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三十五 再擒皇帝

一千一百三十五 再擒皇帝


                “哈哈凯撒果然和吴起火拼了,将士们杀出城去!”

嬴政在白沙瓦的城墙上看到孔雀军大营起火,漫山遍野密密麻麻的汉军从四面八方向凯撒的大营发起了进攻,厮杀声震彻霄,当即下令打开城门,向汉军大营发起进攻。

在裴氏兄弟与庞遮普相继战死之后,整个贵霜国武力最高的已经首推周盘龙。随着嬴政一声令下,周盘龙手提熟铜齐眉棍,催促胯下青骢马,与十几名武将率领了四万秦军打开城门,朝汉军大营冲杀了过去。

“人,给朕备马,朕要亲自出战!”全副披挂的嬴政心血潮,向身边的卫兵吩咐一声。

以李斯为首的文官急忙劝阻,纷纷跪倒在地:“陛下乃是万金之躯,万万不可轻易涉险,请陛下收成命,坐镇城内,等候周将军的捷报!”

嬴政却已经翻身上马,斩钉截铁的道:“随着伍援、庞遮普相继战死,我军武将已经日渐凋零,只靠周盘龙一个人独木难支。现在凯撒和汉军起了冲突,对于我们大秦说,这是一个逆转败局的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

话音落下,嬴政策马冲开阻挡的文官,手提天子剑,大声鼓舞鱼贯出城的将士:“大秦的铁血战士,拿出你们的勇气,去击退入侵的汉贼!立下大功者,必有重赏!”

“杀啊,杀汉贼,保卫国都!”

看到嬴政亲自出战,四万名贵霜将士斗志昂扬,血脉贲张,一个个举起手里的兵器,呐喊咆哮着从白沙瓦的四座城门冲杀了出去,踩踏的烟尘滚滚,犹如下山猛虎一般扑向汉军大营。

暗夜中的汉军大营悄无声息,数不清的弓箭手躲在鹿角、荆棘后面的壕沟中严阵以待,等着贵霜人前自投罗网。

苏烈点起五万精兵在营门内蓄势待发,只等弓弩手一阵爆射之后,便打开城门掩杀出去,趁机攻占白沙瓦。

而沮授、蒯越等两位谋士也没有闲着,同样率领了五万人准备好了梯、霹雳车、攻城槌等武器,只等苏烈把秦军杀退之后,便尾随其后向白沙瓦城头发起强攻,争取一鼓作气拿下嬴政的老巢,彻底结束这场战争。

比起困守孤城的秦军说,汉军的兵力优势过于明显。即便吴起派遣了十二万人马分兵进攻凯撒,留在大营中镇守的将士依旧多达十八万,围着白沙瓦挖掘了一圈的壕沟之内埋伏了至少不下六万弓弩手,密密麻麻的一个紧挨着一个,纷纷弯弓搭箭,只等敌军进入射程之内便乱箭齐发。

“杀啊,汉贼受死!”

周盘龙催促胯下青骢马,挥舞着手中熟铜齐眉棍,引领了两万秦军呐喊咆哮着,高举盾牌,朝汉军大营步步逼近,一边冲锋一边放箭。

密集的箭雨带着“倏倏”的风声落进汉军大营之内,或者射中了帐篷,或者坠落在士兵的头顶,敲击的头盔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犹如雨点敲打着锅盖。

苏烈耐着性子等待着秦军进入射程之内:“三百丈两百丈一百五十丈给我放箭,狠狠的射!”

随着苏烈一声令下,埋伏在壕沟中的汉军纷纷站起身,将弓弦拉得如同满月,朝进入了射程的秦军乱箭齐发。数不清的弩箭如同骤雨一般爆射向迎面而的秦军,惨叫声顿时此起彼伏,犹如修罗屠场中的惨叫,弩箭射穿甲胄的声音如同一场狂风暴雨,响彻霄。

一场疯狂的爆射,至少射倒了四五千名秦军,就连冲锋在最前面的周盘龙也挨了一箭,正中左肩胛骨,顿时再也用不上力气。胯下的战马更是被射中了十余箭,惨叫一声仆倒在地,将周盘龙掀落马下。

“不好,汉军有埋伏!”

大惊失色的周盘龙一骨碌爬了起,用右手挥舞着熟铜棍拨打雕翎,勒令全军后退。

夜色漆黑,在城墙上看不清楚有多少汉军去攻打凯撒的大营,但嬴政和周盘龙估计吴起至少会出动二十万以上,看守寨栅的最多留下七八万,没想到竟然有如此密集的箭雨爆射而,实在是招架不住。

在后面压阵的嬴政不知道前面的战况,看到不少士卒纷纷后退,不由得勃然大怒,挥剑连斩数人,大声叱喝:“有畏缩不前者,立斩不赦!”

嬴政亲自镇压后退的将士,同时下令亲兵弯弓搭箭,朝后退的士兵攒射:“谁敢临阵退缩,给我乱箭射杀!”

