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三十九 此仇早晚必报!

一千一百三十九 此仇早晚必报!


                立后风波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武如意表现的更加沉稳,每日笑容满面,对待宫女、太监雍容大度,对何太后也愈发孝敬,每日一早一晚必去寿安宫给何太后请安,获得了一片好评。

而生产后的甄宓已经满月,身体恢复如初,早就可以下床走动,开始与武如意一起打理后宫。凭借着和善的性格,仁慈的品德,不俗的才华,同样获得了一致好评;深得宫娥、太监的喜爱,不知不觉中声望快速上升,已经达到了与西宫皇后武如意平分秋色的地步。

刘辩册立皇后之时已经与满朝文武约定,虽然设立两宫皇后,但以东宫为尊,西宫次之。因此武如意对待甄宓足够尊敬,言必以“姐姐”相称,事无巨细都会征求甄宓的意见,相处的很是融洽。

刘辩虽然公务繁忙,但没少花费心思关注后宫的嫔妃,看到甄宓和武如意相处的十分和谐,后宫一片风平浪静,心中欣慰不已,看自己可以安心出征了。

“也许是朕过于敏感了吧,说不定武如意已经被磨去了棱角,打算做个贤妻良母哪!看后宫如此融洽,朕就算外出一年归,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波浪。”

夜色寂寥,锦帐玉幔,美人如玉,刘辩望着在身边酣睡的武如意,在心中喃喃自语,如果能改变了这个女人的野心,不失为一个贤内助。

随着天气转暖,各路军团已经开始调兵遣将,想再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华夏大地又将狼烟四起,各大势力将会展开新一轮的火拼。要么高歌猛进,要么穷途末路,彻底退出争霸的舞台。

在北方,李靖、卫青二人依旧屯兵章武、阳新一带,与李绩、李牧率领的三十万唐军对峙,另外还要面对曹彬、英布、夏鲁奇等人率领的十万曹兵的侧面袭扰,压力不可谓不大。

就在去年曹操大举进攻中原之时,李靖数次想要分兵救援,都被李绩、李牧死死缠住,无法抽调出足够的兵力,只能眼看着曹操一路向南推进,拿下寿春,直逼合肥。

幸好薛仁贵威震逍遥津,大显神威,力阻曹操二十万大军。危急时刻,诸葛亮、韩世忠、尉迟恭等各路援军纷纷抵达战场,力挫曹魏主力大军,逼迫曹操撤到了寿春。

在过去的一年里,李靖与唐军、魏军大大小小厮杀了数十场,胜率超过七成。但李绩、李牧却也不是庸碌之辈,更何况唐、魏联军多达四十万,超过了汉军两倍,李靖虽然稍占上风,却也无法打破僵持的局面,只能阻止唐军向南推进,却是无法形成反攻的局面。

陈登、许攸两位谋士曾经向李靖建议,希望放弃河北的土地,退青州与魏延军团合并,以青州为主战场,或许局面会比现在轻松一些。

李靖一口绝:“大国上邦,寸土必争,岂能轻易拱手让敌?况且河北这片土地方圆数千里,更不能轻易丢弃!诸位应当明白一个道理,战争犹如逆水行舟,我退则敌进。我等退青州,三十万唐军势必会尾随至黄河边上,大战依旧在所难免,试问到时候我等又向哪里撤退?总不能再把青州拱手让人吧?”

“都督所言极是,我等誓死拱卫国土,不让唐寇轻易踏进一步!”副帅卫青坚决支持李靖的决定。

由李存孝领衔,包括马超、太史慈、鱼俱罗、高昂、花木兰、关胜、秦良玉等武将一致表示遵从李靖的调遣:“我等愿以都督马首是瞻,保家卫国,御敌于国门之外!”

河北的局势在对峙,而徐州的局面同样陷入了僵持。

陈子被曹操不拘一格擢升为攻打徐州的主将,率领王彦章、董平、曹刿、李进、李通等人提兵六万再次进攻徐州,意图趁着东汉朝廷无力救援之际,一举拿下富饶肥沃的徐州。

但面对着用兵稳重,文武双全的徐达,靠着秦用、武松的辅佐,设计据守沛县、彭城两地,把陈子牢牢的阻挡徐州与兖州的交界线一带,让曹军根本无法取得实质性进展。

被曹操寄予厚望的陈子并没有上演历史上连下四十余城,千军万马避白袍的局面。这让心怀大志的陈子时分忧郁,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熟读兵,满腹战略,为何连区区一个降将徐达都战胜不了?

刘辩在批阅自徐州的战报之时,发出一声大笑:“哈哈陈庆之啊陈子,只能说你运气不够好!此一时彼一时也,不能说你没有本事,但历史上的那个你遇到的对手怎能和朕手下这些牛人相比?李靖、卫青、王猛、徐达、秦琼哪个是易于之辈?不能说你无能,但在这些人手下你的确占不到便宜,这不是你的错!”

