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二十七 愿背屠夫之名

一千二百二十七 愿背屠夫之名


                王翦遇刺之后,庞遮普被委任为华氏城主将,一改之前王翦的防御性策略,下令集结了华氏城周围的十万兵马,打开城门与汉军决一死战。

“庞遮普果然是个有勇无谋的匹夫,守城还得靠智将啊!”

得知庞遮普主动出城寻求决战,吴起抚须大笑,立即召麾下众将策划了一出十面埋伏的围剿战:“杨志、尚师徒,本将命你二人各自率领两万人马出城轮流诱敌,只许败不许胜!”

“末将遵命!”

杨志与尚师徒一起抱腕领命,各自点起两万人马出营而去。

吴起又把目光扫向其他三员悍将:“杨延嗣、姜松、何元庆,本将命你二人各自率领两万人马沿途设伏,待杨志、尚师徒二人把庞遮普引进伏击圈之后,便杀出断其归路,力争重创秦军!”

“诺!”

三员大将对视一眼,齐刷刷的拱手领命,何元庆提了一对八宝亮银锤,姜松与杨七郎绰了长枪,各自点起两万人马,按照吴起指定的地点埋伏去了。

“众将各自领命而去,为何唯独没有给飞虎安排差使?”

看到众将俱都领命而去,身高九尺,面容雄伟,浓眉大眼,颌下生着浓密胡须的黄飞虎站出请战,半开玩笑半是认真的道,“都督可莫要因为叔父大人不在此处,便怠慢了末将啊!”

吴起大笑:“哈哈好一个黄飞虎,竟敢拿着三军主将开玩笑,即便令叔黄汉升在此,也断不敢对本督如此说话啊!看世人都说我吴起心黑手辣,已经深入人心,本督便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咯!”

“嗨嗨”听了吴起的感慨,黄飞虎挠挠后脑勺憨笑一声,“末将也只是开个玩笑,竟然惹得都督如此大发感慨。都督你一路横扫,两年多的时间已经从交州挺进到了贵霜腹地,距离白沙瓦只剩下七百里路程,论功绩,便是李药师、岳鹏举两位也是不及,谁敢在背后诋毁将军?”

吴起抚须感慨道:“三人成虎,流言可畏啊!因为本将纳了孙坚的遗孀,已经被世人诟病。交州之战,本督坑杀了十几万贵霜军,更是惹得许多士族流言纷纷,说本将滥杀无辜,是和白起一样的杀人狂魔。天长日久,我吴起在百姓的心目中已经成了屠夫啦!”

“哼这些个儒生深受孔孟影响,满口仁义道德,怎么懂得用兵之道?难道按照他们说的那些要求,就能平定天下么?”黄飞虎冷哼一声,对大汉的士族嗤之以鼻,力撑吴起的铁血手段。

吴起双手拍案道:“飞虎将军说得好,乱世需用重典,矫枉难免过正!贵霜十几万降卒聚在一起,如果被他们先降后叛,对于我大汉将是心腹大患,因此本将才毫不留情的坑杀,永绝后患!有句话说得好,屠一是为罪,屠万便为雄,一将功成万古枯,为了大汉的旗帜插遍整个天下,我吴起愿意身背屠夫之名!”

黄飞虎拱手称赞:“将军的胸襟,让末将佩服的五体投地!”

“只是本将就怕有小人在陛下面前进谗言,在平定西方之前把我调大汉啊,若不能展平生之抱负,纵然身居高位也是遗憾啊!”吴起双目盯着侧面的地图,居安思危的表示忧虑。

黄飞虎宽慰道:“将军直管放心,虽然国内的士族对将军的行为有所诟病,但看得出陛下还是对你十分器重和信任。”

吴起想起自己一帆风顺的仕途,就对大汉天子心怀感激,“想当初,我吴启只是一介布衣,陛下便委以重任,授予我上将职位,拨给钱粮、甲胄,命我招募士卒南下驰援交州。终不辱使命,与徐公明、诸葛亮对垒蒙恬、王贲的四十万大军,在陛下的运筹帷幄之下,终于大获全胜,重创贵霜帝国!”

顿了一顿,继续大发感慨:“平定交州之后,陛下更是委任我为西征主将,统率十五万大军,方才能够一路横扫,得以与李靖、岳飞并列。比起老祖宗吴起先后效力鲁、魏、楚三国,虽功高盖世但却屡遭猜忌,我的命好多了!陛下对我吴起的恩情似海深比山高,我吴起纵死亦不能相报!”

听到外面人喊马嘶,众将各自依计行事,黄飞虎越发着急,憨笑道:“嘿嘿都督,末将陪你说了这许久的话,你总该给我安排点差使吧?总不能别人都去打仗,却留下俺一个看守大营吧?”

吴起抚须大笑:“本将岂是明珠暗投之人?黄飞虎给我听好了,本将命你挑选三万精兵,在庞遮普被调虎离山之后,沿小道逼近华氏城,趁着城内空虚之际猛攻。三日之内,给我把华氏城主城以及四座附属城池全部拿下!”

