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零九 双帝之战

一千一百零九 双帝之战


                最后一次机会,成功的网罗到武力值高达105的黄飞虎,刘辩登时心情大好。

“朕就说了嘛,十次机会怎么可能抽不到一个能力值破百的牛人。更何况改变规则之后已经可以全史召唤,虽然人才逐渐匮乏,但白起、韩信、张良等几个顶级大神还在翘首期待,如果全都是100以下的人才,那运气也实在太衰了!”

刘辩一边沾沾自喜,一边浏览刚才誊写的召唤笔记:“第一个召唤人物张巡,目前在孟珙手下效力。第二个寇凖,在霍去病军团担任参军。第三个杨妙真,成了杨门八妹,前往合肥诸葛亮军中救兄”

“第四个是俊臣,植入身份为锦衣卫,第五个是曾经遭受过腐刑的司马迁。接下连续三名武将,分别是严成方、杨志、罗艺,而且罗艺还附带了燕十八骑。再向下就是和司马迁只有一字之别的司马光,第十个就是”

“不对啊!”嘀咕到这里,刘辩忽然发现了一个出乎预料的事情,“第十个是扈三娘,怎么还有一个黄飞虎?朕不是召唤了十次吗,怎么出了十一个?”

刘辩当即掰着手指头认真的清点起,从张巡到黄飞虎又查了一遍,依然还是十一个,白纸黑字,不容混淆。

“呃难道朕不拘一格的召唤方式把系统忽悠晕了么?”刘辩不由得在心中暗自窃喜。

系统的提示声恰如其时的响起:“叮咚宿主不用怀疑,就是进行了十一次召唤。因为宿主一次性召唤十名人才,故此系统额外赠送一次,所以宿主获得了十一名人才。”

“哦原如此啊!”刘辩恍然顿悟,还以为自己沾了便宜,原都是套路啊,“对了,朕已经集齐了四猛八大锤,奖励的复活点还没领取吧?朕可不会被蝇头小利蒙蔽,捡了芝麻漏了西瓜!”

“叮咚宿主已经集齐四猛八大锤任务,奖励的两千复活点可以随时领取。另外典韦爆表之后的神兵卡与坐骑卡也没有领取。”

“这样啊,统统都给朕领取了,再顺道统计一下现在还有多少点数和奖励?”刘辩精神一振,吩咐系统道。

“叮咚领取完毕,宿主目前共拥有3270个复活点,8枚复活碎片,45个愉悦点,6个仇恨点,以及两张神兵卡,一张坐骑卡,外加一张尚未达成开启条件的历史最强统率top3卡片。”

困意袭,刘辩决定暂时留着复活点,等积攒一段时间后再使用。就像今天额外赠送了一次召唤机会,外加罗艺附带了燕十八骑,怎么算怎么划算。一下子补充了十一名人才之后,东汉各个军团都得到了补强,所以不必急于一时。

时辰已经不早,赵飞燕这个美人儿还在被窝里等着自己宠幸,若是让佳人独守空房,那可是一种罪过,刘辩当即退出房直奔卧室。一夜颠鸾倒凤,巫山**,自然不在话下。

次日天亮,孙乾忽然早早报:“启奏陛下,狱卒报,昨夜刘裕闹了一晚上的监,强烈求见陛下。”

“哦刘寄奴要见朕?所为何事?”刘辩一面在赵飞燕的伺候之下穿戴,一面肃声询问。

孙乾低着头道;“刘裕不肯对微臣说,坚持要和陛下面谈。”

刘裕被赵生擒之后,由虞子期押送到了成都,刘辩亲自接见了这个大名鼎鼎的刘寄奴两次。那时候刘裕的骨头很硬,昂着头颅表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刘辩只好派人把他下在大狱,这些日子倒是把他忽略了。

刘辩挥挥手,吩咐道:“既然刘裕这么坚持,那就带他见朕吧!”

小半个时辰之后,刘裕被孙乾带到了刘辩面前。

一个多月的囚禁生涯让刘裕的气色大不如前,虽然衣着依旧整洁,但面色却憔悴了许多,少了从前的霸气和杀气。见到刘辩之后也不施礼,昂着头颅站着,用一双犀利的目光瞪着刘辩。

听说天子要召见刘裕,知道此人是个骁勇善战的悍将,因此宇文成都、文鸯兄弟二人立刻赶护卫。看到刘裕见了皇帝非但不跪,而且有大不敬之意,宇文成都立即高声训斥:“大胆囚徒,见了陛下还不下跪!”

刘裕冷哼一声:“哼我输了只是时运不济而已,我出身贩夫走卒,与刘备同样是织席贩履的市井之徒。而你只不过仗着帝胄后裔,先帝嫡子的身份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我不服你!”

