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零四 杀手之王,不辱使命!

一千一百零四 杀手之王,不辱使命!


                “聂征?这个名字似乎有点耳熟啊?”

聂政的眼神让王翦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气,冷酷幽暗,似乎是一道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一个武将的眼神不应该是这样的。这股让人不安的气息让王翦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让我给大人一点提示!”

说时迟那时快,聂政突然跨前一步,左右两臂同时闪电般探出,两把由上等玄铁铸造而成的匕首同时刺破了王翦的甲胄,发出“噗嗤”一声刺穿**的声音,分别插进了王翦的心脏与肝脏之中。

“叮咚聂政特殊技能‘强刺’发动,执行刺杀任务时武力+5,基础武力值96,当前武力上升至101,并降低目标人物王翦5点武力,下降至84!”

相距不过咫尺的距离,就算聂政只是普通游侠的身手,也足以刺杀没有任何防备的王翦。更何况聂政的刺杀之术炉火纯青,招式虽然不够复杂,变化不够多端,力量也不够强大,但出手的速度却是快如闪电,疾若惊雷。

在这样近的距离之内,普天之下比聂政出手快的几乎找不出第二个,所以曾经在历史上横扫五国的大秦名将此刻被一击毙命,瞬间就被刺破了心脏与肝脏,发出痛苦的呻吟,弯腰抱住了汩汩流血的胸膛。

“你是刺客?”年近五十的王翦大口喘着粗气,不甘心的问道。

聂政的目光中露出轻松愉快的笑容:“不错,我是刺客!而且是战国时期侠客聂政的后裔,我不仅与祖宗同名,而且也肩负着一样的使命。”

众目睽睽之下三军主将被刺中要害,不由得让满堂将校呆若木鸡,片刻之后才过神,纷纷拔剑在手就要把聂政乱剑分尸。

“抓活的!”王翦痛苦的跪倒在地,捂着伤口挣扎道。

聂政并没有反抗的意思,因为他知道反抗也是死,凭自己的能力还不足以从十几万大军中杀出去。作为刺客,本就随时准备迎接死亡,所以聂政也从不会惧怕死亡。

聂政唯一害怕的是在自己死亡之前无法完成任务,失信于人。让聂政感到庆幸的是,虽然自己没有按照大汉天子的嘱托刺杀掉荆轲与高渐离、秦舞阳等人,但能够杀掉秦国的头号大将,也算是不辱使命。

三年之前,聂政奉了大汉天子刘辩之命前贵霜寻找荆轲等人,只是与聂政一样,荆轲等人平日里同样隐姓埋名。聂政跋山涉水到贵霜之后打听了半年左右,根本找不到任何有关于荆轲、秦舞阳等人的蛛丝马迹。无奈之下,聂政只好投到一名叫做罗萨的贵霜武将门下担任门客,暗中刺探关于荆轲等人的行踪。

今年初春,高渐离、荆轲、秦舞阳等人出手刺杀刘辩失败,消息在成都闹得沸沸扬扬,被潜伏的贵霜间谍探得后传递到了白沙瓦。嬴政得知后大为失望,曾经当着满朝文武表示遗憾,罗萨在朝堂上得知后家又对门客提起此事,聂政方才知道荆轲等人已死。

作为一名刺客,冷酷无情是最基本的要求,聂政自然不会因为荆轲等人的死动了恻隐之心。但聂政却知道自己的任务完不成了,这比杀了聂政还让他难以接受。

“我聂征作为一名出色的刺客,绝不能辱没祖宗之名!”聂政不肯灰溜溜的空手而归,思前想后决定留下刺杀嬴政。

只是嬴政的防备太严,平日里出行身边甲士寸步不离,府邸周围更是无论白昼都有五百名卫士巡守。而且嬴政府邸中从不对外征召仆人门客,聂政试探了多次之后均无法得手,只好放弃了刺杀嬴政的打算,把目标瞄准了嬴政手下的头号大将王翦。

半年之前,罗萨被调入王翦麾下效力,而聂政也作为门客随行,成功的混进了贵霜军队之中。

作为一名出色的刺客,不仅要拥有过人的武艺和胆量,也不只是需要准确的判断和把握机会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拥有足够的耐心,没有足够的把握绝不能轻易出手。

因此跟着罗萨到军中之后,聂政一直隐藏实力,寻找刺杀王翦的机会。在这半年的时间里,聂政有多次距离王翦只有几丈的间隔,但聂政却克制住了出手的冲动,选择继续等待下去。因为这个时候,聂政不觉得自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刺杀掉王翦。

