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三十六 吴起的难关

一千一百三十六 吴起的难关


                歼灭了孔雀国的军队之后,黄飞虎、何元庆、张郃、卢象升奉命率部援,恰好在白沙瓦西城门撞见突围的嬴政。黄飞虎催马挺杵,只一合便把嬴政生擒下马,喝令随从绑了。

“大秦后裔,只有从容赴死的壮士,岂有贪生之辈?”

嬴政就地打了一个滚,爬起便去抢夺汉军手中的兵器,企图自尽。

被黄飞虎用杵尾扫中背部,登时五脏翻滚,气血逆流,踉踉跄跄的站立不稳。早有十几个如狼似虎的汉军士卒一拥而上,把嬴政给五花大绑的捆了个结结实实。任凭孔武有力的嬴政百般挣扎,却是也无法挣脱。

“这可是一条大鱼,一桩天大的功劳,尔等把嬴政的嘴巴给我塞住,别让他咬舌自尽了!”

黄飞虎虽然相貌粗犷,但却是粗中有细,“哧啦”一声撕下了自己的战袍,吩咐几个亲兵把嬴政的嘴巴给堵上。活着的大秦皇帝肯定比死了的有价值,有这一桩大功,足够自己吃上半辈子了。

嬴政被擒,周盘龙战死,其他的武将都是一些二三流货色,在黄飞虎、苏烈、何元庆等人手下不过一合之敌,面对着将近二十万汉军的猛攻,兵败如山倒,不过一个时辰便结束了战斗。

张郃率兵控制了白玉宫,把嬴政的妻妾二十多人,以及宫女、太监等近千人全部抓获,而以李斯为首的十几名文官也无一漏网,全部被生擒活捉。

天亮的时候,战斗结束,弥漫的硝烟逐渐散去,唯有血腥味在空中荡。

吴起下令把凯撒、埃及艳后、嬴政、李斯等人全部囚禁在白玉宫,由展昭亲自看押。命杨志率兵搜查大街小巷,抓捕嬴政的死党;命内政能力出色,文武双全的卢象升接掌白沙瓦的政权,出榜安民,安抚地方。

又派遣苏烈带领姜松、杨七郎两员大将,率领五万骑兵,克日向南,以闪电战的速度推进到孔雀国境内,清扫凯撒的残余势力,控制地方,使之完全掌握在大汉朝廷的治下。

继而派遣张郃、尚师徒、章邯三员大将各自提兵三万,分头向贵霜西部地区进攻,力争以最快的速度扫平各州县,把整个贵霜帝国完整无缺的纳入大汉版图。

吴起亲笔起草了一封奏折,将白沙瓦大捷之事上报朝廷,同时为自己先斩后奏,和凯撒决裂的事情做了辩护,请天子恕罪。又说随着整个贵霜大陆被纳入版图,泰州刺史商鞅管辖的疆域已经越越大,许多时候力有不逮,请天子在贵霜境内另外设置州郡,派遣封疆大吏前治理地方。

吴起最后又说自己将会在白沙瓦休整半年左右的时间,之后将会继续向安息进军,马不停蹄的横扫安息各路诸侯。将项羽、亚历山大,以及贵霜皇帝沃洛吉斯五世生擒活捉,派人押送金陵。

随着吴起的调兵遣将,各路大军依计行事,旌旗招展,南北往,战马嘶鸣,忙而不乱,不过两天的功夫,就让战后的白沙瓦归于宁静。

苏烈率领五万轻骑南下杀奔孔雀国境内,张郃、章邯、尚师徒三将提兵九万向西吞噬贵霜残余的领土,卢象升出榜安民,治理地方。杨志清剿白沙瓦城内的嬴政死党,黄飞虎收编俘虏,众将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将吴起全面的能力发挥的淋漓尽致。

被分开囚禁在白玉宫中的凯撒和嬴政听到城外人喊马嘶,脚步轰鸣,遂各自向看守的汉军士卒询问汉军动态:“听城外人喊马嘶,不知道汉军又有什么大动作?吴起是如何安排的军事?”

“你们都做了阶下之囚,还管什么天下大事?还是先设法保住自己的性命要紧!”看守的汉军连声训斥,一脸嘲笑。

“再说这是军机大事,我等一介小卒,怎么敢泄露军机?”分别看押两名皇帝的士兵虽然隔着层层院落,答的语气却是心有灵犀,惊人的相似。

而凯撒与嬴政央求的说辞也是如出一辙:“我等争霸天下不成,却也想知道天下大势。就如好酒之人喜欢品酒,爱棋之人喜欢论棋,再说我们已经成了阶下囚,纵然有心也是无力,只是听个热闹罢了!”

