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零三 大秦勇士

一千一百零三 大秦勇士


                “朕愿意禅位与摄政王,只求免朕一死!”

在嬴扶苏与周盘龙的率领下,嬴政的军队很快就控制了白玉宫,把贵霜国皇帝胡毗二世带到了嬴政面前。

胡毗二世的名字叫做胡毗色伽,四年前继承父亲胡毗一世的爵位成为了贵霜帝国的皇帝。如同他的名字一样,这胡毗色伽喜好女色,荒淫无道,把军政大权托付于摄政王嬴政后每天吃喝玩乐,才终于酿成了今日的夺权政变。

与刘氏传承了四百年的大汉王朝不同,崛起于公元前58年的贵霜帝国从第一任皇帝迦腻色伽统一整个国家开始,到现在的胡毗色伽二世,中间经历了多次政权更迭。先后经历了胡维什卡、韦苏提婆、丘就却、阎膏珍的皇帝掌权,在外人看这是个统一的帝国,但其本质与中国五代时期一样混乱复杂,各方诸侯你方唱罢我登场,最长命的政权执政时间不过五六十年左右。

与五代时期诸侯割据不同的是,贵霜国这些称帝的诸侯总是能把整个贵霜大陆统一,多次结束诸侯割据的局面,不能不说这些先后称帝的诸侯都有些本事。而从另一个侧面也说明了贵霜帝国各诸侯的斗志很差,稍有挫折就会投降臣服,在这个国家很难出现中国境内那样持续的争霸局面。

也许是民族劣根性根深蒂固的原因,当听说汉军与凯撒结盟朝白沙瓦三路推进的时候,贵霜帝国的皇帝胡毗色伽就有了投降的意思,这让嬴政及麾下的心腹很是不满与鄙夷,经过了许久的策划之后,方才有了今日的夺宫政变。

“杀你何异于屠狗,空污我刀斧也!”嬴政脸上写满了鄙夷,“你们贵霜人胆小如鼠,懦弱如猪,如果这三十万军队是我大秦勇士,何惧汉军?你这昏君竟然一心投降!”

擒获胡毗二世之后,嬴政下令关闭白沙瓦所有的城门,不允许任何人出入,并大肆抓捕对胡毗二世忠心耿耿的大臣。一天一夜的时间下,先后抓获大臣及家眷、门客一万三千余人,全部秘密坑杀,埋葬在了白沙瓦城北的黄土之中。

嬴政一面在白沙瓦清除异己,一面以朝廷的名义给大将杜普亚、波调等人修一封,说胡毗二世在与嫔妃嬉戏的时候不小心失足坠下高台,性命垂危,请二人速速返都城听候遗诏。

在汉军的强大攻势之下,目前的贵霜军仅剩下三十万人,分别由王翦统率十五万人在华氏城抵御吴起的正面进攻;由杜普亚率领十万人在摩罗城抵挡苏烈的进攻,由波调率领五万人守卫明加拉,抵挡凯撒的进攻。

杜普亚与波调接到自白沙瓦的诏之后,不知是诈,心中揣着去做顾命大臣的算盘,各自带了随从快马返白沙瓦。进城之后旋即被下在大狱,遭到秘密处死。

三日之后,嬴政控制了整个贵霜帝国的军政大权,屠杀处死了文武大臣一百余人,受牵连者多达两万。在极度的震荡不安之中,胡毗色伽下达了罪己诏,在白金宫禅位于嬴政,结束了胡毗氏对贵霜的四十多年的统治。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嬴政在白金宫接受臣子的朝拜,宣布改国号为“大秦”,自称“秦新始皇”,所有的礼仪穿戴全部遵照秦朝的制度,军政官衔也改秦朝的制度。并任命王翦、伍员、嬴扶苏各自统率一支兵马抵御东汉与凯撒的进攻。

华氏城由五座城池构筑而成,地处白沙瓦东南方向七百里,地势西高东低,地形险要,易守难攻。

王翦屯兵华氏城周围,占据了有利地势,坚守不战,用拖字诀对付吴起。王翦坚信汉军长途跋涉,时间久了粮草补给肯定会出问题,到时候就是反攻之时。

吴起率兵抵达华氏城后猛攻了三月左右,王翦坚守不战,吴起如同遇到了铜墙铁壁,再也难以把战线向前推进。

这日清晨,吴起忽然下令全军拔营,不再攻打华氏城,调头向西前往摩罗城会合苏烈,进攻刚刚接掌兵权的伍员。

晴朗的天空之下,十几万汉军拔营向西,在旷野上排列着逶迤的阵型向摩罗城进军。

“吴启打不下华氏城,竟然直接向西去攻打摩罗城?”对于吴起的决定,王翦有些懵圈。

汉军虽然拿下了贵霜南部地区,但主要的粮草补给还是要依靠泰州的商鞅以及交州的王守仁补给,直接越过华氏城攻打摩罗城,这岂不是意味着吴起把后背交给了自己,随时都可以截断他的粮草补给?

