇猛倒是勇猛,但用兵能力只能说是差强人意,至少比起苏烈、卫卿等人差了一大截。

在岳飞的悉心栽培之下,年已二十三四岁的吕蒙取得了长足进步,越越有大将之风,可惜依旧达不到岳飞的期望值,因此平日里对吕蒙、岳的要求依旧非常严苛,正所谓严师出高徒。

只是岳飞不知道,前段时间,经过刘辩的检测,现吕蒙的巅峰统率已经由93上升到了95,而武力也由87上涨到9o,变成了统率95,武力9o,智力91,政治86的全面型人才,可见岳飞在吕蒙的身上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几乎把自己毕生所学毫无保留的倾囊相授。

现在既然吹响了反攻的号角,岳飞更加需要一个帮手挺身而出,因此委任吕**当一面,并对吕蒙的表现拭目以待。

当然,除了吕蒙之外,岳飞还现了手下一个文武双全的人才,甚至能力犹在吕蒙之上,此人就是美人冯蘅的堂兄冯胜。

但通过长时间的接触之后,岳飞现这冯胜本事不错,但人品太差。此人功利心太重,喜欢在军中拉帮结派,私底下搞些小动作,因此采取软处理的方法,并没有重用冯胜,更是导致冯胜私底下经常牢骚。

吕蒙带着岳、徐荣点起三万精兵,奔临颍急行军而去,岳飞继续在帅帐中调兵遣将。

女扮男装,一身青色长袍的庞娟出列献策:“元帅,长社县城地势平坦,交通达,有多条驰道过境,汝水、颍水贯穿全境,可在此处囤粮,派遣一员大将前往镇守。”

岳飞微微颔,扫了众将一眼:“谁愿意去长社囤粮?”

庞娟抱拳请战:“一事不烦二主,这个计划是末将提议的,愿求一万兵马,前往长社县城囤粮。”

“哈哈”岳飞忽然抚须大笑,“并非本帅重男轻女,只是今天早晨听孙宾先生说过,庞夫人已经身怀六甲,所以绝不能再让你操劳了。我这就派人送你宛城休养,待许昌城破之时,少不得给庞夫人记上一笔。”

庞娟执拗不过,只能拱手领命,不住的埋怨孙膑不该这么爱说话。

看到岳飞拒绝了庞娟,冯胜主动请缨,抱拳出列:“元帅若是信得过末将,请拨给我一支兵马,我去长社囤粮,保证不会贻误军机。”

岳飞蹙眉思忖,吕蒙、岳、徐荣三人走后,自己麾下只剩高宠、高长恭、霍峻、杨继业、董袭、冯胜等武将,论全面性推冯胜。看守粮草必须心细谨慎,既然冯胜主动请缨,那就让冯胜去吧!

“宗异啊,既然你主动请缨,本帅便拨给你两万人马,押运粮草前往长社囤粮,小心看守,切莫出了意外!”岳飞拔出一支令箭,向冯胜下达了命令。

冯胜大喜过望,躬身接过令箭:“末将谨遵元帅之命!”

岳飞最后把目光落在了高宠、杨继业、高长恭三人的身上:“命你三人各自挑选一万精兵,于明日清晨进攻颍阴县城,围三阙一,傍晚之前必须破城。”

“末将等谨遵元帅吩咐!”高宠昂挺胸,代表三人上前接过了令箭。

次日清晨,天色未亮,汉军大营内便鼓角争鸣,号角呜咽。

高宠胯下玉顶火龙驹,手持錾金虎头枪,引领了一万精兵居中。白白须,年已六十三岁的杨继业手提大刀在右;英姿飒爽,玉树临风的高长恭头戴一张青铜面具,手持原先属于刘裕的银蟒玄卢枪,率领一万人马在左。

三万人马一声呐喊,排列着整齐划一的步伐,离开颍阳朝七十里之外的颍阴县城掩杀而去。岳飞亲自统率大军随后,命刘晔、霍峻推动投石车,紧跟着先锋部队朝颍阴县城进军。

晌午时分,高宠等人三将率领的先锋部队抵达颍阴城下,一通鼓响,朝还算雄伟的县城起了凶猛的攻势。

“杀啊,随我冲锋!”

千军万马之中,高宠催促胯下玉顶火龙驹,挥舞錾金虎头枪当先冲锋。一路拨打雕翎,第一个纵马飞过护城河,直逼颍阴城墙脚下。

“叮咚高宠‘盖世’属性爆,攻城或者面对战车之时武力+5,基础武力1o3,武器+1,坐骑+1,当前武力上升至11o!”

曹军并没有打算死守颍阴,守卫城池的主将是曹真,领了于禁的命令能守则守,不能守则退许昌与杨素合兵一处,再与岳飞一决胜负。

看到汉军势汹汹,曹真胡乱抵抗了片刻,便率部从北门出城,弃守颍阴,朝五十里之外的许昌撤退,汉军兵不血刃的拿下颍阴,兵锋直指曹魏重镇许昌。(未完待续。)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