看守的士兵经不住两个皇帝的央求,便把吴起的部署大致描述了一下,最后不无骄傲的反问:“你觉得我们都督的用兵能力如何?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略如山,不动如山。此乃孙子兵法中的描述,写的就是我们的吴启大都督!”

听了士兵的介绍,得知吴起应付自如,从调兵遣将,到运筹帷幄,瓦解势力,攻占地方,安抚民心,简直就是一个全能的奇才。这让嬴政和凯撒如遭重击,面色如土,心中残存的最后一丝翻盘希望也随之破灭!

“罢了,罢了输给吴起这样的全才,无话可说!”

两个历史上举足轻重的皇帝被关押在不同的房间,却发出了相同的感叹。

比起心如死灰的凯撒,被孔雀国的百姓称作克利奥的埃及艳后却没有放弃希望,一直向展昭吵闹着要去见吴起。

这日傍晚,埃及艳后又在房间里大发雷霆,拍门敲窗,摔盘砸碗,吵嚷着求见吴起:“展昭,展雄飞,展护卫,请不要把我当成俘虏。我是你们皇帝的女人,你们是我的臣子,我要见吴启!”

看守的卫兵经不住埃及艳后的折腾,只得去请示负责白玉宫安全,监押重要俘虏的展昭:“展护卫,克利奥公主一直吵嚷着求见都督,在房间内大发雷霆,不知该如何处置?”

展昭露出无奈的笑容,亲自到埃及艳后的房间:“按照你们孔雀国的称谓,我应该称呼你为克利奥公主。按照我们大汉皇帝的册封,我应该称呼你为柯丽奥美人。你看我派遣了四名宫女伺候你,吃的喝的一概不缺,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埃及艳后指着展昭的鼻子训斥道:“你也知道我是你们皇帝的美人,你是皇帝派保护我的侍卫,怎能限制我的自由?难道我见你们都督的权力都没有吗?”

“柯美人言重了,展昭岂敢囚禁你,只是奉命护卫你的安全。而吴启都督也并非不见你,只是他这两日公务繁忙。实在抽不出空闲。既然柯美人执意求见,我便去见一下都督,代为通传,都督是否肯见你,那就看你的运气了。”展昭被埃及艳后纠缠的没有办法,只好答应征求一下吴起的意思。

“呵呵,有希望了!”

展昭前脚刚走,埃及艳后就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因为居住的是嬴政妃子的房间,所以化妆的脂粉,漂亮的衣衫,精美的饰品一应俱全。在四个宫女的伺候之下,埃及艳后飞快的梳妆打扮,不多时就变得风情万种,妖娆迷人,在烛光的照耀之下更是光彩夺目,动人心魄。

就连几个帮着梳妆的小宫女都忍不住连声赞叹:““公主你真的太迷人了,我想这世上任何男人都会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吧?

埃及艳后的脸上先是浮现出骄傲的表情,但想起汉尼拔的时候却又恼羞成怒,狠狠的瞪了几个宫女一眼,训斥道:“要你们多嘴,全都给我滚下去!”

一炷香的功夫之后,展昭去而复返,在门外禀报道:“柯美人的话,吴起都督正在房批阅自各地的文,让我带你去房见他。”

埃及艳后努力克制着悸动的心情,跟着展昭走出房间,直奔吴起所在的房。

“这克利奥公主打的什么主意?”看到埃及艳后浓妆艳抹,风情万种,展昭就情不自禁的在心中嘀咕一声,“这骚女人不会想要****吴启吧?陛下派我监视她,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展昭左右为难之际,两个人已经到了吴起所在的房,并由埃及艳后亲自敲响了房门。

“进!”

吴起正在批阅自摩罗城的文,对如何治理地方做出批示,听到敲门声,也不抬头,中气十足的吩咐一声。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妖娆迷人的埃及艳后就站在了房门外,风情万种的嗔怪一声:“都督我为了见你煞费苦心,而你却端坐不动,难道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么?”

吴起猛然抬头,就看到了浓妆艳抹的孔雀国公主,此刻换了一身性感服饰,将魔鬼身材展现的一览无余,端的是风情万种,我见犹怜。与那日在孔雀大营中厮杀之时别有不同的韵味,不由得露出惊讶的表情:“呃公主找吴启有何贵干?”

埃及艳后露出风骚的笑容,轻抬玉腿迈过门槛走进了房,用销魂的声音问道“难道没有贵干就不能探望一下都督吗?”

埃及艳后说着话反手掩上了房门,把展昭挡在了门外,并且顺手插上了门闩:“展护卫啊,我有重要的事情和都督商议,你该干嘛干嘛去,就不要在这里影响我和都督谈论人生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