“哈哈成王败寇,输就是输赢就是赢!”

刘辩放声大笑,在宽大的虎皮座椅上稳坐:“朕承认天子身份给我带了不可估量的好处,但你可知道朕落魄之时身边只有唐姬与母后?当时我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弱不禁风,凶残暴戾的董贼随时都可能要了我们母子的性命,那时候的朕还不如普通百姓,至少你还有自由!”

刘裕目无表情的点点头:“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能走到这一步,你还算是有些本事的!”

“好了,朕公务繁忙,没时间陪你闲扯,你求见朕所为何事?”刘辩袍袖一翻,高声喝问。

刘裕双臂抱在胸前,踌躇满志的道:“我知道陛下你的志向是扫平整个天下,虽然陛下麾下兵多将广,但我这样的人才却也是不可多得。如果陛下能够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刘裕愿意为陛下效力!”

“大胆狂徒!”

宇文成都忍不住勃然动怒,佩剑出鞘半截:“一个阶下之囚,口气竟然这么狂妄?有你这种求降的么?请陛下降旨把这大不敬的逆贼枭首示众,以儆效尤!”

刘裕不屑的冷哼一声,白了宇文成都一眼:“你以为该怎样求降?应该摇尾乞怜,磕头求饶么?岂不闻三军易得一将难求么?周文王为了请姜尚出山,以老迈的年纪步行上山,背着姜太公走了八百步,难道陛下连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么?”

刘辩举起手示意宇文成都稍安勿躁,既然他想作死,自己就陪他好好玩玩:“朕早就听说刘德舆将军是个人才,在巴蜀用兵首屈一指,你若是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如果朕能够得到你的辅佐,想定然如虎添翼,不知刘德舆有何条件?”

刘裕依旧双手抱在胸前,看起很冷的样子:“我就想问陛下一句话,李师师是不是陛下派离间我与刘备的?”

“是,而且的卢马也是朕送的,本想把你射死,没想到常茂做了替死鬼!”刘辩爽快的承认了。

刘辩竖起大拇指:“陛下能够直言,倒是爽快!那么我的条件很简单,请陛下把李师师再送给我,届时刘裕必然誓死为大汉效忠。”

“你讨李师师意欲何为?”

刘裕倒也痛快:“杀了这个口蜜腹剑的女人,一泄心中之恨!范蠡为了成大事,能够把自己心爱的女人送给吴王夫差,陛下身为天子,后宫佳丽如,我想不会舍不得一个残花败柳吧?”

刘辩目光阴沉,克制住了心头的怒火,发出一声阴恻恻的笑容:“区区一个女人而已,对朕说弃之如敝履!不过呢,刘德舆要想让朕答应你的条件,是不是应该答应朕一件事情?”

“何事?”没想到刘辩也会提条件,刘裕肃声问道。

刘辩朝文鸯吩咐一声:“给他拿一杆枪!”

接着霍然起身,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兵器架面前取了自己的百变龙魂枪,朝刘裕一指:“如果你能打败朕,朕就成全你。把李师师赏赐给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陛下你乃万金之躯,岂能与阶下之囚斗勇?”刚刚到的陈平急忙施礼劝谏。

文鸯、孙乾、简雍等三人也一起施礼阻止:“陛下,此事万万不可,这刘裕口出狂言,按律法处置便是。”

宇文成都则跨前一步道:“如若不然,就让微臣替陛下出战,让这刘裕知道个天高地厚!”

刘辩却径直提了长枪走向院子,招呼刘裕道:“朕意已决,任何人不得阻拦!刘寄奴,出与朕分个高下,让朕看看你究竟有多大本事?”

刘裕闻言心中暗喜:“呵呵这小贼真是够狂妄的啊,既然自己讨死,别怪我无情了!只要能杀了他,就算被千刀万剐也值了!”

众文武还想阻拦,刘辩手中的长枪横扫而出,三尺长的锋利枪刃将一棵青松削去了半截:“谁敢再多说,便如此树!朕千军万马之中也曾经去自如,尔等难道对朕这点信心都没有么?”

说着话瞪了文鸯一眼:“文鸯,给刘寄奴取枪!”

文鸯不敢执拗,只好从兵器架上取了一把梨花枪交给刘裕。

刘裕却冷哼一声:“皇帝手里的长枪是神兵利器,你给我一把普通的铁枪,还未开打我便吃了亏,若有胆量便把我的银蟒玄卢枪拿!”

刘辩冷哼一声:“文鸯,去兵器库找找,若是能够寻到刘裕的兵器便给他拿,朕今日要让他输个心服口服!”(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