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二十二 趁你病要你命

一千二百二十二 趁你病要你命


                木鹿城,大夏王宫。

嬴政的使者携带了三马车的贵重礼物,跋山涉水,花了半个月的时间终于见到了大夏国君主项羽。

面对着身高近丈,高大威猛的项羽,秦国使者不自觉的心生畏惧。鞠躬作揖表明了自己的意,希望项羽能够与巴比伦国王亚历山大化干戈为玉帛,出兵向南救援秦国国都白沙瓦。

“暂且抛开我楚国先人与秦国不共戴天的立场,从大夏到贵霜,千里迢迢,跋山涉水,若是退了汉兵,嬴政又该如何答谢本王?”项羽双手叉腰,厉声质问秦国使者。

“大王的话,小使临行之前,我大秦皇帝说了,若是大王肯出兵救援,助我大秦击退秦军,愿以十城相赠。”秦国使者躬身答道。

“以十城相谢,这嬴政也太抠门了,你先下去,容本王考虑一番,再做答复!”项羽挥挥手,吩咐秦国使者暂时告退。

秦国使者告退之后,项羽立刻召集麾下文武共商对策,除了追随项羽出世的季布、钟离昧,被尊称为亚父的吕尚之外,还有在攻击铁木真时候俘获的耶律楚材、慕容恪、杨延辉等人。而大将郭侃、先轸、薛万彻三人则率领了五万人马在大夏国的西方驻守,防备随时有可能进攻的巴比伦军队。

除了以上文武之外,跋山涉水从大汉帝国前投奔的吕智、吕玲绮姐妹也慢慢受到了项羽的器重,吕智被委任做了文官,而吕玲绮则做了武将,都可以参与大夏国的军政决策。

不过今天议会中最惹人注目的还是两个陌生的汉人面孔,正是从成都跋山涉水,走了七千里路程前投奔的石达开与庞统。

去年三月,石达开遭到刘备猜忌,毅然决定率军前大夏投奔项羽,走了两个半月方才从赵匡胤撤退的路线走出了巴蜀西部的崇山峻岭。

比起赵匡胤相对较好的是,石达开撤退的时候是夏季,昼长夜短,气温适宜。不像冬天那样气候寒冷,飞雪连天,脚下滑不留足,因此失足坠亡的士兵不过数百人。

走出巴蜀的崇山峻岭后,进入了空虚的雍凉地区,一马平川,几乎没有军队也没哟关卡。石达开一路上劫掠了几个县城,挥师向西进军,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去大夏国投奔项羽。

就在这时候,刘备被毒死的一幕发生,庞统不愿意归汉,轻骑出逃,一路快马加鞭,循着石达开军队的脚步追赶,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赶上了石达开的军队。

石达开并不知道当初向刘备建议调自己成都的人就是庞统,反而故人相见,喜出望外,下令设宴款待庞统,举杯畅饮。

既然石达开被瞒在鼓里,庞统自然不会节外生枝。反正当初自己说的那番话只有天知地知刘备和自己知道,既然刘备已死,就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傻子才会自讨麻烦!

庞统对石达开说道:“当初是法正、房乔害怕你与诸葛亮接触频繁,私通东汉,故此向大王建议调将军成都,没想到将军竟然如此刚烈,率军出走以明心志,实在让人不胜唏嘘啊!”

石达开拍案怒斥:“法正、房乔这二贼简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大王对我有知遇之恩,大王尚在,我石翼岂能做个贪图荣华富贵的叛徒?我早就对着三军将士立下誓言,誓死不降东汉!”

石达开又询问成都的局势:“士元先生突然单骑到,莫非是大王要唤我成都?虽然已经走了两千多里路程,但只要大王能够体谅石某的拳拳之心,必然率兵援,为大王死战到底!”

庞统掩面哭泣:“大王已死,除庞统外,诸将皆降!”

石达开闻言不由得泪如雨下,手中酒觥跌落在地:“大王因何而死?”

“唉大王被毒死了,传言说是刘封勾结苏擒毒死,可我始终觉得是刘封勾结刘辩所为。只可惜众将被蒙在鼓里,亦或者是为了个人的前程明哲保身,就连那燕人张飞也投降了,整个成都只剩下我庞统一人为大王鸣冤。无奈之下只能单骑出城,前投奔将军!”庞统抚膺恸哭,悲伤之情溢于言表。

石达开拔剑出鞘:“宁可大王负我,我绝不负大王,众人皆降,吾当提兵杀成都替大王报仇!”

庞统急忙阻止情绪激动的石达开:“统今日方知石将军是忠义之辈,只是那刘辩带甲百万,仅仅在巴蜀就有近二十万人马,凭将军手中的这一万五千人马,何异于以卵击石,螳臂当车?唯今之计,只有继续向西投奔大夏国君主项羽,借项王之手,他日卷土重返巴蜀,为大王报仇雪恨,以慰大王在天之灵!”