“末将谨遵都督之命!“黄飞虎大喜过望,拱手领命而去。

六员大将各自依计行事,吴起则率领剩余的三万兵马看护大营,居中调度,随时驰援各路,以防不测。

骁勇善战,性格粗犷的庞遮普留下副将率领两万将士守卫华氏城,亲自统率了八万精兵杀出城池,决心以攻为守,力挫汉军,给刚刚登基的大秦皇帝献上一份重礼。

号角呜咽,旌旗招展,八万贵霜兵一字排开,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华氏城,向西寻找汉军决战。

骄阳照耀之下,身高九尺的庞遮普胯下五花马,手提重达九十斤的长柄单手镔铁锤,在千军万马中顾盼自雄,不断的催促将士们加快进军速度。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自西方而,由远及近,的正是贵霜斥候,快马到庞遮普面前禀报道:“报告将军,前方十里出现一支汉军,目测兵力在两万左右,请将军定夺。”

庞遮普放声大笑:“哈哈这吴起竟然如此无谋,竟然分路进军,将士们随我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庞遮普策马提锤,身先士卒,率领着八万秦军鼓噪呐喊,浩浩荡荡的朝斥候发现汉军的位置掩杀了过去,不消半个时辰便与杨志率领的两万人马狭路相逢。

秦军人多势众,庞遮普也不答话,催马舞锤直取当先引路的汉将杨志:“可识得秦国大将庞遮普?吃我一记铁锤!”

见这员番将势汹汹,杨志不敢怠慢,急忙挥舞手中朴刀迎战。

战无三合,刀锤相交,只听“当啷”一声脆响,杨志手中朴刀脱手飞出数丈,吓得骇然变色,急忙拨马就走:“都督还让我前诱敌,这番将膂力过人,锤法娴熟,莫说是我,便是杨七郎、尚师徒两位将军在此,只怕也难言必胜!”

杨志本为诱敌而,因此选择了空旷的地形作为战场,以便于队伍撤退。此刻被庞遮普一锤击飞了朴刀,慌忙拨马败走,率领了身后将士“落荒而逃”。汉军将士大多都是佯装败走,而杨志则是实打实的逃命,速度稍微慢了,便会被庞遮普一锤击落马下。

危急关头,斜刺里杀出一支兵马,为首大将正是尚师徒,胯下乌骓赛风驹,手持金蟒皂缨枪,身穿七翎甲,头戴夜明盔,威风凛凛的拦住了庞遮普的去路:“番将休要猖狂,可识得****大将尚师徒?”

庞遮普勃然大怒,也不答话,搭话多半也是语言不通。挥舞起九十斤的长柄大锤,奔着尚师徒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阵猛攻。只听风声虎虎,声势骇人。

尚师徒催马挺枪,遮拦招架,使出浑身解数厮杀了十个合,便逐渐感到力不从心:“啧啧这番将厉害呀,没想到除了裴氏兄弟以及阮翁仲之外,贵霜阵中竟然还有这般骁勇的猛将,倒是小觑这个蛮夷之邦了!”

尚师徒料知不敌,更何况奉了吴起的命令前诱敌,当下不再恋战,恋战也不是对手。虚晃一枪逼退庞遮普,拨转马头向西败走:“大爷不陪你玩了,先走一步!”

庞遮普对尚师徒的话一知半解,但却能够听得出是在咒骂自己,当下连声怒吼,催马提锤,紧追不舍。

副将在后面大声劝谏:“将军勿要轻敌,这两支汉军无心恋战,十有八九是为了诱敌而,将军切勿再追!”

庞遮普一脸不屑,冷哼一声:“若是这样的埋伏,纵然有千军万马,又有何惧?王翦将军实在太懦弱了,早知汉将如此不堪一击,何必死守城池?也不至于死在刺客刀下!”

庞遮普不顾副将劝阻,提锤狂追了五六里路,斜刺里一通鼓响,杀出两万人马堵住了去路,为首大将手持八宝玲珑枪,威风凛凛的挡住了秦军去路:“呔你这番将死到临头,尚且不知悔改,速速下马投降,饶你不死!”

庞遮普怒吼一声,挥舞起手中九十斤的大锤答姜松。

一招横扫千军,势大力沉,声势惊人。

姜松不敢太慢,拨马闪开,一枪仙人指路奔着庞遮普的面目刺了出去。

“叮咚姜松遇上武力同为102的贵霜猛将庞遮普,遇强则强,稳操胜券两项技能俱都无法发动!”

两员大虎将马走连环,枪锤往,杀了个难解难分。两军士卒鼓噪呐喊,挥舞刀枪,杀了个血肉横飞。

双方鏖战正酣之际,杨七郎与何元庆俱都率兵从斜刺里杀出,杨志与尚师徒也卷土重,五路合围八万秦军,直杀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有道是好汉架不住人多,双拳难敌四手,与姜松恶战了五十个合的庞遮普见汉军势大,催马欲走,被杨七郎拦住了去路。姜松从后面赶上,何元庆与尚师徒也分左右包抄上,齐声大叫“番将还不下马受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