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一十三 天助洛神

一千一百一十三 天助洛神


                萧何在庐江太守府设宴款待刘辩与美人赵飞雁,包括郡丞、长史、都尉等地方高级官吏十余人,尽皆前作陪。

“成都、次骞,筵席上也没有外人,你们兄弟追随朕千里跋涉,一路风霜,就不要拘礼了,一块入席吧!”刘辩居中高坐,美人赵飞雁在侧面作陪,吩咐萧何给宇文成都兄弟二人看座。

文鸯兄弟一起抱拳谢恩:“多谢陛下赐座!”

萧何深谙为官之道,认为在天下尚未统一之前,在皇帝面前摆阔纯粹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要比吃得好喝的好,比谁的筵席奢侈,山珍海味,美酒佳酿,还有人能比的过皇帝吧?

因此萧何断然拒绝了几个佐官大摆筵席的建议,并没有杀猪宰羊,铺张浪费,而是以青菜素食为主,粗茶淡饭,在口味上做些文章。听了皇帝的吩咐,立即命下人再准备两张桌案,不过是多两双筷子罢了。

这些地方官吏与皇帝的身份差距太大,说话的时候一个个小心翼翼,唯恐惹了祸端。而萧何又不肯安排歌舞丝竹,因此筵席很是无趣,更像是一个象征性的过场。

不过半个时辰左右的功夫,筵席就结束了,刘辩起身道:“朕一路奔波,此刻很是疲倦,筵席就到此为止吧!朕到驿馆休息一夜,明日大清早便继续返程。萧卿准备一艘大船,派人把赵美人送金陵。”

萧何作揖领命,并亲自送刘辩前往驿馆:“微臣已经命下人在驿馆中生碳取暖,让微臣送陛下去驿馆下榻休息!”

刘辩也不客气,当即在萧何的引领下,带着赵飞燕、宇文成都等三人前往驿馆下榻。

驿馆距离太守府不过两三里路程,正好饭后散步消食,一行人便徒步行走,漫步在庐江的街巷上。

刘辩猛抬头,忽然看到东方的天空有两颗硕大的星辰,光华璀璨,使得苍穹上其他的星星都黯然失色。

“啧啧这两颗星辰真是耀眼啊!”刘辩一边行走一边在心中暗自思忖,“古人最讲究天相,说些什么天命、吉兆,其实只是凑巧罢了。而这两颗星辰的方位似乎正在江东方向,而恰好甄宓刚刚生了一对双胞胎,朕能否在这天相上做点文章,把甄宓推上皇后之位?”

就在刘辩暗自沉吟之际,萧何却跪倒在地:“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大汉幸甚,天下幸甚!”

“萧爱卿这是做什么?”刘辩急忙收了思绪,弯腰去搀扶萧何。

跪在地上的萧何朝东方一指:“陛下,你看那东方的两颗星辰,光华璀璨,其大如斗,此乃大吉之兆。而臣又听闻甄昭媛数日前诞下一双龙子,正好应了今日这天相,这说明甄昭媛母子三人乃是大富大贵之相,臣认为陛下应该隆重的册封甄昭媛,顺应天意,使得大汉国力昌盛,传承千载!”

“萧爱卿说得好啊!”

刘辩大喜过望,就差拍着萧何的肩膀说一句还是你小子会事啊,朕正愁怎么把甄姬推上皇后之位,你就锦上添花,简直就是个人精。

怪不得这家伙长袖善舞,在险恶的政治环境中游刃有余,即便刘邦、吕后大肆铲除有功之臣,萧何却得以善始善终,这105的政治能力真不是盖的,实在太会揣摩圣意了。仅凭一席话就讨得了自己的欢心,而今日的筵席又给他赚取了清官的声誉,简直里外都是人,要表有表要里有里,做官做到这个份上想不受宠都难。

看萧何抢到了先机,包括郡丞、长史等几个属官急忙作揖附和:“萧太守所言极是,此乃天佑大汉,大吉之兆,请陛下厚封甄昭媛,大汉必然国祚昌盛!”

刘辩眉头微蹙,心中暗自琢磨不知道金陵的那些文武百官是否看到了今夜“双星闪耀”的天相,这可是把甄宓推上皇后之位的大好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

“萧爱卿啊,这样吧,你连夜拟一封奏折,用飞鸽传提前送到金陵,看看朝堂上文武百官怎么说?后天朕到乾阳宫便可以直接商议此事!”

萧何会意,拱手领旨:“微臣明白!”

