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三十 兔死狗烹

一千一百三十 兔死狗烹


                “陛下,三十万汉军距离白沙瓦已经只剩不到三百里路程,请陛下降旨迁都吧?”

就在苏烈水淹摩罗城,全歼伍子胥八万守军,与吴起朝白沙瓦两路挺进的时候,丞相李斯在文武百官的央求下,带着众人一起到白玉宫面见嬴政,请求迁都。

“就算明日城破了又如何?”嬴政惆怅的坐在御椅上,眸子里写满了不甘和留恋,“至少我曾经在皇帝的宝座上待了两个月的时间,这就足够了!”

李斯躬身劝谏:“陛下,你可不能破罐子破摔啊,俗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虽然庞遮普、伍援两位将军殉国,虽然扶苏公子被俘,但我们贵霜百姓还有数百万,想其中不乏热血之士,只要陛下保住自己,他日登高一呼,必然四方响应,卷土重,胜负未知!”

嬴政忽然放声大笑:“哈哈李斯啊李斯,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请恕微臣愚昧,不知陛下此话怎解?”李斯长揖到地,一脸茫然。

嬴政缓缓起身,从台阶上走了下,在十几个心腹臣子面前踱步:“李斯啊,你相信自己说的话么?或许几百万贵霜百姓之中不乏热血之士,但又有多少人承认朕的正统之位?只怕到时候朕等不勤王的义士,反而会等落井下石的仇人,所以朕还不如继续死守白沙瓦,就算要死也会显得更壮烈一些,不至于沦为笑柄!”

听了嬴政的话,李斯竟然无言以对,唯有低头保持沉默。

嬴政背负双手,一脸悲怆的在大殿上踱步:“况且从白沙瓦再向北走六七百里路程,便会进入安息帝国境内,朕又能逃到哪里?可笑那项羽和亚历山大死到临头却依旧浑然不知,岂不闻唇亡齿寒的典故么?真是白费了我们一场苦心啊!”

“两人都是一时豪杰,应该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只是亚历山大和项羽积怨已深,或许都抱着攘外先安内的心态,唯恐出兵之后会被另一方偷袭,因此才打的不可开交!”李斯一脸无奈的做出分析,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自己已经无能为力。

嬴政忽然发出一声苦笑:“朕这几天一直在琢磨请求援兵之事,或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项羽和亚历山大斗的如此凶狠,想也不是守信之辈。或许他们答应出兵救援,一是为了彼此迷惑,二是打算以增援的名义对我们大秦落井下石。就算这两路援军抵达,只怕也是引狼入室的局面!”

周盘龙一脸不甘心,手抚佩剑问道:“按照陛下的意思,莫非我们大秦的灭亡已经不可避免?”

嬴政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看已经不可避免了,随着庞遮普、伍援的相继战死,以及扶苏被擒,我们大秦又损失了二十五万兵马,朕现在能够调动的兵马已经仅剩五万人,如何对抗刘辩的三十万虎狼之师?更别说还有凯撒的七八万孔雀军,大秦已经完啦!”

“唉当初我们贵霜帝国可是拥有六十万雄师啊,还有王翦、蒙恬、王贲、伍援等统兵大将,也有裴元庆、裴行俨、阮翁仲、庞遮普等猛将,想不到如今却落得这般窘境!”想起过去的强盛,周盘龙就心痛不已,连声哀叹。

听到凯撒的名字,李斯的双眸中突然泛出一抹亮光,击掌道:“哎呀我怎么把他忘了呢!”

嬴政及众人俱都投不解的目光:“丞相说的何人?”

“孔雀王国君主凯撒!”

李斯直了直伛偻的身体,昂首答道,与刚才垂头丧气的截然不同,仿佛换了个人一般。

听了李斯的话,嬴政如同醍醐灌顶,马上就把李斯的意图猜测了*不离十:“丞相的意思是策反凯撒,联合对付汉军?”

这次轮到周盘龙苦笑:“丞相别开玩笑了,孔雀人和咱们的仇恨可以说是不共戴天,比当初六国后裔与大秦帝国的仇恨还要深,凯撒怎么可能背叛盟友倒戈帮助我们?”

“此一时彼一时也!”李斯手抚胡须,一双不算大的眼睛变得神采奕奕起。

“愿闻其详!”

周盘龙拱手请教,以自己的智商实在猜不透李斯的想法,竟然去向仇敌求援,这不是与虎谋皮么?

李斯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有道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刘辩的志向是统一整个天下,这从还没有平定中原,刘辩就派兵东征西讨,攻打我们贵霜哦,攻打我们大秦,以及攻打倭国就可以看得出。既然如此,刘辩又怎么会容得下一个逐渐崛起的孔雀王国存在?”

