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二十 君臣的小船说翻就翻

一千一百二十 君臣的小船说翻就翻


                大年初四,太极殿,早朝。

换了一身崭新龙袍的刘辩在宫女掌扇的簇拥下,后面跟着三宝太监,龙行虎步的走上太极殿,准备与群臣商议立后事宜。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在刘基、荀彧的带领下一起抱着笏板施礼,山呼万岁。

由群臣先奏事,把过年这几天压着的大事挨着处理了一遍,最后由刘辩提出了今天朝议最重要的事情:“诸事处理完毕,那么就商议一番立后之事吧?经过昨日诸位爱卿与后宫嫔妃们的选举,甄氏一票险胜武氏,正应了双星曜空的吉兆。着司空孔融筹备立后事宜,择良辰吉日举行立后大典!”

孔融立即出列领命:“臣遵旨!”

孔融刚刚退下,面色忧郁的左丞相荀彧就迈步出列:“陛下,臣荀彧有本启奏!”

刘辩从荀彧的脸色上嗅到了不好的气息,昨天票选结果之后就看到荀彧脸色铁青,此番他突然出列,怕是与立后之事脱不了干系。

“荀爱卿有何事启奏?直说无妨!”

荀彧却并没有正面答,而是一脸唏嘘与忆:“臣犹记得十年之前,陛下御驾亲征虎牢,征讨逆贼董卓。返程途中前往颍川拜访微臣这一介布衣,不由得让彧感激涕零,遂许陛下以驱驰”

“荀彧不正面说事,却打起了感情牌啊!”刘辩手抚胡须在心中暗自思忖,清了清嗓子,直了直身子,尽量让自己显得更霸气一些。

“是啊,荀卿说的朕还历历在目,当年朕亲征虎牢,地盘不过建业、吴郡两地;武将只有秦琼、岳飞、甘宁、徐晃等人,兵马不过两万,被吕布单骑夜袭,差点要了朕的性命。弹指间,十年已过,如今朕已经坐拥偌大山河,将列千员,带甲一百五十万。多亏了荀卿在京城运筹帷幄,决断国策,才让朕毫无后顾之忧的南征北讨,开疆拓土。论功劳,荀卿不输任何人!”

荀彧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叹息一声道:“十年以,臣夙兴夜寐,寝食难安,唯恐有负陛下所托。转眼由当年的血气青年已近不惑,悄然不觉间,两鬓已生白发,忽觉得力不从心。十年以,臣不曾睡过一个安稳觉,不曾休过一天假,如今孙儿已经八岁,我这个做祖父的却从没有抽空抱过他”

“荀彧不正面说事,这是准备拿辞职威胁朕?”刘辩心头一凛,在心中暗自沉吟一声。

平心而论,这些年刘辩南征北战,朝堂上的事情多亏了荀彧主持,尤其是在缺少内政人才的前期,荀彧的加入大幅增强了刘辩集团的实力。可以说比起强于军事,短与内政的刘基,荀彧对整个东汉朝廷的作用更大一些。这也是刘辩格外器重荀彧,让他第一个做丞相的原因。

“怎么可以这样呢,君臣之间的小船难道说翻就翻么?”

刘辩在心头微微叹息,你荀彧为大汉朝鞠躬尽瘁,庶竭驽钝,可朕也没有亏待你啊,就在黄琬、卢植死后改革朝廷制度,变为三公九部制,让你做了丞相,与陆康、孔融领衔满朝文武,算得上恩重如山了吧?可你竟然为了一个武如意闹情绪,实在太让朕失望了!

但刘辩也了解荀彧的性格与为人,属于和魏徵、狄仁杰、包拯同一类人,耿直倒是耿直,但缺少变通,认准了死理不撞南墙不头,甚至撞了南墙也不头。历史上的荀彧就是因为反对曹操篡汉,正面硬刚,才被曹操赐死,刘辩相信荀彧既然站出就绝不是吓唬自己。

“荀卿这话什么意思呢?莫非是对朕立后之事有所不满?”刘辩轻抚浓须,蹙眉问道。

荀彧长揖到地:“陛下已经做得够好,而且能够充分征求臣子的意见,没有独断专行,臣已经感激不尽,岂敢再有所非议。”

“莫非是觉得朕与太后一人五票不公平?”刘辩抱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度继续追问,“姑且不说朕乃是堂堂的九五之尊,册立皇后是朕的家事,朕和母后享受一点特权不算过分吧?”

“臣岂敢妄自评判陛下,就是因为有些劳累,直感到心力交瘁,所以打算向陛下请假三个月,家颐养一段时间。”荀彧怀抱笏板,咬定自己是因为劳累所以才打算请假,而不是因为立后之事闹情绪。

虽然荀彧不承认,但大殿上谁都知道这是对刘辩言而无信,出尔反尔的不满,刘辩自然也心知肚明。如果荀彧用辞官还乡威胁刘辩,或许刘辩还有所忌惮,但用告假三个月吓唬自己,刘辩还真不害怕。

“啪”的一声,刘辩伸手在龙椅的扶手上拍了一下:“既然荀爱卿已经十年没有休假,那朕就准你半年假期,家休养去吧!”