“吴启乃是东汉三大名将之一,用兵岂会这么托大,此中必然有诈!”王翦摇摇头,否决了部将追袭的建议。

“将军你太谨慎了,说不定吴启打算会合苏烈,强攻拿下摩罗城后从背后袭击华氏城,那样我军反而会被切断与都城的联系。此中是否有诈,出城厮杀一番便知道了!”以庞遮普为首的贵霜武将一致请求出城追袭,眼看着汉军的辎重从城下逶迤向西,岂能无动于衷?

王翦拗不过麾下众将,决定率部追袭,遂留下五万人拱卫华氏城主城以及周围的几座卫星城,亲自与庞遮普率领了十万人马出城追袭。

晌午时分,两军在华氏城西方的旷野上展开了浴血厮杀,直杀的血肉横飞,人头乱滚。

不得不说,贵霜帝**队的战斗力比起汉军差了一大截,而且斗志脆弱,占据上风的情况下还能顺风顺水;稍微陷入逆境之后就军心惶惶,士气萎靡。

看到贵霜军出城追袭,吴起佩刀一挥,下令将士们反击:“果然不出本将所料,王翦这厮沉不住气杀出城了,将士们一鼓作气杀个痛快!”

在吴起的指挥下,一员大将胯下白马,掌中八宝玲珑枪,正是汉将姜松,在乱军中骤马舞枪,纵横驰骋,所到之处,无人能敌。

看到姜松所向披靡,四宝大将尚师徒也不甘示弱,手持金蟒皂缨枪,胯下乌骓赛风驹,头戴夜明盔,身穿七翎甲,在乱军中很是惹人注目。一杆金枪上下翻飞,挥舞的金光飒飒,犹如漫天霞光,同样杀敌无数。

“杨家七郎在此,尔等蛮夷还不速速跪地投降!”

性格刚烈的杨七郎岂肯落后,手持一杆镔铁长枪,飞驰胯下青骢马,一路上长枪翻飞,每一次刺出都会夺走一条性命。

何元庆拎着一对八宝亮银锤,在贵霜军中左右冲突,一对大锤挥舞开,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每一锤砸下去都会有人骨骼断裂,脑浆迸裂,当场毙命。

在四员虎将的引领下,汉军气势如虹,仿佛下山猛虎一般杀的尾随追袭的贵霜军节节后退,一路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以姜松为首的汉将固然骁勇善战,但贵霜军中却也不乏猛将。手提大斧的庞遮普就是一个猛人,在乱军中左冲右突,砍杀了上百名汉军士卒,并且奋力击退何元庆,为贵霜军扳了一些颜面。

对于庞遮普的武艺,王翦心知肚明,并不感到意外。事实上在裴元庆、裴行俨相继战死后,阮翁仲迟迟不归的情况下,庞遮普现在已经是整个贵霜国实力最强的猛将,甚至比周盘龙还要强一些。正是因为有庞遮普在麾下效力,王翦才敢出城追袭汉军,并展开野战。

但除了庞遮普之外,另外一个和王翦同样肤色的低级军官吸引了他的注意,一直站在高处,目不转睛的盯着此人观看。

“吼嗬!”

“吃我一刀!”

只见此人身高八尺五寸,生的相貌雄壮,浓眉大眼,右手挥舞一柄砍刀,左手提着一枚盾牌,在千军万马中游走厮杀。半天的恶战下,死在此人刀下的汉军至少有一百二三十人,而此人却将浑身上下防的滴水不露,毫发无损。

“此人真是勇士也,战斗结束后带帅帐见外!”王翦指着厮杀的勇士,朝身边的校尉吩咐一声。

双方从晌午厮杀到傍晚,互有伤亡,总体上汉军占据了上风,伤亡了七千左右,阵斩贵霜军一万五千余人。

当然,阵亡的这些汉军虽然名为汉军,但战死的大部分都是被征召的土著蛮夷,真正战死的汉人不过两千人左右,比起贵霜人汉人的战斗力明显强了许多。

天色迟暮,夜色袭,双方各自鸣金收兵,王翦率贵霜军退华氏城,而吴起则率兵继续向西,让王翦摸不透吴起的意图。

华氏城帅帐之内,王翦派人把白天那个用刀的勇士召,询问道:“这位勇士看起和我一样都是秦国后裔?”

“将军所言极是,小人与你一样也是秦国后裔。”这名低级军官拱手答道。

王翦颔首:“本将在战场上一直留心观察,白天你一共斩杀了汉军士卒一百三十二人,校尉三人,偏将一人,当真是一名勇士啊!本将决定擢升你为将军。”

王翦一边说话一边起身走向这名勇士,亲手给他授予武将令牌:“我大秦正是用人之际,望你日后再接再厉,早晚必成大器!对了,本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不知姓甚名谁?”

“聂正!”

这名勇士面色如霜,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