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五十五 谋略与武勇的对决

一千一百五十五 谋略与武勇的对决


                司马懿站在高处,目睹史进一合被岳连人带马砸的血肉模糊,脸色顿时铁青,难看的犹如暴风雨即将临的天空。

“啪”的一声,一拳狠狠的砸在旗杆上,摇头叹息道:“愚蠢啊,为什么总是有人不自量力?早就说过汉将多有骁勇之徒,只可智取不能力敌,为何还要以卵击石?你史进死了不打紧,但这样却会影响士气!”

有眼尖的士兵大声向司马懿提醒:“报告仲达大人,那个用锤的年轻将军是岳飞之子岳,武勇犹在当年的杨再兴之上,在岳飞军中仅次于高宠,号称赢官人!”

司马懿摇头叹息,心中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股无力感,从薛仁贵再到卢俊义,现在又是岳,自己算是吃够了汉军猛将的亏。有时候明明计谋得逞,但汉将总能凭着万人之敌扳局面,至少不会输得很难看,总而言之本方还是缺少强力猛将压阵!

譬如上次的汝南之战,自己设计水淹薛仁贵,本是一场大胜的局面,但薛仁贵强硬爆发,硬是凭一己之力斩杀了张燕、阎行,而且还从山上突围到魏军营前射了自己一箭,在占尽上风的情况下还打成这样,司马懿想想心里都觉得憋屈。

其实这个问题刘辩早就考虑过,如果把一场战争的双方看做两支球队的较量,运筹帷幄的主帅就是球队的教练。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教练的排兵布阵很可能决定了胜利的归属,但领衔冲锋的猛将就是球队的巨星,关键时刻往往会起到扭转局势,力挽狂澜的作用,这些就不是教练能够掌控的了!

风吹,卷的司马懿衣袂飘动,长发飞舞,喃喃自语道:“万人之敌的骁将几十年一出,为何刘辩竟然网罗到了如此多的猛将?实在匪夷所思啊!”

汉军之中名声在外的万人之敌就有李存孝、文成都、冉闵、高宠、赵、薛仁贵、关羽、张飞、马超、岳、姜松等人,甚至司马懿还不知道黄飞虎的名字。遇上这样强悍的对手,对于任何人说都是一个悲哀,司马懿甚至相信就是项藉在世,也只能是被动挨打的局面。

“但这又如何?一个优秀的统帅应该克服一切困难击败对手,如此方能铸就不世之功!”

司马懿呢喃几声,双目突然圆睁,迸发出阴险诡谲的目光,挥手下令:“把帅旗高高竖起,吸引岳过冲阵,渔网阵准备猎敌!”

“诺!”

曹军答应一声,把提前准备好的帅旗展开,悬挂在一盏高大的旗杆上,在夕阳的照耀下发出金飒飒的光辉,在战场上格外惹眼。

五百名由司马懿精心挑选的悍卒列开方阵,每五十人一组,前面的十人骑马,后面的四十人徒步,俱都手握渔网的一角,只等汉将冲到面前,便用渔网将其笼罩。

不远处的正面战场,汉魏两军的前锋已经展开肉搏。

在双方的弓弩手互爆一波箭雨之后,彼此的骑兵开始迎面冲杀,但让魏军没想到的是领衔冲锋的主将竟然被一合秒杀,这极大的影响了魏军的士气。

“杀啊,跟着赢官人,杀反贼易如反掌!”

相反的,由于岳的鼓舞,汉军骑兵士气大振,纷纷举起手里的刀枪,朝对面的曹军猛砍猛刺,一个个精神抖擞,士气如虹。杀的曹军仓惶招架,节节败退。

砍杀声此起彼伏,甲胄破裂声,刀剑撞击声,人喊马嘶声交织成一团,伴随着洪水奔腾咆哮的声音,响彻霄,声音传出数十里路程。

“吼嗬!”

岳在乱军之中纵马舞锤,连声怒吼,马蹄踏处,所向披靡。

对付重甲骑,还没有任何武器比锤好用,无论是枪还是矛亦或者是戟,都会遭到甲胄的防御,而岳手中一百一十斤的重锤几乎无视甲胄的防御。

一锤狠狠砸下去,只听“咣当”一声巨响,巨大的撞击力透过甲胄一下子就会震得曹军五脏翻滚,气血逆流,重者骨骼寸断,当场毙命。马蹄所到之处,一锤一个,一路冲杀,连毙一百三十多名魏军重骑,展现出了强悍的清兵能力。

“将士们,跟着赢官人冲锋!”