刘辩甚至想到了一个例子,譬如在自己穿越前的世界,****的某支球队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称霸国内,独孤求败。但把他放进欧洲赛场,面对着强大的豪门球队,自然是四处碰壁的结果。而现在陈庆之遇上的就是这种局面,不能说陈庆之无能,只是对手的实力更强。

河北战场、徐州战场都陷入了僵局,但也有好消息传到金陵,振奋人心的贵霜大捷就不提了,足够大汉的百姓吹上个一年半载。

而在长安战场,霍去病联手冉闵击破上洛关,大败皇甫嵩,将战线一举推进到长安东南一百里的蓝田县境内,曾经的大汉双都之一,已经唾手可得。

宛城战场也有好消息传,面对着老冤家杨素和曹军侧翼的纠缠,在和杨素过招了多年之后,岳飞于数日前在新野取得一场大捷,阵斩西汉、曹魏联军三万余人,火烧杨素大营。逼迫的西汉、曹魏联军后退五十里,岳飞趁机兵分三路,连下鲁阳、襄城、昆阳、定陵、叶县等地,兵锋直抵许昌城下。

宛城大捷的消息惊的坐镇寿春的曹操出了一身冷汗,只能暂时放弃了反攻合肥的计划,命曹仁带着司马懿、司马错、史进等人提兵五万援许昌。万一许昌丢了,岳飞的局面将会被彻底激活,向西可以攻打虎牢关,剑指洛阳,向北可以一路横扫陈留、东郡、兖州等地,以席卷落叶之势席卷整个中原大地,这是曹操绝对不允许出现的。

国难思良将,板荡识忠臣,在局势恶化之际,曹操又想起了被擒的郭嘉。趁着两军暂时休战之际,派人到金陵求见刘辩,提议用杨延昭交换郭嘉。

“鬼才郭奉孝么?”刘辩微微一笑,“曹阿瞒要是不派使者,朕几乎把这个宇宙战神给忘了!”

“不知陛下打算如何处置郭嘉?是答应曹操的交换条件呢,还是拒绝?”负责谈判的孙乾怀抱笏板,征求刘辩的意见。

刘辩一拍桌案,毫不犹豫的做了决定:“换!为什么要拒绝呢?就连朕十岁的儿子都能生擒他,这郭嘉又有多大的威胁?杨家一门忠烈,朕岂能眼看着杨延昭在曹魏大狱中受苦。传朕命令,派人把郭嘉送到合肥,交给诸葛亮军团,全权处理交换俘虏之势。”

“臣遵旨!”孙乾作揖答应一声。

就在孙乾将要转身之际,刘辩又叮嘱一句:“把郭嘉带到乾阳宫,让朕看看这位被曹操最为倚重的谋士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半个时辰之后,郭嘉被带到了刘辩面前。

出乎预料的是并不像刘辩想象中那样憔悴瘦弱,整个人的精神看上去还算不错,只是气色稍微差了一些。

“啧啧郭奉孝精神状态不错啊,朕还以为你依旧每日酗酒,有事无事就泡在青楼呢!”刘辩手抚胡须,笑吟吟的揶揄了郭嘉一句,“哦朕忘了你现在是阶下之囚,已经不是前访问的使者,是朕疏忽了。”

郭嘉面色阴鹜的答道:“托陛下的福,嘉已经忌酒多年,而且痨病也已经痊愈。被关在大牢的这半年不能亲近女色,身体倒是健壮了许多。”

刘辩半戏谑半认真的道:“唉都是朕手下这些人的不对,怎么能不给郭奉孝先生提供美酒呢?而这世上的青楼女子,又有哪里能胜过金陵?如果奉孝先生不想走,可以留下享福,朕一定会给你自由,至少让你在金陵城内自由走动。”

“谢了!”郭嘉拱手致谢,“要么杀了我,要么放我去!但我在这里警告你一句,你们父子的羞辱之仇,我郭嘉此生必报!”

“哈哈”刘辩放声大笑,忽然拍案而起,“在朕的眼里,要抓你易如反掌。用你换杨六郎,就是你现在最大的价值,你有本事尽管放马,到时候朕会好好‘款待’你!”

郭嘉前脚走后,刘辩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个俘虏,他的名字叫做“上杉谦信”,就在刘辩去年出征巴蜀之时,被陆逊派人押解到了金陵。之后刘辩一直忙于各种事务,早就把上杉谦信忘记的一干二净,此刻终于因为郭嘉想起了此事。

“人,把从倭国抓的那个上杉谦信带进乾阳宫,朕要和他聊聊人生!”

(有人说这是过渡章节,其实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填坑。前面挖的坑,总要一个个埋。不要问我周仓、马忠是死是活,时间会揭晓答案)(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