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二十九 先下手为强

一千一百二十九 先下手为强


                摩罗城是一座西方建筑风格的圆形城堡,与汉朝方方正正的城池截然不同。城内有居民十万左右,是贵霜中部地区头号重镇,只要拿下这座城池便可以长驱直入抵达白沙瓦城下,与从东路进军的吴起合围贵霜国都。

苏烈率领着卢象升、章邯、张郃三将提兵十五万,于两个月之前兵临城下,把摩罗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却遭到了秦将伍员的顽强阻击,面对着据城死守的秦军,一直不能把战线向前推进。

摩罗城堡坚固而高大,苏烈尝试着攻打了数次,屡屡损兵折将,无功而返。无奈之下,苏烈只能改变战略,与卢象升轻骑查看地形,发现摩罗城周遭百十里的范围内河流密集,水网遍布。

于是苏烈决定水淹摩罗城,命章邯每日率兵佯攻城池,迷惑伍员;命军师沮授带领两万人到附近的山上砍伐树木,编造竹筏。又命卢象升率领三万人在附近昼夜修筑堤坝,积蓄洪水。最后由张郃统率三万精兵在大营中利用帐篷的遮掩,每日夜间挖掘地道,并在清晨之前把挖掘出的泥土连夜运走,避免被秦军发现蛛丝马迹,判断到本方意图。

经过了半月的奋战,张郃率部挖掘了三十多条地道,俱都直达城墙底部,甚至还有许多深入到了摩罗城中央地带。

而沮授也率人编造了大大小小的一千五百多艘木筏,几乎把摩罗城周遭的树木砍伐了个精光。卢象升更是筑造了一座洪水滔滔的大型堤坝,只等苏烈一声令下,便水淹摩罗城。

是夜,风雨大作。

苏烈抚须大笑:“此乃天助大汉,攻破摩罗城就在今夜!全军拔营,沮授负责将辎重粮草撤退到高处,其他诸将率部登上木筏,随时待命。”

大雨哗哗的下个不停,卢象升修筑的堤坝更是水涨船高,滔滔洪水不停的拍打着堤岸,发出愤怒的嘶吼,似乎随时都会把摩罗城撕裂成碎片。

听到汉军大营人喊马嘶,伍员带领着部将冒雨登上城墙,放眼望去,漆黑的夜幕中汉军似乎在拔营撤退,目的不明。

“真是奇怪,汉军已经围困了摩罗城两个月之久,为何突然冒着大雨撤退?”参军捏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伍员伸手扶了扶头顶的斗笠:“苏烈突然做出大动作,必有阴谋诡计。传我命令,所有将士今夜不许入睡,都给我披挂整齐,冒着大雨守城,绝不给苏烈破城的机会!”

半夜时分,汉军拔营完毕,除了提前转移的粮草之外,又把帐篷、马车、器械等物资全部转移到了高地。除了沮授率领一万人在高处看守之外,苏烈又命张郃率领三万人马在摩罗城通往白沙瓦的路途上设伏,捉拿漏网之鱼,争取将困守城池的秦军一网打尽。

汉军刚刚准备完毕,已经超过了蓄水量的堤坝就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滔滔洪水一下子冲开了堤岸,顺着汉军提前挖掘的河道,以咆哮奔腾之势朝摩罗城席卷而去。

“全军登上木筏,朝摩罗城里面的秦军发起猛攻!”苏烈亲自登上竹筏,下达了进攻城池的命令。

汉军在木筏上点亮防雨的灯笼,顶着哗哗的大雨,顺着滔滔的洪水,朝摩罗城随波逐流。一个个刀剑出鞘,弓箭上弦,齐声呐喊“拿下摩罗城,生擒伍援!”

咆哮的洪水犹如奔腾的江河,顺流而下,朝摩罗城席卷而。奔流至城墙周围后,立刻顺着挖掘的地道猛灌进去,摇晃着城墙的根基。湍急的水流犹如奔腾的波浪,不停的拍打着城墙,发出让人心惊胆战的声音。

伍子胥面如土色:“怪不得最近半个多月的时间,苏烈一直没有强攻城池,原是要准备水淹摩罗城。今夜风雨交加,洪水滔滔,这分明是天助汉军啊!”

“轰隆”一声巨响,在洪水的猛烈冲击之下,一处年久失修的城墙轰然坍塌,顿时就呈现了一个三丈多宽的缺口。无处排泄的洪水瞬间就从缺口处灌进了城内,将近一丈的洪水威力巨大,把试图堵住缺口的秦军冲的东倒西歪,许多人被呛了一口浊浪,两眼一黑栽倒在洪水中,瞬间就溺亡在奔腾的洪流之中。

“杀啊,活捉伍援!”

