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十二 归心似箭

一千一十二 归心似箭


                每一个人的人生轨迹更多的是由客观环境造成,就像上官婉儿所处的年代,因为武则天的掌权称帝,女权获得了高度自由,一女侍多夫者比比皆是,什么三从四德,贞洁烈女早就被遗忘到了历史角落。

所以从这一点上刘辩并没有先入为主的看待上官婉儿,苦难的童年造成了她的性格和心理,只有做万人之上的女人,才不会被赶去做下贱的“官婢”。

再加上身处皇宫之中,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每个人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会惹杀身之祸,只有找到靠山,才能保证自己屹立不倒,不会被人踩在脚下。

刘辩相信,正是因为这些客观原因,才造成了上官婉儿日后的放荡。但即便如此,上官婉儿的骨子里还是有一颗骚动的心,在得到了合适的土壤后萌芽生长。否则,若是个贤妻良母肯定不会做出这般放荡的举止。

因此这也使得刘辩不是太喜欢上官婉儿,将上官婉儿册封为美人之后已经五六年,宠幸的次数差不多掰着手指头都可以数的过。也许对于刘辩说,看重的是上官婉儿的才华以及历史上的名气,对于这个女人真的谈不上喜欢。

但有一点让刘辩欣慰的是,历史上的上官婉儿虽然放荡,但在刘辩宠幸她的时候,表现的还算淑女,在床事上并没有表现出特别强烈的*,与历史上的记载倒是大相径庭。这也让刘辩更加相信上官婉儿在历史上的所作所为更多的是由客观环境造成的。

即便如此,上官婉儿突然怀孕的消息还是让刘辩满腹狐疑,离开京城之时特地召郑和与李元芳,命二人秘密监视上官婉儿,若发现异常之处便飞鸽传报告给自己。

但郑和与李元芳通过秘密调查,向刘辩反映,上官婉儿由于自幼就在何太后身边伺候,早就和家人断了联系。因此平日里的活动场所就是寝宫、御花园、太后的寿安宫,三点一线,半年的时间几乎没有踏出乾阳宫一步,也没有人探视过上官婉儿。

这就打消了刘辩的疑虑,看在自己的严格监控之下,有冯蘅的前车之鉴,上官婉儿还不敢肆意妄为。也许上官婉儿怀孕是机缘巧合吧,就像自己只宠幸了潘金莲一次,就让她怀孕了的事情,这种事情本就是上天注定的,非人力所能左右。

刘辩既然对上官婉儿放了心,也就不再去纠结她的前生往事。在十月底上官婉儿产下一子,并由何太后赐名刘准,由刘辩加封了安定王,把上官婉儿的儿子封到了相对贫瘠的西北地区。

此刻由于甄宓产下一对男婴,刘辩再次联想到了上官婉儿产子之事。再加上唐后辞世到现在已经两年半,后宫之主一直虚位以待,刘辩忽然决定京城一趟。

“新年在即,甄姬为朕产下了一对龙子,此乃天大的喜事,大吉之兆,朕决定金陵一趟!”

老婆生孩子,丈夫家探视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众文武自然不会劝阻,一起作揖施礼:“臣等恭送陛下!”

益州刺史长孙无忌与张飞得知消息后一起送别天子:“从金陵到巴蜀,路途迢迢,千山万水。赵匡胤已经山穷水尽,洛阳群贼穷途末路,陛下就不必奔波了吧?只需要坐镇金陵,等候捷报便是!”

刘辩果断的予以否决:“朕的宝马可以日行千里,快马加鞭五六日便可以返金陵。朕迟则俩月,快则一个月便会归亲自征讨洛阳群贼。待天气转暖,积雪消融之时,翼德将军与陈平提兵北上,先与长合力拿下汉中,继而与霍去疾合围长安。攻破长安之后再与岳鹏举东西夹攻洛阳,务必在明年年底之前拿下洛阳、长安!”

张飞面色凝重的抱拳施礼:“飞谨遵陛下圣谕,一定会戮力死战,不负陛下所托!”

“陛下直管放心,只要天气稍微暖和,积雪融化后,评便与翼德将军挥师北上!”陈平亦是拱手领命。

交代完了重要事情,刘辩克日启程,与赵飞燕共乘一骑,踏上了前往金陵的旅途。

因为急着赶路,刘辩只带了宇文成都、文鸯兄弟二人随行,宇文成都的一字板肋癞麒麟是良驹宝马,可以追的上刘辩胯下的追凤白凰,但文鸯的坐骑只是上等的战马,脚力就差了许多。

幸好刘辩前段日子使用“坐骑卡”抽到的万里烟罩尚且关在成都的马厩里,此刻正好暂时借给文鸯骑乘,一起快马加鞭,迎着风雪朝金陵赶路。

刘辩的运气不错,一路驰骋,每天都是风和日丽,既没有下雪也没有大风,否则在旅途上就遭了大罪了。

三匹宝马全力驰骋,一个时辰可以狂奔一百四十里路程,一天起早贪黑的赶路,差不多可以日行九百里左右。用了三天的时间,一行三骑四人,已经过了江陵进入了庐江境内。

一路行,看到长江两岸的风光,赵飞燕开心不已,不时紧紧搂住刘辩的腰肢发出愉悦的欢呼:“陛下,我们的大汉的江山好大好美啊,你真是太出色了!”