萧何等人把天子送到驿馆,等刘辩进屋之后,这才毕恭毕敬的告退。

赵飞燕旅途劳顿,喝了郎中开的安胎药,很快就进入了梦想。刘辩则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星空,辗转难眠。掐指算算,皇后之位到现在已经空缺了两年半,是时候给天下人一个交代了,一国之母总不能这样虚位以待。

刘辩知道,无论政治还是智力,甄宓都不足以匹敌武如意,但正因为如此自己才能够对甄宓放心。女子无才便是德,自己需要一个贤惠善良的女人帮助自己打理后宫,才能让众嫔妃和谐相处,而不是让一个翻覆雨的女人主宰后宫,把自己的女人与儿女都置于危檐之下。

这几年刘辩思前想后,把后宫中的女人反复比较,还是觉得甄宓是最适合的皇后人选。

其一,甄宓的颜值足以但当大汉国母,其二甄宓有才华,虽然比不上上官婉儿,但也能吟诗作赋,而且水准还不低。其三,甄宓性格温顺,这从她十几岁就卖了首饰救助难民可以看得出。其四,甄宓清心寡欲,没有权力**,不会在后宫中惹是生非。

综合考虑了各种因素,刘辩一直觉得甄宓就是皇后的不二人选,只是甄宓入宫太晚,资料太浅。若是不顾一切的把甄宓推上皇后之位,难免会惹得流言纷纷,也会引起大臣的抗议,更会让乾阳宫里的嫔妃觉得皇帝偏心,厚此薄彼,从而伤害了这些女人与自己之间的感情。

正因为如此,刘辩一直不敢抛出自己的想法,一直在苦苦等待机会,甚至为了甄宓不惜让皇后之位空缺了两年半的时间。

而现在,可以说是天助甄宓,刚刚进宫一年多的时间,就后居上的生下了一对双胞胎男婴,肚子真是争气。世上生双胞胎的屡见不鲜,可皇宫中产下孪生王子的事迹可是凤毛麟角,这就给刘辩把甄宓推上后位创造了条件。

今天晚上又有双星闪耀的天相发生,萧何恰到好处的站出送上助攻,可以说甄宓上位已经水到渠成,所以刘辩暗自下定了决心,这次到金陵将会不顾一切阻拦,册立甄宓为皇后。

次日天色刚朦胧亮,刘辩就辞别赵飞燕、萧何等人,带着宇文成都、文鸯踏上了返金陵的旅途,再有两三天便是新年,自己一定要在过年前到京城。

一路疾驰,次日午时,刘辩一行三人终于到了阔别多年的金陵。

得到了消息的文武百官在刘基、荀彧的带领下到长江岸边的渡口接应,在瑟瑟寒风中苦等了半日,总算见到了天子,一起作揖施礼:“臣等恭迎陛下!陛下御驾亲征,扫平刘备,击败刘赵叛军,捷报频传,这一年受累了。请陛下快快进宫,臣等早就准备了盛筵为陛下接风洗尘!”

刘辩与刘基、荀彧、鲁肃、狄仁杰、孟珙等文武挨个执手寒暄,立即迫不及待的上马朝金陵返程,马不停蹄的直奔乾阳宫。

文武百官先去紫微殿等待天子前赴筵,而刘辩则直奔后宫,先去寿安殿拜见便宜母亲何太后。

虽然已经将近不惑之年,但养尊处优的何太后保养的极好,看起依旧风韵犹存,旁边站着上官婉儿,正怀抱一个半岁大的婴儿,看到刘辩归,立即肃拜施礼:“臣妾拜见陛下!”

“爱姬免礼!”

刘辩挥挥手示意上官婉儿不必多礼,也不知道是自己心理作用还是怎么事,总是感觉上官婉儿的表情有些不大自然。

“呵呵皇帝了?”

看到了阔别将近一年的儿子,看起何太后还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上下打量着刘辩:“唉你说你放着养尊处优的日子不过,为何总是南征北战?你看这一路风霜,整个人看上去都苍老了许多啊!”

“母后,陛下这叫愈发成熟,越越有天子的霸气,与从前的稚嫩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上官婉儿抱着婴儿在旁边讨好的替刘辩说话。

何太后微微一笑:“还是婉儿会说话,把怀里的孩子抱过!”

何太后从上官婉儿怀里接过孩子,抱到刘辩面前:“皇帝你看这孩子天庭饱满地方圆,双眼如墨炯炯有神,可是像极了皇帝你小时候啊!”

“这孩子叫什么着?”刘辩苦笑一声,不是自己取的名字,竟然忘的一干二净。

“皇帝你看你,哀家取的名字你就上不上心!”何太后摇头叹息,“婉儿五六年才产下这么一个男婴,此乃上苍眷顾,陛下可要好好赏赐婉儿啊!”

刘辩点头:“母后说的是,那就擢升婉儿做九嫔之一吧,赐封淑容头衔。”

何太后一脸失望:“皇后之位一直空缺,都是婉儿在帮着哀家打理,皇帝才让她做个九嫔啊?哀家还以为怎么着也应该封个贵妃才是!”(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