将近十万汉军乘坐着一千五百艘木筏随波而下,直抵城堡脚下,一边鼓噪呐喊,一边朝城墙上放箭,射杀手足无措的秦军。

洪水奔腾不息,不停拍打侵蚀着城墙,而地道中的洪水更是不断摇晃着城墙的根基,使得许多遭到汉军撞击的地段摇摇欲晃,最后轰然坍塌,被咆哮的洪水一下子撕裂出长达数丈甚至十余丈的缺口。

雨停了,风也停了,但洪水却没有停。

到天亮的时候摩罗城已经满目疮痍,被洪水冲破了十几道豁口。城内的大街小巷灌满了浑浊的积水,一直淹没到腰间,家家户户都遭到了洪水的浸泡,许多草房耐不住侵蚀,在暗夜中轰然倒塌。

被建筑物砸死,被洪水淹死,被汉军杀死的贵霜士兵及百姓在洪水中飘飘浮浮,犹如死鱼一般,密密麻麻的随波逐流。先是顺着大街小巷流淌,最后又被洪水裹挟,顺着低矮方向的豁口冲出了城堡,或者飘到了洪水边缘被树木挂住,或者冲进了河流之中,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夜的鏖战下,坚固的摩罗城被彻底摧毁,城内的近八万守军伤亡殆尽,被洪水淹死了数万,被汉军射杀了数万,甚至十万百姓也没有得到幸免,死亡人数超过了一半。

伍子胥在部将的掩护之下,率领七八千人乘坐城内仅有的数十艘船只,从被洪水冲开的豁口中逃了出去。生死关头,也无力救援城内的其他百姓,只能顺着通往白沙瓦的大路逃命。

走了数十里路程,忽然一通鼓响,分兵埋伏的张郃率领一万人马杀了出,挺枪跃马直取伍子胥:“河涧张隽义在此恭候多时,尔等丧家之犬还想走么?”

伍子胥心中一片悲怆,催马挺枪,奋力死战,与张郃苦战数十合,难分胜负。幸亏了部将拼死护卫,方才侥幸冲破了汉军的堵截,惶惶如丧家之犬般朝白沙瓦逃命。

又走了十几里路程,忽然迎面尘土飞扬,却是黄飞虎与尚师徒奉了吴起的命令,率领四万精兵前协助苏烈攻打摩罗城。看到一支秦军仓惶逃窜,便举起刀枪堵住了去路,齐声呐喊:“你们这些蛮邦番兵,还不速速跪地投降?等死到临头之时,悔之晚矣!”

伍子胥头看看,身后的兵马仅剩三千左右,当下握紧手中长枪,大吼一声:“今日我等已无生还可能,请将士们随我向前死战,哪怕杀死一个汉兵,也死得其所!”

话音落下,伍子胥催马舞枪冲进汉军阵中,一杆长枪上下翻飞,连挑十余名汉兵。双目圆睁,怒吼叱咤,抱定了必死之心。

乱军之中,黄飞虎催促胯下黄骠马,挥舞着八十斤的紫金摩杵直取伍子胥,交手不过一个合,便把伍子胥的长枪磕飞。一丈二的紫金杵一个神龙摆尾,扫中了伍子胥的背部,登时口吐鲜血,从战马上跌了下。

“左右何在?给我把这秦将捆绑了!”黄飞虎横杵立马,朝身后的随从吩咐一声。

伍子胥单膝跪地,拔剑在手,悲呼一声:“大秦复兴无望,陛下无力天,我伍援还有何面目苟且于世间?”

话音未落,横剑自刎,锋利的剑刃将颈部撕开了一道长长的血口,鲜血喷溅而出,高达八尺的身躯轰然倒地,就此魂归黄泉,以身殉国。

摩罗城几乎已经被摧毁殆尽,苏烈留下一员偏将率领五千人稍加整顿,自己与黄飞虎、尚师徒合兵一路,统率将近二十万人马,顺着驿道昼夜疾行,浩浩荡荡的杀奔白沙瓦。

灭亡贵霜之日近在咫尺,这让汉军士气高昂,斗志旺盛,一天下至少能够狂奔一百三四十里路程,眼看距离白沙瓦已经越越近。

与此同时,凯撒率领的八万孔雀王**队也在汉尼拔的帮助下攻破了扶苏公子把守的明加拉。纷飞的箭雨之中,凯撒手下的头号大将安东尼先登城池,左手提着盾牌,右手挥舞重剑,一路砍杀了无数秦军,并一举擒获了秦国太子扶苏。

战役结束,安东尼欲杀扶苏祭旗,却被凯撒阻止:“这扶苏将还有用处,暂时留着他的性命。”

安东尼不解:“三十万汉军已经兵临白沙瓦城下,嬴政已是神仙难救,贵霜亡国只在朝夕。这扶苏留着还有什么用,一刀杀了便是,用他的人头祭奠祖先,告诉他们的灵魂孔雀王国又复兴了!”

凯撒却露出忧心忡忡的表情:“一山不容二虎,嬴政灭亡之后,整个贵霜大陆只剩下我们孔雀王国与汉军。卧榻之侧岂容猛虎酣睡?怕是吴起会算计我们!”

“那该如何是好?”听了凯撒的话,安东尼方才如梦初醒,失声惊问。

凯撒抚摸着唇角的八字胡须,面露阴险之色:“既然我们孔雀军与汉军的冲突在所难免,那就先下手为强。一定要找个机会解决了吴起和苏烈,这样汉军的威胁至少会降低一半,到那时鹿死谁手就不一定了。如果运气够好,或许我们孔雀王国可以重新统一整个贵霜大陆,并攻占汉军的泰州,甚至进军交州,也不是没有可能。”(未完待续。)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