荀彧握着笏板的双手微微颤抖,心中一寒:“臣遵旨!”

话音落下,荀彧缓缓后退,在满朝文武的纷纷议论之中,一步步后退到太极殿门口,方才转身离去。步履蹒跚的下了太极殿的白玉台阶,在鳞次栉比的御林军注视之下,孤单落寞的离开了乾阳宫,身影逐渐消失不见了。

荀彧与刘基并列左右丞相,比起长于军事的刘基,荀彧在朝堂上的作用更大一些,正是靠着他的决策才在刘辩御驾亲征的时候保证大汉朝廷有条不紊的运转,可谓是大汉朝的中流砥柱,其分量自然不是魏徵这个御史大夫可比。

看到荀彧告假离去,文武百官们不由得议论纷纷,交头接耳。可荀彧对立后之事只字未提,只说告假休养,也不是天子把他驱逐出去的,想要出列求情,却是无从谈起。

刘辩心中冷哼一声:“朕对你们这些臣子已经够了忍让了,立个皇后一再和你们商量,甚至让你们投票选举,还要怎样?难道死了张屠夫,就要吃带毛的猪么?”

刘辩也知道一言九鼎,不受臣子制约的皇帝历史上压根就没有,否则还要朝堂做什么,再强势的皇帝都要征求臣子的意见。但在立后这件事上,自己已经尽量尊重大臣,可荀彧和魏徵还要和自己硬刚,只能杀鸡儆猴,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了!

刘辩扫了满朝文武一样,朗声道:“既然荀文若要请假,朕也不能勉强他,朕没有那么霸道!但国不可一日无相,仅仅刘基一人应付不过,朕决定调青州刺史王景略入朝署理丞相之位,由萧鹤前往青州接替王猛署理刺史之职。”

在刘辩的心里是想要把萧何慢慢的扶植成大汉丞相,可萧何毕竟才出仕不到一年,就算表现的再好,也没有资历扶摇直上,担任丞相。如果刘辩敢这么做,满朝文武怕是会有一半人告假甚至下野,所以刘辩采取了一个折衷的办法,调王猛入朝为相,让萧何去青州接替王猛。

王猛的资历不浅,已经出仕七八年,一直在青州担任刺史,是整个大汉朝最早的封疆大吏。而且王猛在军政方面表现出色,正是靠着他的调度粮草,以及调兵遣将,才让李靖毫无后顾之忧的在河北持续用兵,将唐兵挡在黄河以北。论资历,整个朝堂上没几个人在王猛之上,刘辩决定调王猛入朝暂时署理相位,倒是没人敢提出异议。

“陛下,甄娘娘求见!”黄门侍郎抱着拂尘,从后门转出说道。

“嗯”刘辩蹙眉,“朕不是说过,不许后宫之人踏入朝堂么?”

黄门侍郎战战兢兢的道:“陛下的话,甄娘娘对奴婢说她亦是知道此事,但此事干系重大,必须当着百官的面向陛下请命。”

“让她进吧!”刘辩轻抚胡须,答应了甄宓的请求,以后甄宓就是皇后了,不是一般的嫔妃,可以网开一面。

片刻之后,刚刚产子的甄宓就轻摇玉步到太极殿上跪倒在地:“陛下,臣妾亦是知道大汉不许后宫踏入朝堂的规矩,但臣妾听说荀丞相告假归乡,心中不由得诚惶诚恐,坐立难安。陛下对臣妾的厚爱,臣妾感激肺腑,但臣妾亦是知道论资历、声望、才能都远在德妃姐姐之下”

“今日清晨又听步练师、任红袖两位姐姐说,是德妃姐姐恳请她们给臣妾投的选票,这更让臣妾惭愧的汗颜无地。若非德妃姐姐主动禅让,以及陛下为臣妾呼吁,臣妾岂敢望姐姐项背?如今因为陛下要立臣妾为后,已经惹得荀丞相告假,魏御史被贬,若是陛下再坚持立臣妾为后,置先前与群臣的约定于不顾,则臣妾之罪不可饶恕,故此请陛下收成命,改立德妃姐姐为后!”

刘辩鼻子微微抽搐,冷冷的扫了群臣一眼:“难道朕连立谁为皇后的权力都没有么?朕今日就要立甄氏为后,你们是不是都要辞官还乡?”

大殿上鸦雀无声,众人俱都低着头默不作声。

关键时刻,还是右丞相刘伯温站了出,手捧笏板道:“启奏陛下,臣有一个法子,可以两全其美。既能让陛下顺天应命,也不必言而无信!”(未完待续。)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