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三十四 我要与吴起同归于尽

一千一百三十四 我要与吴起同归于尽


                事突然,站在帅帐门外的卫兵一时间手足无措,不是说好了掷杯为号么,为何国王突然大喊大叫?

等听到里面响起刀剑相交,叱咤怒喝之声,一个个方才如梦初醒,或者拔刀在手,或者攥紧长枪,呐喊着向里面冲锋:“你们这些汉人太卑鄙了,竟敢伤害我们国王?”

跟随吴起前赴筵的其他随从俱都是百里挑一的悍卒,不说能够以一当百,但一人抵挡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却是不在话下。当下纷纷拔刀出鞘,朝凯撒的卫兵奋力砍杀。直杀的血肉横飞,人头乱滚,拼死堵住了帅帐门口,不让孔雀国的士兵冲进帅帐。

这边杀声大作,那边帅帐周围帐篷中埋伏的孔雀士兵方才反应过,纷纷举起刀枪钻出帐篷,潮水一般围拢了上:“不怕死的快放我们国王出,缴械不杀!”

一阵此起彼伏的金铁交鸣之声,夹杂着乱箭齐,三十多名汉军战死了一多半,但也砍杀了近两百名孔雀士兵,使得帅帐周围遍地尸体,严重阻碍了孔雀士兵冲锋的道路。

就在凯撒被展昭制服之际,黄飞虎和姜松双管齐下,将其他几名孔雀武将砍翻在地,如同砍瓜切菜般轻而易举,最后只留下了凯撒和埃及艳后的性命。

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轻易擒获,凯撒面色如土,故作不解的问道:“吴启,我好心好意的设宴款待你,为何反而恩将仇报?”

“哈哈”吴起放声大笑,“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国王殿下不要和我揣着明白装糊涂!你今天的宴席怕是摆的鸿门宴吧?门外这全副披挂的将士是不是等着你掷杯为号,便一拥而上把我等剁成肉酱?”

被吴起揭穿了目的,凯撒不再狡辩,出一声不甘心的苦笑:“呵呵想不到吴启竟然有这般胆量,杀伐如此果断,倒是我凯撒小觑你了!”

吴起背负双手,一脸从容:“我早就料到你们这些蛮夷番邦会干出恩将仇报的勾当,特深入虎穴揭穿你的狼子野心!老老实实的束手就擒,我不杀你,会派人把你押送金陵交给陛下处置,若是不识时务,休怪将士们刀下无情!”

吴起吩咐尚师徒把凯撒推出帅帐,用当做人质威胁孔雀士兵后退。同时下令点燃帅帐,向分头掩杀过的张郃、章邯、卢象升、杨志四人传讯,让他们趁着凯撒大营乱作一团之际,起突袭。

“都给我退后,放下手里的兵器,不然就让你们的国王人头落地!”尚师徒凶神恶煞一般反锁了凯撒的双臂,把钢刀架在凯撒的脖子上,恶狠狠的威胁帐外的孔雀士兵。

凯撒恼羞成怒,突然扯着嗓子大吼一声:“将士们不要管我,杀掉吴起和他的随从,另外选举贤者担任孔雀国的国王。若是被吴起得逞,我绝无活下去的希望,与其受他羞辱,还不如同归于尽!”

听了凯撒的话,近万名孔雀国士兵面面相觑,一个个露出左右为难的表情,不知道是该为了国王陛下放下武器,还是应该遵照国王的吩咐杀掉这些汉人?

看到上万士兵犹豫不决,无人敢带头动手,凯撒又气又怒,咆哮道:“孔雀国的战士都是勇敢的,你们怎么可以这么懦弱?就算这些汉将骁勇善战,可双拳难敌四手,你们有数万人,为何一个个畏缩不前?给我听好了,杀死吴启之人,继承我的国王之位”

“你个洋鬼子给老子闭嘴!”

尚师徒勃然大怒,一脚踹在凯撒的腿弯上,登时单膝跪倒在地。手中钢刀压在凯撒的脖子上,锋利的刀刃划破了肌肤,殷红的鲜血顺着凯撒的脖子染红了衣襟。

“杀了他们”凯撒闭着眼睛嘶吼,“快点杀了他们,得吴启级者便继承我的国王之位!”

数万名孔雀士兵的斗志与仇恨被凯撒的鲜血与承诺一下子引燃,忽然爆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呐喊:“杀啊,把汉人全杀掉,杀死吴启!”

“姜永年,你和杨延嗣在前面突围,尚师徒保护都督,我断后!”黄飞虎怒吼一声,抢一把长矛连挑数十人,大声提醒向外突围。

姜松与杨七郎答应一声,各自夺了一把长枪,挥舞的银光闪烁,分别挑翻十余名孔雀士兵,奋勇杀开一条血路,引领着队伍向外突围。两把长枪上下翻飞,所到之处,无人可挡,尽皆披靡。

尚师徒控制着凯撒,吴起挟持着埃及艳后,由展昭与十几名随从在两边护卫,奋力挥剑遮挡,尽量的不让孔雀军靠近。

“嘿吼吼嗬!”