石达开仰天叹息:“西汉已经是朝不保夕,也只能继续向西投奔项王了!”

于是,庞统与石达开继续率领一万五千多残兵向西进军,一路跋山涉水,又走了四千里多路程,在去年的腊月中旬抵达了大夏国都木鹿城,正式归顺项羽。

石达开、庞统带了一万五千人马,而且从巴蜀跋涉了七千多里路程,走了七八个月的时间,项羽自然格外高兴,对庞统、石达开俱都授予重要职位,命二人入朝参赞军事,成为了大夏国的重要文武。

与刘辩不许女人参政不同,项羽每次召开朝议,都会带着虞姬旁听。为此吕尚也曾经多次旁敲的劝过项羽,只是项羽充耳不闻,久而久之,麾下的众文武只好由着项羽,反正朝堂上不是还多了吕氏姐妹么?

项羽扫了众文武一眼,把秦国使者的意说了一遍:“秦王嬴政派使者劝本王与亚历山大化干戈为玉帛,出兵救援贵霜嗯,也就是现在的秦国,许诺若是击退汉军之后,愿以十城相授,诸位以为如何?”

“大王!”

初乍到的庞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立功的机会:“我们汉人有句话叫做‘趁你病要你命’,既然嬴政已经苟延残喘,我们便虚与委蛇,假装答应嬴政救援秦国。等大军进入秦国之后,趁着秦军被汉军缠住之际,大肆的攻城掠地,只怕所获便是百城也不止!”

“哈哈好计策,就这么办了!”项羽对庞统的计策击掌称赞,“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汉人是我们楚人的仇敌,而秦人亦是,看着两个仇人拼个你死我活,而本王却坐收渔翁之利,实在是不亦快哉!”

慕容恪建议道:“大王,庞士元先生的建议固然是一条妙计,可亚历山大的军队对我们大夏虎视眈眈,若是我军朝秦国进军,只怕巴比伦军会趁虚而入。”

年已五十多岁的吕尚抚须道:“这秦国的使者不是说嬴政也派人去了巴比伦求见亚历山大么?大王可以派使者去巴比伦见亚历山大,与他约定化干戈为玉帛,一起出兵救援秦国。而从巴比伦去秦国,必须经过我大夏境内,可以在沿途险要设伏,请君入瓮,只要巴比伦军入境,便予以重创。如此一番之后,亚历山大实力受损,必然不敢再轻易犯!”

“便如此行事!”

项羽拍板做了最终的决策,修一封派使者赶往巴比伦求见亚历山大,缓和一下剑拔弩张的关系,约定三年之内互不侵犯。若是亚历山大有意的话,愿一起出兵向贵霜进军,等击退汉军之后,平分贵霜土地。

派使者出使巴比伦后,项羽召见了秦国使者:“你即刻去见秦王,告诉他本王克日起兵十万向南救援。让秦王给麾下的守关将领下诏,打开关门,多多准备粮草,迎接本王大军入关抵御汉军。”

“多谢大王!”秦国使者大喜过望,连连拜谢,辞别项羽后朝白沙瓦返程而去。

在接下的几天之内,项羽集合了十万兵马,亲自率领庞统、石达开、慕容恪、杨延辉、钟离昧、吕玲绮等人离开木鹿城,向南进军。同时命郭侃、薛万彻、先轸等人在巴比伦过境的要塞设伏,只等亚历山大的军队过境,先重创其元气之后再向南进入贵霜境内攻城掠地。

号角呜咽,项羽率十万大军绝尘而去,留下姜尚、耶律楚材、钟离昧、吕智等人拱卫国土,下令各地关闭城门,严防奸细,以免巴比伦军入境偷袭。

项羽的使者抵达巴比伦都城后献上项羽信,亚历山大看后对众将大笑道:“此乃项羽引蛇出洞之计,想要诱骗我军入境,我们便个假途灭虢,和项羽周旋一番,让项羽知道谁才是安息最强的诸侯!”

一个身高过丈,黄头发、蓝眼睛、高鼻梁、白皮肤的魁梧勇士抱拳请战:“请国王下令出战,这一次我阿喀琉斯誓要让项羽知道,谁才是安息大地最强的勇士!”

亚历山大好言安抚了项羽的使者一番,让他报项羽愿意化干戈为玉帛,订立三年互不侵犯条约,希望能够借道过境,一起救援秦国,待击退汉军之后平分土地。

待项羽的使者走后,亚历山大立即集结了十五万兵马,佩剑一挥,下令道:“巴比伦的勇士们,是时候让项羽看看我们巴比伦方阵的厉害了!阿喀琉斯,朝大夏国进军!”(未完待续。)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