刘辩却有些歉疚:“这一路上害得爱姬你跟着我饱经风霜,肌肤都被寒风吹得粗糙了,朕心中倒是不安啊!”

“呵呵陛下你也把臣妾看的太娇惯了!”

赵飞燕紧紧搂住天子的腰肢,让身体随着战马的驰骋在刘辩的背上摩擦,感受自己男人健壮的身躯,“陛下能够御驾亲征,驰骋沙场,浴血厮杀,臣妾作为你的女人,岂能连这点苦都吃不了?更何况有陛下发明的口罩、手套、袜子这些东西御寒,其实身体暖和的紧呢!”

“哈哈爱姬能够这样想,朕甚感欣慰!”刘辩闻言放声大笑,对赵飞燕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迎面的寒风吹,赵飞燕青丝飞舞,锦裘大氅在风中猎猎作响,美不胜收。

而宇文成都兄弟则识趣的拉开距离,由文鸯在前面二十丈开路,宇文成都在后面二十丈殿后,一路上保持足够的警惕,而又不会影响皇帝和他的女人说悄悄话。

赵飞燕突然声调一转,满怀惆怅的道:“陛下,臣妾真希望这条路永远走不到尽头啊!”

“哦爱姬何出此言?”刘辩不停的挥鞭策马,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赵飞燕满腹伤感的道:“等了乾阳宫,皇宫里的嫔妃那么多,到时候臣妾只怕想要见陛下都难咯!又怎能像今日这般快乐?我不图陛下万人之上的权力,不求陛下的金银赏赐,只要能够与陛下朝夕相处,臣妾就心满意足了,这一路上与陛下同甘共苦,顶风沐雪,臣妾将会铭记在心!”

听了赵飞燕的感慨,刘辩的内心不由得为之一动。

虽然刘辩不知道赵飞燕这话是发自肺腑还是为了讨自己欢心,但她这样说却让自己很愉快,这无疑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怎么讨男人欢心。

“爱姬直管放心,朕对待每一个嫔妃都会一视同仁,雨露均沾,绝不会厚此薄彼!”刘辩翻过手轻抚赵飞燕的腰肢,给了一个承诺。

赵飞燕趁机附在刘辩耳边,柔声道:“臣妾有一个好消息告诉陛下,前几日臣妾呕吐不止,找卞雀神医问诊,说是已经有了一个月的身孕。能够为陛下开枝散叶,臣妾真是高兴!”

“哎呀爱姬为何不早说?”刘辩很是意外,急忙勒马带缰放慢了速度,“你早告诉朕的话,绝不会赶路这么急,免得动了胎气。朕虽然很想见到甄宓与两个新出生的孩子,但也不能顾此薄彼啊!”

赵飞燕莞尔一笑:“卞神医说了,一个月的身孕不碍事。臣妾也知道陛下归心似箭,倘若告诉陛下了肯定会耽误你的行程,只是适才说到动情之处,没忍住就吐了出。”

刘辩却是不肯再快马驰骋,坚持要让地方官员给赵飞燕安排船只,顺江而下,免得在路上颠簸动了胎气。当即带着文鸯、宇文成都进了庐江,直奔太守府,由文鸯亮明身份:“天子到,速速让太守出迎!”

濡须之战结束后,萧何被调庐江担任太守,听闻天子突然到不由得大惊失色,急忙带了数名官吏出迎,跪倒在地:“臣萧鹤参见陛下,不知陛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请陛下恕罪!”

在进入庐江城之前,刘辩并没有留意到庐江太守就是萧何。此刻听萧何自报姓名,当即在马上凝视了萧何一番,只见他身高约莫七尺五寸左右,身材中等,不胖不瘦,面容清癯,一脸忠厚之相,看起三十岁上下的样子,让人一看就会产生信任感。

“不知者不罪,萧鹤啊,朕可是听说过你的名字,希望你能好好表现,莫要让朕失望!”刘辩翻身下马,笑容可掬的搀扶起了萧何。

刘辩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明意,就说自己准备金陵,赵美人身体不适,请他派一艘大船送赵飞燕京,自己有要事提前先走一步。

萧何当即照办,并设宴为天子接风洗尘:“承蒙陛下提携,萧鹤才得以一展生平所学。如今陛下既然到了庐江,臣却是无论如何也要答谢君恩!”(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