身躯魁梧的黄飞虎吼声如雷,双手各自提了一把长矛,挥舞的虎虎生风,寒光闪烁。但有靠近着俱都被势大力沉的铁矛扫中,或者凌空飞出,或者残肢飞起,惨叫声此起彼伏。遭到黄飞虎的勇猛震慑,其他的孔雀士兵心生畏惧,不敢再向前靠近,只能缀在后面鼓噪呐喊,大声叫骂。

“叮咚黄飞虎断后属性爆,但孔雀国将士无人拥有增加武力的技能,故此黄飞虎的技能无法生效!”

“你们这些懦夫,给我射箭,乱箭射死他们!”

眼见被吴起一行挟持着向大营外面突围,本方纵有数万精兵却也阻挡不住,要么躲在远处鼓噪呐喊,要么上前白送性命,这让凯撒更是怒不可遏,扯着嗓子大喊:“给我放箭,射死吴起者便继承我的国王之位!”

“我看谁敢放箭?要射也是先射死凯撒!”尚师徒咆哮一声,把凯撒推到吴起面前当做挡箭牌。

尽管尚师徒用凯撒当做挡箭牌,但依旧有些孔雀士兵在巨大的诱惑下不再顾忌凯撒的安危,反正是国王下的命令,自己执行就是了。许多人悄悄弯弓搭箭,朝吴起攒射,箭雨在空中纷飞,险象环生,幸亏展昭帮忙遮挡,才让吴起避免了中箭的危险。

吴起用胳膊勒住埃及艳后的颈部,右手挥舞佩剑遮挡弩箭,同时劝说道:“克利奥公主,你是我们大汉皇帝的女人,你如果劝你哥哥放弃抵抗,我可以保住你们兄妹的性命。否则就算你们孔雀军杀死了我吴启,也是便宜了外人接替你哥哥做国王,白白为他人做嫁衣罢了!”

“呃你放开我,快要勒死我了!”埃及艳后挣扎了几下,感到舒服了一些,果然按照吴起的叮嘱大声喊话,“将士们,不要打了,汉军有三十万,就算你们杀了吴起,也无法赢得最后的胜利,大家缴械投降吧!”

埃及艳后的话果然生效,很快就让刚刚爆出斗志的孔雀士兵再次陷入了犹豫之中,许多人一边虚张声势,一边交头接耳:“公主说的话也有道理啊,咱们孔雀军只有七八万人,这里面还有一半贵霜人。面对着三十万汉军,根本没有任何胜算,就算射死了吴起也做不成国王,反而会遭到报复,连累家人,还是缴械投降吧?”

凯撒刚刚把麾下将士的斗志激出,就被妹妹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不由得怒不可遏,双目怒视埃及艳后:“克利奥,你这个愚蠢的女人,就算将士们投降了,你我也活不下去了!”

埃及艳后偷偷向凯撒眨眼,示意她听自己的安排:“哥哥,你不要再负隅顽抗了,这样只会害了将士们与你的性命!听我一句劝,让将士们放下兵器,我会去见大汉皇帝,替你们求情!”

凯撒却不理会埃及艳后的挤眉弄眼,继续大声咆哮:“将士们,不要听这个女人的,她是个胆小鬼!给我继续放箭,射死吴启,不要管我和克利奥,就算把我们射死,也恕你们无罪!”

“不许乱射,射死国王者诛灭九族!”埃及艳后又气又急,同样扯着嗓子大叫,和凯撒下达了针锋相对的命令。

兄妹两个态度截然相反,兄说兄有理,妹说妹有理,这使得万余名孔雀士兵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杀啊,活捉凯撒,投降免死!”

就在僵持之际,孔雀大营周围杀声四起,火光冲天。

张郃、章邯、卢象升、杨志四员大将各自率领了三万人马,分四路杀到,一路上迅击溃了凯撒布置的防御部队,掩杀到孔雀大营周围。拔掉鹿角,砍断栅栏,一鼓作气的冲进了孔雀军大营。

听说国王被擒,已经让孔雀军人心惶惶,再加上其中将近一半是近年猜征召入伍的贵霜人,根本就不会为凯撒死心塌地的卖命。顺境之时还能听从安排,此刻被四面八方杀的汉军吓破了胆子,纷纷跪地投降,请求饶命。

四员汉将所向披靡,十二万悍卒犹如猛虎下山,很快就对孔雀军形成了围歼之势。不过一个多时辰的功夫,在内外夹攻之下,孔雀军战死了一万多人,溃逃了一万多人,其他的要么缴械投降,要么做了俘虏。

战斗就此落下帷幕,吴起一行深入虎穴,生擒凯撒、克利奥兄妹,并内外夹攻,大破举摧毁了这个潜在的敌国,让整个贵霜大6彻底完全的控制在大汉朝廷之下。(未完待续。)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