在罗萨的提携下,聂政只用了三分之一的实力就获得了提升,先后多次在战场上立功,被擢升为百夫长,成为了贵霜的低级军官。

三个月之前,罗萨在运粮途中遭到汉军伏击,被姜松一枪刺于马下。罗萨死后,他麾下直属的五千多人马被划拨到了王翦帐下听令,而聂政也成为了王翦麾下的百夫长,距离王翦越越近。

聂政一直在等待与汉军决战的机会,计划先靠着自己的骁勇引起王翦注意,等自己慢慢被擢升之后再伺机刺杀王翦。只是罗萨死后的三个月之内,王翦一直固守不战,聂政没有得到用武之地,依旧在百夫长的位置上徘徊。

于是聂政找机会去了一趟汉军大营,求见吴起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希望吴起能够设法引诱王翦出战。届时自己会全力厮杀,力争吸引王翦的注意,在得到信任之后再给王翦致命一击。

虽然吴起对聂政的话并不完全相信,但却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选择相信聂政一次。于是吴起命人放出准备绕道前往摩罗城,与苏烈会师击败伍员之后再包抄王翦后路的风声,果然吸引了王翦率部出城追袭。

战役开始之后,吴起就一直在盯着身先士卒的聂政,发现他果然够凶狠彪悍,几乎是刀刀见血,招招夺命。虽然有所怀疑,但吴起还是决定赌一把,暗中传下命令,不许对聂政放冷箭,尽量成全聂政立下大功。

随着战役的发展,吴起才发现自己纯粹是多此一举,这个自称聂政后裔的家伙武艺精湛,手中一口单刀使得出神入化,杀起汉兵干脆利索,毫不留情。这甚至让吴起有点怀疑这个家伙是在捉弄自己,但最终还是咬咬牙送给了聂政一百多条人命当做投名状。

更让吴起咬牙切齿的是,这个叫做聂政的家伙不仅杀了一百多名汉军士兵,还杀了自己麾下的三名校尉以及一名偏将,这让吴起不由得双眼冒火,攥拳嘶吼道:“好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你若是敢对本将使诈,就算把贵霜翻个底朝天,我吴启也要把你搜出碎尸万段!”

正是靠着光彩夺目的表现,在千军万马之中上演了百人斩,聂政成功的吸引了求贤若渴的王翦注意,并且亲自授予将军之位,却不料引火烧身,毫无征兆的为自己的生命画上了休止符。

“医匠,医匠何在?快救人!”庞遮普上前弯腰帮王翦捂着伤口,扯着嗓子歇斯底里大吼大叫。

聂政背负双手,摆出了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姿态:“不要白费功夫了,我的匕首分别刺破了王翦的心脏与肝脏,而且刀刃上还涂抹了剧毒。就算是神仙在这里,也是天乏术!”

王翦跪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问道:“为何刺我?我王翦是往日与你有仇?还是近日与你有怨?”

“近日无仇往日无怨,聂政之所以杀你,乃是为了大汉!”聂政面色平静,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呵呵”王翦嘴角大口的溢出鲜血,发出一声凄凉的惨笑,“汉人如此不畏死,大秦无望也!”

话音落下,王翦两腿一蹬,缓缓栽倒在庞遮普的怀抱之中,就此气绝身亡。

“给我杀!”

庞遮普一声令下,十余名贵霜武将乱剑砍下,把聂政剁的血肉模糊,与王翦一起结伴踏上了黄泉之路。

“叮咚系统提示,聂政刺杀王翦成功,宿主获得复活碎片一枚。”

“叮咚系统提示,聂政刺杀之后被贵霜武将斩杀,宿主再次获得一枚复活碎片,当前拥有的复活碎片上升到8枚!”

此刻的中国大地正沉浸在辞旧迎新的新年气氛中,刘辩正在赵妹子的陪伴下前往成都附近的西岭赏雪,猛地听到系统提示后不由得又惊又喜。

“哎呀这聂政去了贵霜之后再无音讯,朕还以为他死了哪!没想到竟然潜伏到现在,这份耐心实在让人望而生畏。这王翦可是拥有基础统率101的大将啊,秦始皇所灭的六个国家中有五个是被他与儿子王贲所灭,其统率能力差不多能够进入华夏前十,想不到就这样死在了聂政的刀下,实在是出人意料!”

在刘辩看,虽然吴起用兵了得,但王翦也不是省油的灯,两人的大战势必会针尖对麦芒,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就算对峙个三年两载也属于正常的事情。没想到这一切随着聂政的出手都化作烟,秦始皇手下的大将就此魂归黄泉,从此以后吴起在贵霜再无敌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