被嬴政截断了后退的道路,这些秦军只能再次掉头,举着盾牌冲向汉军大营。遭遇的是更加密集的箭雨,锋利的羽箭在黑夜中呼啸而,射的秦军成片成片的倒下。

“后退也是死,随我向前冲!”

负伤的周盘龙单手舞动熟铜棍,咆哮着向前冲锋,引领着千余名悍卒一路拨打雕翎,奋勇向前。挑开鹿角,砍断荆棘,在付出了近万名伤亡的代价之后终于冲到汉军大营门前,展开了血肉横飞的厮杀。

“弓兵后退,刀盾兵随我冲锋!”苏烈横刀立马,沉着冷静的大声指挥。

早有准备的汉军弓弩手迅速退大营,苏烈纵马提刀,与十几名偏将率领五万重甲刀盾兵,冲破栅栏,排着整齐划一的步伐迎上前去,与秦军厮杀成一团。

黑夜之中,杀声震天,火把晃动,双方直杀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数不清的人头在地上乱滚,不计其数的残肢断骸在空中纷飞,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苏烈纵马提刀,挥舞的寒光霍霍,在乱军中左冲右突,无人能敌。一路砍杀了百余人,正与负伤的周盘龙狭路相逢,呐喊一声,兜头一刀劈下。

周盘龙左臂中箭,只能靠着右手挥舞熟铜棍厮杀,武艺大打折扣,仅能发挥出自身实力的七成。在苏烈手下勉强支撑了十余个合,便被一刀拍在背部,登时震的五脏翻滚,口吐鲜血,一跤跌倒在地。

苏烈催马向前,叱喝身后的亲兵把周盘龙捆了:“左右何在?把这秦将给我捆了!”

“哈哈我大秦的后裔只有战死沙场的勇士,绝无屈膝求饶的贪生之辈!”

周盘龙大笑着举起手里的熟铜棍奔着自己的额头狠狠敲了下,同时嘴里高唱秦腔,“陛下啊,微臣先走一步啦!”

只听“噗”的一声闷响,四十多斤的熟铜棍结结实实的敲在周盘龙的额头上,顿时脑浆迸裂,血溅五步,整个人一声不吭的栽倒在地,就此气绝身亡。

周盘龙战死之后,秦军更是失去了箭头人物,装备不及汉军,兵力又处在劣势,被苏烈率兵杀的节节败退,尸横遍野,溃不成军。当下不顾嬴政的镇压,纷纷掉头向白沙瓦撤退,犹如退潮的海水一般不可阻挡。

“罢了,罢了大势已去,看苍天不助我大秦,最后的希望破灭了!”

嬴政眼见无力天,只能摇头叹息,挥舞重剑奋力死战,连续砍杀了数十名汉军,呲牙怒目的亲自殿后,率领着秦军朝白沙瓦撤退。

“给我追,一举拿下白沙瓦!”

苏烈那里肯舍,催马舞刀,率领着近五万汉军穷追不舍,紧紧咬住秦军的尾巴。

大营中的弓弩兵尾随着苏烈的步伐冲杀了出,在追击途中不停的攒射,使得逃命的秦军士兵不断的有人中箭倒地。而沮授和蒯越也率领工兵举着火把,推着霹雳车、攻城锥、扛着梯,尾随着大军的步伐向白沙瓦城墙脚下逼近,争取一举破城。

嬴政率领着亲兵奋力死战,虽然这支精锐队伍的战斗力比其他秦军明显高出一截,但面对着数量庞大的汉军,根本无力阻挡,被苏烈一鼓作气的冲到城下。

城墙上的李斯等人不敢关门,否则嬴政就变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只能眼睁睁看着汉军尾随着嬴政的步伐冲进了白沙瓦城内,城门就此陷落,双方展开了血肉横飞的巷战。

“陛下,请从西门突围,我等誓死断后!”

嬴政的亲兵死死堵住一条街巷,不让苏烈冲杀过,大声提醒嬴政突围。

“国家已亡,我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不如就此了断,去九泉之下陪伴大秦的祖先吧!”嬴政仰天长叹,拔剑准备自刎。

李斯等文官上前左拥右抱,拼死夺下了嬴政的佩剑:“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陛下不要糊涂,请先从西门突围,改日登高一呼,定有热血之士响应!”

在李斯等人的苦劝之下,嬴政在百十名亲兵的簇拥之下,带着李斯等人向西门突围,拼死冲开一条血路,企图向贵霜西部地区逃窜。

“嬴政哪里走?快快下马束手就擒!”

暗夜中一声叱咤,一员大将飞骤胯下战马,手提紫金摩杵,与嬴政狭路相逢。

迎面相交,一合击飞嬴政手中兵器,轻舒猿臂抓住嬴政的绶带从马上提了下,横杵立马,朝城内的秦军怒吼一声:“你们大秦的皇帝已经被我生擒活捉,尔等还不快快跪地投降?”()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