吕蒙看到岳一马当先,犹如天神下凡,势不可挡,鼓舞的汉军士气节节上涨,遭到水攻的负面影响逐渐消弭。一个个士气高昂,奋力死战,杀的兵力占优的曹军节节败退,心中不由得热血澎湃,手持长枪大声指挥汉军反攻魏军。

“不许后退,刀盾兵在前,骑兵两翼包抄!”危急时刻,司马错率领侧翼的援军杀到,手持佩剑高声约束呈败退之势的史进所部,勒令队伍止住阵脚与汉军死战。

曹军毕竟两倍于汉军,在司马错的指挥下逐渐稳住了军心,开始奋力反击。挡不住岳这个攻击输出点不要紧,那就去压制其他的汉军,毕竟战场上只有一个岳,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覆盖整个战场。

沙场上颦鼓争鸣,号角呜咽,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双方直杀的尸横遍野,伏尸满坡。汩汩流淌的鲜血慢慢渗进了奔腾的河水之中,旋即被混浊的浪花卷的不见痕迹。

岳奋力死战,一个时辰的冲杀下,至少击毙了三百余名魏军重甲骑,阵斩包括史进在内,外加偏将、校尉十余人。但仅凭一人之力也无法扭转兵力对比,在魏军逐渐稳住阵脚之后,反而逼迫的汉军节节败退。

吕蒙一脸凝重,奋力一枪将迎面相遇的魏军校尉刺于马下,大声招呼岳:“应详贤弟,魏军势大,不宜恋战,你殿后,咱们奔许昌投奔元帅去吧?”

岳双目喷火,挥锤力战,“砰”的一声把面前的一名曹军重甲骑连人带马砸倒在地:“对面还有徐荣以及六七千将士,我等岂能置他们于死地而不顾?今日哪怕战至最后一人,也不可后退!”

吕蒙还想再劝,岳却已经催马冲了出去:“子明你压住阵脚,我去魏军帅旗下面冲阵,斩了曹军主将,敌军必然大乱!”

战马四蹄生风,驮着岳在千军万马中纵横驰骋,大锤飞舞,犹如擂鼓一般左右横扫,所到之处如入无人之境,魏军波开浪裂,一往无前的朝帅旗杀奔了过。

“到底是有勇无谋的武夫!”司马懿心头窃喜,悄悄传令下去,“渔网阵做好伏击准备,这次务必留下岳的人头!”

岳纵马如飞,手中大锤高高扬起,眼看距离帅旗越越近,更是气冲牛斗,连声怒吼:“曹将受死,岳在此!”

“杀啊!”

眼看岳距离帅旗愈愈近,随着司马懿一声令下,这支手持特制渔网的曹军一声呐喊,由骑兵在前面高举渔网引路,步卒在后面跟随,一字排开朝岳迎了上去。

“嘶这是什么战法?”

岳先是一愣,随即恍然顿悟,心知若是被这渔网罩住,便是身负拔山之力只怕也用不出。随着渔网的收缩,纵然三头六臂,只怕也无法施展,这司马懿果真阴险,还是三十六计暂退为妙!

“驾!”,岳勒马带缰,拨马欲走。

司马懿在高处见了冷笑一声:“既然了,还想走么?”

手中红色令旗不停招展,在两侧草丛中埋伏的战车登时冲杀了出,发出此起彼伏的“吱呀呀”声响,将岳的退路阻断。

“嘿吼!”

岳咆哮如雷,大锤高高举起,奔着面前的战车砸去,一通怒砸将战车砸的扭曲变形。但即便如此,依旧横亘在岳马前,挡住了退路。

正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岳手中的大锤对付重甲骑固然威力强大,但遇上拦路的战车就束手无策了。如果换了高宠在此,定然是一枪挑开,轻松突围,而手持双锤的岳却无法做到。

“汉将哪里走?”

就在岳暴跳如雷之际,身后魏军的渔网阵已经紧跟了上,由十名骑兵左右分开,拉扯着渔网向前冲锋,后面的四十名步卒拖着渔网的边缘紧紧跟随。

岳只能再次拨转马头,挥舞着大锤迎上前去,将迎面冲锋的骑兵撂倒在地,一锤一个,犹如砍瓜切菜一般。扯着渔网冲锋的骑兵被砸倒之后,渔网无法支撑,便无法再罩住岳。

但司马懿精心设计的这个渔网阵就是为了对付汉军猛将,早就料到仅凭一个方阵无法达成任务,所以才组成了十个方阵,互相交叉冲锋。就算一个方阵被破掉,但侧翼的还可以继续冲锋,只要有一个方阵能把敌将罩住,就算大功告成。

岳小心躲闪,挥舞大锤连续击毙了数十名扯着渔网冲锋的曹军骑兵,连破四个方阵。但百秘终有一疏,被侧翼冲出的一个方阵拉开渔网从头上越过,齐声大喊“收网”,眨眼间就越束越紧,把岳死死困在渔网之下。

司马懿见计划得逞,在山坡上放声大笑:“哈哈岳小儿,今日可知力战不如谋战乎?纵然你身负盖世之力,在计谋之下也要服服帖帖!否则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怎么会输给韩信?”(未完待续。)</dd>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