周盘龙恍然顿悟:“听李丞相这么一说,似乎还真是如此!如果不是汉军入侵,凭我们大秦的国力,只怕早已经灭了凯撒。汉人打下的江山没理由平白无故的给凯撒分享,先前只是为了对付我们大秦,在利益的驱使下才同流合污。若我们大秦亡了,这两个势力定然会水火不容!”

李斯抚须微笑:“这就叫做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凯撒也是个聪明人,我想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换个角度看,我们与凯撒之间也有些唇亡齿寒的味道。陛下可派遣一个能言善辩之人去见凯撒,陈明利害,让凯撒偷袭汉军,与我军两面夹攻,事成之后平分江山,十有*会让凯撒动心。”

嬴政已经无路可走,当即按照李斯的建议,派遣了一名能言善道的使者,携带了重金,甚至以贵霜帝国皇帝的大印当做信物,快马加鞭前往明加拉游说凯撒。

次日清晨,使者便喜滋滋的禀报嬴政与李斯:“启奏陛下,微臣见了凯撒之后陈明利害,终于使得凯撒点头应允,并表示会善待扶苏公子,请陛下与丞相放心。”

李斯性格比较谨慎,追问道:“凯撒打算何时对汉军反戈一击?可曾把计划告知与你?”

使者拱手答道:“丞相的话,凯撒的队伍已经进军到距离白沙瓦三百多里,预计最迟后天下午便会抵达白沙瓦城下。到时候八万孔雀军与三十万汉军肯定会扎下连营,将白沙瓦围困个水泄不通。凯撒计划邀请吴起赴宴,在酒席上乱刀砍杀,并放火引燃汉军大营,希望我军在城上看到汉军寨栅起火,便杀下城去内外夹攻,定能重创汉军!”

嬴政击掌叫好:“若凯撒当真言而有信,依照计划行事,或许我们大秦就能够起死生!传朕命令,让将士们养好精神,随时准备出城作战。”

两日之后,吴起、苏烈相继率部抵达白沙瓦城下,总计三十万大军扎下连营,将白沙瓦围了个水泄不通。

扎下大营之后,吴起派人把苏烈及麾下诸将邀请到自己的帅帐,共商对策。

偌大的帅帐之内烛火辉煌,主帅吴起居中高坐,副帅苏烈在旁边坐了,而沮授、蒯越等谋士,姜松、黄飞虎、卢象升、何元庆、张郃、杨七郎、尚师徒、章邯、杨志等武将则分立两旁。

待众将到齐之后,吴起吩咐亲兵道:“本督召集的将军已经全部到齐,没有我的吩咐,其他任何人不许靠近帅帐,若有人胆敢以身试法,给我就地格杀!”

见吴起如此郑重,众将知道必有要事商议,一个个站直了身躯,打起精神聆听吴起说话。

吴起正襟端坐,扫了众将一眼,朗声道:“诸位,本将召集你们非为别事,乃是为了商议如何除掉凯撒及他的孔雀军!”

“凯撒?”

众将闻言俱都一愣,一个个眼里写满了疑惑,我们的对手不是嬴政么,怎么又把矛头对准了盟军?

吴起伸手轻抚颌下的胡须,大笑一声:“诸位不必疑惑,你们没有听错,我说的就是对付凯撒。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整个贵霜是我们大汉铁骑打下的,凭什么要分给他凯撒一半,让他坐享其成?”

何元庆、杨七郎、姜松等人纷纷挥拳赞成:“都督说的是,我们大汉的目标是扫平整个天下,岂能灭了一个贵霜,又培养起一个孔雀王国?都督直管下令,我等必然以你马首是瞻!”

沮授皱着眉头提出了自己的建议:“都督说的话非常有道理,只不过凯撒毕竟是盟友,要除掉他非同小可。因此下官建议都督先修一封征求陛下的建议,待陛下准许之后再动手不迟,这样也能避免有人在陛下进献谮言,诬陷都督!”

吴起直接挥手拒绝:“沮公与此言差矣,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更何况我们所在的位置距离京城六七千里路程,就算用飞鸽传,也要十天半月的功夫,早就贻误了机会。你等直管按照我的吩咐行事,若陛下降罪,由我吴起一力承担!”

顿了一顿,吴起放声大笑:“反正在儒家的眼中,我吴起已经是个心狠手辣的屠夫,再背几口黑锅又有何惧?为了大汉一统天下,我吴起宁可背上万世骂名,只要天下归汉,我吴起死亦无憾!”(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